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三次从死亡线上被救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八十年代末,一位资深路广的老前辈带着我们去了西安。检查完后,那位当时很权威的专家对我母亲与弟弟说了些什么没告诉我,只说我得的病叫“脊髓空洞症”。后来母亲才告诉我,我得的这个病是绝症中的绝症。当时那位专家就说你是他见过的第二例病例,医学上还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

……通过学法炼功,母亲的身心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为之震惊。九八年上半年当我再次被病魔整的半死时,母亲又对我说:“修吧,我不忍心看你这个样子……你再看看书,师父讲的不是你看的那个意思。”至此我才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

——本文作者

看到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即将来临,我的心情难以平静。回想自己十四年跌跌撞撞的修炼路,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一定是走不到今天的。我生命的一切都是师尊给的。我想把这些写出来,可是真正拿起笔来时,好象又被自身的状态左右着:我的身体不便,卧床,只有左手能动,生活由母亲同修照料。正念,人念及邪恶旧势力的干扰,在我思想里激烈的交战:你这是证实法吗?是?不是……,拿起的笔放下,又拿起……反反复复,头的剧痛使我无法忍受……求师父,对,求师父:“我该怎么办?”

此时在紧闭的双目间感觉由远而近快速的冲过来一股力量,天目中渐渐的清亮了起来,脑中突然清晰的凸现几个字:“三次生命”。这几个字象是刻在了我的心上,泪水一下流了出来,剧烈的头痛瞬间消失了。我心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点悟我,鼓励我,写!不管我修的如何,我都要把师尊给我的三次生命的经历写出来,以此来证实大法的伟大、超常与师尊的洪恩浩荡。

一、“你的命是师父延长来的”

十九岁那年参加工作后,勉强捱到两年学徒转正,却再也没有办法去上班了,只好在家吃劳保。那时右腿发软,常常是走不上几步,腿一软就跌坐在地上。父母带我去查病,许多年过去了,走了多少医院,谁也没有告诉我们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直到八十年代末才听说,西安医大从国外進了一台医疗检查设备——核磁共振机,可以为我做检查。于是请父亲同事的母亲、一位资深路广的老前辈带着我们(我由弟弟背着)坐火车去了西安。检查完后,那位当时很权威的专家对她与弟弟说了些什么没告诉我,只说我得的病叫“脊髓空洞症”,回家保守治疗。

以后的日子里,母亲就请了观音像开始在家里拜起了佛。平心而论我是信佛的,也就跟着拜起来。母亲又到处求神问卦,找到根据当地人传说很灵验的人看了我的命相,他只说了两句话:一是在我的头顶上方,坐着一个很大的佛;二是我家烧的香烧在了香炉里。问起究竟,不说。自然我们自己也想不明白什么意思。

直到九七年上半年,本地周易学会的一位负责人在给我占卜算卦时说,在我的命程中有一个他搞不明白的环节,决定去找他的一位在山里闭关修行已一百多岁的师祖,至于见到见不到,他道:随缘。回来后他很兴奋的告诉我父母:这孩子是个修炼人,不久,世上已经出来的一个高人会收她当弟子。

我当时听的一头雾水。修炼?那不就是出家吗?就我这样,怎么修?可下半年,就这位叔叔给我们请来了师父的宝书《转法轮》和一盒炼功磁带。母亲让我先看《转法轮》。十几年的病魔已使我绝望至极,但又不愿伤母亲的心。翻开书,看到的就是这句话:“有的居士,他又修佛教中的东西,又修我们法轮大法的东西。我告诉你,最后你啥也得不着,谁也不会给你的。”我把师父的法理解成既已烧香拜佛了,就不能学大法了。无奈,母亲自己去看《转法轮》。

一个月后,通过学法炼功,母亲的身心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为之震惊。九八年上半年当我再次被病魔整的半死时,母亲又对我说:“修吧,我不忍心看你这个样子……你再看看书,师父讲的不是你看的那个意思。”至此我才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

随着学法,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心结,思想上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明白了生命活着的真正意义和目地——返本归真。这时母亲才告诉我,我得的这个病是绝症中的绝症。当时那位专家就说你是他见过的第二例病例,医学上还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没的救,那就求佛吧。佛可真的管你了,是师父救了你的命,几十年啊,你的生命是师父延长来的,为的就是得大法呀!……我哭,母亲也哭。回想过去的一切,那个相命的与百岁修行人所说的话,对我的恩师,我不仅仅的是感恩,更多是深深的惭愧,就我这样思想业力极重、自身业力很大的弟子,师父为我的承受那是我用人间语言能表达的清的吗?而且那份苦心的安排,有这样一个好的母亲与我一起修炼,那时只要听到有师父的讲法录音,支持我们修炼的家人,或是父亲、弟弟或是妹妹们背着我,各自抽时间送母亲和我去听法,那段日子真是难忘。

二、我是师父的弟子

二零零二年,母亲同修在贴真相粘贴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恶警把母亲绑架到公安局。回家后,“六一零”、单位、街道派出所的那些人,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就来骚扰我家,使家人感到精神压力很大。而母亲和我被亲情、怕心左右着,面对那些人没有用正念去讲清大法真相,没有告诉他们我们各自身心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实,却是随着家人的说法,只说母亲照顾我……不要他们再来我们家了等等。正念不强,离家出走去了一亲戚家。随着邪恶也对我的身体進行疯狂的迫害:左臀部溃烂,最后成了一个大的空洞和肛门都连通了,右臂骨折后又脱臼了。那时的我学法双眼发困、发痒,脑子发木学法学不進去,整夜睡不着,白天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十五分钟就迷糊过去了,炼功更不知该怎么办。更痛苦的是很饿很饿的,可吃進了东西就憋得简直喘不过气来……,加上家人对我身体状况的担心,与我们母女之间发生的矛盾……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

一天,本家五叔带着本市大医院的一位主治医生来看我,之后,家中的亲戚、父母亲的好友及我的一些同学都陆续来看我,有的阿姨抱着我就哭。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想到自己一个修炼人非但没证实大法,反而让大家为我这样,心里很觉得对不起师父。

在此期间慈悲的师父不止一次的点悟我,让同修阿姨看到在我头顶上方布满了一条条金色的亮点,旧势力及黑手烂鬼对我身体的迫害,也让我多次亲眼看到房间里大大小小旋转着的法轮,我心明白师父就在身边。我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即使我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

可是随着时间的拖长,身体的这种状况却越来越严重,心里开始不稳,没有了修炼人的正念,结果可想而知。昏沉中听到邪恶的旧势力恶毒的说:你就这样了,这样了……,当时直觉一种很沉很重的东西压向了我,使我喘不过气来,我想到了生命的窒息……危机中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力量,也许是本性的那一面吧,我大喊:“我是师父的弟子!”而当时的我却只听到“师父!”两个字的强音在天地间回荡着,那样的震撼!随之体内顿感剧烈的震动,小腹部位的法轮在急速的旋转……。当这一切归于平静时,我感到头脑清醒了,身体也开始轻松了起来。这一切竟来的那样突然而又神奇,我怔怔的,当我想明白过来时,我只有流泪的份了,满心满脑的都是对师尊的愧疚,不知师父又为我承受了多少!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与切磋中,在经过认真的学法和不断的向内找,找自己的根本执着,我方才惊醒,原来我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对自身身体的执著,虽然在我修炼后,师父就让我在梦中看到,师父“在史前一个时期广泛度过人”〔2〕。那时我坐着轮椅到姨妈(今生的母亲)家去学法,那时学的就是《转法轮》。可我就是不悟,只是用很重的人心在感性上去理解师父的点悟,却没有真正的从师父的法中去认识。就象师父在《精進要旨》〈无漏〉经文中说的:“舍是不执著于常人之心的体现,如果说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者,其实已在那一层了。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我既未舍尽更没突破,根本上是我没达到对师对法的坚信。

三个月后,我的身体恢复。目睹了我这次生死难关的家人及亲朋好友们,也再一次从新认识与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特别是本家五叔领来的那位主治医生(当时他说我只能活半个月了)更是震惊的直说:“不可思议!”所以当听到他们几乎是用同样的话说:“多亏你有这么好的母亲照顾你,又和你一起炼功,我都会被她这种善心善念所感动。”那时我也会很真诚的告诉他们:“我的母亲是这世上最难得的,也是最辛苦的。……之所以我今生能有这么大的福份,就是因为我有一个修炼大法而又引导我走進大法修炼的了不起的母亲,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们母女,救了我们全家!”在这种善的氛围中,人们对师父和大法升起的敬仰与虔诚,常常使母亲和我非常感动。在以后的“三退”大潮中,他们(及家人)都退出了邪党的相关组织,为自己生命的作了最美好的选择。

三、“是师父又一次救了你的命”

二零一零年上高中的侄儿学习非常紧张,弟弟家离侄儿的学校较远,父母家较近些,又在市中心,交通方便,弟媳就自作主张未和父母亲打招呼就来住下了。母亲和我想轻松都轻松不起来了,而母亲除了人力,物力和父亲财力上的全部付出外,最终得到就是她和弟弟的矛盾冲突中产生的所有的怨气都洒向了母亲。每次母亲好言对她说:“我还是个修炼中的人,我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就说出来,我改。你老是这样没有理由的信口说话,真的对你不好。”她就直顶过来一句:不要讲你的那些,我不相信!

见她这样的魔性发泄,我们心里那种难受。而一家之主的父亲自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走進大法修炼后,总是极力的求得表面的一团和气,又不能够自行解决这些家庭矛盾,只说母亲如何不是,没做到修炼人的忍等等。母亲没守住心性的时候就跟父亲争辩。往往这时我心就很难受,也无法平静下来:都是因为自己才使母亲这样委屈受累,更为重要的是因为我的缘故也局限了母亲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觉得我真是母亲的一个包袱,可再一想自己是个修炼人,想想师父,我的这些想法实在是无颜面对师尊。

每次矛盾冲突的结局都是如此,每次自己的心性也没能真正的突破提高上来,思想中却不时在突然间就冒出一个极其可怕的念头,时强时弱,虽然要铲除它,不承认它,听师父的,但是我知道它还在。

在本市夏季最热的那天下午,地表温度已达四十二度,当地老人们都说西北这地方第一次这么热。只记得当时母亲去冲澡,……,等我醒来时,母亲抱着我,又见每星期来给我们送《明慧周刊》的叔叔同修从父亲的房间里走出来,直对我说:“好了,好了,好了就好。”父亲坐在我的对面,脸色蜡黄蜡黄的,一句话也不说。我怔怔的望着母亲,母亲这才告诉我:“刚才你都没气了,十几分钟哪,我一直喊师父,师父……”母亲满眼是泪,“是师父救了你呀!”我傻在那里,脑子里什么也想不起来,直到五位同修急匆匆赶到我家,我才明白过来。

在此后的两天里,同修们和父母冒着酷暑炎热坚持为我发正念,与我切磋交流,那样真诚的帮助我,同修们那种无私无怨的心与对法理的清醒认识,令我感动,更为自己的不精進而惭愧。

我鼓足了勇气,向同修们讲了自己与弟媳在历史上的一段积怨:在一世的日本,我那一世的母亲即今生的母亲有三个女儿。我是老大,老二是在我们母女修炼中一直支持我们、生活上也一直在帮助我们的我今生的亲妹妹,老三就是我今生的这位弟媳。由于那世的母亲对她的过度娇宠,使她养成了很多很坏的恶习。当我终于忍不住她那过份而无休止的行为向母亲揭穿她时,事实面前她总是很认真的对母亲认错,却会在我不防备时,从我的后背不知用什么东西狠命的揪我一把,几乎使我窒息!内心中那般伤痛与怨恨使我无法释怀。而她这些习性在今世全部又展现出来了,这些又是我和母亲在思想上最不能接受的,内心备受折磨与伤害,由此所形成的一种摆脱不尽的烦闷与憋屈,还有她对大法的那种态度……。从表面上看这次的魔难是因为天气的酷热,自身不出汗加上憋气而生出的怕,实则是由于我内心没能真正的放下对她这份积怨带来的。知道修炼人碰到的任何事都是有原因的,都是自己要修去的东西,况且师尊又在梦中那样的点悟着自己,就应该彻底的去掉了,可是总是割舍不尽。

这时一位叔叔同修这样对我说:“还记得师父讲的‘相由心生’的法吗?放下对家人的怨心,先放下自己。想想,我们修炼人老是抓着人心的执著不放,痛心的是师父,高兴的是旧势力!还有与我们有缘的家人及身边及周围的亲朋好友,他们明白的那面会失望。”叔叔同修的话句句落到我的心上,很沉很真。是慈悲的师尊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着急,借同修的口重锤敲我。那一刻师尊的法不停的打進我的脑中:“你和常人同样对待矛盾的时候,你已经就和常人是一个水平、同一境界了,就是你已经在常人中了。你只有不和他们一样的时候,你才不在其中。当然表现出来那就是宽容、大度,常人会这样看,其实是大家修炼中心性所在位置的表现。所以不管你们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情况下遇到矛盾的时候,都要抱着一颗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对待一切问题。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3〕“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4〕。

此时此刻的我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表述对师尊的那种无限感恩,心中只有那么一种深刻的感受浸透全身心:那么的无比伟大,整个浩瀚的天体和宇宙只有师尊伟岸的身影。小小的我,跪在师尊的脚下泪流不止,师父,弟子又错了,为了让我去掉历史上的这段积怨,您又不知吃了多少苦!是您给了弟子第三次生命!

在经历了这些魔难与生死大关后,我更明白了学好法的重要性和在向内心去找的又一层内涵,与母亲同修交流也是如此感受。深切体悟到作为修炼人一切都应该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正心正念正意,所碰到的一切矛盾与魔难都是修炼人要解决的,亦是自己修炼中需要提高的因素。师父不是讲“慈悲能溶天地春”〔5〕 吗?是我们把自身的感受看的太真太重,长期陷入家庭的矛盾纷争中,站在表面人的理上去强调是非、对错,没有反观自己,这些都是必须要修去的根本执著,是我们没有摆正修炼人与家人(常人)之间的关系,没有去真正抱着一颗慈悲的心向家人讲清大法的真相,没有用修炼人祥和宽容的心态去处理所出现的一切问题,因为我们自身没修好,从另一方面讲反而让邪恶把她往下拉了一把,利用她脑中不好的这些因素,干扰我们的修炼。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那我们就把这些执著修掉。

母亲这样说也更这样做。对我而言母亲的这种在法中悟到做到的正的举动也在鞭策着我,怎样按法的要求做好。当母亲和我在以后面对家庭矛盾,在他俩激烈对峙中,弟媳当着弟弟面对母亲大吵大闹时,母亲的心平和了,我的心也平和了,她那边也安宁了。家庭环境随之趋于缓和了,弟弟也开始做起了晚饭,弟媳也能做一点家务了,对大法也不再说什么了,承认大法修炼是个人的信仰。

境由心变,这样母亲就能有一些时间每天晚上和我一起背法了。现在我们除了每周大组(共六人)学法外,父母和我每天的小组中又有一位阿姨同修加入了進来,母亲也与此阿姨同修每星期一次走出去,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监狱近距离发正念,路途中与碰到的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由此母亲很是感慨的说: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6〕啊!

而现今的我心是充实、轻松而幸福的。那是生命溶入大法中的虔诚与感恩啊!当我在网上看着全世界大法弟子们的心得交流,同修们在各种环境中所表现出来的对师、对法的坚信与实修中的精進,无时不在感动着我,激励着我快快向前走,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在此我要特别感谢阿姨同修,在二零零九年介绍来懂技术的年轻同修为我们安装了一套弟子用的上网系统,使我在同修们和家人的帮助下逐步学会了上网、下载,包括下载明慧广播与录音,天音的歌曲,正见网、放光明和新唐人细语人生的视频及刻录,发送文章及三退名单,使我在救人一事上也能多尽一点力。

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您的弟子开创了这么一个神圣的、互相间比学比修的窗口!

结束语

那天,大组学法时,一阿姨同修说:“好儿,什么时候能坐起来和我们一起学法呀?”我望着阿姨同修,我没有了以前那种痛苦,那种自责自卑、悔恨与懊恼,此刻的我,满心被一种巨大的暖流包容着。我很真诚的对阿姨同修说:“阿姨,请您把我放下好吗?师父的诗中不是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7〕吗?师尊不就是要我们这颗修炼的心吗?今生既然我们有缘同修一部大法,请您加持我的正念,大法修炼人的正念。师父既然选择了我,就有无边的法力度成我,我也一定会做的更好。只要我们把心无条件全部交给师父,一切听师父的话,把自身溶在大法中,师父就能创造出一个个神奇,大法就会给未来人类留下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们在正法修炼中显现出的各种各样的人间奇迹。”

从起笔到结束这篇文章,都是在师尊的点悟与加持中,写的过程中泪水总是不由自主的流。想想,一路走来,在十几年风风雨雨的修炼中,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巨大的付出,三次挽救了我的生命,我怎能活到现在?此刻弟子用尽人间语言也无法表述对伟大师尊的感恩,佛恩浩荡,师恩难报啊!弟子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才不负师尊的苦心救度。

弟子再次叩谢师尊! 合十

也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解大劫〉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法正乾坤〉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无阻〉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