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都是害怕曝光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学员,但对揭露迫害、讲清真相的必要性认识的并不深刻,总是认为揭露迫害就是把中共从首恶到各级公、检、法、司等迫害大法的非法机构、恶人恶行揭露出来,让世人知晓它们背地里干的丧尽天良的坏事,让它们所犯的反人类罪行欲盖弥彰,同时,唤醒世人正义的一面,认清中共凶残狡诈的本质,站到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一边,加速中共的灭亡,并在这过程中,使大法弟子锻炼的更加成熟,使良知复苏的世人在大难来临前得以挽救。

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使我对揭露迫害、曝光邪恶有了新的认识。

由于我的空间场不纯净,思想中杂念很多,对我的干扰很大,有一天,我在炼功时,思想怎么也静不下来,总感觉头脑中有什么东西象电子云一样的运转,时时处处都能出现,却又无法准确定位是在哪里。尤其是色念,反映出男女之事那些肮脏的念头,压下去,过一会儿,又翻了出来。我于是加长时间发正念,清理杂念,但效果不尽人意,而且在发正念时,我的意念也不能做到完全集中,这样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我知道这些变异的、肮脏的念头是我生生世世所受污染的积累,一直到今生。当我要修炼时,它们就一齐来阻挠我,同时又招来了外邪的干扰。

但是,向内找并正视自己的问题,并不意味着我就应该放任它们肆无忌惮的干扰我,我不能对它们无可奈何,听之任之,因此,虽然我很少向大法网站投稿,此时却想到,并立即对它们说:“我要把你们对我的干扰迫害写成文章,投到大法网站上去,让大家都认识到你们这些宇宙败坏物质的丑陋面目。”

此言一出,说也奇怪,就看到一个象人模样的黑影从我身体的右侧飞快的窜了出去,此后一连几天,我的思想里清净多了,学法、炼功、发正念的效果也好了很多。

修炼真是神奇,我的这个经历乍看起来,确实有些匪夷所思,此前我一直认为揭露迫害就是揭露中共邪恶组织、非法机构以及恶人等这些表面因素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所犯的罪行,而对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只要正念清除就行了,即使把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情况写出来,也是给同修们鼓励精進、参考借鉴用的,常人即使看了,也是不会理解的。其实这是一个认识上的局限,所有的邪恶都是害怕曝光的。

师尊在法中讲过:“由于大法弟子们的共同努力,真相已大白于天下,邪恶也将无处躲藏。”[1]师尊以人像行于世间,正法却是在正整个宇宙,大法弟子不光是在人间助师正法,已修好的身体也同时在层层空间中讲着真相,因为层层都有迷,那里的众生也需要明白旧势力的安排是要毁掉他们的,也需要改变在旧法理中形成的不好的观念,从正面支持大法,同化大法,才能成为新宇宙的生命。

大法弟子做什么,就不能只考虑人世间的因素,师尊讲过相生相克的法理,在旧宇宙中相生相克的理是绝对的,那些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甚至包括高层的旧势力,无一不在其中,只是世间的恶人不明白此理,才敢在无知中被操纵利用着行恶。

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是重大的,所写出的揭露迫害的文章也不只是给世人看的,真相讲的越多越明白,触动的宇宙中正的因素也就越多越强大,就能更好的抑制邪恶,消灭邪恶,旧势力苦心经营的正负平衡就将彻底破产。

从另一个角度讲,世间的恶人害怕他们干的坏事丑事被曝光,不正是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害怕吗?“在重大事情上人类是被另外的生命控制所干出来的,在人类这表演而已。”[2]

当前正法已接近尾声,中共政权已摇摇欲坠,然而邪恶因素仍能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甚至肆虐,那不是一部份大法弟子包括我在内的人心未去、修炼有漏造成的吗?邪恶是负的生命,在正的因素起作用时,是害怕的、心虚的,那么如果我们在邪恶的干扰迫害面前一味退缩,甚至生出怕心时,不是显得比它们还心虚吗?邪恶不正好可以钻空子迫害我们吗?

所以,我希望同修们不要被各种后天的观念所局限,采用各种方式全方位的揭露迫害,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不负自己的神圣使命。

个人层次所限,认识不足,敬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