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次过生死大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一月得法修炼的,今年六十岁出头,前段时间我刚经历了一次“病业”假象造成的生死大关,能够走过来全靠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不疑。看到近年来各地有那么多的同修没能走出“病业”假象,我把自己的这次经历写出来和大家分享,希望能有一些借鉴意义,有悟的不对的地方、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今年八月十四日早晨起床后,我突然发现身体右前胸到腰部长了许多疙瘩,每个疙瘩上都顶着一个水泡,就连小米粒那么大的上面都有水泡,整个前胸看上去象三朵花的形状。我当时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我马上想起师父讲过的法:“遇事向内找”,心想是不是修炼中心性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但又想可能是“病业”造成的假相。我想既然事情出现了,那我就坦然面对,不管我有漏与否,坚决否定邪恶强加的干扰与迫害。我对自己说: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坚信师父会保护的。同时也找出了自己还有许多执著心没有去,还有很多不好的人心和不好的观念没有去,如:怕心、懒惰心、求安逸心、怕吃苦的心、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等等,我马上发正念,清除它们,不能让它们存在了。

当时内心里还有一个想法,觉的自己比起一九九九年前得法的弟子算是晚的,而且迫害开始后又有六年时间没有跟上正法進程,可能也有消业的因素在里面。第二天、第三天,疙瘩出的更多了,整个前胸和后背连成了一片,而且火辣辣的热。疙瘩一共长了三天,但这三天里既不疼也不痒。我想可能是一个往外推这些腐败物质的过程,从微观往表面上推出来,反映到身体表面就是这个状态,我当时并不怎么紧张,心想过几天就会好了。

第四天情况就变了,开始疼痛,并伴有发烧、恶心、呕吐,而且越来越痛,其实坏了的皮肉并不痛,而是好皮好肉的地方痛,那真是疼痛难忍,因为它不是阵痛,而是持续的痛,剧烈的痛,越来越痛,而且身体一动全身哪都痛,翻身也翻不了,要想翻身得先坐起来,慢慢翻,疼的龇牙咧嘴,这种疼痛没有间歇的时候,坐着不行,躺着也不行,怎么都难受,这时发正念也坚持不了十五分钟了,腰也开始痛,有时学法看不了一页书就坚持不了了,就躺一会儿,躺下这个动作也要做半天,想躺也躺不下。那几天吃不了饭,也睡不了觉,就这样躺一会儿,坐一会儿。

说来也怪,吃不了饭,也不觉的饿,只是口渴的厉害,自己下不了地,还得家人把水端到跟前,就这样在床上呆了两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痛苦的煎熬中。在痛苦中,我大哭了一场,感到很无奈,但我心里明白,我不能就这样倒下去,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对师父说: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有时疼的真想大声喊叫,烦透了,那几天真是度日如年,每时每刻都疼的剜心透骨,象用刀割一般,而且是持续的剧痛,没有喘息的时候,前胸好象有块钢板直接顶到脖子那儿,疼的呼吸都困难,只好张着嘴呼吸。我想为什么这么疼呀,用镜子一照,原来前胸到后背全肿起来了,比原来皮肉高出有三毫米,那几天真是痛苦极了,苦不堪言。这时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一段法,我想就得自己走出这一步,自己走过这一难,把心一放到底,坚信有师父在管着,不会出问题的。现在回想起来,那两天是最难熬的,最痛苦的,最难过的。吃不了饭还不是最痛苦的,吃不了还能喝几口水呢,不要紧的,常人不吃不喝还能坚持六七天呢,何况我是个修炼人!最难受的是疼痛,它让你睡不了觉,老不睡觉也不行啊。

又过了几天,困极了也就能睡一会儿了,每次都是疼醒的,一看表,能睡二十分钟了。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今后在你自己修炼的时候,你会出现许多大难的,这都过不去,你还修炼什么呢?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的去的。”我想今天的这个难就是师父说的那个难吧,那时除了炼功之外,白天就是学法、发正念,到整点就发正念。当时炼功也是很费劲的,全身疼痛,衣服蹭着皮肤很疼,那也得坚持呀。特别是第四套功法,弯不了腰,只好弯到什么成度做到什么成度。发正念时我想:是我的业我还,如果是旧势力的黑手干的,我是坚决不承认的,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即使我有漏我也会在学法中、在师父的点化下归正自己,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坚决抵制。天天发正念清理自己,就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一切由师父安排,铲除自己身体出现的邪恶的红斑疮和肿块;清除迫害我肉身、干扰我学法炼功、干扰我发正念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把它们清除掉、销毁掉。

那几天家里人看我难受的样子,都来劝我去医院,小孙子说:“奶奶,去医院看看吧,我陪您去。”老伴说:“看看去吧,别耽误了。”听到这些话我不动心,对他们说:“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过几天就会好的。”他们听我这样一说,谁也不作声了,因为他们见证过我以前过病业关的经历,也就不说什么了。话是这样说了,可是那个难受的滋味是很难忍受的。我经常用师父那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来鼓励自己。自己为什么不能用超常的理来要求自己呢?自己要达到的目地是什么呢?师父说修炼人遇到什么事都是好事,因为三界内的理是反的。这样看来,这次遇到的魔难虽然很大,可是也确实是一个修炼提高的好机会,心里不再埋怨,不再委屈,每天就是学法,发正念。因为下不了地出不了门,真想有同修来看看我,帮我发发正念,帮我看看是黑手的迫害还是师父给往出推的业力,我自己虽然也能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东西和景象,但却看不见自己身体内部的情况。刚出现这个念头,我马上意识到这个想法不对。因为师父讲过这方面的法,同门中的弟子都不让看的,自己怎么又犯错误了?!赶快归正,去掉这个想法。果然来了两个同修,他们帮我发正念,我很高兴,我们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还别说,发正念还真管事,当时就精神了许多,思想压力减小了,也轻松了许多。

同修走后疼痛还在继续,一直这样疼了好几天,我真坚持不住了,思想也不稳了,总不能老让同修帮发正念吧,怎么办呢?这时我的忍耐力也到极限了,承受能力也到极限了,我觉的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这天早上起床后,我给师父上完香,流着眼泪对师父说,“我实在承受不住了,太痛苦了……请师父成全我吧。”刚说完,我马上意识到这种想法不对,这不又是人心的表现吗?自己不想还业,让师父把你摆到哪儿去?哪是你呆的地方?天上能收你吗?带着业力和一大堆包袱、那么多执著心和人的观念就上天能行吗?天上有你的位置吗?想到这儿,我止住了眼泪,对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我不想死了。弟子还有许多遗憾需要去弥补,我的历史使命还没有完成,我的誓约还没有兑现,我怎么能这么自私,不管众生的死活自己先走了呢?!请师父原谅弟子的错误。”我不觉的委屈了,坚定了自己的正念,对师父说:“我把我这一百多斤都交给您了,去留全由您来安排。”就这样抱着豁出去的心态,死就死,活就活,相信师父肯定不会让我死的。

就这样,到了第二十天,身体开始向好的方面转化,原来象钢板一样的东西在逐渐往下走,一天天往下降,疼痛也一天天的缓减,开始有间隔了,不那样持续的疼了,这时就可以吃点东西了,也知道饿了,也不吐了,觉的轻松了许多。情况在慢慢好转。这期间同修又来看了我几次,那天她看我有点精神了,说:“好了,全好了。”这时身体还在痛,但疮面已经结痂,都干巴了,也不那么疼了,只是过一会儿疼一会儿,心理压力也减轻了许多。

这次魔难虽然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但也确实消了很大的业,这是表现在这个空间自己能看见的,而师父那边的承受却是无法知道的。我想起了师父为救那个脑血栓的弟子被灌了一碗毒药的事,想到这儿,眼泪不知不觉中又掉下来了,不知师父为众生承受了多少苦难,自己这么不争气,真是愧对师父呀!真不应该呀!

一天早晨疼醒过来,一个信息打入脑中,记的很清楚,一个声音说:“邪灵的邪灵的邪灵”。这个“邪灵”两个字出现了三次,我想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自己身体里或空间场上有邪灵。我和同修说了此事,她帮我找出了我卧室里有小孙子的玩具枪和卡片之类的东西,我把它们处理掉了。因为另外空间里一切物体都是有生命的,而且可以分体,决不能让它们存在了。以后发正念里加上一念:解体自己身体内的邪灵和自己空间场内的邪灵,包括共产邪灵,把它们全部解体掉,销毁掉。

大约到了一个月的时候,同修又来看我了,我对她说:“我走过来了,我全好了。我体悟到,我们要坚定的信师信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要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转变人的观念,才能退掉人的这层壳,要多学法,才能在法上认识法,在法上提高。

这时已有一个多月没下楼了,疼痛大势已去,我想身体好些了,该出去救人了。正好手上还有一些没贴完的不干胶,就出去贴这个了。下楼时腿还哆嗦呢,我想:不管它,就出去了。又过了几天,到了九月二十二日,正好住在北京的侄子结婚,我想这正是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也是弥补以前留下遗憾的好机会,虽然身体还在痛,但能忍住了,我决定去北京给有缘人讲真相救人,这次共劝退了十多个人,他们都没听说过“天灭中共”、“三退”的事,但他们对大法都很认同,对恶党都深恶痛绝,所以都声明了“三退”。今后自己更应该抓紧救人,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虽然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到正常状态,但我已经不受它干扰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通过这次过生死病业大关,我進一步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艰苦的,来不得半点含糊,而且他是超出常人的。今后,我要抓紧最后的这段时间修好自己,多看书学法,多救人,兑现自己的洪誓大愿,跟师父回家。

在这里首先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同时感谢关心过我、帮助过我的所有同修,谢谢你们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