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悲苦红尘泪 师尊救度恩 (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接前文

监仓里的法轮功阿妈

我被调到基层单位后,因那个单位是我原来工作挂钩联系的基层单位之一,那里的领导原来都和我很熟,但他们被中共恶毒的谎言洗脑后,对我很防范,很冷漠。而且每到他们认为的敏感日,都会将我关到洗脑班。他们也都知道我很坚定,也不怎么理我,每次在洗脑班待上个把月,等敏感日一过,又将我接回来上班。二零零一年元旦,他们又将我安排在一个部队招待所里监视居住,后来我乘机走脱,找到另一位学员,又進京证实法去了。

那次,中共邪恶在北京天安门阴谋策划天安门自焚案,举国上下邪恶浪潮更加凶猛。我们就在北京留下来了,与一些学员制作揭露自焚伪案的真相资料。后我们辗转去了许多地方,都是做真相资料,解救众生。

也许,由于我们正念不足,有些学员有怕心,有的动了情,想家,所以我们这批同修都先后被绑架,入了魔窟。

在看守所,每个监仓都有好几个大法弟子。但警察为了隔离我,就将我与其他同修分开,那个监仓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也许是大法弟子有师父法身护佑和自己一身正气的震慑,她们没敢对我怎么样。但听她们说,看守所很邪恶,一般那里的管教都是指令一些最邪恶的吸毒犯或暴力犯来管仓。一般嫌疑犯進来就要先逼着你洗厕所,冲凉水澡,哪怕是大冬天,如不从就会被暴打一顿。但由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不断有大法弟子被绑架進来,所以监仓的犯人在大法弟子洪法劝善和纯正祥和的能量场的影响下,不象以前那么邪恶了。

当时,我刚刚進去的时候,女监仓主管对管仓的“牢头”说,她是我们政府干部,对她好点。主管还给了我三百元的看守所的购物券,说是从其它监仓借来的,等家里送来钱物后,再归还。监仓里那些人也对我的态度也算温和,大家都围过来想听听外面的新鲜事情。

是凡進去的人,因为环境的突然改变,会出现许多心理问题,躁动不安,发脾气打人,监仓斗殴事件常有发生,还有一些想不开闹自杀什么事情都有。我在里面,就教她们和我一起炼功,背诵师父的经文。对没有家人护送钱物的生活困难者,就接济她一些衣物和生活用品。对一些少年犯我就购买一些纸笔文具教她们练书法,抄写师父的《洪吟》,还教她们画画、唱歌、跳舞。我还利用监仓的墙报弘扬传统文化,经常画一些荷花图、梅花图、水果图,写上重德、向善做好人的文字,大家看了心里非常舒服,心里很多怨气、恐惧感也都消了。

后来那些问题少年都亲切的叫我“法轮功阿妈”。我所在的监仓因此风气也就变好了,成为不打架、不闹事的文明监仓。所以,女监仓主管对我更好了。凡是其它仓新来了法轮功学员,我就请她送些日用品和方便面、饼干过去,她都能帮忙。因为我在饼干里藏了师父的经文和要大家坚定对大法正信的纸条。每到了搜查监仓的时候,监仓的人都很维护我,帮我掩护收藏抄写的大法经文。有些少年犯离开时,还抱着我哭,舍不得。

由于我什么也不配合邪恶,提审时只是洪法,其它都不讲,对恶警的一切笔录一概不签名。最后一次提审时,恶警就折磨我三天三夜不让我睡觉,直到我呕吐昏迷,才放我進仓。仓里的人对我真的很好,有的打水给我洗漱,有的泡面给我吃,对我照顾的很周到。

说也奇怪,以后的两年半里,好象恶警将我遗忘了,除了两次所谓领导来“转化”我外,再没有人来理会我。

在法庭证实法

也许我在那段时期好象很安于那样的修炼状态,没有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所以到第三个年头邪恶的检察院才想来起诉我,法院又开庭对我迫害。记得那天去法庭,来了几个法警带我上车。我在车上就同他们讲真相,一直讲到法庭。一下车,我就开始喊口号:“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受迫害是千古奇冤!”一直喊到法庭。

到法庭一看,邪恶组织了近二百多的政府干部来旁听,唯独不准同修和我儿子来见我。我还看见有两个电视台的摄像机和一些媒体记者,场面搞的很大,我马上意识到这是讲真相、证实法的好时机。等到法庭叫我做个人陈述时,我就开始讲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情况,讲明电视里所宣传的都是假的,是诬陷,就象反右搞文革运动一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请大家明辨是非,不要上当。看到电视又开始对着自己拍录像,我就单手立掌发正念,又开始喊:“法轮大法好!”这时法庭乱作一团,电视台的人没趣的都走了,邪恶害怕在座的二百多听众受我洪法的影响,庭长急匆匆的喊休庭,恶警就马上将我带走了。

当时,真的是自己正念不足,自己灵魂深处还自觉不自觉的默认了这种迫害,错误的认为是不是我前世也做过法官,冤枉判过别人,或这样苦修是否威德会高一些……这些不正的念头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第二次邪恶就悄悄的带我从法院后门進去开庭,没有一个旁听的。邪恶的法庭说我上次大闹法庭,藐视法庭,在原来的几年刑期上又加重了我几年刑期。

我被绑架到监狱,那里比看守所更邪恶,由于我坚持炼功,邪恶不给我购买,搞的我连手纸都没的用。他们使用不准睡觉、挑唆同监仓的犯人谩骂我、逼我做苦工等种种阴毒招数来折磨我,但都没有动摇了我,最后到快出监那年,邪恶用暗杀家人、转监活摘器官来恐吓我,生死关没过好,最后自己没有守住心性,做了肠子都悔青了的错事。在这里说出来,再一次表示深深的忏悔。

四、做好三件事 助师世间行

我是师父始终没有放弃的有缘人。一出来,就有同修冒着危险(当时楼下有两个便衣盯梢)给我送师父的所有经文和帮我发严正声明。

等我发了声明第二天,就有六一零的人请我去“喝茶”,他们拿着打印的声明给我看,说道:“你真的使我们太失望了。”我就义正辞严的说:“本来是警察逼迫我说了假话,我现在纠正错误,恢复本相,难道不行吗?!你们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们好,你们去监狱看看,那里的警察害死了多少大法弟子,我们受过多少酷刑。原来我也是党政机关的干部,也不相信政府会这么邪恶,我亲自经历了,那一切真的太邪恶、太可怕了。你们真的不想给自己留条后路,也收敛收敛,天理昭昭,善恶有报,你们就真的不怕以后被清算吗?!”六一零那几个人听后也就没有再出声。

我知道,上次生死关没过好,以后也许关关都是生死关。自己就专心学好法,以法为师,往内找往内修,一切用正念看问题,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放下情,放下生死。就这样,一关一难的过,以后师父为我归正的修炼之路真的光亮宽敞起来。

学好法,是修炼、圆满的保证

其实,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知道学法的重要。师父为了我们修炼可以说是操尽了心,耗尽了一切,历史上有哪个大觉者会这样啊?!不仅仅留下登天之梯——《转法轮》,每一个时期师父都会针对我们的修炼情况发表新的经书,一共都有好几十本了,书的内容涉及的面很广,上有宇宙天体的结构演变历史,下有人间历史包括史前文明。讲法细到修炼人的日常生活,如吃、穿、用等方方面面,还包括文学艺术等等,包罗万象,无所不有,只要你去学,你就会在大法中获得大智慧。

但在实际学法中会碰到许多问题。主要是学法时不够专心。我悟到是由于自己生生世世思想业力和观念以及旧势力也是会对你学法進行干扰的,不让你得法。别看是学法时一个小小不言的打瞌睡或心不静走神的现象,这也是阴险的旧势力在干扰破坏。因此,我每次遇到这个问题会很警醒,马上就发正念排除它,这样也就能够净心的学下去。但我发现,一般集体学法就很少会发生这样的情形,也许大家能量场强,人会感到很清醒,还有一个是有相互监督的作用,所以师父也是一直要求大法弟子要集体学法,这里面有着非凡玄妙的意义。但在大陆邪恶迫害严峻情况下,我和其他学员也克服了怕心和诸多的困难,尽量组织学法小组集体学法。

除集体学法外,自己还利用一切机会学法。例如,上下班的路上,可以听MP3师父的讲法录音,回家有时抽时间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或在电脑里看师父的近期一系列讲法等,将学法摆在做好三件事的首要环节。因为,师父所讲的大法是我们每个真修弟子同化大法、走向圆满和一个生命从此不坏不灭、步入新宇宙的根本保障。

是凡遇到问题,首先是去学法,对照自己,还有哪些个执著心没有去。因此,也有学员遇到问题会来找我交流时,一般也是嘱咐他们好好学法,第二就是往内找往内修,只有这样,心性才能真正的提高上来,功也就能长上来。

重视发正念,一切用正念看问题

我体悟到,在大陆这样邪恶的环境中讲真相,没有强大的正念做支撑,是很难保证不出问题的,因为邪恶的旧势力时刻都在虎视眈眈。因此,平时自己非常重视发正念。不仅仅是要保证全球四个正点发正念,在讲真相时也注意时刻保持正念,而且心里还对空间场范围说,护法神护法,请正神帮忙,众生你们也要珍惜,不要丢弃,要好好看……这么多年来,自己走到哪里,真相资料就发到哪里,哪怕是遇到有人看见,因为心性把握的很稳,没有怕心,都化险为夷。

但是,我发现,还有学员对时刻用正念考虑问题比较忽略,把握不好。我身边有一个学员,三件事做的还可以,就是与自己的丈夫老是处不好关系,表现在丈夫对她讲真相不支持,表面上她丈夫还表现出伪善来,会说,担心你被抓啊!你在家怎么炼我不管你,就是不要将真相资料拿回家来。这位同修以为要圆容,就不吱声默许了。所以她每次带回去的真相资料都要小心翼翼的藏好。有一次被她丈夫发现就被抢走,两个人因此发生争执,闹到最后,她丈夫魔性大发,将师父的经书也撕了,造下了很大的业力。

她将这件事情和我交流,我说,你这是同旧势力达成妥协,你丈夫被旧势力控制干了坏事。主要原因是你没有用正念考虑问题,在你的空间场里默许有旧势力的干扰存在。你一定要发正念清理你自己空间场和你丈夫的背后旧势力干扰救众生的一切因素。一个真修弟子家里的环境正不过来,怎么能够去正众生的场呢?同时我答应同她一起发正念清除一切不正的因素。

随后她去找她丈夫谈,彻底否定原来的约定,要将真相资料拿回家。还告诉她丈夫,真相资料是救众生的法宝,带有慈悲和正的能量,放在谁的家里谁家就会得福报的,难道我们家要拒绝福报吗?她丈夫无语也就答应了。当天晚上她就做了个梦,真的是旧势力拿着三份合约来找她,其中就有与她丈夫口头约定的那份,她马上就警觉起来,发正念否定它,不承认它,还请求师父加持自己的能量彻底清理,自己有了力量,一下子就抢过来烧毁了。

真的很神奇,从此以后,她丈夫对她拿回家里的真相资料再也不会阻拦了,还在她的劝善下,写了一份郑重声明,承认撕书的错误。

大法弟子都是吉人天相

我回到家里,儿子正在上大学,自己又被单位开除公务员队伍,娘俩没收入,靠家人接济度日。我给政府打了报告,申请恢复工作。但答复说没有政策,只给了我办了一个低保,每月三百多元,但我还是乐呵呵的。我父母看到我这样说,你是不是被关傻了,被整的这么惨,还笑的出来。我回答说,我这不是傻,是看淡名利情,不执著身外之物的大智若愚的体现。而且,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心中装有法,怎么会不快乐呢?!况且,师父说了,修大法的是有福份的,我和儿子是吉人天相,请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真的,后来我也找到了工作,儿子研究生毕业也找到了一份高收入的工作,我们不但生活的比较宽裕,还可以拿出一些资金来做真相资料,家人见状都称稀奇。

救家人,归正自己的修炼环境

母亲原是大法辅导员,但她却是一个受邪党文化毒害很深的人。原先因师父治好了她的心脏病,因为感恩和做好人的观念才走進大法修炼的。后又受邪党的反面宣传,严重的怕心使她怀疑大法,交了师父所有的经书,还写了不好的东西,不炼了。更为可怕的是,还随着邪恶的宣传讲坏话。家里其他亲人受她的影响,对大法和我误解很深。

对她这样的人讲真相,做三退,写严正声明不是一般的困难,而是很困难。她第一句反话就是,共产党使妇女翻了身,现在还给她发退休工资,她不能反党。我给她上第一课就是她的工资不是共产党给的,是纳税人的钱,人民的钱。我对母亲说,她那是共产党的流氓理论,将窃取的纳税人的钱骗大众说成是它的钱。而且,它们抢劫了纳税人的钱,中饱私囊,从来就没有给老百姓办过一件好事。年年搞运动,整人害人从来就没有停歇过。我语重心长的对她说:“妈,你也不是几次在运动中挨整,差点送了命吗?妈你被骗、被愚弄了一辈子,现在你还迷迷糊糊的和它同流合污,可不可怜哪!”母亲听了后,觉的有道理,没吱声。

她的第二个疙瘩就是,修炼人不参与政治,你在家好好炼功便是了,干嘛要去北京给政府找麻烦。我说,它们要是允许我们炼功,我们还会去北京上访吗?就是那个江魔头出于妒嫉,全国有一亿人诚信李洪志师父而不相信它了,它就丧心病狂的起来迫害,当初中央七个常委,就它一个人执意反对,你说它邪不邪,可恶不可恶吧!我们是受益的大法弟子,这个时候大法和师父被诬陷,我们不站出来讲公道话,谁还会站出来?而且我们是采取平和说理的合法方式,又不象中共邪党当年那样,拿起枪杆子闹革命,打砸抢,杀人放火。我们这样做怎么能和什么政治扯上关系呢?它们那样教唆人暴力造反才是搞邪恶的政治,而且是用血腥斗争来运动群众。它们窃国六十多年来,被杀被整死的八千万人,比战争年代死亡的人还要多。现在它们更是变本加厉的盘剥百姓,贪官们腐败至极,你不也看到了这些事实吗……

母亲在我耐心的讲真相的善言之后,真的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答应退出党团队。我又和她一起忆师恩,讲起大法和师父度人的无限慈悲,她终于醒悟了,写了严正声明。

自从母亲放弃修炼后,原来所有的疾病又上身了,而且还增加了一个要命的病——结肠癌。因为师父讲过了,你不炼了,就将法轮收回去,业力还给你。自母亲写了严正声明后,结肠癌就好了,但其它的病还有。我就说,师父慈悲啊,给你又消了大业了,你那些养身病就要靠你真修才会好的。但我母亲学法炼功根本就不重视,还迷恋打麻将。最后还是死于心脏病。后来,我梦到母亲的副元神都得法上去了,而她的主元神由于没修好,在阴间一个什么地方待着受教育,等待投胎做人重修。母亲这一世由于邪党的迫害,没修成,这不很可惜吗?!

我的父亲在我母亲离世后,就突然得了脑出血,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送到医院抢救,最后医生说很难治了,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我同父亲讲真相,父亲马上答应三退,还答应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迹发生了,不久父亲就能下地活动了,后来就慢慢的恢复正常了。

我家里的姊妹、叔子妯娌、堂哥表妹、大伯姑姑等等亲戚,在我的劝善下,几乎是全部退出邪党团队,有的还能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还看真相资料和师父的《转法轮》。家里的亲人得救了,也就使我的修炼环境变好了,我的家也成了讲真相救众生的一朵“小花”。

随缘讲真相,走到哪里亮到哪里

师父讲过:“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3]。因此,我悟到,大法弟子是新宇宙之光,应该走到哪里就在哪里闪耀光芒,照亮哪里的有缘众生。

如今是末法末劫时期,世人被世间的名利情钳制的很厉害,加之中共邪党谎言的毒害,在这样的情形下去讲真相,真的是很困难。而且,每个人所执著的东西有不同,还要有针对性的去讲。通过学法和看明慧文章,自己也渐渐得具有了讲真相的大智慧,学会针对每个人的特点,所存在的症结去讲,帮助众生破迷解惑,最后使那些有缘人都能觉醒退出邪恶组织,认可大法,同化法光。

我找到工作后,悟到单位的同事都与我有缘份,也是我要救度的主要对像。刚开始,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大法弟子的身份,都对我比较疏远和冷漠。我不把这些往心里去,一如正常的对待大家和和气气,有理有节,每天带着灿烂的笑容去上班,还热心的帮一些同事排忧解难。久而久之,他们便对我好起来,有几位同事还成了好友。

新的单位领导是我原来单位的一个老同事。这个人是部队转业干部,原是帅气十足,身板硬朗的一个人,十年不见,变化真大:头发花白稀疏,面色蜡黄干涩,眼神黯淡无光,其实才五十多岁的人,可看上去象七十多岁的老人。而且,他说话时还散发一种怪臭味。他一见到我,感到很惊奇的说道:“你真是大难不死啊,还是这么年轻漂亮。”我说:“你身体状况不怎么样吧?”他答道:“被你说中,最近患了淋巴瘤,医生初步诊断疑似恶性的,准备去做手术。”我说:“你的病的确不轻。我很想帮你,不知你想不想听我讲一讲?”“好啊!”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爽快。我就从人的健康入手,谈到当今的环境被人为的破坏,天灾人祸的频繁对人类健康造成严重威胁,進而深入谈到官场的极度腐败,当朝对百姓生活危机的漠视。接着谈我自己通过修炼得到身体洁净健康,心灵明澈快乐等益处……他认真的听着,最后同意了我的建议,答应三退,并表示接受我赠与他的神韵光盘,还答应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我的建议下,连办公室所挂的血旗他也扔掉了。过不久,他动了手术,但没有化疗就基本康复。大家都知道,淋巴癌在癌症病患者中是死亡率最高的病种,这个问题当事人也是明白的。因此事后,他很感谢我,还要我将他全家的人都做了三退。后来,单位大部份的同事都做了三退,有些同事和家人还走入了大法修炼。

有一位和我比较熟悉的老阿姨,她原来也是大法辅导员,也象我母亲那样,受邪党文化毒害太深。我一共去她家去了七、八趟,连我儿子都看不过眼,说:妈,算了吧,她太顽固了。我还是不忍放弃,直到讲到她哭了,她才答应三退、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新学法炼功。我对她说,我做个梦,你与我有几世的缘份,前世我们有约,谁先得法叫醒谁,你也许被滚滚红尘埋的太深,掩盖了你善良的本性和识别正邪的智慧。你几世为僧,你去照照镜子,你慈祥的面容,你的长耳朵,多象个菩萨啊,你为何就不醒呢?我对你为什么会这样不放弃,你还不明白吗?如果你不走回来,你生生世世的修炼,生生世世的等待就白费了,真的就万劫不复了。她听后,真的感动的哭起来。

我是凡遇到朋友同学聚会,或红白喜事,我都会带些真相资料去,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一般都会同意。工作之余,我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上网时就做真相博客,也遇到一些有缘人進来交谈,有些成了好友后,就利用邮箱往来,也劝退了一些人。平时去购物逛街,我也会寻找机会讲真相。总之,不会放过任何讲真相救人机会。

心念纯正,救人效果就好

在我讲真相救人的时候,旧势力也会安排一些诱惑来考验你,如果你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就会上当做错事,严重的影响救人的效果。

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上人山人海,广场上有一个舞台。只见有三个凶神恶煞一样的东西揪一个女人上舞台,顿时台下有许多人在起哄,情形有点象“文革”时期开批斗会的样子。我很好奇,便挤到前面去看热闹。突然,我惊呆了,那个被审判的人就是我认识的一位高官朋友,只见她披头散发,满脸泪痕。好象她也发现了我,便用一种极其可怜的眼神望着我,好象求救一样,我心里一酸,也掉下泪来。我知道,机缘成熟时,师父会安排有缘人来到我们的身边,都是来求救的人。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便同家人讲起这个梦,很自信的说:看吧,这几天这个高官朋友肯定会来找我的。我的家人不信说:她沉迷做着大官,哪还会记得你?况且,你们将近十年没有见面,恐怕她早就把你给忘了。果真,过了两天,我便接到她的一位下属的电话,说她想请我吃饭。我的家人知道后,都称此事太神奇了。

她约在一个很高级、豪华的酒店包间见我。我一见面便说:我知道你会找我的。她很惊奇。坐下来后,她便同我讲起为什么要见我的缘故:这一段时日,她突然患了眼疾,疼痛无比,去医院看,医生也做了一系列检查,也没查出原因。药也吃了,还打了吊针,都不管用。她说:“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你来,你原来不也是患了一些疑难杂症,后来,通过修炼全都好了。所以,找你帮我看看,能不能调理好。”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她好象是被巫医神婆下了咒术。

我对她说:现在是释迦牟尼佛所讲的末劫,万魔出世。尤其是官场,就象黑气滚滚的战场,你看里面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你死我活。整人的招数更是黑心狠毒、无奇不有、与时俱進。轻者造谣挑拨,无事生非。重者行邪使阴、买凶行暴。当年老魔头为了清除异己,发动延安整风、土地革命、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运动就是典型的例子。这些运动是牺牲国家利益,不顾老百姓的死活为代价的。最后将一切异己份子害死了,才收手。现在,有一些高官巨富,突然发生车祸意外和猝死,你以为全是天灾,其实大多也是人祸。当然,佛家讲因果报应,你没有牵扯什么恩怨是非,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它们也得不了手。

她听后,很焦急的问:你说,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避开灾祸?我说:说来也简单,但做到不容易。大道至简至易。唯有修炼法轮大法,放下名利情等一切不好的心才能解脱困境,才能使身心超脱危险。她说,目前形势不好,有些怕。我说:“死神来了,你怕不怕?是不是怕也没有用?你现在的所谓怕,其实就是放不下你那颗对既得利益的强烈执着心,还没有体会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师父的慈悲真的太洪大,也没叫你放下做社会人、真的舍弃金钱地位,不用出家就可以实修。你瞧我,虽历经魔难,不也都走过来了吗?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吗?也没缺什么,身体比谁都好,精力比谁都旺盛。”她听后立即答应三退,真的走入了修炼,所谓眼疾也都痊愈。

后来,她为了感谢我,想为我调换一个收入比较高的工作,当时我就警觉的悟到,不能开后门图名利,所以被我拒绝了。我回家讲给家人听,他们都说我太傻。我的大弟弟跟我说,你不找她,我去找她,我下岗没有好工作,儿子也大学毕业了,请她帮帮忙也不为过吧。但也被我拦住了。家人由此对我产生了意见。我对他们讲:你们平日里都特别憎恨那些行贿受贿,买官卖官,走后门,拉关系,搞不正之风的,现在轮到你们自己,就没有了章法规矩了吗?!古人那些大德之人都讲清正廉明,我是个修大法人,比他们做的还要正,还要好,今天,为了你们本不该得到的私利,拿传法救人去做交易,这不是损德的事情吗?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更害了你们。我还耐心的解释说:你们想想看,如果我做了这样不好的事,是不是心性不好,心性不好就要掉功、掉层次的,这是害己。你们要别人帮你们开后门,是不是使她违反规定,也是失德的事情,也是要用德来偿还的。这是不是害了人家?你们命中本没有的东西,你们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得到了,也是损德的事情,今后也会遭到报应的,是不是也害了你们。家人听后,也想通了。

后来,我将这件事情讲给我的那朋友听,她感慨的说,现在找她开后门、行方便的人,都排着队送礼、请她吃饭,可你却这样的正直清纯无所求,真是少见难得啊。我说,我们师父对我们弟子救度也是这样不求名利,不计回报,一无所求的。我们大法弟子也是要求这样做,因此,我对你是一无所求,就是为了救你。她听后感动得掉下了眼泪,并表示一定要好好修炼下去。因为这个法是正法,师父慈悲,弟子心正。所以说,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一切都要心正、念正、行的正才行!

修炼的体会要谈起来很多很多,这里也不过是抛砖引玉,讲的不好请同修指正。大法洪传到今天已有二十年了,大陆的情况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世人在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感召下,也渐渐觉悟清醒。为了完成史前洪愿,为了助师正法,我们还要一如既往的做好三件事不放松。

最后,还是以那首《师父,谢谢您》的第二段歌词作为本文的结尾:法轮大法照众生,温暖又光明,牢牢记住真、善、忍,人心归正。师父啊,谢谢您,慈悲救度,师父啊,跟随您,法正乾坤!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瑞士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洪吟》〈实修〉
[3]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