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大法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师父与法轮大法在全世界撒了个弥天大谎,当时除了大法弟子,全世界的众生都在被蒙蔽中,就是很多大法弟子都在迷茫、困惑中。但是见过师父、跟随过师父的大法弟子们不会相信中共喉舌媒体的谎言的,因为师父走的路、做的事太正了。在本文中,我就谈一点当时我看到师父的感受。

一九九四年六月中旬,师父在郑州讲法传功,我第一次参加了这个学习班,交费五十元,八天十堂课,还办有学员证,以后凭这个证再参加学习班只需交费二十五元;八天十堂课,是师父考虑到学员们来自四面八方,吃住不方便,花费也大,把讲课压缩到八天,赶上星期天的下午与晚上连上三节课,师父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苦与累,处处为大家着想。一般照像时选在星期天的中午,师父在那儿等着,学员们往师父站的地方集中照像,一拨一拨的,师父没有一点倦色,也没有埋怨过学员,满足大家想和师父留影的愿望。

郑州的讲课条件是最差的,刚开始的气功报告会与前几堂课都在一个废弃的体育馆内举行,也没有电扇,师父没有一句怨言,耐心的为大家讲法。我在师父的气功报告会上,能强烈的感受到师父的善与正,对我的冲击是最大的。那时我国刚开始搞市场经济,人的思想都在向钱看,“道德值多少钱一斤、良心值多少钱一斤”正成了人们热谈与感叹的话题。师父的讲法,要求放淡名、利、情,不断的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甚至做更高境界的好人,这好人的境界都是无止境的。师父的讲法赢得阵阵掌声。

气功报告课结束后,因天气太热,废旧的体育馆内更热,师父要求学员们先离开,但学员们都没有走,全都站立起来,等待着师父先走。师父从讲台上下来,学员们自发的让开一条小道,师父稳步走到门口,并没有走出去,而是上到台阶上,挥着手,叫学员们走。学员们出了体育场门,很多学员知道师父还没有出来,等着师父,师父出来后,走到马路的对面,体育协会的工作人员挥手叫住了一辆出租车,师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司机看看学员,看看师父,可能很惊讶:一个人怎么能受到这么大的爱戴?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师父处处替学员着想,满足大家想看师父的愿望。

师父在郑州的讲法中讲过,这要在过去,这课是不要钱的,但现在是个特殊时期,租用场地、印书等都需要花费,就是这样,在全国收费都是最低的。确实是这样的。我的一个朋友到陕西省的西安市参加一个气功讲座,听一堂课三百元,还不知所云。

第十堂课是解法答疑,有一个学员,四十多岁,走到师父的课桌前,跪下去,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当时整个场上静极了,师父不要学员这样做,为此讲了一段法:给大家这么多,什么都不要大家的,只要大家一颗心(不是原话)。学员热烈鼓掌。

这就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师父的感受。从讲法班回来后,每次想到这些,内心都充满激动,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我知道自己今生有师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