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法弟子:踏上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大家好:

我得法六年多,文化水平不高,在突破自己的安逸心与不善文字表达的观念障碍下,提笔写下自己第一篇证实法的修炼心得,在写稿的过程中,感受到自己的思想与心性在纯净与提高。

喜得大法 身心受益 家庭和睦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的体质较弱,皮肤过敏,精神懒散,思想固执,脾气暴躁,不重实际,处世不理智,做事慢且草率轻浮,时常感到身心俱疲,人生苦不堪言。

直到得法,感觉自己实在无比幸运,能得到这千年不遇、万年难逢的高德大法——法轮佛法,从此我明白自己人生的方向,了解修炼的殊胜与严肃,开启我生命真正美好的旅程。

每当我学法体悟到一段法的内涵时,内心那种升华的喜悦感,非笔墨所能形容,是从生命最微观向外扩散的美好感受,感觉那精华之气的存在,每个细胞与分子活力十足的溶于法中,为我在大法修炼中打下坚实的基础。

《洪吟》〈道中〉的“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这一句法让我明白,完成一件事情,不一定要让别人知道是自己做的,自己也不觉得做了什么,无需被别人肯定或认同,是一种真正无求的境界。有几次,我在炼静功和抱轮时,会感受到自己的累世业力,以及感受到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我明白的一面就会流泪。

得法后,我一改以前不给先生面子、主导强势的个性,现在凡事会主动尊重与配合先生。做起事来干净、利落许多。先生是常人,也是大陆台商,一开始反对我学炼法轮功,害怕我影响他在大陆做生意。几年来,自己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改变与改善,先生逐渐的明白法轮大法的美好。今年先生则完完全全认同“法轮大法好!”今年年中,先生很高兴的带回有大法真相的人民币给我。这是目前大陆同修证实法、洪扬大法的一种方式,先生觉得罕见,很珍惜。

刚得法时,孩子常抱怨说,原本我是以他们为第一,凡事呵护备至,现在却是大法第一,常冷落了他们,对我不谅解。经过与孩子之间的交流,慢慢的,孩子能理解我为什么把大法摆第一位了。孩子也曾经跟着我一起学法和炼功。现在我在做三件事时,孩子有时还会提醒我该发正念了,或在我打电话劝三退时,给予我肯定和支持。

在矛盾中学习向内找

得法后,经常和老年学员一起学法,刚开始自己学法速度慢又音量大,有时还会读错字,同修有时当面善意的指正,有时会在背后指指点点,回到家后内心不舒服,憋得难受。但知道这是让我提高心性的机会。你好我也好,就得不到升华,作为炼功人碰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这样一想,心情一下开朗许多,不再耿耿于怀。

向内找,为何自己对同修的指正还会守不住心性?静心学法后,师父点悟我为何还会“一说就炸”,关键就在于自己执着于自己的认识。其实师父告诉我们:“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1〕,我终于明白自己问题所在。我调整和修正自己的学法状态,尽量配合同修的速度,让自己的音量适中,不突兀。读法,就在我与同修们音量和音速整体配合下,形成一个和谐一致的强大的能量场。

我的脾气不太好,虽然得法多年,却没多大改進。每当我教育或让孩子做事时,时常会守不住心性,会语气不好,面无笑容,这时孩子就会对我说,您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怎么还在生我们(孩子)的气?过些时候我们就会把您交代的工作做好啊。每每此时,让我深刻体悟和要求自己要谨记师父所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2〕

我的家是个大家庭,有时妯娌来找我找不着,误解我整天不在家,有时我回拨电话找不到对方也就作罢,无形中妯娌误解我,而我百口莫辩,内心真难受。后来我干脆把心放下,结果妯娌在无意中发现我确实在家,也就还我清白,从此我不再被误解。

有一次帮孩子洗衣服和袜子,不小心颜色变了色,被孩子埋怨着。我心想我整天为这个家做牛做马,还被你们嫌东嫌西。看到自己心里愤愤不平,赶快向内找,还是自己没做好,把它处理好,不就好了。

自己的表达能力总是不够完整,有时听到同修的心得交流讲得很好时,内心会产生妒嫉心,有时不认同同修的认识,也会产生争斗心。现在的我会转为正念,放下人心。

修炼上,最让我剜心透骨的是,同修问过的,我为何还要再问?为何我还在浪费时间?为何我又没做好?为何我没能配合好?为何我没和大家形成整体?答案其实都在法上。向内找自己,有怕心、分别心、安逸心、争斗心与干事心。我要求自己要时时谨记师父所说:“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3〕

两年多时间,我才做到打坐双盘一小时。现在的我,若在家打坐,安逸心会让我想单盘也行,这一念的结果是双盘半小时,后面就只单盘到结束。我要求自己多到炼功点炼功,和同修比学比修,相信双盘很快就能一小时。向内找自己,心性还要再提高,本体还未完全转化,每天要尽量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在打营救电话中 也是提高心性的过程

我发现自己在正法修炼中,由于时间紧,事情多,在打营救电话时,常常会带出干事心。我深刻体悟,如果我把打迫害案例、营救同修的电话也当成修炼,并抓住每一个向常人讲真相的机会,以及每一次和同修的切磋交流时,做到认真检视自己的每一思每一念,就是我扎实的心性提高的过程。

最近,我在打营救电话,遇到一些状况,总是没讲几句话,对方就挂了,劝退人数也少了,会有挫折感,提不起劲。后来转念一想,修炼没有榜样,我不必跟其他同修比较劝退的人数,而是反思自己劝退过程中,自己的心性是不是又提高了?心态更平稳了?众生是否更明白我所讲的真相内容?自己救人和为对方好的心有无更强?我想这就是实修。

下面是我打讲真相劝三退电话实例之一,对方是吉林省某县“610办公室”主任:

我:您好,请问这是610办公室主任家吗?

接听者:您好,我就是,有事说吧。

我: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某某被抓,听说是贵单位负责。请问他现在好吗?不知什么时候会判刑?我们想送一些衣服和食物给他,不知什么时候方便?

接听者:你的这位朋友已经送到永吉看守所,详细情况你可以打电话去询问。

我:主任,请您给我几分钟时间,我想和您谈法轮功受迫害的问题。

接听者:有什么好谈的,要谈过来当面谈,你不怕我也把你抓起来!

我:主任,我想,你也是有父有母,如果被抓的是您的父母或亲人,不知你会怎么想。相信您听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请您在您的职位责任范围内,做做好事,不要伤害法轮功学员,将功补罪。有一天,当共产党解体时,您可免于被淘汰的命运。当年文革结束时,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举枪自尽。迫害法轮功是伤天害理的非法行为。您今天的功劳,都是明天的罪证,请您要三思!

相信您听过“610”单位高官之母呼吁各界声援退党。现在很多大陆民众对“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都很能理解。有位李妈妈从大陆带出来几十张大大小小、形状不同的纸张的“退党声明”。纸上写满了人名,有“来福”、“阿宝”,也有真名真姓。纸上还写着“我自愿退出共产党”或“我自愿退出共青团”(大纪元退党网站)。

我想借着今天这个大好机缘,用喜乐这个化名,帮您做“三退”服务,好吗?请问您是党员吗?有加入过党团队吧?这些都是要声明退出的。

(接听者:沉默)。

我:请问您有听明白了吗?请您表态,一定要您说好或可以,我才能帮您办理声明退出党团队,请问可以吗?

接听者:那就退了吧!

我:恭喜您!您用“喜乐”这个化名三退,请您记住今天这个大好日子!最后,送您一句九字箴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您常记在心,会得福报!

接听者:好,再见!

结语

当我回顾这几年来的修炼和打电话讲清真相的过程,经常会流泪,几度内心哽咽,其中有许多的辛酸、苦与乐,有过心性关时的痛苦,也有放下执着后的轻松愉悦。从一开始的硬着头皮打电话,照着稿子读念,直到今天,我能发挥自如的劝三退。

邪恶迫害十三年,大法弟子没有倒下,而时间稍纵即逝,正法的路已经走到最后的最后,我希望自己能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走向成熟,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众生。对大法有益的事,我都会主动去做。我会坚持再坚持,精進再精進,做好自己的三件事!

最后,谨以师父经文与大家共勉: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4〕
“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揭穿谎言 解开心锁 不信良知唤不回”〔5〕

个人体悟,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什么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快讲〉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济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