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愿把众生托在手心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当提笔给他们写劝善信的时候,更体会到修炼人的“慈悲”了,就感觉每句话都是对收信人当面说的。因为是用“心”在写,每句话、每个字词的斟酌选用都加以善念,避免过激的语言,避免触及人负面的东西。那不只是娓娓道来,更是心与心诚恳的交流。
——本文作者

师父好!
同修们好!

值此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之际,写出自己在救度众生方面的一点体会与同修分享,不当之处请指正。

拥有慈悲的心态

一场邪恶对大法的残酷迫害,蒙蔽多少人对大法抵触,蒙蔽多少中国大陆公检法司人员对大法犯罪。如果大法弟子不去救度,等待他们的将是可悲的下场。我曾梦见成群的公检法司人员排着长队,被红色恶魔一个个的活活勒死,梦见警察跪下来求我救救他们。然而眼见明慧网报道一桩桩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案例,打死、打残、性虐待,有的被关進精神病院打毒针致疯。大法弟子上至七十岁老人,下至几个月的婴儿都不能幸免,可见迫害早已丧尽天良了。我常常在看文章的时候心痛的流泪,对恶警的暴行愤怒不已,又何谈“救度”他们呢?

好在大法弟子都知道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修心性,那就强迫自己忍不了也得忍。一时忍不了,就背诵师父的讲法,用大法的法理去化解心中的愤恨,毕竟是佛法无边。这样一次、二次、三次,大法无边的法力一点点解体着心中的伤痛和怨恨。渐渐地,心情平静下来了;渐渐的,大法修炼者的慈悲占了上风。

这时候就能换个角度看问题了。我突然觉得:那些绑架、毒打大法弟子的人,助纣为虐对大法弟子非法判刑的人,他们才是天底下最可悲的生命啊!当这场浩劫走到尽头的时候,当天理昭彰的时刻到来的时候,他们还往哪里逃?人类走过的漫长岁月早已证明了这一点: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人从来就没有好下场!甚至罪过太大的时候,子孙都要遭殃的。这样看来谁好过、谁难过呢?不知不觉间,心里充满对公检法司人员的悲悯与可怜,于是想唤醒他们早日醒悟而不做中共的殉葬品。

呼唤迷中的世人

当提笔给他们写劝善信的时候,更体会到修炼人的“慈悲”了,就感觉每句话都是对收信人当面说的。因为是用“心”在写,每句话、每个字词的斟酌选用都加以善念,避免过激的语言,避免触及人负面的东西。那不只是娓娓道来,更是心与心诚恳的交流。同修说劝善信太感人了。

对于劝善的范围,我最初围绕明慧网发布的本省迫害消息,辅助做一些外省的。一旦知道哪里绑架大法弟子了,就立即下载相关的报道打印出来,然后写劝善信一并寄给参与迫害的人。后来我想,用大量的真相资料洗涤公检法司人员被中共灌输的毒素,才能真正的唤醒他们。

接下来繁琐的工作开始了,我天天在网上找资料。由于开始没经验,加上用网卡下载速度慢,我在网上选文章耗费了大量的时间,时常熬到半夜一点多。后来安装宽带又换了新本子,上网下载的速度很快,我查询资料也有经验了。一个月整理出四十多篇明慧网评论文章,这样真相信的内容已经丰富而有力度了。接下来我把明慧网发布的省内公检法人员名单分类存档,之后有序的给他们寄信,并保证每个人至少收到十封信。为了避免重复、不浪费真相资料,每发一封信都要记录存档。信件的内容也是有序的:迫害的手段、迫害的邪恶程度、国际声讨、恶报警示,等等。

在资料的搭配上,一般根据收信人职位和大概年龄来选择。文章长短的搭配上,合理而不浪费纸张;一封信尽量多装却不超重。而在编辑、排版、打印、叠资料、写信封的每一个细节上都以纯正的心态做。比如对打印中的资料一张一张的查,一旦打出的资料不干净或因放偏了纸而打斜了哪怕一点点,都要从新打。折叠资料时先把手洗干净,不能把中线折到字迹上,以保证资料整体的美观;书写信封时字迹清晰工整;粘贴信封时,不能把胶水粘到材料上,粘完后检查信封有无漏处,然后将信抚平。此时一封信掂在手里,感觉它真的很可贵。

邮寄时穿插着本地的、外地的,内容丰富却不杂乱。有时在本地邮,有时去外地邮。只要确定了跟踪明慧报道有时效性的,就务必风雨不误的及时邮寄,为此经常赶去邻近市县。这样一旦哪里绑架大法弟子了,不法人员就会收到来自各地的真相信,因此而受到很大的震慑。

粗略算一下,两年多时间里我和同修已累计寄出一万封真相信。一万封信陆续飞往城市,飞往县城和山区,去唤醒那些被中共谎言蒙蔽的公检法司人员。当然丰硕的成果也需要巨大的付出,在制作真相信的两年多时间里,我从没在十二点之前睡过觉,经常熬到下半夜一、二点钟。如果需要大量制作而且又急用时,同修们就会来帮忙。我常想:能以纯正的心态劝善迫害我们的人,那不就是以德报怨吗?这样的事除了大法徒之外,还有谁能做到呢?

为了大面积劝善,我又学会用手机打语音电话,学会群发短信。而在使用手机的过程中,也常常面临恒心与意志的挑战。一看到明慧网报道说哪里在严重迫害大法弟子,就立即下载文章,做成几条短信。再从明慧网和常人网站搜集那个地区的手机号,包括公检法人员和职能部门的。之后将号码整理,再分成几十人一组,以适应手机短信群发数量的要求。

编写短信也不容易。为搞破坏中共使用“金盾”软件过滤短信内容。如果短信里有“大法弟子”、“法轮大法”或“大法好”的字样,短信就会被拦截。因此要表达清楚一个真相内容,编写难度就很大。编写时得反复推敲。

曾经好多次,顶着风雪走出去很远的路,却因为文字过滤而连一条短信都发不出去。又因为群发短信的编辑需要使用电脑,因此不得不再顶着风雪往家走。改完之后再去试,不成功还要回来改。一遍遍的改,一次次的试。有时候为了及时曝光邪恶而不得不赶时间,在接近零下四十度的奇寒天气下,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夜里发短信,回家后发现脸上的霜雪冻成了冰……

编写彩信的艰辛

一天,外地一同修让我看他使用的彩信。同修原以为我会说好,没想到我一看彩信有十九页,随口说了一句:“这也太长了,常人能愿意看吗?”同修有些惊讶却没说啥。结果当晚来信说以后就由我来编写制作彩信吧,连彩信编辑器都发到信箱里了。天哪,我这才后悔不该多说话。我对彩信怎么发送都不懂呢,却让我编写和制作,那不等于撵鸭子上架吗?我在心里向师父诉苦,我说师父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求师父帮我解围。然而让我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却想起昨晚在梦中发一宿彩信,很多人都说我编的彩信真好,还有人回信感谢我呢。

我想这是师父鼓励我。于是开始尝试把现成的文章做成彩信,结果一天就会了。后来越做越熟练,我就把明慧网上的评论文章做成彩信发送。真就有人回信说谢谢,其中还有警察呢。尤其当知道哪里发生了迫害时,我立即把相关的明慧报道做成彩信,并于当晚发出去,以最快的速度曝光邪恶。随后针对这件事连续制作和发送彩信,那个劝善的效果都会反馈回来的。天南的,海北的,哪里迫害大法弟子了,我劝善的声音立即跟踪到哪里。尤其给公检法司人员写劝善信,我都选些合适的图片做成彩信,劝善效果真挺好。

当大量发送彩信时,为了避开通讯部门拦截,我在给彩信打包的时候需要把发送的个数打乱,有时专门打一些数量不等的小包。这样就得把号码分成几个一组装入彩信号码档。常常是密密麻麻的号码看得直眼晕,有时因为长时间盯看号码累得眼睛疼,这一点在制作彩信时应该是最难的。

其次选图片也是一个重要环节。图片选配得当整体效果就好,说服力也强。尤其表现大法美好的主题,一定选配色泽明亮的图片。我就听到这样的回馈消息,有人看了我编辑的彩信,说看看人家法轮功学员真的太有才了。我知道这是自己用心做,真正把编写制作彩信看作是在救人而不是在做事,心性符合了法的要求之后,大法展现出的神奇。

编完每一封彩信我都直接传到手机上查看。查看整体效果、版面设计、段落间的衔接语、个别字词的表现力度,直到注意错别字。每一封彩信,我在手机上至少检查五、六遍,直到满意为止。一般不会有什么错字了。

我对修改或添加的字句都要仔细品一下,确保语言的严谨性、表现力度和劝善效果都要比先前的好。做彩信就这样从细微处认真对待,一句话,一个词,一个字都认真对待,时间长了,就形成一种讲真相较好的表达方式了。

每一封彩信都尽量做到简单明了,所要表现的主题突出,读者也愿意看。如果很多内容挤到一封信里,就会凌乱,读者也记不清我们要表达怎样的观点。因此我做的彩信一般都是言简意赅的风格。只要能对救度众生有利,我辛苦点,多做一点,多花点钱,多发几次,都是很值得。

一年多编写彩信的过程中我归正了很多东西,心性得到很大的磨炼。我更加珍惜救众生的机会,曾先后编写制作了很多地方性彩信。而在编写地方性彩信的时候,我遇到了自修炼以来最大的阻力。每编写一封地方性彩信,邪恶都会利用亲情干扰我,表现上就是母亲和妹妹病重到命在旦夕了。好多次我因为放不下亲情心痛的哭,心里很清楚都是邪恶惧怕我的彩信而使坏,也就从没离开“岗位”,从来都是坚持做。而一旦编写完了的时候,一切干扰自己又退了。而且彩信的回馈效果还都好。正象同修形容的那样:随着整体的配合,随着我们心性容量的加大,几乎是真相彩信发到哪里,哪里就是雨过天晴。好人说谢谢,坏人蔫巴了。

炼就坚忍的意志

我在做事的过程中经常面对忍耐性的考验。常常在寒冷的日子里,刚发出一条短信,手就冻的生疼而不听使唤了,脚冻的象被猫啃着一样痛。那还发不发?回答是肯定的。尽管被冻的大半宿缓不过来,心里却不觉苦。有一次我发高烧,浑身痛的起不来了,而且身上长满了血点子,就连眼皮上都有,我是从梦中痛醒的。身体难受到这种成度,心情很不好,甚至想要睡两天。可一想到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一想到他们将面临的危险,还是一骨碌爬起来,照常出去发短信。

然而修炼人的忍耐挑战更多体现在跟常人的矛盾上。去年圣诞节前一天,我给当地世人群发短信,一个人回信骂,我便用短信劝善。没想到出去给他发短信时却被公安车跟踪定位,只差几秒钟就要被绑架,幸好有师父保护,让我及时警觉而避免了迫害。当时想:天气寒冷还不是大问题,关键是暗处有险滩,救人可真难哪!次日早上,我带上连夜赶制的真相信去外地,等车的空档时间里发短信。谁知又收到昨天那人的骂人短信,而且越骂越凶,回信劝善也不听。本打算在车上发短信,此时却被他骂伤心了。想想早上忙得连饭都没吃,一口水没喝,在车上又冷又饿的。想想自己天天熬夜做信,众生就这样对我们?一时间感到从未有过的伤心和凄凉……心情平静不下来,也就没再发短信。下车后感觉天气格外的冷,浑身冻透了,不光脸疼手脚疼,浑身肉都疼。也只好强挺着快点走,投完信件赶紧买票往回返。

谁知车上暖气又坏了,坐在车里就感觉掉進冰窟里,冻得直发抖。此时又发现原本对号的座位被人抢占了,心里更委屈,我几乎带着哭腔求师父:“师父我没座儿?”可就这样一想的时候,旁边俩学生立即起身让我坐下了。此时那人还发短信追着骂。我心里很难过,一想昨天就是因为给你发短信差点被迫害,今天这么冷的天还要给你寄信,你却这么没素质没良心?正难过的时候,汽车广播里突然响起优美的轻音乐,一听正是我平时喜爱的,心头涌起一丝酸楚,眼里噙满了泪水。一想我也是热爱生活的人,如今却顾不得享受爱好,把时间都用在讲真相上了。这大冷的天,我却出来花钱遭罪不讨好,手脚冻坏了,脸也冻伤了,还要挨人骂。看看现在的人都成啥样了?退一步想,如果不管他们的事,不出来寄信,我可以坐在家里悠闲的看电视,可以喝着茶水听音乐,还可以逛街买衣服,一连气想了一大堆。

可就在我伤心的时候,忽觉脚下一股暖风吹来,心情顿时一震。车里人惊叫着:哎呀暖风修好了!这时候旁边的乘客对我说:你没看车上唯一的暖气口就在你脚下,看看满车的人谁有你幸福!一句话点醒了我,这才想起师父在呵护我,借乘客的嘴在鼓励我呀。是啊,身为大法弟子,什么样的委屈和辛苦还能削弱我救度众生的信心呢?我又开始发短信。这一次手机发送速度显得格外的快,而且一条失败的都没有。我也鼓励自己要有足够的耐心给世人讲真相。回到家一看脸已冻伤了,伤的很明显。这才意识到害怕被伤害的“面子心”该去了,就专门发正念去除这个面子心。后来跟踪给那个人寄信、寄图片、发短信,他再也不骂了。

一天,明慧网报道说山东荣成市恶警同时绑架了我们几十个同修,还有不少人流离失所,一时间那里风声鹤唳。当晚我就把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作案细节编成彩信,曝光给当地一千多公安人员,并呼吁善良人士帮助搜集恶警及家属的个人信息发给我,以便加大力度制止邪恶。有个恶警象疯了一样的骂我,追着回信骂了三天,并威胁我再敢发信就要如何。我根本不理他,不但继续发,还给他拨打配有《梦醒》音乐的语音电话——“致公检法人员”。听的清清楚楚的,他在那边暴跳如雷的骂,还摔碎了杯子之类的东西,随后又发短信威胁我。这一次我几乎没动心,我要做师父的合格弟子了。两天后我跟那人明白的一面沟通:“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是我曾欠你的,从现在起你一句都不能再骂我,否则你的罪过可大了。”说完对着他打过去一个大大的“救”字,发去一封香港游行洪法图片彩信,他真就不骂了。

追着救

说说我追踪某市众生讲真相的体会。有一天我给该市政府和公检法司近千人发去关于薄熙来的彩信,还没发完就有人回信、打电话。我回复语音电话,有人一直听完。我把彩信专门发给该市洗脑班头目和家人,然后用彩信发去一封信,劝他主动解散洗脑班。又把他多年来“转化”当地法轮功学员的事做成真相信,从多个城市寄给他和两个参加工作的女儿。后来梦见他哭着求我别“收拾”他了,说家里人都烦他,他不想“转化”谁了。

该市国安局“六一零”主任,收到彩信随即回信骂人,我立即写信、用彩信发过去,他就不骂了。该市一恶警多年参与迫害,我把二十多条曝光他的明慧报道做成真相信,从六个城市寄给当地很多人。后来听同修说他再见到法轮功学员时总是低头绕开走。该市某管理局“六一零”头目一直追随中共迫害大法,又于近期叫嚣把某大法弟子送進洗脑班。应同修提议我便及时编写一封彩信,曝光他多年的恶行,并讲述很多道理。当地同修立即把彩信发给当地公检法司及普通百姓六千四百多人。由于那个企业在当地最大最出名,一下子象炸开了锅,一时间到处是议论耻笑他的声音,他迫害大法弟子的丑事被传得沸沸扬扬。我又用语音电话追踪他,发现他在家里从来不敢接电话。我便追着往单位打,可能迫于同事舆论压力他接了,但只听两句就挂断电话。很明显恶人没辙了,抽抽了……

如今提起这些事觉得没什么,好象在说别人的事。可在当时对我真是一次次的磨炼,而这样的磨炼早已数不清有过多少次。我感慨只有在大法中才能炼就如此的意志呀。再比如今年师父生日那天,我先学法、发正念,然后以纯净的心态发彩信。外面下了一整天的雨,我就在雨中坚持发,半天的时间给本省一千多公检法司人员发去彩信。半天下来衣服早就湿了,身上也有些冷。可就是浑身轻飘飘的,真有飞一样的感觉啊!

世人的醒悟与得救

我经常给当地“六一零”主任邮寄真相信。一段时间后他告诉我:为远离罪恶,他主动辞职不干了,并感谢我对他劝善。我更意识到寄信劝善效果好,又给新上任“六一零”主任邮寄真相信。一天有人打电话向他举报法轮功学员散发资料,他说法轮功资料多的是,你能管得过来呀?那人消停了。后来有人拿资料去派出所恶告,警察接二连三的问:资料哪来的?发资料的人长啥样?说不出来你就是炼法轮功的,先去你家抄完家再说。那人听出警察刁难他,吓得连连说错了,保证以后再也不管了。还有一次,当地两名同修被劫持到派出所。警察说他们收到过很多真相信,知道法轮功是咋回事儿,当天就把她俩放回家。看来我们的真相信起了大作用。

半年前,我地一中学走廊里悬挂几处诽谤大法的宣传品,一同修因为拒绝在诽谤大法的传单上签字而被校长施加压力。我和同修制作了几百封真相信,先后从各地发过去,该同修又给校领导讲善恶有报的例子。一段时间后,校领导和教师们私下里议论法轮功学员有多好,并主动撤掉了诽谤大法的宣传品。

一天上午,我在去外地的火车上忽然想起邻市一同修就在近日被非法庭审。于是给那里公检法人员发去两条短信“擦亮眼”和“做好官”,希望唤醒他们不再迫害好人。当时使用两部手机给七十人发过去。结果当天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正好在我发短信的那个时间,法庭上显得很异常,就好象突然接到上级命令一样,几十部手机接连响起,几十个人同时看短信,之后面面相觑,显得震惊又尴尬。旁听的同修家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默默的观察等候着。这时只听审判长突然宣布休庭,说择日再判。大家往外走的时候,法官对同修家属说他们也不想“判”,希望能托关系赶紧放人才好呢。这件事对我鼓舞极大:感谢师父加持,让我把短信发到了非法开庭的现场。同时我相信公检法部门还有好人,他们是不甘心被中共呼来唤去干坏事的。

今年过年期间,我给本省省委人员发送短信和彩信。有一次我给他们发去一条香港法轮功学员洪法场面的彩信,公安厅有人给我回空信。我想他可能明白真相,只是迫于压力不敢说什么。于是立即回复他:“这场迫害好人的人类浩劫就要结束了,真相即将大白于天下。在善与恶的较量中,好人一定会见证到天理昭彰的伟大时刻!法轮功学员真诚的祝愿所有善良人幸福平安!”紧接着那人关机了,我更确信他是真正明白了。

有一段时间,我把明慧网评论文章《迫害者的可耻下场》做成彩信大面积发给山东省公安人员。之后又把山东各地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整理成彩信发过去,同时打语音电话進一步劝善。有个荣成市的女警察吓得不敢接电话,让丈夫接,丈夫按了免提。只听女的说:“快听吧,是法轮功。可了不得了,出了大乱子。这帮人‘作’过头了,人家法轮功找上门来了。”俩口子小声嘀咕着,一直听完还不舍得挂电话。一听这家人挺善良,我随即把彩信“龙年送福”发了过去。

一天我想起曾经迫害我的劳教所里几个女恶警,就给她们发去彩信“王立军事件的警思”。万没想到名声最坏的恶警王某居然给我回信了,并问我是谁。这一问让我想起了往事,想起她对我们很多同修的酷刑迫害。我便问自己:恨她吗?假如灾难来临,假如眼见她掉進水火之中了,还会拉她上来吗?只这样一想,大法弟子的“慈悲”油然而生。于是调整好心态,专门给她写了一封劝善信发过去。那一刻,我对她几年的怨恨荡然无存,唯有对一个作恶多端的生命的担心和可怜。而在发短信的当晚,我梦见她在我面前落泪了。

我把关于王立军的彩信发给本省政法委、公安厅及省会城市公检法司一千人。没想到这条彩信的震慑作用可真大,陆续有人回短信。而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省会城市最大的公安头子居然回信了。我便及时编辑针对性的劝善信回过去,并告诉他为什么要“三退”,为什么让人念诵“法轮大法好”。我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无论谁迫害了佛法的信徒,那可就犯下了滔天大罪。然而佛法无边,‘法轮大法好’五个字本身就带有佛法的力量,就能消减人的罪业。因此想悔过自新的人更应该坚持念诵‘法轮大法好’。”我发完彩信,回家后一眼看到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话:“你们做的这些事情能够使今天邪恶受到震慑,能够使邪恶大量的减少、抑制住它们,使邪恶害怕、迫害不起来,最后使这场邪恶的迫害不得不结束。这就是大法弟子在法正人间之前做出来的,了不起。”当时心里特感动。那一刻我想说:大法徒遵师命救众生,愿把众生托在手心上!

在本文结束的时候,借一首常令人感动落泪的歌曲《请与我比邻而坐》,再次表达我助师正法的心声:“请与我比邻而坐,在寂静之处。微闭双目,发出我们心底的呼唤。为制止酷刑凌辱,为结束疯狂屠戮,为停止一切迫害,心慈意猛何惧苦?于无声处,让我们同将历史改变。于无声处,让我们同将众生救度。”……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