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朝下被抬下楼 善良老人难中唤良知

一位老年工程师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晚,佳木斯安全局、佳木斯公安局伙同派出所警察撬开法轮功学员张淑华的家门,十时许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头朝下,被四个人分别抓着胳膊和腿从六楼抬下,然后扔在地上……

中国有句古话:“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意思是说:我有父母老人,别人也有父母老人。我孝敬自己的父母,也应该善待别人的父母。我有儿女,别人也有儿女。我关心爱护自己的儿女,同样也应该关爱别人的儿女。不知道那些行恶的警察的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如此残忍的行为作何感想?那些警察的孩子看到自己父亲如此对待一位老人又会怎样看待他们呢?

这位老人名叫孙颖,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今年六十八岁。孙颖一九四四年出生在黑龙江依兰县,在那座小城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熟悉她的邻居都说她能干、干净利落、有见识,家里的孩子们也都很孝顺,有出息。而且她本人作为一名女性,以她的年龄在依兰当地成为一名助理土木建筑工程师也是很少见的。

做客遭绑架 难中唤良知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晚,孙颖前往法轮功学员张淑华家做客。佳木斯安全局在长期的跟踪、蹲坑后,伙同佳木斯公安局、向阳分局、桥南派出所、建设派出所警察在晚八点半钟左右开始砸张淑华的家门,恶警们手敲脚踹,来势凶猛,接着他们使用万能钥匙打开房门,十几人一同非法闯入民宅,非法录像,非法掠夺张淑华家的私人财物。并强迫在张淑华家做客的人说自己的姓名,在遭到拒绝后,行恶的警察们就打电话找来陈万友(自一九九九年开始佳木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前来认人。

接近晚十点钟,警察们要求孙颖同他们走,遭到她的拒绝,四个警察拥过来,分别拽着她的胳膊和腿,象抬动物一样大头朝下从六楼将孙颖抬了下来,扔在一楼地上。又从地上拽起来塞进车里,鞋都没让穿。这样的折磨就是年轻人都受不了,何况一个马上近七十的老人,当时孙颖就觉得天旋地转,喘不过气来。

孙颖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桥南派出所,在派出所大厅的铁制椅子上坐了一宿,冻的哆哆嗦嗦。第二天早上九点,派出所警察用车强行带她们到佳木斯骨科医院检查身体,预谋进一步迫害。在这十几个小时突如其来的迫害中,孙颖的身心遭到极度的伤害,下车时,突然昏倒失去知觉。在赶来的家人强烈的要求和交涉下,警察才放人。

在如此非法的对待下,孙颖仍然谨记李洪志师父的教诲“慈悲的对待众生”,她以一个修炼者的胸怀,不记任何个人的恩怨,在难中仍告诉迫害自己的警察,不要参与犯罪,摆放好自己的位置,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过程中也有警察被老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善良打动,表达了他们不愿意参与迫害的想法。也有的警察给法轮功学员拿来御寒的被子、鞋,买来包子。

十三年来她本应该向一个普通人一样,安享晚年,享受天伦之乐,幸福的生活,然而这十三年来风霜苦难装满了她本应非常幸福的岁月。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几年的迫害中,孙颖单位领导受中共恶党指使,曾连续五年停发她的退休工资;在株连高压下,丈夫被迫与她离了婚,家破人散。这一切的迫害给她和她的家人在精神上、肉体上和经济上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严重伤害与摧残。

修炼法轮功 摆脱病痛折磨

孙颖老人为什么坚持修炼法轮功呢?老人以前虽然能干、有见识,有一个好的工作,但随着年龄的增大,健康状况也开始变得不好,神经官能症、胃溃疡、乙型肝炎、子宫肌瘤、支气管炎、肺气肿、关节炎等多种疾病折磨着她的身体,如果不为了孩子们,她简直就不想活了。为了摆脱病痛的折磨,她奔走在各大医院求医问诊,同时也参加各种气功和健身操锻炼,效果很不显著,家人既担心又得照顾她,花了很多钱。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用尽所能想到的办法仍然不能改变自己身体状况的时候,一九九八年四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人向孙颖提到了法轮功,并告诉她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于是孙颖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她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并坚持每天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身体上的疾病竟然都不翼而飞,精力变得从未有过的充沛。家人看到她的变化都非常高兴,亲戚、邻居也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即使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家人对于她的修炼给予很大的理解和支持。

因为修炼法轮功性命双修功法的缘故,除了头发有些花白外,见到她的人都觉得她不象七十岁的人,耳不聋、眼不花、行动利落,每天骑着车风里来、雨里去,同年轻人没有什么区别,特别是她的眉目中透露出的和善、慈祥给人感觉非常亲切。

作为一个亲身受益者,孙颖不断告诉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净化人心灵的高德大法,因为她希望别人也和自己一样能够生活的幸福,能够摆脱病痛的折磨。就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一伙妒火攻心,开始公然对法轮功强权镇压,对法轮功创始人恶毒诽谤的日子里,孙颖仍坚守自己的信念,不断告诉世人法轮功事实真相,把善的种子撒到每个能接触到的人的心上,让人们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善和正义的力量。

进京上访 只为还大法清白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为了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还李洪志师父清白,孙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去北京上访。第二天在天安门广场,面对拦住她并问“是否炼法轮功”的警察,她从容回答说“是”,并告诉警察 “还炼,法轮大法好!”警察们把孙颖塞到一辆依维柯警车里(里边都是各地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拉到天安门派出所院内,又用大公交车把他们非法关押到北京丰台棒球体育馆。

为了不让更多无辜的人被牵连和迫害(邪党迫害法轮功采取连坐制度),孙颖拒绝说出自己的名字和住址,当晚九点就被绑架到北京西郊看守所。当时那里已经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所有的学员被强令不准站立,必须蹲下,扒光衣服搜身之后才能送进各监室。当天晚上,在一个阴森森的地下室里,警察对孙颖连夜非法审讯。他们恶毒诽谤法轮功及创始人,提出无理的要求,孙颖不配合他们的犯罪行为,并善意的告诉他们法轮功真相,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未能得逞的警察们又吵又骂,过了很长时间才把她带回监室。

十月二十五日,为了争取基本人权,维护信仰自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孙颖开始了和平请愿——“绝食”。警察通过他们搜到的身份证上得到孙颖的个人信息,所以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四点他们就将她转移到依兰县驻北京办事处,非法扣留三天,并没收了她身上带的四百九拾元钱。

十月二十九日,依兰县公安局派人到北京把孙颖和其他学员一行九人用警绳绑着上了回程的火车,最后劫持到依兰县公安局(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于淑芹在途中跳车身亡,明慧有报道)。

在依兰县公安局,办案单位政保科一帮恶警围攻审讯孙颖,还威胁家人,逼迫她放弃信仰和写不炼功保证,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义的她怎么可能放弃自己视作生命的法轮大法,无奈的警察大吵大骂着把她送到依兰县看守所,在那里她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心疼亲人的家人们被警察强盗般勒索了三千元后,十二月三十一日才从依兰看守所接回了孙颖。

公开炼功 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在公开的场合人们很难再看到法轮功学员炼功的身影。为了让世人知道法轮功并没有被打压下去, 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宇宙真理还在坚持和传播着,更为了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不被谎言蒙蔽,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早四点,孙颖与一些法轮功学员在寒冷的冬季走出了家门,在依兰商厦门前公开集体炼功。被依兰县公安局韩云杰(遭恶报已死)等人非法劫持,在公安局里经历了一天的轮番非法审讯后,晚上五点钟被劫持到依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此时正值东北的黄历一月,最寒冷的时候,穿着厚厚的棉衣在外面呆一会儿都能冻透了,孙颖被非法关押在没有暖气的车库里冷冻,如果不是对大法、对法轮功的坚信,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简直无法想象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当时怎么能熬过来的。

在看守所里,不明真相的警察们想尽一切办法折磨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非法提审、侮辱谩骂、强制服劳役。每天都找各种名目的活,扫院子、清厕所等等,从早忙到下午,吃饭的时间都错过。看守所里关押的其他人员被法轮功学员的善良、无私、坚忍打动,她们经常将窝头等吃得东西藏在被子里(一是害怕学员吃不上饭,二是天冷饭太凉),等法轮功学员回来给她们吃。这些人的义举让身处磨难中的法轮功学员感到非常温暖,到今天孙颖提起这件事也非常感激。如果有缘看到此篇文章的给法轮功学员提供过帮助的世人,她们在此深深的表达她们的谢意!

为争取自由,维护人基本的权利和尊严,孙颖绝食抗议警察们的迫害行为。家人们再次被勒索三千元钱后,才将孙颖接回家。


中共酷刑图(26):冷冻

冷冻:在冬天,气温零下二三十度,逼迫法轮功学员只穿内衣内裤在外边冷冻折磨,逼迫他们放弃信仰“真善忍”。

为救世人 含冤蒙难

二零零零年六月孙颖只身一人离开了生活五十七年的家乡,来到佳木斯女儿身边生活。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她知道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把法轮功真相讲到哪里,哪里都有被邪党谎言蒙蔽的众生,哪里都有急迫知道真相的有缘人,她有责任把真相告诉他们。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孙颖在佳木斯大学第一学区家属楼粘贴“法轮大法好”真相胶贴时,被大学保卫科李季一伙警察绑架到保卫科,并连夜非法审讯。次日早八点又被劫持到向阳公安分局政保科,遭到刘姓和孙姓两名恶警的非法审讯,中午将她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继续迫害。在此期间,孙颖一再跟他们讲清修炼法轮功合法,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合法,法轮功学员是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事的好人,不是罪犯,被中共谎言毒害的警察们拒绝听真相,继续行恶。为了讨回公道,维护信仰自由的基本权利,孙颖又一次绝食反迫害。在孙颖绝食第十一天生命垂危时,万分焦急的家人被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以办案为名勒索四千元才将她接回。

二零零一年,回到依兰家乡的孙颖想到依兰的父老乡亲还有不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他们都是自己的家乡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能忘记对自己有缘的乡里乡亲啊!她和其他八名法轮功学员一商量,大家的心愿一致。于是她们在十一月九日晚,拿着真相资料,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带着让乡亲们明白真相的心愿,来到了依兰县的农村。

当他们做到幸福村时,被村里不明真相的民兵劫持,再遭绑架。警察们先将她们劫持到依兰县公安局,后又在依兰宾馆进行非法审讯,第二天晚七点将她们非法关押到依兰看守所。在看守所所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四天后,警察们开始强行灌食。狱警尚德中领着刑事男犯人把孙颖抬出监室,摁到铁椅子(刑具)上固定后,再让刑事犯拽住她的胳膊,揪着头发脸朝天,再捏住鼻子,把用塑料瓶子装的浓盐水强行往她嘴里倒灌。当时咽不下,吐不出,憋得直蹬腿,可狱警尚德中还邪恶的从窗台上拿一块破抹布堵她的嘴,令她险些窒息。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与孙颖一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张敏,被依兰县政保科科长韩云杰等恶警残酷殴打、吊铐在暖气上,轮番迫害长达60小时。劫持到依兰第二看守所后,在她吐血不止,伤势严重的情况下,管教根本不管她的死活,竟和几个犯人把已经生命垂危的张敏按在刑椅上强行灌了两瓶盐水,致使张敏当场昏死,并将昏死的张敏仍送回了牢房。经同室犯人再三哀求,警察们在十四日上午才将张敏送到中医院抢救,但为时已晚,途中张敏就去世了。仅仅五天的时间,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走了……

然而天理不可违,行恶者必将受到神的惩罚。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五日依兰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韩云杰突发脑出血死亡。据目击人说韩云杰死时痛苦不堪,面部及身体其它部位变黑,死相极其吓人。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宣布成立,该组织成立的目的在于彻底清算江泽民流氓集团、“610办公室”以及直接实行迫害的公、检、法组织,和在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的管教人员与恶警,以及丧尽天良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所谓医生等。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宣称清算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罪行,合乎天理、合乎道德、合乎正义。现在时机已经成熟,是势在必行、顺乎天意人心的大事。 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用人间的手续、步骤清算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罪行也符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在历史的大审判面前,每个人都要摆放自己的位置。神慈悲于人,要使世界上所有的人明白真相,要使在大陆的中国人摆脱几十年来共产党邪恶的洗脑毒害,清除思想上对大法的误解,退党、退团、退队,才能真正保平安。希望知情人保留并公开迫害的证据,包括人证、物证、文件、照片、录音、录像,恶人的姓名、个人资料、恶行细节,曝光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邪恶。为了人类的正义,为了人类未来的美好,为了你我不再被邪党迫害,在这历史变化中做出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