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家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我是湖北武汉大法弟子,修炼十几年了。这部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使我明白了做人的意义,明白了轮回因果关系,明白了失与得的关系。

没修炼前的我,在盲目、无追求、满身病痛的苦难与无望中,多次想了结这残肢败体;了结婆家的恩恩怨怨、争争斗斗,复杂的家,常常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活,为什么这么苦、这么累,可是始终找不到“苦”的答案,死也死不了,就是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九五年走路时出了一场车祸也死不了,只好用赌博的欲望来麻醉这些苦恼、病痛。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我有幸得法。早上教功同修边教边讲大法神奇故事,我一边学一边回答:我信、我信。开法会,那个场真好。大家谈完受益无穷的体会后,一起诵读师父的经文《真修》,我也大声和她们几十人一起读,突然一阵热流通透全身每个部位,后来通过学法才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呢,那种幸福无法言语。

第一天师父就管我,没多久在炼功场上打坐,当时还是单盘,我突然静到象《转法轮》里说的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轻飘飘的,只有自己的思维知道自己在打坐炼功。

一次做饭时,感觉小腹部位的法轮热乎乎的旋转着……还有,回想到这些,认识到自己与大法的缘份太大了,“信”使我在大法中修炼到现在,因为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了,那时就是学法、炼功并参加乡、镇、市的洪法活动。有时是零下十几度,老人、小孩没叫苦的,一样炼完五套功法,有次去武汉洪法摆法轮图形,头天晚上就下大雨,结果第二天下一天的倾盆大雨,我老母、女儿、姐姐,我们本地去了几十人,老人、小孩、姐夫开车去,那个场面非常感动人。全省来了不少大法弟子,谈修炼体会、炼功、摆法轮图形,每个人都在雨中淋了几个小时。上车回去时,姐夫嘱咐我们回去要熬生姜汤水,不然会感冒的。大家都笑着说:“我大法神奇着呢,没事”。后来大家都没事,我们这栋楼每天都有七、八人炼功,有说有笑,我的支气管炎、哮喘非常严重,颈椎炎、鼻炎、头顶痛、耳鸣,自然全无。回到家主动做家务,夫妻关系也好了,以前丈夫总嫌弃我病多、脾气不好,不回家,要离婚,向他父母告状,并说这都是正常的,谁叫你身体不好呢。我的变化他看在眼里,以前花那么多钱治病,还越治病越多,成天打闹,为婆家争吵,和婆家人从不来往,成天以打麻将为业。现在全变了,特别是老母亲,来我家前一身病,拄着拐杖还要扶着走,又没文化,靠听法,学大法不长时间,结果拐杖也扔了,能吃能喝,有时还小跑步到我们前面,红光满面,精神焕发。我再没吃过一片药。以前医院的路被我踏平了,老病号。现有没去过,丈夫也看书了,弟弟也学了一个月,同事有时笑着说:“你炼法轮功象变了个人,我要有时间也去学”。多么好的大法呀!任何人都改变不了我倔强的个性,唯有大法师父,师父这部超常的宇宙大法法理,自觉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逐渐的做个好人。节省单位的医疗费,不坑国家利益,不去争,自然对国家、家庭、个人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这是人类科学所代替不了的。

在江氏流氓集团的这场无理的迫害中,我和姐姐在这浩劫的迫害中走了过来,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才使得我在酷刑中走过来。我仅仅只为了证实大法是正法,我受益的情况。这是政府的错,一个“炼”让我连续遭到关押看守所、拘留所、判刑、洗脑班、劳教的迫害……真的让我这个弱小女子看到中共的文革似的整人,让我亲身尝试共产党的斗争哲学,对我这个说真话的弱女子,殴打、长期半年体罚、各种刁难、侮辱、关小号、做奴役活、铁饼手铐一次一次又一次,昏死了也不下铐,就是要我写决裂书,放弃大法修炼,多可悲、多毒辣的邪党。

我在坚信中,一次吊铐中,目睹了大法的神奇,看到自己肉身在窗上铐着,真正另一个身体,在另外空间的云里飘来飘去,还背师父的《洪吟》等经文,发正念,清清楚楚,(修炼的人都相信,这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弟子),犯人推醒我,我告诉她看见的,她说你昏迷了吧,她只看见窗外一只小白狗,连续三个晚上到窗下菜地凄凉的哭叫着,她向迫害我的警察报告,她们还笑呢。三天的罚站,七天的铐子(吊铐),这十几天中真的太恐怖了,就象我小时候在公社台子上看的斗地主一样,活活整死人,我不只是听到小狗的哭叫声,菜地的杉树也在叫唤,呼呼啦啦响个不停,也想唤醒这迷中的世人,可警察说她们就是小鬼,就是来折磨你们这些大法弟子的。

师父在《讲真相的根本目地》中讲:“而真正危险的是被邪党灌输了谎言的世人。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

大法洪传,全世界大法弟子亲身受益很多。那么邪党的迫害,使众多的世人受毒害、受谎言的蒙蔽,现在大法弟子就要把大法真相告诉世人、有缘人,让他们真正从邪党的谎言中走出来。

我公爹一家,深受邪党斗争哲学的毒害。邪党迫害我五年之久,他们不看、不听劝,公开大骂,不信神佛,不信善恶有报。影响一家人,亲戚不信,不敢听,人在做,天在看。

天有不测风云,二零一零年公爹中风几次,痛苦不堪,成天不能睡眠,抓心的难受,闹着要死。婆婆成天以泪相陪,什么治疗器、住院、吃药都无效。还是师父慈悲于他,我按师父的法理,不计、不恨、无怨、善心开导他,讲大法的超常,讲我亲身受益的事,劝他三退。教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会管的。抱着试试的态度,他按我讲的退了邪党党、团、队,清掉了邪毛、邓、江、马列书籍及光盘,开始看《我们告诉未来》,边看边说喜欢看,好看。看师父讲法时,丈夫问师父讲的有没有道理,他笑着说有,就这样俩老在家学、炼、看,变化很大,能吃能睡,还能上街买菜,孩子们看到都为他高兴。

可他好了不坚持,喜欢看邪党那些打仗电视,(《九评》光盘看了),明知是假,就要看。医院检查没病,可天天还是要吃不要钱的药,把自己当作病人。一次,他说,你妈喂药我吃,卡在喉咙里半天下不去,还是你妈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好的。无论我怎么讲,他就是哈哈一笑,该看电视就看,甚至说不信了。后来病情又逐渐严重了,一天晚上婆婆拉他起来方便,结果婆婆腰骨折,家中呆了两天越来越痛,去医院住了二十天。忙的两个儿子上班十几小时,下班还两头跑,上班打电话问情况,嫂子上班两头跑,白天、晚上我照顾时间多,后来公爹在家担心婆婆,病情更重,也住進了医院。小姑在市内上班,也请假两头跑,子女们累的直怨,嫂子叫婆婆回家休养,还一口说去我家,丈夫不吭声。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应该主动承担,打消了当时不愿意的想法。婆婆本应去她家,公婆什么都为他们着想,帮他们带孩子到上班(男孩),三家合伙做的房子不商量全给他们了,丈夫在父母家中连抱养的都不如。迫害这么多年,他们就是仇恨我,在儿女面前侮辱我,骂大法。我如果不是学了师父的法,哪能承受的了。

“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1]。以前的我就是为这些气的一身病,得法了才明白,做人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修善。我很快答应说好吧。来到我家后,面临两个不能动的病人,婆婆说叫我一个人照顾,总是挂个谢的名,我无怨、真心诚意照顾着。三天后,我照顾不过来,受不了了,给大哥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晚上来换换。公爹要常翻身、上厕所、吃药、喝水、吃零食、时坐、时躺,还闹着要死。两老的感情一直很好,两个人互相嘱咐我给对方要怎么做怎么做。现在三家住我这小房,我做到每天耐心的照顾,耐心的给公爹讲大法真相,叫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珍惜这可贵的生命,有点时间就读大法书给他们听,他说听师父的法很舒服,我说这么神奇的大法,你为什么就不坚持呢,你一信的时候身体、精神好很多,你一不信你的身体就严重,吃药住院,治疗器都无用,他说观念难改。

在第八天的时候,婆婆突然说肚子痛的厉害,七、八天没大便了,叫我给她用两个开塞露,可用了也不行,她哭着,脸胀的通红通红的,我也不知怎么办好。公爹站一边干着急,婆婆痛苦的说:“净云(化名),你帮我用手抠吧。”我拿来尿盆,看婆婆那种痛苦,我用手去抠,很硬,抠出来象算盘珠一样,还有鲜血一大盆。她轻松了,舒了一口气说:“净云,谢谢你呀,不然我死定了”。我说:“要谢就谢谢师父吧,是师父教我修善,要是过去,我做不到的”。她歉意的说:“过去都是我误解你了”。

公爹死里复活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晚,家人都熟睡了。我陪公爹看《九评共产党》光盘,看过几遍,他对中共的九大基因:邪、骗、煽、痞、抢、间、斗、灭、控认识不清,认为只有暴力才能稳住人心,保住政权。总没听他说善的重要,看到第九评时,公爹突然说:“净云,我心慌呢”。我没在意,说:“没事,看吧”。我一边看一边做光盘袋,大约三分钟后,我抬头看他,他怎么没动静,一看他眼睛向上翻了,全是白眼球,嘴张着,摸手硬了,颈子、全身都硬梆梆的。我没害怕,知道他走了,平时看《明慧周刊》,小册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神奇故事多着呢, 我什么没想,站起来对着他大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遍一遍又一遍的念,婆婆惊醒了,问怎么回事,我说他突然走的,婆婆身子不能动,爬在床上边骂边喊:“老伴怎么了”。她看我念,她也念起来了,她平时睡床上看一些明慧真相,也看大法书。我顺手推醒身边临时床上熟睡的大哥,大哥被吓哭了,哭着喊着:“爸爸你这是怎么了,别吓我们啦”。一边阻止我们念,他一直不听、不看、不退党,我和婆婆坚持,嫂子吓醒了,坐在床上不动,丈夫也从暗楼上下来,站在父亲身边一动不动,大哥说打电话叫医院救护车,通了,说父亲突然昏死(救护车半小时都没来),我在念时,观察他每个动静,突然脸上从苍白的颜色微微变红润,手、身体都软了,慢慢眼睛恢复了,笑着望着我们,象睡醒了的小孩,一个呵欠一个呵欠打着,婆婆笑着说:“你刚才吓死我们了,你看到什么了”。他说:“没有,只听净云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活了”。我说:“这是师父救了你”,大家都笑了,大哥也笑了,公爹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孩子也念,我问身边的丈夫:“这回你信不信?”他点点头,我无意摸到公爹颈上的绳子,一掏出来是个很精致的法轮章,是去年他接受大法时送他的,婆婆说一直戴着呢,我一看十二点差几分,我说要发正念,大哥、丈夫给公爹换内衣去了,死时出了一身冷汗,大哥小心取下法轮章,完后又小心给他带上,我们走到桌前双手捧起《转法轮》打开第一页,看到师父慈悲和微笑的面像,我激动的泪水涌出了眼眶,无法言表,谢谢伟大的师父。

第二天早晨起床,大家都乐呵呵的说昨晚一夜没睡好,公爹却笑着说:“我真舒服,从来都没昨夜舒服,一觉到天亮,先前总是身子疼,叫你们翻,上厕所好多次”。婆婆说:“我们以后就跟净云一起学法炼法轮功吧,也不吃药。”(几次去医院检查什么病没有,女儿是医生,担心),公爹也笑着点头,大哥走到巷道打电话给小姑子,说昨晚的事,他说是净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喊活了。两个多月后,公婆身体都好了,公爹不要拐杖扶着能走,把大法书也请回去了。

回去那天,我张罗着去市里买用的,他们自己在家把东西搬完了,嫂子说在衣架上丈夫的裤子里取下钥匙开的门,后又还原放到他裤上的。婆婆也看见了。可丈夫再拿钥匙锁门时,怎么也找不到,他们全找了,一个房就是找不到。嫂子说我明明放你裤兜上的,急的直转。我回来时,丈夫问我拿了他钥匙没有,我说不知道。他说才怪呢,就是找不到。我说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找到呢。他叫我念,一家都怨嫂子。丈夫说肯定我拿了,我对他说:“我是修真善忍的,在监狱、劳教、迫害我,我也不愿说假话,这件小事我为什么要骗你呢!”他边找边说,它长脚飞了,最后只好用我的。丈夫嫂子找了几天也没找到。

有一天,丈夫说:“净云,我以后再不掏公司的钱了,你把冰箱上面盒子的钱用了吧。当我做完家务后,拿下盒子,倒出皱巴巴的钱时,一串钥匙出来了。我很惊喜,这不是师父在点悟丈夫不能掏公家的钱吗?我拿起电话告诉丈夫钥匙在冰箱盒子时,他不信,盒子放的很高,根本不可能放進去。我把这事告诉他们每个当事人,他们不信。丈夫回来说,他们都认为是你拿的,中共的无神论思想宣扬真的很坏,只管做坏事,灾难来了又怨天怨命。丈夫是公交司机,以前售票员大量贪钱,公司怎改革也不行,最后干脆投币,不要售票员,司机就有机会了,丈夫说胆子大的掏更多,我只是掏一点。我问他相不相信有天眼,人做什么坏事天都在看着。从公婆身上的奇迹,丈夫相信了大法好,从此以后再也没掏过钱,人也变好了。

善恶有报是天理,任何生命都不出这个真理。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希望有缘人能从我及家人的亲身经历,吸取教训,不要被无神论欺骗,看不见的就不相信,灾难来时才痛苦不堪,害自己又害家人。

注释: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