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让真相满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我以往就有“小小不言”、“差不多就行了”等观念,做事从不要求尽量完美、认真。做证实法的事也是这样。现在我认识到,这些东西都是应该归正的。尤其是我们做证实法的事情,应该做到尽量完善、完美。因为我们做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到众生的能否被救度,事关重大呀!此时,我还悟到:我们归正了自己思维上的一个缺陷,在更广阔的意义上来说,就是归正了我们自身对应的庞大宇宙体系中的一层天体或一个宇宙。
——本文作者

* * * * * * *

一、让真相满门

伴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讲真相,相应的发真相资料的人就少了。有的同修认为,前些年真相资料也没少发,现在好象不用再大面积的去发了。也有的人觉的,现在发资料有些过时了,现在到了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了。也有出去讲真相的同修认为,我讲真相,就不用发真相资料了。可同修们讲真相,大多都是以三退为主,由于时间紧,又想尽量的多救人,讲大法的真相很难一下子讲到位。这就出现一个问题:有的人即使三退了,对大法的真相还是没有真正的了解,对大法还是不太认同。而且能走出来的同修毕竟还是少数,面对那么多急需救度的人,要想在短时间内把大法的真相讲透,还是很有难度的。

看着我们县城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進城的农村人越来越多,我觉的送真相资料这一块还是要坚持的。看着各种各样内容丰富、精美的真相期刊,我觉的真的是太有必要让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

于是我和负责协调的同修A商量,决定在城里大面积的发放真相资料。同修A也认识到了继续坚持发真相资料的重要性,于是我们就开始在城里大面积的发放真相资料。有时我们两人一起出去,有时三、四个同修一起,最多时七个同修一起出去。

所有的真相资料在发之前,我都看上一遍。觉的内容真好,得快让民众知道,了解真相。我和同修叠好资料,以自封袋封口处为上,把小册子端正的装入自封袋,再把袋里的空气压出去,封好。两份内容不同的资料放在一起,在两份资料封口处分别贴上胶带,再把两份资料胶带对胶带粘在一起,发的时候把两份资料分开,封面朝外端端正正的分别贴在两家门上。

我们大多数都是白天出去做(也有晚上出去的时候)。我们穿戴得体,拎着或背着兜子,穿着松软的平底鞋,大大方方的進楼送资料。做的过程中,很少看到资料被扔的。有时我做完一层楼,下楼刚走到一半,楼上的人就开门把资料拿回去了。有一次我们刚做完一栋楼,往外走时,就看见一个女学生拿着真相期刊,一边走,一边看。也有的时候,刚发完资料,同修就看见院子里观看老头老太太打麻将的小媳妇,拿着小册子坐在麻将桌旁边看了起来。让我感到喜悦的是,有一回去补上一次落下的两个单元,在三楼缓台处,看见三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围坐在一张小桌子旁,桌子上摆着四本真相小册子,都打开着,她们正在学习真相期刊呢。

在发资料时我有一个观念,觉的信教的很顽固,不用给他们,遇到有的门上贴着宗教内容对联的就不发给他们了。一次发正念中,我看见贴在门上的传单和门一样大,把门都盖住了。这使我悟到:师父让我做到真相满门,不要有分别之心。大法洪传,万古机缘在眼前,我们要给众生得救的机会,尽到自己的责任,让众生都了解真相。所以再发资料的时候,我做到了不落下一个门,不留下一个遗憾。真相资料不够时,哪个单元或哪几户没发,我都记住,有时间我就一定补上。

其实我们送给众生的是希望,是最好的东西,在发正念清理所到之处的邪恶时,我看到同修们的功合在一处,象倾倒的瀑布一样,以极快的速度清理着楼层;有时同修的功合在一处,象炸雷一样把大地炸的干干净净;还看见向四处延伸的能量之树,从树上掉下象雨点一样的能量,亮晶晶的,落在各家各户的门上。我知道,那就是我们发的真相资料。

每次发资料前,我们都重视发正念。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刚立掌,我就看到灰蒙蒙的空中,下来一支令箭,扎在地上。紧接着天门大开,出现了一群大清侍卫,他们从天而降,在地上布围,只见他们做着各种动作,每一个动作都很矫健、刚劲,还伴随着强大的能量,地上巨大的一个红色恶龙很快解体破碎,在恶龙残破的躯壳中,一幢幢高楼显现出来,高楼迅速变的清亮起来,天空也变的澄澈起来,蓝天、白云,形成一幅美丽的画面。

有位同修以前在发资料时,被常人抢过装资料的兜子,还被威胁说报“一一零”,这位同修产生了怕心。我们一找她发资料,她就害怕,有一次发正念时,我看见大清侍卫站在顶楼,一挥掌,整个单元一片透亮,紧接着我看见这位同修站在楼顶也是侍卫装扮,没等挥掌自己就吓的腿软,在浓重的黑色物质包围下,象面条一样倒下去了。

我知道,我们大法弟子在历史上都有过辉煌的过去,在今天又都承担着巨大的历史使命,如果不能够更好的救度众生,做不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留下的遗憾,将来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一天上午,我出去发资料,中午时A同修找我,我又和她出去发。晚上六点发正念,打莲花手印时,我看见周围许多天兵天将,他们围着我,我想,这是干什么呢?我看见他们一边鼓掌,一边说:太棒了,你今天做了两次。我想到自己做的不好,还有人心,不敢担当“太棒了”三个字,泪水差一点夺眶而出。过后我想,我做的这一点和同修们比,微乎其微,而在天上竟然是惊天动地。

还有一次发正念中,我看见四位仙子,身材高大,有两三丈高,光芒四射,下到一个黑乎乎的粪池子里,四位仙子用力擦洗着粪池子,不一会儿粪池子被洗的干干净净。粪池子清洗干净后,我看到我和同修们都在师父食指指甲上一点点的一个地方。

其实我们发真相资料,就是在涤荡污浊的世间,就是在清除邪党对民众的毒害,就是在救度众生。

一次发完资料,我骑着自行车回家,身体轻盈,心情舒畅,我想,我不怕苦,也不怕累,只是希望世人能得救度,世人一定要珍惜这些真相资料啊,想到这儿,我不知怎么的,泪流满面,在这一瞬间,我看见一个广袤的空间,无数的众生跪在那里,第一行众生手中举着两个条幅,上面分别写着:伟大的主;伟大的王。

二、在发资料的过程中归正不正确的观念

一次,资料快装完袋时,我顺手打开一本真相期刊,发现有一页当中,两行字重叠在了一起,这种情况可能是打印机出了毛病造成的,而做资料的同修没有发现。我又抽查了几本真相期刊,发现七八本真相期刊当中就会有一本出现这种情况的。我想了一下,觉的常人能看懂。我之所以这样想,从我的个性来看,我不属于做事追求完美的人,有些事觉的差不多就行了。从大陆环境看,常人中的盗版书盛行,字错的,字倒的,或字左右躺着的,我以前看书时经常碰到,自己就把它顺过来了,没觉的怎样。而且制作的小册子中,有同修的心血和财力,因为一点小缺陷就不要了,太可惜了。还有一点,我给这些资料装袋,都装到半夜一点多,觉的有些累,眼睛也发木。要想把有问题的小册子挑出来,还得挨个拆开检查,觉的很麻烦。就顺理成章的休息去了。

第二天和同修B说起这件事,同修B说,大法中的东西,必须尽量完美,那代表着大法的形像,否则常人会不珍惜的。我还认为自己没错。他说,有错误的一定不能发出去,会影响大法形像,会影响救度世人。看我不改变自己,他说,你不改变,我不强求,但我的原则是,有缺陷的决不能发出去。同修说的话,我仍然没有在意。

在发这些资料时,在一个二楼,我正往门上贴,上来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他看见了,说:真有毛病。说完哈哈大笑,笑声干涩狂妄,根本不是一个孩子的笑声,我真切的感到象是魔在笑。

做完这幢楼,我经过做过的第一个单元,在门口发现被扔的一本小册子,我赶紧捡起来。在捡的时候,看见楼道里还有两份被扔的真相期刊。我又進去把它们捡了起来。我想,我心性上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快找找自己。当时也没有找到。我发出一念:可能我有没意识到的错误,但我一定会找到,不许邪恶干扰。但这一次发资料,我明显感觉到一种无形的阻力和压力,明显不如以往顺利,心里也没有了往次发资料时的轻松、敞亮。

和同修B说起这次发资料的经过和感受,同修B说,就是真相期刊的事儿,质量有问题。此时,我一下明白了,是不应该把有缺陷的真相期刊发出去,就是这个原因。发正念时,我想到真相期刊的事,心里说:师父,我真的错了。这时,我看见另外空间的我,掉下一颗悔恨的泪珠,泪珠掉在真相期刊重叠的字上,两行字一下子分开了。接着眼前出现一行字――“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耳边听到一句话:都归正过来了。

回去后,我把剩下的三十多本真相期刊挨个拆开封袋,详细的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一本有问题的。我知道,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归正了自己错误的观念,神迹出现了,是师父把有问题的真相期刊归正过来了。

我以往就有“小小不言”、“差不多就行了”等观念,做事从不要求尽量完美、认真。做证实法的事也是这样。现在我认识到,这些东西都是应该归正的。尤其是我们做证实法的事情,应该做到尽量完善、完美。因为我们做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到众生的能否被救度,事关重大呀!此时,我还悟到:我们归正了自己思维上的一个缺陷,在更广阔的意义上来说,就是归正了我们自身对应的庞大宇宙体系中的一层天体或一个宇宙。

三、向内找消除间隔

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我和同修A也时常有矛盾发生。A同修负责协调大伙儿,有热情,有能力,做事雷厉风行,但有时会表现出干事心、欢喜心、不尊重别人、指责别人、自以为是等,她说话的语气,办事的方式,有时引起我和其他同修的不满。而我和其他同修对同修A的指责、埋怨,也使她做事的热情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一度觉的委屈、消沉,甚至产生过放弃协调大伙发资料的念头。

我和同修A经常在一起,有较重的情在,所以她跟我说起话来也没有什么顾忌。一天上午,发完资料后,同修A想着下一步的目标,用命令的口气对我说:你走着去同修那儿拿资料。而我因为家里要来客人,正琢磨着回家做饭呢,看着她的表情,我心里有些不舒服,说:我不去。她说:你必须得去,我让你去,你就得去。我有些不满了:我就不去。她又说:我比你大,你得听我的,就得你去。我也很生硬的说:我就不去。正在我心烦的时候,另一位同修从后面赶上来,一脚把我的鞋踩掉了,同修A看了哈哈大笑,说:你还不悟,鞋都被踩掉了。她的笑,也刺激到了我,让我越发生气,我不吱声继续往前走。她一边乐,一边说:看你那魔性都上来了,还不悟,鞋都被踩掉了。我使劲抑制着自己,但是这种不好的物质,我已经要控制不住它了,我沉着脸,也不说话,同修A还笑着,说:我心性把握的好,我没生气,就你生气。我赶紧离开了她,不想和她再多待一分钟,觉的再多待一会儿,我就要爆炸了。

回家后,我心难受,头也疼。忙活了一中午,客人走后,我到师父法像面前跪下,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做证实法的事情,不应该执著自己,不应该生气。然后我就去学法。看书时,我看到我头上有一团密集度很大的黑色物质,我知道,这就是我生气时产生的不好的物质,看书中,这团物质在消减,看完一讲,我头不疼了,心也不难受了。我又来到师父法像面前,双手合十,叩谢师父。师父说:再看一讲就消去了。我听师父的话,认认真真的又看了一讲。过后,我找到了自己的一颗心,那就是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是这颗心被触动了,让我动了气,又产生了不好的物质。

还有一次,我们上午发完资料,下午我上班去了,回家后,刚想好好学法,同修A打来电话说:晚上你在某处等我。我刚说不去了,同修A严厉的说:赶紧出来,不许耽误。我心里又开始反感,说:我怎么这么不愿意听你说话呢,就挂了电话,不想去了。转念又一想,不应该这么做,先学学法。看了十多页书之后,我想同修做的是正事,我得配合。晚上和几个同修汇合一处,同修A一脸着急,骑着自行车在前边,我和另一位同修骑着自行车跟在后边,路的另一侧一位同修跟着跑。我想,那么远,跑到地方得多累呀,我想和那位同修一块走着去,可那位同修只顾跑,也不停下来。到了地方,同修A停下车来,一回头,看见一路跑过来的同修乐了,说:你怎么过来的。我心想,你只顾自己跑,也不顾及别人,还这么问。我问同修累不累,同修说:我一点都不累。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了同修的心性和自己的不足。

在发资料的过程中,由于事先没有安排好,以至于几个同修发完各自的单元后,再发别的单元时,有几次几个同修碰到一起。而后中途真相资料又不够了。所有这些,我都认为是同修A没有安排好,对她又生出了不满的心。我努力纠正自己的状态。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做最正的事,有人心,一定要修下去,不许任何生命利用我的人心来干扰,请师尊加持我,请宇宙中的正神加持我,那些不好的心不是我,我不承认它们是我。做完资料,回家上楼时,我想,我心态把握的还可以,做的还顺利。在这一瞬间,我看见师父高高在上,下面有无数的佛道神,师父说:你不好的物质,给你消下去一半了。我很震撼,也很感激师尊。

第二天早上,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叩谢师尊,说:师父啊,弟子有不好的思想,有指责、抱怨之心,不珍惜同修,没默默圆容、补充同修的不足,我错了。此时,我看见师父的法像光芒四射,一个黑乎乎的我,在师父的光芒下,褪去一层黑黑的壳。我看见了师父给我灌顶,我变的干净了。我听见师父慈悲的声音:你们都是我的孩子。

一直以来,我们几个同修在互相配合的过程中,看到的都是同修A的不足。现在我能站在同修A的角度考虑问题,真切的体会到同修A的不容易。比如和我们配合的其他几位同修,平时自己基本上不怎么出来发资料的。同修A叫上她们,不只是想要多发一些资料,也有想带着她们走出来,对同修负责的心。因为安全的原因,和那几位同修都没有直接的手机联系。每次发资料,同修A都得亲自去找。这边找同修,安排时间;那边和资料点协调资料的事;又要亲自找好地方,到什么地方去发资料;还得亲自装资料,等等。而我们平时看到的都是同修A的不足,什么说话态度,什么比比划划,不尊重人;什么资料不多安排那么多人,以致资料不够,白白浪费人力等等。却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如果没有同修A的从中协调,我们不可能一个月坚持下来,几千份真相资料发了出去。

当我看到同修A有干事心、欢喜心、不尊重别人、指责别人的心,自以为是等人心,我毫不客气的指出来时,何尝不是指责、埋怨、自以为是。同修是面镜子。通过同修A我也看到了自己的诸多不足。

在写这篇法会投稿时,同修A又给我打来电话,让我今天完成稿件,明天好继续出去发资料。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放下了许多人心。我知道同修A也在向内找,也放下了许多人心,也提高上来了。

经过和同修A的矛盾、磨擦,我们认识到了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在以后的发资料互相配合中,我会更多的站在同修的角度考虑问题,和同修配合好,争取让家家户户都有真相资料,真正的做到:真相满门。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