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外国记者参观监狱 我被恶警藏起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希望之声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的报道:《邀请媒体参观监狱、作秀掩盖非人迫害》说中共当局十月二十五日组织外国记者参观了北京一座监狱,连犯人都很难见到。我看后心里不是滋味,其一,外国记者没有看到监狱的真实迫害情况;其二,造假作秀是中共欺世盗名的一贯伎俩,太正常不过了。

二零零四年,我因宣传法轮功好,揭露中共邪党恶,被邪党非法关押在山东王村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叫王慧英。此大队警察曾将四、五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精神失常,其中一位是军医,叫王茜;还有一位叫李平(流离失所时的化名)。我见过李平,她一天到晚被关押在警察值班室的厕所里,一年到头不让洗澡,不给理发,整日披头散发,不像人样。后来因她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不知用什么手段把她逼疯了,了解她的人都说,李平原本聪明伶俐。

之后,一位身体壮实的女出租车司机又被绑架进劳教所。一天,我们正在走廊里看电视,两个“包夹”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女出租车司机架着拖了出去,之后我再没有见到她。

在劳教所,我们表面上只看到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做奴工。有一天,当我也被带到警察值班室的休息室后,我才恍然大悟。

警察休息室有两张大床,大队长王慧英指使李英等恶警把两张床拉靠在一起,腾出空地,拉开抽屉,拿出手铐和绳子。几个恶警非常熟练地把我一只手吊在通往上楼的暖气管道上,一只手吊在铁窗棍上。窗玻璃用纸糊住。她们边吊我边说:“你还真以为劳教所没有刑具啊,还有的没拿出来。”我被折磨昏迷过去几次,醒来后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恶警还说我是装的。恶警李英总是把绳子和手铐给我紧了又紧。一次我几乎昏迷过去,李英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她压低声音与其情夫(外地一610头目)嗲声嗲气地调情撒娇,约时间野混。恶警李英经常背着其他恶警跟多名男性通电话调情,可她对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却凶残狠毒。

有一天,我痛得呻吟,她就恶狠狠地用胶带缠住我的嘴不让出声,我要上厕所,她威胁说等一会儿。这时我才听到外面的值班室有男女说话声,原来是来劳教所参观的。

恶警吊铐了我一百六十八个小时后,才把我放了下来。我双腿肿的和裤腿一样粗,脚肿的穿不上鞋,可大队长王慧英非逼我穿,还说露在外面不雅观。

二零零六年我被非法关押于山东女子监狱集训队,集训队主管恶警叫薛颜琴,她指使恶人在所谓的学习室(没有监控)勒我的脖子,打我,揪我头发。多数宿舍都有监控,唯有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的宿舍没有。恶警经常指使恶人包夹随意毒打侮辱法轮功学员。我被打毒针、扒光衣服、勒脖子、揪头发、打耳光、拳打脚踢、剥夺睡眠等都是在没有监控的情况下进行的。

有一天,我和其他反迫害的大法学员被一同拉到很远的警察医院,住了多日。拉回监狱后才知,要评所谓的“文明监狱”,上边要下来参观检查,所以把我们这些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藏”了起来。

我被下放到监区后,拒绝做奴工。警察没办法,逼迫我坐小凳子(一种刑罚)。我坐着背法、发正念,有时站起来走一走,给人讲真相。每当有人来参观,警察就会让人把我围在中间,不让参观的人看见我。我期待有一天看到外国记者来监狱采访……

可是我太天真了,中共的造假花招太多了,怎么可能让外国记者采访到真实情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