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走师父安排的路就最安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几个月的救人经历,我悟到:师父让我们用心去慈悲救人,太对了,多么邪恶的人当他感应到你是真心为他好时,即使他不理解、不接受,也恶不起来,也就不用怕,也就没有迫害
——本文作者

* * * * * * *

伟大慈悲的师尊,您好!
全体同修们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三岁了,退休前是名审计干部。多年来一直在索取,提笔都找不到头,要写得太多。现在想来,重在参与,这也是师父安排的路,还是把近期修炼中的成长历程点滴写出来,向师尊交卷,和同修交流。感谢师父给我们这样好的交流平台。

师父说:“正法是绝对严肃的,开始修炼时应该做的师父都已经给你们做了,现在就得靠你正念闯关了。你正念足了师父就能帮你。你正念不足、达不到标准,师父一动就牵扯那么大的事情。所以一旦大法弟子你修炼的路安排好了,基本上是谁也不能轻易动的,无论是好的坏的都对你无能为力。谁想给你点特殊好处都加不進来,谁想给你点特殊的不是属于你修炼过程中原有的东西,谁想额外的迫害你,都做不到。除非你自己做不好带来的。”[1]那么,我们作为修炼者就应该主动走好师父安排的路。这一年来,我在做三件事中,去了许多人心,当然还有许多,收获也许多。正念来自法,其实都是师父在做。

一、恶人得救

前年,我们这有几个同修被绑架,领头蹲坑抓人的是当时我市最坏的那个恶警××,他的名字及恶行总出现在真相资料上。我就想:他总作恶,咋办呢?他是不明白自己在干啥,还感觉自己的工作不错,横行霸道说上几句,又能敲诈勒索,可他面临灭顶之灾,却不自知。于是,我曾有想跟他唠唠真相,劝劝他的想法,但感觉无法实现(公安局進不去)。

可有一天,我正在家打印资料,有四人来到我家,一進门,就亮了证件:市公安局六一零的,其中领头的报名正是那个恶警。我感到突然,有点紧张,但马上转为激动得泪水在眼里转了。我一下明白这是师父在帮助我,把他们送到我家,让我讲真相救他们的。顿时感到师父太慈悲、太伟大了!这么坏的人(当然这个生命应该是好的)都救,这又是对我多大的信任与精心的锤炼啊!师父一切为弟子想着。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和他们开始讲真相。我讲大法好,讲我自己在大法中受的益:本来我是濒死的人,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等。又讲: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所做的事是在救人等。他们静静的听着,偶尔提问,就是说他们基本听明白真相了。他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啊,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他说:真那么好,你就在家炼,别出去贴,没人管你。我和他们讲:大法弟子所做一切是为救人,这场灾难是真有啊,都不说,谁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大难临头怎么办?我和他们讲啊讲。他们在我家一小时,没恶起来,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着我,不允许他们在真修大法弟子面前嚣张。

没有了怕,却大意起来。正念一放松,一些人心出来了,使他们起了恶念:说要拿我的机箱,回去审查。这时,我意识不到,也做不到的一幕出现了:那个恶警突然狂呕起来,五脏喷火,心都要呕出来了,嘴里嘟囔着没头没脑的话,很失态。我当时有点懵了,我也没怎么地他呀?但知道他是遭报了,现场谁都知道他是遭报了。

后来我想起来师父讲的:“所以我说有的你能做,能做的你要不做你就不是修炼的人;你不能做的大法一定会给你做,师父一定会有办法。(鼓掌)”

“也就是说,是你修的那部份你一定要修,你修不了的、你也感觉不到的、意识不到的,甚至你意识到了也没有能力做的,师父会做。当然啦,可不是说你们看到的那些执著放不下,借口说“没有能力啊”,自己想推责任,(众笑)那个可不行。我说的是,对于你的生命结构与思想结构、你根本就意识不到也做不到的那些,那师父肯定是要做的。”[2]

我明白了:是师父在做,是师父在教训他。他也明白了:过去他不信的,现在不信不行了,真有报应!明白自己遇到对付不了的生命了。于是,赶紧带人点头哈腰的走了。从此,我们再没看见他行恶的报道。

师父挽救了他,相信他们再不敢作恶了。我想:这个人曾经是何等生命啊?师父救他,他太幸运了。而那天我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那我面临的是被找借口迫害。伟大的师尊呵护、锤炼着大法弟子,并救度着迷茫中的世人。

二、走师父安排的路就最安全

去年年末,我们地区新上任一个政法委书记。一上台就发表电视讲话,要在两、三个月内达到人人、户户签完“承诺卡”。我听说后,就想:师父告诉我们哪里出问题,就去那里讲真相。这个新官上任,想表现一下(从人这儿看),他是不明白自己在给自己掘墓,他要明白真相,他不会这样的,得让他明白才是。这一念是有了,但没多少信心。因为我曾看到《明慧周刊》报道过,有个同修被绑架,另一个同修去了政法委,就失踪了,再说现在邪党官也难见。

睡梦中,我看见前面好大一片空场,一点遮挡都没有,只是很昏暗、很昏暗。醒来悟到师父在点我:要去的地方看上去很不好、很不纯,但没有障碍,什么也不是。我打听到政法委在政府大楼里,有人告诉我:那地方可邪,你可别去。别人说的我不听,走师父安排的路最安全。

决定去了,得先做准备:多学点法,发好正念,大致想想去了怎么说。

我一连去了两次,才见到人,当然也没白去:把政府大门保安劝退(退出中共邪党、团、队)五人,而且很容易。师父真都给我们铺垫好了,他们都如同明白了,一说就接受。过去可不是这样的,大约二零零八年我去过,想找亲戚讲真相,没暴露身份,也被拒绝。现在不同了,师父正法進程到这儿了,邪恶少之又少,我又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直接就告诉保安:我是法轮功学员,找六一零有事。他们主动帮助我联系终于见到六一零主管,原来他们都有意不接电话。

看见六一零主管,当时真有见鬼的感觉:眼镜后面的眼睛是方的,没有白眼仁,上眼皮叠成“人”字摺。她傲慢的问了我姓名、住址后,说:有什么事?说吧(嘴里吃着零食)。我答:我对你们的电视讲话有些想法。劝你们别这样做,那是在害人啊。法轮大法使人身心健康,教人做好人,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江泽民小人妒嫉心,迫害法轮功。它是错的,今天就是江泽民在这儿,你就是江泽民亲戚,我也这么说!她愣了一下,没吱声。

我说:现在人们吃的都是毒的,有病都不好治,我以前得了脑血栓,并且所有并发症都发作,医院都不留我了。是法轮功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要是没这场迫害,人们都炼功祛病,不就都不遭罪了?她表情严肃了,也不吃了,低下了头(触她痛处了,好象她家有得大病的)。

她态度缓和点说:还炼不?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她说:还炼哪?要是好,你就在家炼,没人管你,别去蛊惑什么,保证你没事,今天我说了就算!我又给她们讲了“藏字石”这天机,大法弟子是在救人,不是搞政治等。又说:我们只是想救那里(指邪恶中共组织)的无辜的好人……,她明白了。我劝她们三退,当时她们办公室有四个人,那个六一零主管说不退,不信。其余人谁也没敢吱声。

她们虽然没有敢答应退出中共邪党、团、队,但她们感受到了大法的慈悲,接收到了修炼真、善、忍的人的善良。她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了進一步认识,明白真相是什么了,刚才那种仇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态度一瞬间得以冰释。

我说了一个小时,走时,她们没有了傲慢了,和我打招呼道别。原来魔鬼似的六一零主管变了,她真的变了:一脸由衷的和善的笑容;眼睛也圆了。嘴里紧着说:谢谢你、谢谢你了,让我送送你……。送我出门,还要送,我把她推回去了。

这场经历,使我体悟到:走师父安排的路,安全、正确、高效,真能轻轻松松救人。

三、穿制服的更要救

师父说:“我要把你带成啊。你哪里需要什么,我才要你去做的。”[3]

师父又说:“但是即使这样,其实也都是旧势力执意要针对大法弟子心性考验来的。一定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绝不会出现。那么针对这种情况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尽量不叫邪恶与旧势力钻空子,坚定正念就是最好的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4]

怕心使我错过无数次师父送来要我救人的机会,其中有一次对我触动很大。我想和我们这儿片警讲真相劝他三退。

一天,我看见我们片警三次,穿着便衣(我是通过照片认出他的),可因心不正而错过。向内找:那天没把自己当成炼功人,没做到信师信法百分之百。怀疑他在跟踪我或在执行什么任务。后来悟到是师父在把我想救的人送到我面前。我很懊悔,是怕心使我做错事,得弥补过失。从此我不轻易放过穿制服的,这个怕心一定要去。

穿制服的人容易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又不容易得救度,所以我得注重对穿制服的讲真相,劝三退。师父看我有这样的愿望(其实这样的愿望也是师父根据我修炼需要安排的),就为我安排了各种锤炼的机会:开始是遇保安讲,然后遇单个警察,继而是两个、三个,再后来是执法车、警车。我也主动去过法院、公安局、派出所等地,和警察、交警、保安、警车、执法车等讲真相劝三退,几个月约劝退穿制服的几十人,只听真相没答应退的十几个。在师父的安排、点悟、呵护下我走过来了。

有一回,我对保安讲真相,他说:啊?我穿制服,你也敢和我说这个?胆子有多大?我说:就因为你穿制服,我才和你说啊,因为你穿制服,不容易听到真相,不容易远离邪恶而得救啊。后来那人终于答应退了。

又一回,在路旁有三个警察执勤,我一念:这是师父送来听真相的,我就走过去就和他们说:近期都说人类要有大灾难,大家都知道(他们明白我要说啥),是冲中共来的。“藏字石”是神灭邪恶的警示,你们谁入过什么中共组织,心想一下:我什么邪恶组织都不要,就要平安幸福。心到神知。当时他们有躲的、有闪的、有赶我走的。一个出租车司机还冲警察喊:她让你们退党呢,她和谁都说。这是师父在去我怕心。后来,我把闪一边的那个人劝退了。虽然他们没都退,但我得到锤炼了,是师父在演化在去我的怕心。谢谢慈悲的师父。

其中再一回,老远看见十字路口警车闪着警灯,十分显眼,这不是师父安排的在召唤我吗?再一看,还有辆执法车在一起等。得用点智慧了,我决定先不面对执法车。否则,警车会干预,我就难达到目地了。于是,我直奔警车,其实他们都挨着。警车里有三个警察,我猜坐副驾位的应该是头目,就面对头目开讲:当前天灾人祸太多了,你们都想平安吧,他们急忙说:我们不听这个,你快走!

这时有人提问:你信仰什么的?我回答:法轮功,我信仰法轮功啊。法轮功都是好人。有个说:快走吧,不走要抓你了。我没说明白呢,走什么?怕抓,不过来,好不?我说:我是为你们好,别不听啊,否则,临到头上就晚了。你们都知道那‘藏字石’吧,这灾祸是真有啊,是中共不让人们知道。

那个坐副驾位的小头目说:行、行、行了,退、退,大姨快回家吧。我又说:我也不想和你们说这些,谁知道你们谁坏?还得抓我。可是,都不说,你们怎么知道?都是为你们好。司机位的人说:啊?为我好啊?那行行,好好好。最后,那个人低下身子,就是不吱声。

坐副驾位那人下车和我说:大姨,快回家吧,我们都知道了,法轮功好,你就在家好好炼吧。没人管你。回家吧,慢点走啊。把我轻轻推走了。我想,那个人看来今天不开窍,以后再说吧。

几个月的救人经历,我悟到:师父让我们用心去慈悲救人,太对了,多么邪恶的人当他感应到你是真心为他好时,即使他不理解、不接受,也恶不起来,也就不用怕,也就没有迫害。

目前,师父要我们走出来,做好三件事,要我们证实法。

我悟到,走出来,是走出心的禁锢。要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心中有的不再是地下工作者。当然,智慧和理智去做事是为减少麻烦,绝不是见不得人。

我悟到,要我们证实法,是让每个大法弟子都神起来。师父说:“没有大法弟子的善就不是修炼人,大法弟子不能证实法就不是大法弟子。在揭露邪恶时也是在挽救众生、圆满自己的世界。”[5]

学法得法十多年,是时候了,再总和常人一样,那不就是常人吗?师父都说那不是大法弟子。同修们:让我们都神起来,共同展现法理于世间,证实与见证佛法。

层次有限,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评“大法的威严”〉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