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邪不压正

一位大法弟子的狱中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零八年“奥运”前夕,我被邪党绑架,直到今年七月三日闯出魔窟,堂堂正正回到自己的家,已经整整四年过去了。回顾在狱中所经历的酸甜苦辣,感慨万千,其中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始终没有忘记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指引下,我和狱外同修相互配合和正念加持,在那邪恶的黑牢中顽强不屈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我想借这次法会的平台,汇报一下我在邪窝里与受中共邪灵及烂鬼操控的恶警、邪悟之徒及刑事犯较量的经历和几点体悟,与同修切磋共勉。

一 正念使“转化”失去了“希望”

师父一再强调要多学法、多学法。根据我的经验,除了尽量多看、多背《转法轮》之外,师父的其他经文、各地讲法都应当多学,而且学的遍数越多越好。因为这样就会有效的加强正念,加强自己分辨是非的能力。修炼中一旦自己有漏,遭到邪恶的迫害时,你有大法的指导,凭着强大的正念,和大法赋予的强大能力与智慧,就能戳穿种种邪悟谬论,最终战胜邪恶。

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前,我已经背过了第一遍《转法轮》。到二零零八年六月,《转法轮》已经背过许多遍了。在看守所,我一天背法七、八十页。非法关進监狱后,我坐那儿什么也不干,就是背法,一天可背五讲,天天不落。就这样过了一年多。到二零一一年五月,我一天可以背六讲,九月可背七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一天就背了八讲。从五月二日直到最后的七月二日,一天就能把《转法轮》完整的背下来。背完之后,感觉全身正念十足,充满大法赋予的力量,同时还觉的身体很轻,飘飘的。因此在中队长、教育科副科长转化我时,都被这股强大的正念给顶回去了。这位副科长无奈的对我说:“我们对‘转化’你不抱希望。”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队长找了两个河北衡水的女邪悟者(她们专门在全省各洗脑班、劳教所、监狱搞“转化”勾当),又搭配三个监狱内的邪悟者帮腔,想集中力量“转化”我。两个女邪悟者对师父很不尊重,随便在师父的书上勾勾画画,折角也很多,一看就知道是些什么人。她们还对师父的法随便解释,胡言乱语,可笑至极。

更可笑的是,一次这两个女邪悟之徒竟拿着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讲的一句“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的话指给我看,并说这是针对我的。我随即“回敬”说:“这不恰好是说你们吗,你们什么文化水平,怎么连这句话都理解不了,这个帽子扣在你们头上,不大不小正合适!”那三个帮腔的看到师父的话后,都象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其中一个羞愧的赶快离开座位躲避到外边去了。众女邪悟之人被我质问的张口结舌,无话可说,脸涨的通红。我说:“这回看到了吧,师父说你们是被邪恶蒙蔽了,赶快醒悟吧!赶快发表‘四书’作废的声明吧!难道非要等师父站在你们面前说你们错了,你们才知道自己错了吗?”这几个邪悟者早已被邪恶控制的已经麻木不仁,硬是要坚持她们所要干的。当然我也根本不听她们的(腾出时间,我还能背两讲法呢!)我告诉她们:“师父永远是我们最亲的亲人!你们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告诉我怎么做,倒是我有资格、有能力告诉你们怎么做。”“你们背叛师父,背叛大法,被邪恶蒙蔽,趴下了,还助纣为虐,去‘转化’别人,真不知天下还有‘羞耻’二字!”“在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法门是修炼者通过背叛自己的师父、这一法门的法而走向圆满的。你公然与师父‘决裂’,把师父乱批一通,然后说‘我圆满了’,这不是典型的神经病吗?就像一个人胡作非为,无情的断绝了与父母的关系,反而表白自己是‘大孝子’,这不正是货真价实的精神分裂症吗?可以肯定,你们都是百分之百的邪悟!”这五个人被我“呛”的哑口无言。就这样双方较量了八个半白天和七个晚上,最后,她们终于落荒而逃了,从而她们背后的那些企图关我禁闭继续迫害我的邪恶势力也被铲除了。

二、做一个毫无怕心的“孙悟空”

刚刚被冤判進入邪窝时,我满腔正念,没有一丝怕心。我想,今天既然来到这里,我还就不想走了,就要在这里摆开战场,就地救人。我记的师父曾多次讲到过孙悟空的正义形象,就想着做一个现实的“孙悟空”,钻在邪魔的肚子里,把它的五脏六腑“捣”烂,把它的肚子“捅”破。平时,或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消灭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或者用神通把恶警绑住、锁住、罩住,让其别干坏事,如干坏事,就让其背后的邪恶解体,就让恶警本身遭报;或者把禁闭室罩住,不让大法弟子進去(只让那些刑事犯進去)。因为恶警经常把大法弟子关到这里,找几个恶徒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不让大法弟子睡觉,直到被“转化”并写了“四书”才行。

“刚性”的对决

面对恶警,首先应该毫无畏惧,没有怕心。你一怕,心里不稳,正念的防线就会溃决,就可能走上邪路。在看守所时,检察院的检察官、派出所的恶警、市中院的邪恶法官都曾问过我:“认罪吗?”我回答:“无罪可认。”非法审判时,恶法官又问我:“认罪吗?”我坚持“有罪的不是我”。最后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要求无罪释放”。非法关监狱后,教育科长、副科长仍然问我:“认罪吗?”我说:“我们是好人,是在讲真相救人。”接着反问他:“法庭上都不认罪,难道我专门跑你这儿认罪来了?”科长说:“来到这里必须‘转化’,这是刚性的,给你一段时间考虑。”

面对监狱的所谓“刚性”,我们大法弟子有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更强大的“刚性”:迫害法轮大法违法、违宪,这是刚性的;迫害大法弟子及其家人决没有好下场,这是刚性的;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世人,这是整个宇宙中最好最正的事,也是最纯净最伟大的事,这是刚性的;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永远不会背叛敬爱的师父、不会背叛大法,这更是刚性的;法轮大法“金刚不破,永世长存”〔1〕。相比之下,邪恶的“转化”算得了什么?

一天晚上,中队长找我写所谓“四书”,还以提供方便条件(买便宜东西)作诱惑。我心里发笑:单位曾经以给我一套房子、另加十几万元做“交易”我都没动心,这点“方便”算什么?就算给我个国家领导人当,给我一座金山、银山换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也决不答应!我跟他说:“不能写,你这是杀人,对炼功人说写了什么‘四书’就意味着死亡,常人中的各种名利都舍弃了,都没了,我要的就是这个(修炼大法做好人)。”他一听,只好怏怏而去。

一次,专管“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队长找到我,先问一声:“转化没有?”接着再问:“政府不让炼了,为什么还要炼?”我说:“这不明摆着吗,迫害法轮功的一切法律、条令、行政命令都是违背宪法的,都是非法的、无效的”。当他说了一些侮辱法轮功的话之后,我当即回绝说:“你不了解法轮功真相,你一点都不懂。”最后,他气急败坏的说:“我不懂,你懂,你走吧。”争论间,他的声音大,我的声音比他的也不小。后来,负责监管的刑事犯问我:“你跟队长吵架了?你怎么那么大的声音?”“你就不怕他关你禁闭?”我说:“我跟你们的本质不同,他凭什么关我禁闭!?”

二零一一年四月,当初在与那五个邪悟份子较量时,其中一人曾对我说:“要是队长问你:人家的话你听進去没有,你敢说没听進去吗?”我说:“有什么不敢?这对我来说就象探囊取物一样,看来对你已是千斤重了是不是?”她的怕心都到这种程度了,她还能不转化吗?第二天晚上,果然教育科长问我:“人家讲的你听進去没有?”我说:“没有,一点都没有。”他不高兴了,立即把我叫到屋里,说了一大通,最后自我安慰的说:“说不定哪一天你也会主动找我们来认罪、写四书的。”我心里说:“那你就‘耐心’的等着吧!”

我也曾对那五个邪悟者说过:“别说一个警察,就是一屋子警察,我也丝毫不惧。警察面对刑事犯,他们是正义的、合法的;面对我,他们就是非正义、非法的。”我特别讲到了三个不怕警察的理由:第一,迫害法轮功是违宪的、非法的,陷入其中的警察就像被操控的机器人,没有丝毫善恶标准和是非观念,为了眼前那点利益,愚蠢的干着害人害己的事,甚而用各种卑鄙下流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罪大恶极,从而成为真正的犯人;第二,别看表面上被迫害的是法轮功学员,其实你们才是真正的、最大的受害者,你们好坏不分、善恶不辨,谁在害你,谁在救你,都分不清了,宇宙中最可怕的劫难在等着你们哩,你们却浑然不知,被人家卖了,还替人家数钱玩儿呢;第三,你们队长用的全部是违背宪法的邪法、恶法,你们背后的邪恶上级、邪恶政府,最善于卸磨杀驴,终究是靠不住的,你们最后的悲惨命运是注定无疑的,而坚定的大法弟子,信仰的是法轮佛法,是宇宙特性真善忍,我们有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能够笑到最后、笑得最好的必定是我们。

经过几轮激烈较量之后,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队长竟连续一年多(一直到我出监的那天)也没有再找过我。

邪窝随处可救人

在派出所救人,对像主要是警察。我利用一切机会,当面给他们讲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危险性”:不但害人,也害你们自己,家人也不得安宁。在警察送我到看守所的路上,我也不忘告诉他们海内外“三退”的形势和意义。在看守所,我把主要目标放在被拘留的有缘人身上,同时也给主管队长讲真相、劝“三退”。多数被拘留的人同意“三退”,对于其中什么都没入过的,我就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道理。

非法关進监狱后,我就在监狱里开展救人工作。虽然有人监控,但是插空也能做。他们有时威胁我,说要告诉队长。我说:你告去吧,那教育科的副科长、中队长、主管队长我都跟他们讲过真相了,你去他们那里告我,我不怕。有人说:“这是什么地方啊,你还敢干这事。”我说:“我不管它是什么地方,走到哪都需要救人。队长也是人,他也要珍惜生命,他也是被救度的对像。”我还告诉能见到的其他中队的同修要多多救人。有的同修很好,一听说师父让救人,马上就做。有的在出监时“硕果”累累,把自己所在中队所有能救的都救了,还带着几十人的“三退”名单出去了。

在救人过程中,我深切体会到,只要做的正,符合大法的要求,那真是时时处处都有师父保护。师父说:“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的正、做的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身边还有无数的正神呢!我还有无数的法身都会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里不稳,这样的执著、那样的怕心,旧势力看见了就会抓住有漏之心迫害。”〔2〕

在监狱,安排监控我的人前后有六、七个人,其中有两个现世现报的:一个对我很不尊重,经常威胁要告发我的,听说出监不久,就断了一条腿,遭了恶报;另一个曾在别人的鼓动下,执意阻挠我给别人讲真相。有一次他没事找事,故意问一个犯人:“他(指我)让你退了没有?”那人不知怎么回事,就说“退了”。他就威胁那人,要他一定跟队长“实话实说”。平时我常劝他:“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你自己;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迫害你自己。”他不相信,还变着法干坏事。结果他马上就感冒了,感冒还没好,晚上打水不小心摔了跟头就起不来了,腿看着也没断,就是不听使唤,还抽筋,疼得他整天大声喊叫,吃药也不好使,吃喝拉撒全在床上。他的两个同伙,一个就是在背后老鼓动他干坏事的那人给他倒屎,另一个则负责倒尿。他们自己都承认,这是咱们监看法轮功遭报了。以后队长又换了一个人监控我,但形同虚设,很快他也“辞职”不“看”了。此后一年多,我的身边彻底“干净”了。因为已经没有监控干扰,讲起真相就方便多了。我所在的中队,只有八、九十人,加上外队能接触到的,总体算起来,我先后共给一百多人讲明了真相。

三、严格遵循“处事三原则”

狱中四年,作为大法弟子的言行应该是有底线的:我始终严格遵循三项“原则”,就是:不出卖同修,修心去执着,用“法律”自卫。

不出卖同修

作为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出事当然最好,一旦因自己有漏而被邪恶非法关進魔窟迫害时,首先会面临一个问题:当恶警询问口供时,首先应做到(也必须做到)不出卖自己的同修,有什么事揽到自己身上,保护同修。因为出卖同修的罪实在太大,师父讲过这方面的法,出卖的人都得负责任。

有一个参与“转化”我的人,原来是在家做资料的同修,他就是被从他那里拿资料的同修出卖的。在看守所,恶警跟他说,写“四书”就让你回家,他没有答应。但入监不久就邪悟了,主动找队长“认罪”、写“四书”,还参与“转化”别人。你说出卖他的那个同修得负多大责任?这位同修最终被非法判了八年,到二零一六年才能释放。后果何其严重!

在看守所时,一个常人对我讲了他的一段经历。他说,《九评共产党》他看过一百多遍,觉的实在太好了,就雇人用大机器做《九评共产党》,共做了好几万本。在发出一万多本后,被恶警抓住,搜出了五千多本。他被告知如能“供”出十个法轮功学员,就可以放他。我对他说:“你千万别干那事,那样罪就太大了。”后来恶警问他做《九评共产党》的工具哪里来的。他说:“自己买的,谁肯给我钱?”“从哪买的?”“网上。”“光盘谁刻录的?”“我自己。”“那电脑上怎么没有刻录软件?”“电脑坏了,我还没来得及重装呢。”其实做资料的工具不少是同修买的,光盘也是别的同修刻录的。恶警一看他自己全都承认下来,也就不再问了。相形之下,那种为了解脱自己、减轻自身痛苦而出卖同修、置同修的生死于不顾的“同修”会造多大的业啊?当然情况是复杂的,但不管怎么复杂,都应当做到决不出卖同修。

修心去执着

在监狱那个邪窝里,人们受到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迫害,吃不好(饭菜又脏又差,根本不是正常人吃的饭),喝不好(冬天有时没有热水,常喝凉水),休息不好(队长把这些人当成挣钱的工具,一天干十多个小时的活,中午也不让休息。明知队长犯了“虐待被监管人员罪”、“强迫劳动罪”,可谁也不敢吱声,上边也没人管)。在这么苦的环境中,想来还有多少年,多难熬啊?所以很容易萌发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念头。再加上有怕心,又受到恶警的肉体迫害,就很可能顺水推舟,妥协“转化”,以求得减刑等等。不管主动也好,被动也好,都是忘了自己来时的誓约,忘了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事情,忘了不堪设想的后果。

直面邪窝里种种的“苦难”,我经常告诫自己,我绝不走那条路,尽管出去后可以发表声明作废,还可以接着修,不是有很多人都是这么做了吗。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堂堂正正“站”着走出邪窝,笑着溶入正法的洪流之中。否则,那就是永远也磨不掉的污点。再说,邪窝里这点苦算得了什么,这不正是我们修心性去执著的好地方吗?!

用“法律”自卫

邪恶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完全是违宪、违法的。即使被邪恶弄到邪窝里,作为一个公民,也有休息权、娱乐权、人格尊严权、人身安全权,有不受侮辱、打骂、虐待的权利。恶警用违法手段迫害你时,他也知道是违法的,只是在邪恶的环境里没人管,所以他也不害怕,更不相信会有恶报等着他。这时你如果勇敢的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起诉他、控告他,也可以明确告诉他:当我出去后,一定把你的所有非法犯罪的丑行上网公布,让全世界都知道在这个邪窝里有你这样一个叫某某的恶警,怎么恶,怎么没有人性。对此,一般恶警是有顾虑的。

每天背完法后,我都会发正念清除队长背后的邪恶,把队长绑住、锁住,把禁闭室罩住;谁动我都是罪,就立即解体,立即遭报。

我悟到:师父让我们理智、智慧的处理一切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在邪党的邪窝里,机智勇敢的善用人间的“法律”以自卫,也是不应忽略的一个原则。

以上是本人被非法关押在邪窝里迫害时的一些做法和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释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金刚永纯〉
〔2〕李洪志师父经文:《北美巡回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