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桂贤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叫李桂贤,今年六十四岁。一九九七年九月走进大法修炼的。修炼前我患有颈椎骨质增生,脑血管痉挛,角膜炎等疾病,整天头疼,肚子疼,头疼严重时连拉带吐,眼睛也不敢睁,象头要爆炸似的,脸色蜡黄的,象死过去一样。先天性颈椎病,让我感到脖子支不住脑袋,一坐下头就要靠在东西上,坐椅子头要靠在椅子上,挨着墙要把头靠在墙上,成天离不开药,针灸、按摩、理疗、牵引都做过,也不好使。修炼了一个月,这些疾病不治而愈。

正当我沉浸在无病一身轻和沐浴佛光普照的喜悦中时,九九年七•二零的邪恶迫害开始了。我三次被绑架迫害。

第一次被绑架:遭绑铁椅、劈腿折磨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正在路上骑自行车,一辆警车在我身后跟着,喊叫我停下来。我想我又没违反交通规则,我停什么呀。后来他们把车横在我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问我是不是叫某某,我说是呀。他们马上就变了样子,非常强硬的把我拉上车,并把我的自行车放在后备箱里,把我送到了安顺路派出所。我进屋后,坐在了床上。警察非常蛮横地说:“谁让你坐的,站起来!”我说:“我也没有犯什么法,我为什么不能坐呢?”警察说:“谁都能坐就你不能坐!”接着就给我戴上了手铐,又拿来了一把铁椅子,把我绑在椅子上。那个三十多岁的警察抡起胳膊照我头上就打了两下。当时我就被打晕了,脑袋里就象雷雨天打闪一样,一条光亮一闪,我晃了晃头,没觉的怎么疼,有点麻木。我质问警察:为什么打人,你们执法犯法,我要控告你们。警察说:“让你横!”他把我带到一个屋子里,又来了一个警察,两个人打我,逼我说出一同去北京证实法的同修的名字。我说打死也不说。这两个警察说给我上大挂。我也不明白上大挂是干什么。他俩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他们开始劈我的腿,劈成一字形,疼得我在地上直打滚。他们俩打累了,就把我带到其他同修的房间里。这个房间里有十五、六名同修,有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同修被迫害的最重。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公安分局的一个姓王的邪恶科长,把她的衣服扒光,把手伸到她的阴道、子宫里去抓、挠,外表看不出有伤。我进去的时候,她们已经被关了七天了,这个女同修还不能走路,阴道和子宫都被抓挠坏了,都肿了。这些恶警多么的卑鄙、下流!

第二次被绑架:被关押三十七天

我上次被绑架一次后,成了邪党人员重点迫害的对像,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五日,他们又闯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就把我绑架走了。当天晚上关到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

当时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非常多。关押我的房间不到二十平米,关押了四、五十人,其中有十几名刑事犯,晚上睡觉轮班睡,刑事犯却不用轮班,还把她们安排在比较宽敞的地方。第一班是九点至午夜一点半,第二班是一点半至凌晨五点半,不睡觉的人就在地上坐着,睡下的人还得侧身睡,一颠一倒,根本不能翻身。吃的是玉米面窝头,一人一个,喝的是白水汤,没有一滴油,偶尔有一、两块土豆。大法弟子们都是你让给她吃,她让给你吃。吃完后的碗底都是黑泥,土豆可能都没洗。同修们表现的都很坚定,不穿号服,不背监规,就背法。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就是在那里度过的。我们在监舍里开的法会,连刑事犯都旁听,有的都感动的落泪了。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

第三次被绑架:遭上大挂、抹芥末油折磨

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晚上九点多钟,我家来了五、六名警察,把我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市正阳派出所。这天有二、三十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这一次我在正阳派出所被迫害了八天八夜。之后被送到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看守所和齐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四十七天。最后绝食二十四天闯出看守所。

在正阳派出所期间,遭到了残酷的迫害。直接迫害我的三个恶警,一个是所长叫田春力,另外两个不知道姓名,一个二十多岁,一个三十多岁。他们给我上大挂,就是把我胳膊扭到背后,扣上手铐,在手铐上拴条绳子,然后把绳子拴在墙上的暖气管子上,恶警把一端的绳子一拉,人就悬起来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被倒背的两个胳膊上。恶警还拿胶皮棒往腿上打。旁边的一个五十多岁恶警说往骨头上打。我心里发着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第二天,那个指使恶警打我腿的警察说:“我怎么浑身都疼啊!”他遭到了应有的报应。

恶警把我当成是负责人,问我资料的情况,我不配合,他们就给我上大挂。把我吊起来,还往鼻子里、嘴里抹芥末油,我心想“不辣”,就真的不辣,只是流口水。恶警看我没打喷嚏,也没什么反应,就以为芥末油是假的,拿过去闻,结果呛的他们又擤鼻涕又瞪眼。他们再问我什么,我说:“打死也不知道,你们欺负老太太,算什么本事。”恶警说:“八十岁也照打。对刑事犯我们不敢,对你们法轮功我们可以随便打,打死算自杀。”在八天八夜里我被这样吊了十多次。放下来时,手、胳膊都不能动了。

恶警的再一种迫害就是不让我上厕所。从早上六点让上一次厕所,就一直不让上厕所。不是被吊着就是被扣在地环上,脚上还戴着脚镣子,手铐都卡进肉里去了,恶警就往翻裂的肉里抹碘酒,钻心的疼。我一直喊上厕所、上厕所。恶警说找不到钥匙。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晚,邪恶把我送到富拉尔基看守所,到看守所时,那个叫田春力的所长威胁我说:“你们法轮功不是说把女大法弟子都关进男牢房吗,那就把你关进男牢房吧!”在派出所时,有一次我上厕所时,田春力站在门口不走。这些都暴露了这些邪恶的低级下流的流氓本性。

在派出所的八天里,我没洗过脸,没刷过牙。到富拉尔基看守所后,早晨洗脸刷牙,手都抬不起来,我手抬一分钟都疼的满头大汗,手直哆嗦。因为我炼功,恶警给我砸上了三十斤重的大脚镣,带几天才给拿下去了。一个多月后,我们全都被关到齐市第一看守所。

我在齐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于二零零六年四月一日开始绝食抵制非法关押,绝食十多天后,恶警叫两个刑事犯架着我到医务室,要给我打针。她们把我按到一个板铺上,两个刑事犯骑在我身上,给我打针。我坚决不配合,把骑在我身上的刑事犯推下去,然后一翻身把针拔了下来。一个刑事犯按住另一个刑事犯使劲掐,后来才发现掐错了。这时我已经往回走了,针也没打成。绝食到二十四天,我闯出了魔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