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修法轮大法的妻子是我的责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我叫同心(化名),我的妻子小艳是一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我为自己有“法轮功的家属”这个称号而自豪!因为法轮功学员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是最值得信赖的。

妻子小艳是在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自从小艳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变的更加善良、更加善解人意,对我的父母和亲朋好友更好了,小艳的身心也变得更加健康了。小艳告诉我:《转法轮》这本书是教人做世上最好的人的。我有时间也看《转法轮》这本书,我看到《转法轮》讲的都是做人的道理,真是一本宝书,我因此非常认同大法。九九年七.二零江××和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小艳一有机会就不厌其烦的给我讲法轮功的真相,经常给我法轮功真相材料看。我明白了法轮功是被中共邪党迫害的,通过看《九评共产党》我進一步认清了中共邪教本质。知道了天灭中共是真实的。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小艳修炼。由于我的保护,妻子小艳曾两次免遭恶警的绑架。

那是在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以开“奥运”为名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天,小艳被人诬陷,当地派出所的四、五名警察和两名社区人员来我家蹲坑,小艳回家时被恶警绑架了,恶警们要入室抢劫,小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恶警们将小艳两个胳膊紧紧拽住动弹不了,他们抢走钥匙开门入室。我知道后赶紧跑回家,大声呵斥恶警把小艳松开,我对恶警说:如果她做了坏事,你们抓她,我不管!现在她信仰真、善、忍。你们还不让她做好人!还要抓?做好人没毛病啊!我呵斥恶警松开小艳,恶警坚持要把小艳绑架走。这时我走進厨房拿起菜刀大声的吓唬恶警说:今天你们要把她抓走,我让你们全家都不得好!灭你们全家。恶警被震住了。放开了小艳,赶紧往楼下跑,我赶紧追下去喊警察把家里钥匙还我,警察扔下钥匙赶紧开车跑掉了。当我到楼下后只剩下两个社区人员,我告诉这两个社区人员说:我经常不在家,我媳妇要有什么事(指被邪党绑架之事),我就找你们算账,你们全家都别想好过。社区人员把这些话告诉了警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来了六个警察,还找来了黑社会的人一起来到了我家,我跟他们讲:“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们不该抓的好人呀,警察应该抓坏人呐!好人被抓,坏人逍遥中国不就完了吗?看看现在的社会都成什么样了呀!?还有道德了吗?!”最后国保大队的警察说:这都是“上面”让我们干的,我们也不愿意抓。我气愤的说:“上面”让你当狗你就当狗啊!上面不就是江××吗?你让江××来。如果我媳妇有什么事我还要找你呢!从这以后警察、社区人员再没敢骚扰过我妻子。

还有一次是在二零一二年九月下旬一天早晨,妻子小艳早晨去炼法轮功的朋友小英家还没有回来。我就去找妻子。我连续去了三家都赶上恶警在绑架法轮功学员、入室抢劫。在一个大哥家,便衣警察问我:你干什么的?我说:你是谁呀问我?警察说:我是警察。我说:警察怎的?我找大哥有事,然后对这位法轮功学员说:大哥是不是因为炼法轮功啊?我就对警察说:你瞎了眼了?你们看看这楼梯是全县最干净的。做好人还不让,这中共算完了。我着急找妻子就往门口走,恶警说:你不能走。我责问恶警:你有什么权力扣留我?后来恶警没敢阻拦我。我又来到法轮功学员小英家,看到小英被绑架、家中物品被恶警抢劫。楼下围观了很多居民。我大声的说道:乡亲们看看啊!这是什么社会呀,行善、做好人还不让?居民也说:现在的警察比土匪还坏!专门绑架好人。我告诉警察说:你有能耐去夺回中国的国土啊,迫害本国善良的百姓,你们算什么东西?这时我看到妻子被绑架在警察的车里。原来妻子小艳敲朋友家门时被恶警绑架。恶警把小艳也塞到车里,小艳两胳膊被恶警拽住。我去要开车门被恶警拦住,恶警打了我一拳,我也不示弱一拳打在了恶警的脸上,恶警松开了手,我把妻子抢到了自己的汽车里,妻子才免遭恶警绑架。

过后我听说当地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我真的为这些法轮功的家属着急,恶警绑架我们的亲人才真正的是在违法犯罪!我们炼法轮功的亲人是最好的人,好人不应该被迫害的。我真心希望所有的法轮功家属们都能站出来保护自己的亲人,这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