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愚蠢的坏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费无极,楚平王太子的少傅,非常妒嫉太傅伍奢受太子器重。在太子成年之际提议为太子纳妃,并亲自到秦国向秦哀公提亲,秦哀公答应将妹妹许配太子,当看到秦哀公的妹妹孟赢非常漂亮后,费无极在迎亲中途偷偷跑回楚国,向楚平王进谗言说孟赢如何美貌,让楚平王娶了孟赢,使楚平王犯下乱伦之罪。

好色的楚平王娶了孟赢,费无极继续进谗言说太子有怨恨之心,除掉太子要先除掉太子的老师伍奢,抓到伍奢后费无极又欲斩草除根杀死伍奢的两个儿子,造成伍奢与伍奢长子被杀,伍奢的二儿子伍子胥逃亡吴国,为楚国的灭亡种下祸根。

费无极这个人谗佞损人不利己、损人不计后果。据《史记》记载,费无极还干过一件又愚蠢又阴毒的坏事,使用奸诈离间之术假令尹之手杀害了为人正直、受国人爱戴的左尹郄宛全家,唯独伯嚭逃到吴国。国人非常痛恨令尹,连周天子派来送祭肉的人也都指责他。沈尹戍对令尹说:“费无极是楚国的谗谀小人,使太子建出亡,杀害连尹伍奢,掩蔽国君的视听。现在您又因他的谗言杀害无辜的人们,从而招致了严厉的指责,祸害很快就会来到您身上。”令尹子常说:“这是我的罪过,怎么敢不好好地想法对付呢?”于是就杀死了费无极,并把他的宗族全部诛灭,以此取悦国人。

费无极的愚蠢荒诞在民间亦有流传,比如“这个人真是个费无极”就是流传至今的一句俗语,意思是这个人象费无极一样坏、蠢。费无极的妒嫉让他变的愚蠢,与费无极比起来直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更加愚蠢。

江泽民的父亲就是个汉奸,江是长子,谎称过继给早年加入中共的叔父,江泽民凭着钻营阿谀、谎言、阴毒和暴虐爬上中共党魁的位子。一九八九年“六·四”,他给邓小平写信要求屠杀请愿的学生,并以“亡党亡国”相威胁,他封杀以敢言著称的《世界经济导报》,软禁人大委员长万里,为“六·四”中共向学生开枪镇压铺平道路。踏着学生们的鲜血,江爬上了党魁的位置。

江干的最愚不可及的一件事就是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在长春传出。他是以“真善忍”为根本的佛家高层次上的性命双修功法,含五套祥和舒展功法。法轮功最初吸引人的是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国家体育总局对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做过一个万人调查,结论是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多。随着修炼的深入,人们渐渐发现法轮功的核心不是祛病健身,而是道德的提升。法轮功学员更加注重心性的提高,其中的好事善举层出不穷。

据明慧网报道,一位山西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下午,她到菜市场去买菜,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钱包,她拿起来一看,里面有很多现金和各种卡,她马上打开钱包清点。有七千五百多元现金、身份证、银行卡、医疗卡和各种证件,心想失主肯定很着急,她四处寻找失主,失主来后,她把钱包交给失主时口渴的连话都不能正常说了,一说话就咳嗽。失主马上拿出一百元钱表示感谢,她说啥也不要。她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师父告诉用“真善忍”标准衡量,做好人,我要你的一百元,就不会给你钱包了。

明慧网报道,河南省济源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原胜军,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高血压、心脏病得以很快痊愈。一九九九年新年期间,他就任济源物资局局长,严于律己做人、认真负责工作、一身正气不但赢得广大职工的支持,还把物资局的工作做的风生水起。一位在物资局工作二十二年的老职工,在给上级领导的信中说:“原胜军来物资局以后,对物资事业充满信心与希望,……他没有靠山,没有历史背景,完全凭着一颗赤诚的心,无怪乎社会上一部份人评价他:一不喝酒,二不吸烟,三不跳舞,四不玩女人,五不打麻将,这样的局长和前任局长形成多么大的反差……”

一位河北的法轮功学员,是一名菜农,他和村里的法轮功学员买菜严格按质量挑选,从不掺假,菜贩子说:“炼法轮功的无论什么菜,在我这里都是免检。”不单单在菜贩子的眼里法轮功学员是诚信的,很多雇佣工人的、管理人员的公司,特别是一些重要岗位,了解法轮功的人都愿意找法轮功学员来工作。我们做一个设想:法轮功的修炼是民众的自愿行为,不用国家投入一分钱、不占用国家资源,却有亿万民众身心获得受益,对任何国家都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不但节省了大量医疗费用,用原人大委员长乔石对法轮功调查报告中的话讲:法轮功的修炼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不是江泽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在这十三年(从九九年至今,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已持续十三年)里传播更为广泛,好人越来越多,为官者不贪、做工者不怠、经商者诚信……中国已经实现民有德国富强了。

愚蠢的奸诈小人江泽民利用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积累的迫害经验,悍然发动了一场对亿万善良的法轮功民众的血腥迫害,据不完全统计,已被证实的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几十万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劳教、送洗脑班,送精神病院,现仍继续迫害、关押并用纳粹秘密集中营方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高价卖给外国人和有钱的中国人牟取暴利。

据二零零二年不完全统计:① 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及“六一零办公室”人员达数百万,每年开销达上千亿人民币;②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中共当局拨款四十亿元人民币,用于安装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监视器等; ③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中共当局投入四十二亿元人民币建洗脑中心或基地,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④ 据北京财政局内部材料,二零零一年前十个月,仅北京市财政局就拨款三千二百万元用于迫害法轮功的“工作”……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日发布的资料:“目前在中国,中国经济资源的四分之一被用于迫害法轮功。”

一名国务院财政部官员明确说道:“迫害政策是钱堆出来的,没了钱,迫害就维持不下去。”

迫害始作俑者江泽民下台后,周永康继续维持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为了防止被清算和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江泽民集团想方设法要保住中共政法委书记的位置,控制庞大的公检法司系统继续迫害,并且投入巨大的财力支持,在民生上的开支,如社保、医疗、教育这些还不够的情况下,大量的金钱被投入了所谓“维稳”。目前,单单以迫害法轮功为主要任务的政法委的年公开费用,就已经超过了军队的费用,达到七千亿。

可以毫无夸张地说,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经让整个国家陷入毫无法制、毫无正义、也毫无道德底线的无序状态,也把国家拖入面临内乱崩溃的边缘。

残暴的江泽民当上中共党魁后,提出“稳定压倒一切”、“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在二零零三年,“萨斯”病流行之际,江把疫情也视为不稳定因素,一方面隐瞒疫情,一方面欺骗联合国卫生组织说疫情得到控制,二零零三年春运期间,不采取任何避免流行病蔓延的措施,致使“萨斯”爆发,死亡人数急剧增加。疫情爆发无法隐瞒,江又千方百计隐瞒死亡人数,下令各地只要有因“萨斯”死亡的当地官员就地免职,各地官员只好隐瞒不报。

江泽民在外交方面更是糗事不断,在西班牙国王面前梳头,在国外卖唱、出卖国土……在《江泽民其人》一书中有详细记载。

江泽民的奸诈、诡计、妒嫉、自私、阴暗、残暴式的愚蠢远远胜过费无极,其作为中共党魁,直接驾驭邪党这个迫害机器,其破坏力更是费无极望尘莫及的。笔者可以断言江泽民是古往今来,一直到人类的将来,他都算得上最愚蠢的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