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赵培金走出冤狱后被迫离开家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法轮功学员赵培金女士于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七月末冤狱期满,回家后遭到当地不法人员骚扰。赵培金被迫离家去外地打工谋生,当地不法人员骚扰其家人。

中共开十八大前,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中共人员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赵培金是大兴安岭韩家园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被呼玛县法院冤判五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在二零一二年七月末,赵培金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出来,韩家园“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聂守江、董杰和韩朝夫妇三人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门口接她。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三监区长恶警徐阳特意告诉韩家园“六一零”的聂守江和董杰:“赵培金在监狱里表现很不好,不服从监狱管理,思想很不稳定。”

韩家园“六一零”的聂守江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大门的接待室里,当着赵培金女儿的面逼迫赵培金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赵培金不写,他们就背着赵培金逼迫她女儿写。之后,“六一零”三恶警就自己开车走了。

第二天三恶警又打电话骚扰,问赵培金在什么地方,并特意到旅馆看她是否在那里,监控赵培金的行踪,并阻挡赵培金去北京。赵培金女儿已经买好了去北京的票,不得已只得又把车票退了。

在赵培金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强迫离婚,强行开除工职,出狱后她已经无家可归,只能跟在北京打工的女儿一起居住。可是韩家园“六一零”聂守江等人一再阻挡不让去,女儿只好把她送回韩家园。

赵培金回韩家园四十天,除片警两次上门骚扰外。韩家园林业局政府对赵培金的生活困难不理不睬,赵培金几次找当局领导,找书记周魁伟,推诿、搪塞,找局长白永清,政法委信访办的人拦着不让见。在韩家园政府不给安排工作的情况下,赵培金拖着虚弱的身体离开家乡去外地打工。

她这一离开,惊动了整个韩家园林业局。韩家园公安局、社区的人扬言说赵培金跑了。韩家园公安局的恶警们以要召开所谓的“十八大”为由,到韩家园法轮功学员家监视、蹲坑,还去外地赵培金妹妹家骚扰。“六一零”的聂守江亲自给赵培金女儿打恐吓电话,说找不到她妈妈就找她女儿的单位等,给赵培金女儿施加压力,给她女儿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还把她女儿、她妹妹的电话也监控了。

谁都知道大兴安岭韩家园公安局到处找赵培金,不是给她安排工作,而是想再一次监控她、迫害她。

二零零八年,中共开奥运,肆意绑架大批法轮功学员,抄家、关押、劳教、判刑、暴力洗脑,酷刑折磨,甚至迫害致死等,肆意残害善良。

赵培金就是在二零零八年奥运前被绑架判刑的,她被迫害得身体虚弱,无家可归,没有经济来源,赵培金刚从监狱里出来,韩家园政府不给她解决实际困难,却妄想再一次监控她,迫害她。逼迫赵培金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