明慧法会| 妈妈 我真幸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基点摆正后,我体会到了“堂堂正正”的殊胜和美妙。我不带人心,说话办事自然就带有了正的力量。我要求女儿同修,第一,把学法放在首位,每天挤时间学。第二,在学校里要好好学习,时时事事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利用一切有利条件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对女儿不合理的要求,堂堂正正的拒绝,做错了事情,严厉的提出批评。以前为了避免冲突,很多时候不敢管。现在女儿同修也乐于接受我的教导,还学会了向内找,她也在提高。有一次,我找自己的不足:“爸爸是新学员,你是小同修,做不好情有可原。可妈妈是老弟子了,没守住心性,太不应该了!”女儿同修马上说:“不,是我的错。我也是老弟子!”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得法十多年来,自己修的磕磕绊绊、跟头把式的,和那些精進的、做好三件事的同修比相差的很远。周围的老同修一直鼓励我,自己也认识到写交流文章的过程也是找出并去掉执著心的过程,是个修炼提高的过程。适逢大陆大法弟子第九届法会征稿,我把与女儿同修之间的一些修炼事情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和女儿同修的恩怨因缘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时女儿刚刚八个月,还吃着奶。女儿从出生那一天起,特别爱笑。尤其是睡觉的时候,经常从梦中笑醒。看着在梦中笑得花枝乱颤的女儿,我真的奇怪是什么事情让她这么高兴。

女儿五、六岁的时候,有一天早上哭着醒来,说她梦见我死了。她说在梦中,她是有钱人家的小丫环,每天被逼着烧火、挑水、劈柴,还挨打,衣服都被打的一缕一缕的。她说妈妈你来救我,结果,没救成我,你也被她们打死了。

女儿上小学期间,她又梦见我们俩住在山里,那一世,我依然是她的母亲,她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我们住在山上一个破草房里相依为命,生活很贫穷,穿着补丁摞补丁的破衣服。她说妈妈你病的很重,我到山里砍柴,不小心掉到一个大坑里,结果一群猴子围住了我撕扯。我赶紧挥舞着胳膊想赶跑那些猴子,然后我就醒了。

她初中阶段,我也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是一个七、八的小女孩,正和邻居家女孩在一个很大的房子里玩。看见外面有一只黑色豹子冲我们来了,墙上有一个不大的洞,我很怕它钻進来。这时看见墙边有一个铁锹,又看见黑豹子已经在洞口了。我拿起铁锹,伸向洞外使劲乱捅。画面一闪,穿着黑色T恤的女儿躺在血泊中,两只胳膊从肩部齐刷刷的断了。女儿委屈的哭着说:“我只是想来找你!”我用手把她的两只断臂紧紧按在肩部,肝肠寸断,大哭着说:“我会好好给你修!我会好好给你修!”

修炼中的小同修

大约一岁多吧,我开始教女儿炼功。那时她话还说不清楚,动功推转法轮四次,我教她数遍数,她每次都说“一次次,一次次”。第一次盘腿打坐,女儿坐在沙发上,双盘了四十五分钟。当然她没有入静,手也只是结印。腿一拿下来,可能是又麻又疼吧,她哇哇大哭。

师父《洪吟》出版后,我教她背师父的诗。那时候她不识字,一首诗,我带她背上三五遍,她就记住了。就在快全部背完时,女儿梦见师父拉着她的小手,喊着她的乳名,往天上飞,到了一个很大的地方,给她吃天上的水果。

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我们失去了公开的炼功环境。二零零零年夏天,我们学法小组的五位同修为了证实法,找单位领导讲真相,要求恢复公开的炼功。遭拒绝后,我们决定从第二天起在小区的亭子里炼功。当时孩子的叔叔因车祸住院,丈夫在医院陪床,我要早起炼功,就只能带着女儿一起去。晚上我跟女儿说:坏人骂师父和大法,我们要去正法,到小亭子里去炼功,明天要早起,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女儿点点头。我说:那我一叫你就起哦!女儿又点点头。只记得天不亮,我起床后,轻唤一声,小女儿就睁开了眼睛(其它时候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手拉手来到小亭子里,五个大人只到了三个。不久单位保安就过来了,赶我们走,往下拽我们的胳膊。女儿一害怕,就跑过来拉住了我的衣服。后来她跟我说,就在早起的那一夜,师父又把她带到了天上。

九九年末,我决定独自一人去北京上访,为被冤枉的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丈夫不修炼,平时不反对我炼功,但怕我被迫害,反对我去北京。他知道我心里苦闷,说去把单位的电脑搬回来让我玩游戏(那时我们这儿只有极个别的单位才有电脑)。趁这个机会,我跟女儿说我要去北京上访。女儿从小是我自己一手带大,对我很依恋,平时我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四岁的女儿点点头,眼泪滚滚而下。女儿用小手使劲往门外推我,哭着说:“妈妈你快走!妈妈你快走!”当时一脚踏出去,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并没有打算活着回来。只有女儿,让我有那么一些难以割舍。如果她哭着不让我走,很有可能我走不出去。她这一推,真的是给了我很大的力量,就觉的自己要做不好,不用说别的,最起码就对不起女儿。在辗转去北京的火车上,我心生一念: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在北京陶然亭附近警察就拦住了我。我哭着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他们说一定帮我交给信访局。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安全返回。

修炼要放下名利情,过关时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没有了学法炼功的大环境,同修被邪恶迫害,被抓被关的都有,压力很大。因邪党的株连政策,丈夫在单位上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在提拔上也受到很大影响,回到家脸都拉的长长的,经常莫名其妙的冲我发火。我受不了时就会跟女儿唠叨,甚至抱着她哭。这时的女儿经常是把我的头抱在她小小的怀里,拍着我的背安慰我,给我擦眼泪,用大法的法理来开导我,而她每每都能说到点子上。在当时的情况下,女儿完全是大法小弟子的状态。现在想来,是慈悲的师父借用她的嘴,在点悟我,看护着我,护持着弟子修炼路上的每一步。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到你们家来!”

女儿上初中后,她的“青春期”遭遇了我的“更年期”,一时间我们家硝烟弥漫,战火不断。倔强的女儿完全象换了一个人,把从小接受的教育全部扔掉,拒绝我对她的管教,叛逆、脾气暴躁、嫉妒、与同学间矛盾不断、对老师不满、骂人、吃路边小摊的东西、讲究穿戴,学习成绩也逐步下降,甚至初三时谈恋爱。在家的时候,脸色总是阴沉着,动不动就摔摔打打的。我接受不了一向善良、遇事站在法上看问题的小同修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的眼中,她已经完全不像个修炼人,甚至还不如一个常人家庭的孩子。对女儿期望很高的我简直绝望了,甚至有几次冲突时,都不想活下去了。女儿也寸步不让,不止一次的扬言要跳楼甚至开始琢磨怎样自杀才不会太痛苦。有一次她伤心绝望的对我说:“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到你们家来!”那意思是后悔转生做我的女儿。

同修指出是我出现了问题,我很委屈:做父母的管教孩子没错呀,再怎么着也不会不如个常人呀!记不清有多少次,我跟师父抱怨说:以后再也不管她了,她不修就算了。每说一次这样的话,就会梦见外出坐车把女儿丢了。我知道师父不同意我这么做。我跪在师父法像面前哭诉,问师父这是为什么!抱怨师父安排了这么一个生命来做我的孩子! 明明她不服我管,师父您又不允许我丢下她。跟师父讨价还价地哭诉说:当年那个黑豹子,我不知道她是善意的呀,人与动物语言不通嘛,发生了伤害她的事情,怎么能全怪我呢?我怎么就非得做她的妈妈呢?!

“妈妈,能到你们家来,我真幸运!”

二零一零年,知道大法好但不相信有神佛的丈夫生了两次大病,终于走進了大法修炼。师父给我丈夫净化了身体,从他体内拿出一个灵体,更不断的从法上点悟我,并开示给我一些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那段时间,尽管我不能炼功发正念,法也学的很少,只能在病床边上挤时间看师父《再精進》、《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看《明慧周刊》。遇到事情,以前背过的法和《洪吟》中的诗句,就呼呼的从脑子里往外蹦。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的那个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还业就快,开悟就快”,一直在脑海萦绕。我在每天只能断断续续睡二三个小时的情况下,连轴转了近两个月。丈夫奇迹般出院后,同事们用“了不起、伟大!”来夸赞我。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却把威德归于弟子。我知道,这是师父对弟子的最高奖赏!我消沉了十年!慈悲的师父,等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会是多么的着急呀!

回家后,我和丈夫同修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脑子里装的全是法,法的内涵也显现的很多,好象每一句话都跟以前看到的不一样。师父一再强调学好法,讲真相,救度众生。(以前看到这些很麻木,感到与自己没有太大关系。)一炼功,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头顶上有东西在转,似乎是师父给下的机和机制空转好久了,功上的很快,天目也看的越来越清楚。遇到事情,第一念反映出来就是向内找。这个时候再来看女儿的问题,就跟以前截然不一样了。

后来发生的两件事情,也警醒了女儿。有一次,她突发痛经,冷汗直冒,手脚冰凉,蜷在地上打滚。我没动心,提醒她赶快向内找,同时求师父帮助,可女儿越来越疼,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坐下来发正念,好象作用不大。我读师父的《精進要旨》给她听,可我感到很疲惫,眼皮也直打架。她有气无力的问我:“妈妈,我会死吗?”我没加思索就说:“你怕吗?不怕!就是死了,也由师父看护着你,给你安排一个好去处。但是不怕死可不等于要去死!”我吃过饭后,把她拉到床上睡觉。午睡醒来,她就完全好了。后来女儿说:“我本想叫你给我读法听,可你睡的那么死,我又没力气喊你。你也能睡的着!”过后我悟到,一方面邪恶在干扰我帮助同修,另一方面,修炼是严肃的。作为修炼人,在关难面前,女儿必须自己去面对,得自己去修,自己去悟,不能有任何依赖心,心性的提高也必须扎扎实实的达到标准。

还有一次,女儿从学校回到家,哭着问我:“妈,我还能走回来吗?”原来她的同桌是同性恋,接触久了她认为自己也不正常了。她知道同性恋是肮脏的,最先要遭到淘汰的。我和她从法上交流,一是在学校里学法少,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在与同学相处时有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被污染多了确实有了漏洞;二是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教训是深刻的,从中我也看到了旧势力和乱法烂鬼的险恶用心:它们看见修炼人有了执著,就不断的加强它、放大它,直到大法弟子的空间场中漏洞越来越大,它们就有了 “把柄”,把修炼人推向灭亡的边缘。从那之后,女儿坚持在晚上睡觉前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神韵大合唱,状态也越来越好。有趣的是,她学法修炼状态好时,我梦中上大学或者外出旅游,她就和我在一起。她做的不好时,我的梦中就没有她同行。一问,果然是没有守住心性,或者是忙着学习考试忽视了学法。我知道,慈悲的师父真的是不想落下任何一个弟子啊!

我恍然大悟,这个生命和我一次次的结缘,今生又是母女,是师父安排的。历史上我们之间有过恩、有过怨,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轮回转生之前在师尊面前许下的誓言,还有我们的约定:如果一个睡着了,彼此要相互唤醒。师父不会在人中佛像大显,告诉女儿哪儿做错了,师父安排我带好小同修,小孩子听父母的话也是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如果还做不好,“佛法无边”,师父也有的是法子,重锤敲醒这个生命。可是如果我也做不好,那不就辜负了师父的期盼,打乱了师父的安排?我又一次跪在师父法像面前,泪流满面:师父,我一定尽力!

我还悟到,大法弟子是师父特意造就的一批特殊生命,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师父一路引导着我们,呵护着我们,为了最后时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所谓的“青春期”、“更年期”,这只是人类道德败坏后魔性发作的表现,修炼人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自己没修好。女儿的表现象镜子一样反映出我的修炼状态和放不下的执著。在十几年的修炼过程当中,我不精進、修的不扎实,很多执著心都放不下,怕心也很重。尤其是在情的带动下,追求起了常人的家庭生活。九九年之后很少炼功,师父的法也在看,却很少看到法理的展现。讲真相救度众生,就是不敢开口,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偷偷摸摸讲一个,人家也不三退。我的状态也直接影响到了女儿,和我一样,表面上几乎看不到修炼人的影子了。

修炼的人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女儿确实在很多事情上做错了,可她的表现也是给我看的,让我向内找,找出不足,修去这些不好的东西。带着任何一颗肮脏的执著心都上不了天,也根本就不可能圆满。

比如,我担心女儿修不好,无法回到她的天国世界。我严格要求她按照法的标准去做,回家多学法,遇事向内找,却忘了我们这一门就是开在常人中,在这个最复杂的环境中修炼。小孩子也是一样,这样修出来才最扎实。可是,我要求她做到的这一切,我自己都没有做到。这种只改变别人而不改变自己的做法,不正是旧势力的那一套吗?

比如,我带着执著不放的虚荣心、争强好胜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对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的怨恨心,要求女儿学习好,品行好,琴也练的好,能考上名牌大学等来证实大法。带着这些黑乎乎的肮脏的东西,女儿能不难受吗?人生在世,可不是为了人中的名利情来的。

比如,我把自己在人中没有实现的理想和愿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她,还美其名曰是为她好。还有一颗求回报的心,自以为养育她付出很多,她就应该感恩,孝敬我们。可师父教我们完全为了别人好,度人不讲条件、不计报酬。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女儿自有她的命运,这是我左右不了的;何况从她修炼那天开始,她的人生道路,师父就从新做了安排。尽管她某段时间没做好,或某件事没做好,但不能说她就不能修了。只要她还想修,师父就会管她的。她是师父的小弟子,是师父的亲人,师父不放弃她,我又有什么资格说她不行呢?

一路走来我跟头把式的,摔的好辛苦。尤其师父给我开示了与女儿同修的因缘关系之后,我一度执著起还业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用心学法、背法、抄法,心性在不知不觉中提高着,观念也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我发正念清除情魔的干扰,和女儿一起学法,从法上正面引导,教给她处理问题的方法。遇事不指责她、不被她不好的表现带动,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有师父管,万世冤缘皆得善解。

基点摆正后,我体会到了“堂堂正正”的殊胜和美妙。我不带人心,说话办事自然就带有了正的力量。我要求女儿同修,第一,把学法放在首位,每天挤时间学。第二,在学校里要好好学习,时时事事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利用一切有利条件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对女儿不合理的要求,堂堂正正的拒绝,做错了事情,严厉的提出批评。以前为了避免冲突,很多时候不敢管。现在女儿同修也乐于接受我的教导,还学会了向内找,她也在提高。有一次,我找自己的不足:“爸爸是新学员,你是小同修,做不好情有可原。可妈妈是老弟子了,没守住心性,太不应该了!”女儿同修马上说:“不,是我的错。我也是老弟子!”

假期里出去讲真相,我带女儿同修一起去。第一个听真相的人不接受,女儿很沮丧。我安慰她说没关系,师父说过不要执著结果,表面是我们本着善心正念去做,而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每个生命我们都要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接受不接受是生命自己的选择。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也要找自己的不足,修自己。第二次是走亲戚,当我还在忙着干活的时候,女儿已经在众人面前讲起了真相。还有一次,我用手机发真相彩信,女儿同修一路发着正念,我们配合默契,发送很顺利。

有一天学法结束后,女儿同修站在我身旁,说了一句:“妈妈,能到你们家来,我真幸运!”我一愣,问她:“能说说为什么吗?”

她微微一笑,扔下一句:“不想说!”就走开了。看着她的背影,我也笑了。

感谢师尊呵护!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