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这俩年轻的协警会暴死

从刘永昌和唐磊之死看因果报应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二零一二年三月上旬,山东平度市泰山路派出所年仅三十多岁的协警刘永昌,在应朋友之邀去喝酒的途中,摩托车窜上路边石头,刘永昌头部摔成重伤,送医院后做了开颅手术,也没能保住性命,十多天后,撇下妻儿,撒手西去。

唐磊,19岁,平度市崔家集镇张家官庄村人。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唐磊在去苟头村出警抓捕偷鱼贼时,和同伴一起跳入水中,谁知他这一下去,就再也没能上来,竟然溺水身亡了。唐磊到崔家集镇派出所干协警才仅仅几个月的时间。

这两个年轻的生命为什么暴毙身亡?为了让类似的悲剧不再继续重演,我们向您揭示造成这两场悲剧背后的真相。

走近法轮功

要说清造成这两场悲剧的原因,我们不能不提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

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包含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法轮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炼者从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标准提升道德水平。

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

一九九八年国家体育总局分别在北京、武汉、大连地区及广东省组织进行了五次医学调查,调查人数近三万五千人。调查结果显示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7.9%以上。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部份人大离退休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详细调查后,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后,仅靠人传人、心传心,七年间修者超过一亿,深受民众喜爱。李洪志先生曾在一九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获“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而今,虽历经中共十三年迫害,法轮功却弘传至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获得各国政府各类褒奖、支持决议案和信函超过三千项。

十三年的中共迫害中,无论遭受了多大的痛苦,法轮功学员都秉持“真、善、忍”的原则,慈悲相待,无怨无恨。中共迫害这样一群与世无争、大善大忍的修炼人,其罪孽必定比伤害普通人更加重百倍,所以必将受到上天严厉的惩罚。

盲目追随邪党 恶报如影随形

“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然而当下许多中国人,被中共洗脑成无神论者,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不相信善恶报应,为追求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恣意妄为,无恶不作,以致自酿恶果。

刘永昌到泰山路派出所干协警已十年有余,协警,即警察中的临时工,是警察中收入不高、地位卑下、难有发展前途的一个特殊群体。刘永昌进入泰山路派出所后,盲目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把迫害法轮功看作是自己升迁的跳板。一段时间他因表现“突出”,还真“高升”了,成了一名警长。但终因他素质低下(在外面包养小三),工作能力有限,就又被降成协警。每次抓捕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刘永昌总是争先恐后,异常积极。

二零一零年八月,开发区实验学校优秀女教师马芹被绑架后,曾给看守她的警察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以及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道德的升华。当马芹劝刘永昌以后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以免遭报时,他却狂妄地说:“我就亲手抓了好几个炼法轮功的,我怎么就没遭报?”并有些得意地讲起了他亲手抓捕法轮功学员的经历。马芹正念走脱后,泰山路派出所所长马国春勃然大怒,勒令刘永昌写了四次检查。来自领导的压力,摧毁了刘永昌最后的一点良知,后来他又多次去骚扰马芹的家人,并对人懊丧地说:“当时看她是个女的,大意了,早知道把她铐到窗棂上就好了。”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今年三月上旬,不相信报应的刘永昌的惨死,给他的家人留下了无尽的伤痛。

唐磊年轻气盛,更不相信善恶有报。他高声谩骂大法师父,辱骂法轮功学员,损毁法轮功学员的物品,并将法轮功学员的物品揣自己兜里,据为己有。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讲善恶有报,他不听,还说自己吃着共产党的饭,共产党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并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给他的同学打电话说:“你村有没有炼法轮功的?有的话告诉我,抓两个我好升官。”法轮功学员又给唐磊的父亲唐海波讲真相,唐海波不但不听,还纵容其子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想飞黄腾达,原本也无可厚非,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是想踏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心想着救人的修炼人的鲜血往上爬,上天岂能容忍?结果不但官儿没当上,还赔上了自家性命,真是可怜又可悲啊!

这只是平度半年内发生的两个行恶事遭恶报的案例,其实自从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像这样的恶报案例真是太多了。就拿平度公安局现任邪教科科长赵洪武来说吧,赵洪武曾在某乡镇派出所当所长期间,与某女勾搭成奸后,回家要休了糟糠妻,其妻不允,并到公安局找领导大闹一场,赵洪武婚没离成,他在外面养女人、经常殴打妻子的丑行却成了公安内部茶余饭后的笑料。后来赵洪武被调到偏远、贫穷的祝沟派出所当所长,没有扎实的背景却又日思夜想高升的赵洪武,认定要通过迫害法轮功,达到他的目的。于是,阴险的赵洪武就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设下奸计,借他人之手绑架劳教了祝沟的张月梅、李吉花、隋广花三位老年妇女,并以此向平度“六一零”邀功请赏,终于如愿以偿地在同年秋调进市局当上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科长。这几年他一直作恶不断,在对平度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几乎每次都少不了他。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赵洪武在得意升迁的同时,恶报就很快且屡次殃及了自己的孩子,二零零七年冬,正在平度一中读高二的女儿格格突发急症后变成了半傻子;二零一零年赵妻好不容易怀了孕,至七个月时又小产了,其妻从此不孕,再也无法忍受的妻子于二零一一年跟赵洪武离了婚,赵洪武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家寡人。

再如兰底镇派出所的万明超(男,五十多岁),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一直积极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初,经检查,已经是癌症晚期,到过几家大医院治疗,花了不少钱,也没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于二零一零年底痛苦地死去。

再举两个外地的例子: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曾公然当着同事的面强奸了两名被他非法抓捕的、与他母亲年龄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他被判刑八年后得了阴茎癌,做了两次手术,其阴茎和睾丸被全部切除,他曾三次自杀均未遂,每天承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

安徽省阜阳市颍南派出所的警察尹某,将多名法轮功学员送进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六这一天,尹某回家过节,因知道自己平时做坏事太多,怕遭恶报,他不敢开车回家而改坐公共汽车。在去车站的路上,他不敢走马路,也不敢走人行道,而是走在远离人行道两米的地方。这时,一辆大货车开过来,不知什么原因,主车和拖车脱钩分离。按常理讲,拖车与主车分离后,与主车连接的三脚架应立即落地,如拖车不停就会翻车。可奇怪的是三脚架不但不落地,而且和原来一样带着拖车左右摆动前行,像是在寻找目标。当拖车渐渐来到尹某身后十多米远处,突然改变方向,越过绿化带,越过人行道,又越过一个拉架子车的人,一下子翻过去,狠狠地砸在尹某身上,尹某当即倒地,七窍流血,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而那个拉架子车的人却安然无恙。知情的人都说:这是天意,这是报应。

谁是害死他们的凶手

十三年来,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死亡的大有人在,这些人大多不相信报应之说,在无知中葬送了自己宝贵的生命。那么谁才是害死他们的罪魁祸首呢?是做出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决定并要求坚决贯彻执行的中共及其党魁江××。中共夺权六十多年来,给广大民众洗脑,大肆宣扬“无神论”,使一些人丧失了理性,不计后果地参与所谓的运动中,才使得江××得以成功地利用宣传媒体诬蔑法轮功,用利益诱惑基层警察迫害一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惹得天怒人怨,导致他们频频遭报。江贼和恶党不仅害死了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也害死了众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中共一向擅长“卸磨杀驴”的把戏,中共发动的无数次政治运动,都是利用一些人去整另一些人,一旦党要自保时,被利用的人就会成为替罪羊。不要说一个小小的警察,再权高位重的人,追随中共,也难逃替罪羊的命运。

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被捕的例子充份说明了这一点,虽然他天天为他的党妈妈卖命,但当他遇到难时,他却没有去找他的党妈妈,而是夜奔美领馆告洋状,因为他知道,他的党妈妈不会为他排忧解难,他已经被党妈妈无情地抛弃,沦为阶下囚了。

无数事实证明,在法轮功问题上,谁只要和中共、江××保持一致,积极参与迫害,最后就会连自己的小命也要搭进去,甚至还会祸及自己的亲人。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警察都那么糊涂,警察中的聪明人也大有人在。有的警察说:“上面接到举报叫我去抓人,可是没规定我必须得抓到啊,我去转一圈就回来了,汇报说人早走了。”还有的警察说:“一次狂追法轮功学员,我积极的跑在最前面,快追到时,我有意突然跌了个嘴啃泥,人没追上,上面还表扬我积极。”

现在越来越多明智的世人,包括众多公安系统的人,他们看清了共产党难逃土崩瓦解的可耻下场,都在为自己留后路,或抵制邪恶的迫害政策,或利用职务之便保护大法弟子。他们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做出了明智的选择,为自己的未来选择了一条光明之路。

我们真诚地希望平度公检法系统、各机关干部,能够在这大是大非面前,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能做出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