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坚持不懈给政府机关人员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有一次我坐在长途大客车上,对着车里的人大声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们有什么疑问,都来问我,我给你们解答。”当时就有三个小伙子跟我身边的人换了座位。其中一个人就问我:法轮功是啥意思?是不是象电视说的那样?他们还问“真、善、忍”怎么解释。我就按大法书上写的一一做了解释,还着重说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过去我眼睛不好,看报纸就是一片黑,医院眼科检查说我眼底老化,我说给我开点药吧,他们说世界上没有治老的药。我炼法轮功以后,芝麻大的小字我都看的清清楚楚。有几个老太太说:“这个法轮功这么好,我们也跟你学吧。”
——本文作者

* * * * * * *

我今年七十多岁了,家住内蒙农村。早在九九年“七·二零”时,我就被邪党关進过看守所。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邪党的“六一零”头子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我只有三个要求:“第一,立即撤销对我师父的通缉令;第二,给法轮大法恢复名誉;第三,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就这三个要求。”从看守所回来后,我就经常去邪党的街道、派出所、镇政府、市委、“六一零办公室”等部门去讲真相。我没有多少顾虑,看到邪党的人员被蒙骗的理智不清,心里很可怜他们,就想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以下是我给他们这些人讲真相的片断,今天写出来是想让世人明白,真正受迫害的不是我们大法弟子,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

在镇政府讲真相

二零零一年,正是邪党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年月,许多负责协调的大法弟子都被邪党安插人员监控,我也不例外。当年十二月份我去辽宁外甥女家,刚上火车坐定,就上来好几个人,我一看都是我们当地派出所、镇政府、街道人员,他们问我上哪去,我说去辽宁。他们说:“你请假了吗?你得跟我们去镇里请假。”我心想,我正想去镇政府找你们呢,今天你们送上门来了,那我就去。

到了镇政府,一个姓杨的镇长接待了我。我结合本村有一户人家丢羊绒,公安局不去抓盗窃犯,反而让失主请他们吃饭,索要好处,那个镇长很是惊讶,一个农村老太太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我反过来给他们打比方,说如果大家都炼法轮功,这些败坏社会的事就都不会发生。当时在场的人很多,有人问我是什么文化,我说农村老太太,大字不识几个。看得出来,许多人都用佩服的目光看着我。

在大客车上讲真相

有一次我坐在长途大客车上,对着车里的人大声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们有什么疑问,都来问我,我给你们解答。”我说完当时就有三个小伙子跟我身边的人换了座位,坐在我周围。其中一个人就问我:法轮功是啥意思?是不是象电视说的那样?我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一部高德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他们还问“真、善、忍”怎么解释?我就按大法书上写的一一做了解释。我还着重说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过去我眼睛不好,看报纸就是一片黑,我去医院眼科检查,他们说我眼底老化,我说给我开点药吧,他们说世界上没有治老的药。我炼法轮功以后,芝麻大的小字我都看的清清楚楚。有几个老太太说:“这个法轮功这么好,我们也跟你学吧。”我说:“行啊,你们都去我家吧,不要钱,学会为止。”我就把地址告诉了她们,她们更加信服我了。

以后,我无论坐客车,还是公交车,我都会寻找各种机会给大家讲大法的真相,如果车上有认识的人更好,他们往往说你这老太太是不是吃了唐僧肉了,怎么越活越年轻啊?我马上就会切入主题,说我是炼法轮功炼的。每次当我跟人讲话说出“我是炼法轮功的”时候,我就立刻觉得自己顶天立地,唯我独尊。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上午,我在市里坐了三次公交车。那天不论我在哪里上车,竟然都是同一辆车。司机和乘务员一看我上车,都乐了,我也乐了。我说咱们多大的缘份啊,走哪都能坐上你们的车。我在车上讲真相,讲了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的“藏字石”,五百年前断裂后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细说了邪党一手炮制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伪案,说这样的邪党老天不灭它,怎么可能呢?

给“六一零”头子讲真相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外甥得重病,想见一见他的媳妇,外甥媳妇正被关在女子劳教所。我给劳教所打电话,他们说我得找“六一零办公室”解决。我想正好借此机会去见见本地“六一零”头子。我打出租车去,出租车司机都找不到“六一零”在哪里,最后打听到原来在市委一楼。我到了市委,看见一个房间挂着这个臭名昭著的“六一零”牌子。

我敲门進去了,我跟他们讲了外甥媳妇在劳教所,外甥病重想和媳妇见一面,劳教所不让回来,劳教所里的人说别说病了,就是死了也不让回去。“六一零”头子问:“你炼法轮功吗?”我说炼,他又说:“你到什么层次啦?”我给他们讲真相,又進来两个穿便衣的,制止说:“你别在这里讲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怎么了?吃喝嫖赌、贪污腐败都可以随便说,怎么做好人办好事就不让说?”他们说不过我。“六一零”头子始终不说话。

我又故意问他:“六一零是干什么的?”他说:“是管法律的。”我说:“管法律是管啥?”他说:“专门管法轮功的。”我说:“你别再造业了,法轮功都是好人,你管他们干什么呀?”他不吱声。

以后,我就经常给这个六一零头子打电话。

有一个大法弟子被抓,被关進了看守所,我给这个六一零头子打电话。我跟他说:“你又抓人啦?是不是你抓的人?”他说:“我没有抓人,不是我抓的。”我说:“是不是国保大队抓的?”他说:“不是,是公安局抓的。”我说:“公安局谁抓的?”他说:“公安局三百多人,我不知道是谁抓的。”我跟他说:“这次抓了,以后别抓了。我天天给你念法轮大法好,你还在背后造孽?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被抓的那个同修被关押了一段时间,就从看守所放了回来,没有劳教或判刑。

大年三十过年时,我给他用手机发短信,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多做好事,家庭兴旺。他给我回手机短信,祝愿我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给人大主任讲真相

二零一零春天,我与一个同修去市人大讲真相。到了人大办公室推门而入,直截了当的说:“我找最大的官,找主席。”人大主任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人,他说人大主席不在家,有什么事跟我说吧。我说你也行。我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在沙发上,说:“听说人大跟老百姓最贴心了,是最说理的地方。我孙子在北京打工,一年领一个媳妇回来,你们说这到底谁负责啊?”他说是社会与家庭的事,我们管不了。我说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安分守己的庄稼人,我随着站起来,严肃的说:“这个社会到底怎么啦?吃喝嫖赌、卖淫嫖娼都没有人管,修‘真、善、忍’的好人却往死里整。”他马上就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说是。他说:“若在头几年,我马上就可以把你抓起来。那时我在公安局。”我说那个时候你不知法轮功是啥,现在你明白了,法轮功是教人心向善,只做好事,不做坏事,现在让你抓你都不抓了。

那个同修紧接着开始说自己原来有多少病,胃都切了三分之一,现在炼功好了,家庭顺利了。我又接着补充了很多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他人不治,天必治。天要灭它啦,赶紧退出中共邪党吧。

最后,他开门送我们,我们走时,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灾难来时有人保。我们双手合十,他也不由自主的也跟我们双手合十。

第二次我还是跟那个同修,以电费问题为名去找人大主任。進屋后一个女的接待了我们。我就说:“农村电费一个字八毛零八厘钱,城市才四毛,这太不公平了。老百姓现在多苦,年年有灾。村里没人敢来反映意见,怕政府。我是一个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告诉我们要做一个好人,处处要替别人着想,我们不来谁来?”她饶有兴趣问:“法轮功咋炼啊?”我就让同修给她双盘炼静功。她说那不把腿压的不过血了吗?我说:“不会的,炼功能打开人体百脉,啥病没有。”我们接着讲了真相。

二零一一年,我去电业局交电费。收电费的跟我说:“你们农村的电费都降价了,都降到四毛五了,跟城里一个价。”我知道这是大法给村民带来了好处。我想这也是见到政府官员的好机会,我这次就利用电费做话引子吧。

我又到女主任办公室,我见到她说:“我代表村民来感谢你们,我们电费降价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她没有干这件好事。我又给她讲了一会儿法轮功真相。

从女主任办公室出来我就去找政协主席。進屋一看,原来这个人在我们镇里当过镇书记。他见到我说:“你现在年轻了?”我说那是啊,这是炼功炼的嘛。临走时我把《神在人间》这本书给了他。我又返回市委,找到一个姓包的主任,谈关于电费的事,诚心向他表达了感谢,他说了一些客气话,我说象你这样的官员已经很少了,他表示同意,我马上转到法轮大法的真相上,如果都按“真善忍”做事,更好了。他一下子警觉起来,我说你听听我说的有没有道理。我接着给他讲了好多真相,他听着,一声不吱。最后又给他一张光盘,他也接受了。

到镇政府办公室发光盘

今年三月,我去镇政府给镇主任两张光盘,一张是《明慧十方》,介绍前中共公安部高级官员叶浩的,还有一张是《我们告诉未来》。我又到环保大队长办公室,我跟他们说你们不是说对法轮功不了解吗?我让前公安部的高级官员叶浩跟你们讲一讲。大队长马上就接过光盘,插進电脑。我又到另一个办公室里,看见一个小伙子,给他一张光盘,他说“我刚入党,我不能看”。我说入党也得保命啊,最后他接了光盘。我回头问镇主任,放出来了吗?他说放不出来,我说你要放不出来,你去找环保大队长,我看他找人放出来了。

我去当地派出所,找到了派出所所长,说我外甥病重了,想把外甥媳妇接回来。这个所长说:“你又找我啥事呀?不让炼就别炼呗。”我说,不让贪污他们咋贪污呢?他说现在不是抓吗?我说:“我跟你们书记说过,你们书记说咱们市处级以上的干部挨个杀头也不冤枉。”他不让我再说下去,就把我领到指导员办公室,让指导员处理这件事。看到他的办公桌上有一本《法轮大法 在瑞士讲法》,所长说这是谁看呢?他说是搜来的。

这个所长走后,我掏出一张光盘,递给指导员,他说:“这回看完你还要不要?”原来几个月前,我因为忙着给六一零头子送光盘,手里一时没盘,我就顺便到他办公室里,问他看完了吗,他说看完了,我说看完了你就把它还给我吧。这次我说:不要了,你看完给别人看吧。

派出所所长终于留下了光盘

不久我又找到派出所所长。他看到我后,脸色沉的很难看,不愿搭理我。我不理会,他说:你还有什么事快说!我说:“咱们到你的办公室说吧。”到了他办公室我对他说:“你不是不了解法轮功吗?”说着我拿出一张光盘,“我给你一张前公安部高级官员叶浩谈法轮功的光盘,让他给你讲讲法轮功吧。”他说:“你这么大岁数了,不好好在家待着,出来整这个事。国务院有指示不让炼。”我平静的说:“国务院的文件在哪呢?你拿出来我看看?”他说国家都定性的,是“×教”,我说当年刘少奇还是叛徒、工贼、内奸呢,现在不也平反了吗?

这个所长拿出电话就打,我说你打电话呢?他说没有。不大一会,就上来一个警察,進屋就问:“有事吗?”所长说没事,那个警察又狐疑的说:打电话啦。所长说“没事没事”。我说你要不看就把光盘还给我!我冒着危险给你送光盘,你还想打电话叫人来整我。所长觉得理亏了,刚才阴沉的表情顿时缓和了下来,他说那我就看看吧,我也研究研究。派出所所长终于把光盘留下了。

和同修密切配合,通过不懈的给邪党政府各部门人员讲真相,使他们当中很多人明白真相后,不再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减少了本地区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程度,有的政府人员还给大法弟子或家人打电话,告诉大法弟子:最近邪党要有行动,留心点,做好准备等等。

以上是我给政府官员及公安、派出所警察讲真相的片断。不妥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