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报告(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接前文)

六、活摘器官事件对世界的影响

加拿大前资深外交官、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布拉恩•麦克亚当(Brian McAdam)2012年10月17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几年来,人们在谈论中国发生的摘除被囚禁犯人器官的事。大约在2006年,活摘器官被媒体曝光,有一阵报导。许多人对此非常震惊,然后,这个问题完全平息了。”

“很不幸,世界被中国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经济改革迷惑了,没有人想管这种会触犯中共政权的事。因此,这一人权问题被压制了。就在那时候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写了一份报告──‘血腥的活摘’,揭露了许多活摘的细节,这件事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并引起许多媒体的关注,但是,还是没有任何行动。就是,人们知道它发生着,但经济贸易高于一切(决定了没有采取行动)。在世界上,西方文明中也有一些可怕的事件发生。如果我们回头看看大屠杀,大量犹太人被焚烧、拷打和监禁,人们在战争结束时说:‘永远不再发生。’但这些(活摘的)可怕事件不断在发生,却缺乏阻止邪恶大屠杀的行动。如果邪恶继续,而没有人采取任何行动阻止,它就会继续下去,这是让正常人非常痛心和难过的。

“只有在共产中国,这种恐怖活动才能发生,在世界上,他们有最高速度的器官移植手术,器官的来源是法轮功或维吾尔人或者是基督徒。一旦王立军交给美国政府的关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曝光,将震惊世界,会对参与者活摘者有深刻影响,并引发巨大波澜。”

从2006年8月开始,诺瓦克和联合国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阿斯玛•加罕戈尔(Asma Jahangir)多次向反酷刑委员会提出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指证,也要求中共提供器官移植来源资料。

诺瓦克说:“中共当局有义务对这方面提出解释与相关资料,但我们却从未获得任何回应,他们只会一味逃避拒绝,宣称指控有误,但对这些剧增的器官移植数量以及来源,却不提供任何符合科学或其它方面的解释。”

多年来,联合国人权年度报告连续抨击中共迫害法轮功,而诺瓦克也提到,进入中国调查酷刑,真的是困难重重。诺瓦克说:“要在中国调查就更为困难了,中共是唯一不准许我将相机带进监狱的政权,所以也就无法拍照。那时,我面临着到底要不要继续进行调查的抉择,但我觉得调查仍旧非常必要,特别是那些受劳教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诺瓦克于2006年提交给联合国大会的报告提及,法轮功学员受中共迫害占中国酷刑案例的三分之二;而二零零七年他提交给联合国大会的报告,则是列举了被指控参与移植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多家中国移植中心和拘留所。

国际社会对中共活摘器官的反应

2006年,美国伊州众院通过决议谴责中共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科罗拉多州参众两院4月2日一致通过第06-027号联合决议案,谴责中共在美国国土迫害法轮功及在中国大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集中营。

2006年4月3日,在寒风冰雨中,加拿大各界在首都渥太华集会声援支持法轮功学员。

加拿大执政党保守党议员布鲁斯-萨通(Bruce Stanton)在演讲说,“我对这个消息感到极度震惊,在(二战)大屠杀的记忆还是如此清晰的时候,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还在今天的世界上继续发生。”布鲁斯认为,中国发生的秘密集中营迫害是“不可容忍的”,加拿大政府在人权问题上应该采取更强的立场。

英国器官移植学会伦理委员会(Ethics Committee of the British Transplantation Society)主席史蒂芬•威格摩尔(Stephen Wigmore)教授随即谴责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是一项“无法接受”的侵犯人权行为,并呼吁联合国及世界卫生组织展开调查。

2006年4月3、4日,来自欧洲、台湾、北美及大洋洲等地的民众、联合国相关组织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代表及瑞士议员在日内瓦举行抗议集会。

联合国“国际多元信仰组织”秘书长查尔斯•格瑞戊思博士(Charles Graves)发表演讲说:“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独裁政权。很多中国人因不同信仰而遭受迫害,特别是法轮功学员。最近揭露出的苏家屯等地集中营活摘器官的暴行进一步暴露了独裁中共的邪恶。我坚决支持法轮功学员,制止这种可怕的暴行是我们的责任。联合国有关组织应立即对此事进行调查……。”

台湾赖清德、田秋堇、黄昭辉等五十多位不同党派的立法委员联署临时提案,谴责中共政权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呼吁立即停止不人道行为,并促请国际人权组织、世界卫生组织派员赴中国实地调查当地的集中营、监狱、劳改所及医疗机构。

4月18日,在立法院召开的“严谴中共盗摘活体器官暴行,促请联合国深入调查”的记者会上,赖清德说,中共暴行严重侵犯人民的生命安全、政治自由、人身自由,伤害生命价值与医学伦理。他呼吁民众不要贸然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不应接受违反人权和伦理的医疗服务。

2008年8月21日,“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公告,提供了部份涉嫌提供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中国大陆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追查国际紧急呼吁,每一个有良知的国家、组织和个人立即行动起来,尽快终止中共惨绝人寰的群体灭绝罪恶。

2008年11月21日,联合国要求中共立即组成独立调查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并要求对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诺瓦克教授曾多次向联合国酷刑委员会提出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指证

2009年11月,西班牙国家法庭日前做出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及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中共官员。对此,西班牙外交部亚洲司媒体发言人玛丽亚(Maria Salcedo)于2009年11月27日表示,西班牙作为民主的三权分立国家,政府行政体系对司法体系的裁决不会做出任何干涉。

2010年1月16日,国际人权协会(IGFM)瑞士分部将2009年度的人权奖颁给了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表彰他们为调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所作出的努力。

2010年3月1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605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美国国会以四百一十二票赞成、一票反对通过了第605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结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监禁、酷刑及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学员,并敦请美国总统及国会议员关注此法轮功学员迫害事件。该议案发起人罗斯莱亭恩议员,在投票前表示“(中共)系统杀害法轮功学员,以获取他们的器官,这残忍得几乎令人无法想象”。

第605号要求中共立即结束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决议案,表达了美国人民支持自由良知的正义力量。

2010年5月19日,欧洲议会全体会议投票通过了规范欧洲器官移植的质量和安全性的决议案,以及有关器官捐献和移植的行动方案。在行动方案中特别提到了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关于中共为获取器官而杀害法轮功学员的调查报告,要求欧盟委员会就此及其它相关案例进行调查,并向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做出报告。在相关的讨论会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径受到欧洲议会关注。

2010年8月中旬在加拿大温哥华召开的第二十三届国际移植大会(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上,与会者高度关注中共对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摘取,要求国际社会制定政策及采取实际行动制止这一罪恶。具体作为包括:国际大赦组织呼吁医药公司停止在中国试验药物,大医药公司Novartis立即响应这项提议,不再去中国临床试验抗移植排斥药物,总部在德国的国际人权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Human Rights)也表示密切关注发生在中国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

马来西亚吉隆坡中央医院肾脏部高级顾问暨主任,拿督卡沙里医生(Datuk Dr. Ghazali Ahmad,Senior consultant And Head, Department of Nephrology HKL)透露,马国政府意识到非法的器官移植正在发生,因此自2012年开始,卫生部将停止资助药物给赴海外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病人。

2012年7月15日至19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的第二十四届国际器官移植会议上,以色列医生李维表示,从2008年开始,以色列就没有任何一个病人为器官移植而到中国去了。今年四月,以色列开始正式实施新的器官移植法,禁止保险公司支付以色列人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费用,杜绝了该国“器官移植旅游”(transplant tourism),即到国外接受器官移植。

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二零一一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中国章节部份,提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以及媒体和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也让“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此一灾难更受国际关注。

同时,美国国务院在去年更新非移民签证申请表DS-160之时,新增加的六个关于“安全和背景信息”的问题中,就有一个是:“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 Have you ever been directly involved in the coercive transplantation of human organs or bodily tissue?)

继2009年英文版的《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Organ Harvesting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发行后,2012年又出了一本英文版的《国家器官》(State Organs: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该书收录了来自四大洲的多位专家学者有关中国器官移植的见解。这两本书得出的结论是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因当局活摘器官的需要而被虐杀。

2012年7月,在反迫害13周年的日子,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国会山前集会,美国政要在集会发言中纷纷大胆直白地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

2012年8月3日,美国著名的新闻网络报《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刊登作家彼得•沃辛顿(Peter Worthington)的文章《中国发生的残忍的器官摘取》(China's Grim Human Harvests),关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摘取器官的黑幕。

2012年9月12日,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调查中共强制摘除宗教和政治异议人士器官的现象(Organ Harvesting of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Dissidents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引关注,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网站上发表了听证会各位发言人的证词。主持听证会的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丹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议员表示:活摘器官是魔鬼的行径,盗取那些因为信仰或政见不同而被监禁之人的器官是严重的反人类罪行,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把参与这种罪恶的每个人都绳之以法。

2012年9月17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在联合国日内瓦万国宫召开。在“和平集会的自由”(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国际人权研讨会上,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事件成为此国际会议的焦点。18日,全球大纪元总编郭君女士在大会发言,现场曝光及要求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罪恶,与会大约有100多位各国代表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代表倾听了这一内容,表示高度关注。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提案,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作紧急要务调查。多国代表希望联合国和国际社会进入中国调查。

瑞士国会议员莫罗•佩格(Mauro Poggia)在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公开信中,呼吁揭露和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他表示:“对这些凶残的罪行,我们必须要全面揭露,必须立即成立一个国际调查委员会和进行调查,坚决惩处那些首恶罪犯。现在毫无疑问的是当今大批量和利润丰厚的人体器官贩运是在中国共产党共谋下进行的。”他强调:“以最坚定的决心将该罪行的责任人送上法庭。”

瑞士日内瓦大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马克•费尔奎特(Marc Falquet)先生特别发表声明,谴责在中国发生的大规模有组织的强行摘取人体器官的罪行,并呼吁有良知的中国官员行动起来,公开谴责这些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尽快终止这一犯罪。

2012年9月18日,资深美国国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撰写的一篇题为《中国非法摘取器官》(China's Illegal Organ Harvesting)的文章在美国主流媒体《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上刊登。文章说,中共军队系统涉嫌非法参与从监狱及劳教所的被关押者、特别是从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牟取暴利。

新唐人电视台与World2Be Productions联合制作,美国导演迈克尔•帕尔曼( Michael Perlman)执导的纪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Free China - The Courage to Believe)开始预映,法轮功学员用亲身经历讲述了中共的残酷迫害,影片也把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揭露给了观众。该片相继在休士顿国际电影节、洛杉矶真相电影界和费城自由言论电影节获得大奖,在欧洲议会、美国国会预映获得好评。

2012年9月26日,由多个国家医生组成的“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前往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向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莱斯(Susan Rice)递交了一份有两万三千人签名的请愿书,呼吁美国向中共当局施压,令其停止强迫性的器官移植活动。请愿书还呼吁美国政府公开由前中共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在试图请求庇护时向美国政府提供的关于活摘器官的情报。

2012年10月2日,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人权和卫生项目主任柯克•阿里森(Kirk Allison)就明尼苏达大学准备给中共卫生部长陈竺颁发荣誉博士一事,发出倡议(Minister Chenós Degree),认为这对于那些被强制摘取器官的受害者,是一种侮辱。该倡议得到了21位来自生物伦理学、医学和人权方面的专家的联署。

2012年10月4日,106位国会议员联名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布可能已经获得的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切资料,联名信还表示美国如获得证据,应该采取措施制止中共活摘罪行。美国总统奥巴马去乔治•梅森大学竞选造势时,当地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还亲手递交了一封信函给奥巴马,知会总统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的最新进展,敦促总统积极回应106名国会议员的联名信。

大选期间有4千人在华府签名吁美国阻止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华府法轮大法佛学会也向奥巴马和罗姆尼致公开信,要求他们在大选中公开提出关注中共活摘器官罪恶的议题。

2012年10月4日,台湾卫生署署长邱文达于立法院报告健保财务,民进党籍立委田秋堇质询,台湾人到中国大陆移植器官居冠,要求卫生署下令赴中国大陆移植需术后登录。曾多次公开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田秋堇说,中国有一个非常庞大的活体器官超市,赴中国大陆做器官移植的风险极高,恐沦为中共活摘器官共犯。邱文达表示,卫生署会和台湾肾脏医学会的专家共同研议。

2007年,移植学会医疗事务主管和世界卫生组织顾问 Francis L. Delmonico医生访华时,负责接待的不止有卫生部长陈竺和副部长黄洁夫,军方人物就占了一半(包括军队301医院的政委文德功。一直到今天,中国移植界一直不被国际移植界接纳,就是因为器官来源不透明。据Delmonico医生的说法,中方官员有“非常强烈的愿望”让他们的移植人员被国际移植界所接纳。而他的回应则是,“中国移植的透明非常重要,需要提供证据,证明来自囚犯的器官有书面、非强制性的资源捐献,而且要证明移植手术只限于在被许可的移植中心和有执照的外科医生,我们需要他们履行自己承诺的证据。”

2012年,移植学会主管 Francis L. Delmonico医生书面表示,移植学会反对使用死刑犯器官,通过《伊斯坦堡宣言》监护团体(Custodian Group of Declaration of Istanbul)的努力,移植学会反对中国在国际会议中提供报告,也反对出版中国用被处决者器官所做的医学文章。

美国宾州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教授于2011年提议在《柳叶刀》杂志(英国医学杂志The Lancet是世界上最悠久、最受重视的同行评审性质之医学期刊)抵制来自中国或其它任何按需杀人的国家的文章。目前,其它医学杂志也纷纷加入抵制行动,这包括《美国器官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美国生物伦理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Bioethics)、《移植进展》(Transplantation Proceedings)、《临床研究》(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等著名杂志。

达纳维奇医生是《伊斯坦堡宣言》监护团体(Custodian Group of Declaration of Istanbul)的创始人之一,也是美国器官移植协会和器官捐献联合会理事。他对国际器官移植界和学术界对正在中国发生的事情表现出的冷漠甚至默许深表忧虑。谈到中共政权和器官移植界急于想被国际社会接纳,他说国际器官移植界有能力发挥正面影响,“我们没有巡航导弹和坦克,但是我们可以决定是否接纳(他们)。如果不运用,我们将会失去这个能力。我们管不了中国(中共),但是我们可以做我们能够做的。如果我们坐视不管,同样是犯罪。”

王立军事件使世界再次聚焦活摘器官

9月19日,大纪元总编辑郭君女士在日内瓦联合国21届人权理事会期间,国际人权机构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会场内举办的播放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电影会上介绍说:“中国正在发生的政治丑闻的核心人物王立军、薄熙来和薄谷开来都涉入了活摘器官的黑幕。

“薄熙来当时为了获得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赏识,接纳了大量前往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将他们关押在辽宁大连和沈阳的集中营中。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验血和血液配型。大连当时是活摘罪恶发生最早和最严重的地方。薄熙来因此获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赏识,从大连市长升迁到辽宁省省长,之后到北京任中共商务部部长。

“虽然薄熙来现在下台了,他的太太薄谷开来被判死缓,但是他们涉及器官的内幕被掩盖了。

“媒体报导薄谷开来为灭口杀了英国人海伍德,当时国际社会,包括英国、美国,甚至中共中纪委员都在暗中调查海伍德与薄熙来和薄谷开来的关系及相关涉案。薄熙来为了灭口杀掉英国人海伍德,王立军感到自己也会被薄家夫妇谋杀,这是王立军在今年二月带着包括有关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内大量内幕资料闯入美国领事馆的背景。”

王立军、谷开来、薄熙来大量活摘器官

王立军,蒙古名乌恩•巴特尔,曾任辽宁省铁岭市、锦州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武警重庆总队第一政治委员、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王立军曾在锦州市公安局创办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器官移植实验。2009年,有王立军手下担任警察的目击者证实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词,并证实王立军下的死命令是对法轮功“必须斩尽杀绝”。

另外还有证据显示王立军直接参与了活摘器官行动,在《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中,王立军也是作者之一。

2006年9月17日,位于北京、直属于共青团中央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为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其获奖成果之一就是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

王立军在颁奖大会上感言,“大家知道,我们所从事的现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

美国死刑服务资讯中心执行主任Richard Dieter曾表示,有关王立军(向犯人)注射死刑针后几分钟摘取器官,是摘器官令其死亡:“看起来摘取器官成为其死亡的原因,如果此人在因药物死亡之前就这样做的话。死刑犯人在死刑针注射后,通常在25分钟之后才宣布其死亡。”他表示,鉴定死亡的医生不能参与死亡注射针行刑过程。

据追查国际的调查结果显示,原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王立军所主持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用法轮功学员做器官移植等人体实验,其中“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课题组的协作单位有中国医科大学,锦州医学院,锦州解放军205医院,这些医院都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王立军专案组的名义,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现退休,手机:13841666988)进行了电话调查,调查中陈荣山承认移植供体来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并经过了法院:

陈荣山:喂?
调查员:喂,是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吗?
陈荣山:对,对,对,你哪里啊?
调查员:王立军跨部门专案组的。
陈荣山:啊,啊,啊。
调查员:王立军曾经在锦州公安局的时候,办过一个叫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这么一个机构,他们跟205医院有一些合作的科学的研究课题,这方面你能跟我们介绍一下吗?
陈荣山:嗯。
调查员:他有一个注射药物后器官移植课题组,他们的协作单位有205医院,这个事情请向我们介绍一下。
陈荣山:啊。
调查员:就是说,具体你们合作过吗?
陈荣山:合作的那当时还有中国医大啊,中国医大一院。
调查员:王立军跟我们提到过,你们这些移植供体里头有在押的法轮功人员,这个事情有没有啊?
陈荣山:那都是经过法院的。
调查员:是经过法院的,是吧?
陈荣山:对,对。
调查员:那就说,这些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供体都是监狱、劳教系统提供的?…
陈荣山:我说啊,我说,我说呀,这事你先别跟我说了啊,好吧?
调查员:因为我们现在是……
陈荣山:你要跟我说,通过我们医院政治处,好吧?
调查员:这个,我们已经是跟他们商量过了,才跟你说的。
陈荣山:不行,不行,你,政治处他们没跟我打过电话,我不能,不能,好吧?
调查员:他们,这个,电话号码就是这样的。
陈荣山:他们必须得给我打电话,好吧?
调查员:这个,我们已经跟他说过了。
陈荣山:让我们政治处的人给我打电话。
调查员:政治处的林主任我们已经跟他联系过了。
陈荣山:不行啊,我们军队有纪律,有些事要说的话,你跟我们政治处的人讲,政治处的人给我打电话,好吧?
调查员:他已经让我直接找你了,所以……
陈荣山挂断电话。

江泽民为了推行其迫害政策,同时解决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具体问题,将薄熙来塑造成执行、配合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地方官员。

薄熙来最信任的司机王某某披露,江泽民非常明确地对薄熙来表示:“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当谷开来听说这事时,马上给薄熙来出主意,大连只有在迫害法轮功方面“脱颖而出”,薄熙来才能“鹤立鸡群”,获得晋升的机会。

薄熙来马上加大力度迫害大连的法轮功学员,与此同时,在江泽民的批示拨款下,薄熙来扩建了很多监狱,全国各地无处遣送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运到了大连,包括后来薄熙来就任省长的中国辽宁省。

1999年江巡视后不久,薄被提拔进了辽宁省省委,在2001-2004年期间,薄熙来担任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辽宁省大肆抓捕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辽宁省女子监狱(原沈阳市大北监狱)、大连市教养院、大连市看守所、大连市南关岭监狱、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沈阳关山子教养院、沈阳市张士教养院等均为中共非法关押、非法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薄熙来还调动辽宁省军队,命令他们换警服抓捕法轮功。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辽宁省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421名,失踪169人。大多数死亡与失踪案例发生在薄熙来任职辽宁省期间。

谷开来利用其头脑、法律知识、外文和社交能力,不但为薄熙来出谋划策,而且起到了薄本人都无法起到的作用。

2003年经薄熙来批准,辽宁省投资十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仅在沈阳于洪区马三家一地就耗资五亿多元,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占地2000亩。1999年以前,马三家连年亏损,连电费都缴不上,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当地政府对于从省内各地押送到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按每人一万元拨款。

在2000年至2005年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受到中国从中央高层到省部委官员们的消极抵制。由于薄熙来对江泽民迫害政策的竭力配合,在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和辽宁省长期间,大连最先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及盗卖被残害的法轮功学员尸体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最严重的城市在中国沈阳,最严重的省份在中国辽宁。

谷开来和大连诸多的尸体加工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她通过其夫薄熙来得到尸体,再通过尸体工厂将尸体做成商品,再利用海外关系在海外洗钱而中饱私囊。

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8月,中国第一家尸体加工厂:哈根斯人体生物塑化公司在薄熙来亲自点头下被大连政府批准成立。当时哈根斯公开强调,工厂之所以选在大连,就是因为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

由于大连有丰富的尸体来源,加上利润丰厚,很快在大连成立了第二家由隋鸿锦创办的尸体加工厂,等到了2003年,中国大陆出现了十多家尸体加工厂,中国成了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输出国。

为延续江派在18大的权力继承,江泽民秘定薄熙来接周永康的政法委书记的职位,因薄熙来在迫害法轮功方面血债累累,早就被法轮功海外法庭宣判有罪,正因此,薄熙来才有“资本”被选为18大江派的“第二权力中央(政法委系统)”的权力继承人。

2012年9月28日,就在新华社公布中共政治局开除薄熙来党籍工职并移交司法审判前后一两天里,大陆民众惊讶地发现,被官方密切控制的微博解禁了“活摘”、“器官活摘”等词,人们看到薄熙来、谷开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部份真相。类似短暂的解禁在今年3月23日也出现过,大陆读者利用百度、新浪等搜索引擎输入“活体摘取器官”等词,能看到部份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新华社在宣布薄熙来的错误和罪行时表示,“调查中还发现了薄熙来其它涉嫌犯罪问题线索”。

中共掩盖活摘器官事件

王立军事件发生给中共政坛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加拿大人权律师暨《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指出,活摘器官是目前中共权力斗争的核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与目前政局变化大有关系,因为薄熙来、王立军和活摘器官脱不了干系。薄熙来的发迹与在辽宁迫害法轮功有关,而薄熙来心腹王立军成立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他曾公开透露对几千个死刑犯进行了器官摘除。2006年9月17日,北京直属于共青团中央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为王立军的研究中心颁奖,颁奖成果之一就是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

他表示,中共把薄熙来事件与海伍德之死挂钩其实是想缩小事端,因为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一旦败露,远远超过中共能够控制的范围。

中共一直在掩盖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