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古蔺县大法弟子刘绍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我于一九九八年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通过修炼,我的骨质增生、肾盂肾炎、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痊愈了。从此我坚修法轮功,紧跟师父。“七·二零”后,无论中共当局采取什么手段迫害我,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这颗心。修炼法轮功十四年来,我多次遭中共迫害,被非法关在四川资中女子劳教所劳教迫害两次,最后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四川简阳监狱遭受折磨。被非法劳教、判刑期间,我都坚持炼功,坚持学法,绝不配合邪恶的要求,绝不“转化”。

第一次被迫害

那是二零零零年八月。一天,我和几个同修在街上讲真相,被古蔺县恶警绑架到公安局。古蔺派出所恶警刘香其等六人非法闯入我家抄家。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资中劳教所,由于坚持信仰大法不转化,恶警张小芳用手铐把我铐起来,在露天坝里连续罚站一个月,日晒雨淋从不间断,造成我双脚肿大,很多天都不消肿。恶警派两个已“转化”的人轮流守着我,不让我动弹。而且,更恶毒的是不让我上厕所。即使是上厕所也是铐着手铐。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不吃不喝,或少吃少喝。由于有师父帮助我,我才过了这一难关。

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完全不配合恶人,坚持炼功学法。有一次,我和其他几个没有被“转化”的同修在资中劳教所三楼上背大法,恶警便指使邪悟的人把我强行拖到恶警办公室。恶警秦某用电棍电击我的身体,甚至电击我的牙齿无数次,幸有师父保护,他们没伤着我。

恶警每次放诽谤大法攻击大法的影碟,我从来不看、不听、不配合。恶警就动手打我。邪恶的迫害不但没有压倒我,反而使我更加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信念。在狱中坚持和同修们一起继续炼功学法。由于我们抵制迫害和反迫害,坚定正念不“转化”,恶警的目的没达到,便更加猖狂、恶毒的迫害我们。一次,她用手铐把我铐起来,用皮鞋踢我。这时坚定修炼的同修们自发起来集体反抗迫害。有一个同修把恶警播放的诋毁师父与大法的录音机摔坏了。恶警经常毒打我们,打完又大声咆哮:谁叫你们正法?谁不听话站出来。

在我坚定的正念下,恶警对我无可奈何。

一年期满,古蔺县恶警张显文,杨泽军到资中劳教所接我回家。到了古蔺,他们不让我回家,直接把我绑架到邪恶办的洗脑班,妄图对我继续洗脑“转化”。在那儿我坚持学法炼功。一个月后,仍不放我回家,又把我绑架到了古蔺公安局,非法关押看守所半年之久。大约二零零二年四月左右才把我放回来。

当时恶警敲诈我说,叫我妹妹拿一千元钱就放我,我说,我一分钱都不给,劳教所已经放了我,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回家?!

二次被迫害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古蔺县“六一零办公室”夏传贵、陈汗钊,熊某和古蔺派出所恶警刘香其等人,来抓我去洗脑班,我不配合,恶警非法强行把我抓上车,把我绑架到箭竹乡洗脑班。一路上我高喊:“法办江泽民!”,“法轮大法好!”。在洗脑班我一概不配合邪恶,恶警刘正尧等人把我绑架到古蔺公安局,非法关押我半年之久。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张显文叫几个男犯人冲到女监室打我。用开口器撬开我的嘴,塞进臭袜子,不让我说话。同时还罚我睡刑床三天。后来又非法劳教我两年关进资中劳教所。刚被关进去,恶警指使已邪悟者对我说:我们是修大法的,要正法,在这个地方正不了法,要先“转化”出去,自由了才能正法。后来我仔细一想才明白,这是邪恶指使人引诱我“转化”。明白后再也不听她们的那些荒谬之词。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有一次早餐时,劳教所八队队长李麒把一同修头部打的流血,我发现后立即站出来高呼:不准殴打大法弟子!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一群恶警和吸毒犯蜂拥而至,拳打脚踢,对我进行群殴。一顿暴打后,又把我铐在铁窗上铐了一天。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李麒把我叫到办公室,先罚我站,然后对我一顿暴打,把我的头往墙上使劲撞,头发被她扯下来一把。她一边打我,一边骂骂咧咧说着对我师父不敬的话,并扬言要用辣椒水灌我的下身,要用一百多种酷刑对付我。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铐在铁窗上

因为我拒绝“转化”,恶警又强迫我劳动,罚我择猪毛,妄图以超体力劳动使我屈服。择猪毛就是用手工把混在一起的黑猪毛和白猪毛分开。邪恶强迫我白天、黑夜的干活,每次给我的工作量是全队最多的。由于师父暗中助我,结果我择的猪毛比全中队任何人都多,质量都好。恶人不得不佩服。邪恶妄图加大工作量使我屈服的阴谋破产了。

恶警队长李麒见什么方法都“转化”不了我,就继续使用最恶毒的办法——连续罚站近一个月。让吸毒犯轮流守着我,一天一夜只睡一个小时。有一次我趁吸毒犯换刚准备上厕所,一女吸毒犯立即冲进厕所对我毒打一顿,根本不把我当人对待。在这危急时刻,师父的法身显现在我面前。在师父加持、点化、呵护下,我度过了艰难的两年时光。

第三次迫害

大约是二零零五年五月,我出去拉横幅,恶警把我和另一同修非法抓到古蔺县公安局看守所,对我们进行逼供。为了保护同修,我承担了邪恶强加的罪名。恶警张显文把我捆在刑床上三天三夜,然后对我非法判刑三年。我被绑架到四川简阳养马河监狱迫害。在劳教所农场,由于我拒绝转化,恶警余某对我进行暴打。因为拒绝穿囚服,劳改农场头目易敏把我吊铐在铁床上,连续铐了二天,另一次铐了十天,最多一次铐了二十五天,只让脚尖着地,使我一动也不能动。解铐以后,我的手完全麻木,吃饭连饭碗都端不起来。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还有一回恶警易敏用手铐整整铐了我一个月,一个月没开锁,之后又罚站一个月。这三年我受尽恶警百般折磨和迫害,监狱就是人间地狱。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根本没有任何人权。邪恶的中共的罪行罄竹难书!

由于师父看护和鼓励,我没有被这些邪恶压倒,依然一如既往,正念正行,坚修大法心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