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铁匠与老伴修炼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我老伴的脾气也不好。在厂里上班时,一次车间主任说错了话,她说人家说话不算数,拽着人家的脖领子,非得让人家把唾沫舔起来。她修炼法轮功后,心性守的比我好。一次,二蛋他妈把刷锅水倒在了俺门前的下水道口上。当时是夏天,蝇子特多,味道也难闻,她就说了一句:“以后别往这上面倒了。”二蛋他妈当时就骂起来了。老伴笑笑就進了屋。二蛋他妈竟然跑到屋里来指着她骂。老伴真的没有动心。要在以前,就她那脾气,谁敢惹她?这一炼法轮功,没脾气了。

我和老伴修炼,还出了好多功能,特别是老伴,做饭时,想切菜就飘过去了,一准备炒菜,就又飘到灶台前了,美妙着呢。

——本文作者

* * * * * * *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个铁匠,讲讲这些年我和老伴修炼的一些事。

我出生在一九三三年,黄河扒口子时,我才四、五岁。只记得看不到边的水,我一个人待在树上好几天。那房子都是土坯房,水一泡,墙先倒了,一个屋架顺水漂不了多远,也散架子了。俺一家人全失散了,后来知道六个兄弟死了五个,只我一个活了下来。我一个人要饭,到处走。后来大了,我随着一个铁匠打铁,整天和师兄一替一下地打铁。再后来共产党来了,搞什么公私合营,我不知怎么,就稀里糊涂的進了工厂。

共产党搞的各种运动我都经历过,可是因为我是文盲,只知道干活,加上又是要饭出身,所以什么运动也摊不上我。再后来,我退休了,儿子也下岗了,就自家开了个铁匠铺。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到大法的。当时是在炼功点上听的录音,就知道师父讲的好。听了几天,有一天,我单腿跪在地上在砂轮前打磨一个物件,砂轮不知怎么脱落了。那砂轮有锅盖大,转速每分钟两千五百转。以前厂里也出现过多起这样的事件,伤人是正常的。大都是砂轮碰到一个物体后,再从房顶上打出一个洞甩出去。这次砂轮先落到我跪着的膝盖骨上,再旋出去的。那真比刀切的还快,一个大口子出来了,连骨头都看的见。家人可吓坏了,都围上来,手忙脚乱的要赶快送我去医院。我说:“没事,我有师父管着哩。”儿子不依,哪肯听我的?!我的犟脾气是出了名的,孩子都怕我。老伴倒很明白,说:“他不愿意去,那就不去了吧。”

当时也没有怎么处理,因腿受伤时是跪着的,我把腿一伸,伤口就挤在了一起,也没怎么出血。夜里睡醒觉,用手一摸,伤口处凉凉的,我心里明白,师父在管我。没几天,伤口就真的痊愈了。

我老伴的脾气也不好。在厂里上班时,一次车间主任说错了话,她说人家说话不算数,拽着人家的脖领子,非得让人家把唾沫舔起来。她修炼法轮功后,心性守的比我好。一次,二蛋他妈把刷锅水倒在了俺门前的下水道口上。当时是夏天,蝇子特多,下水道的味道也难闻,她就说了一句:“以后别往这上面倒了。”二蛋他妈一听不依了,当时就骂起来了,说老伴有意找她碴,那么多人都倒,为啥专说她。老伴笑笑就進了屋。二蛋他妈竟然跑到屋里来指着她骂。老伴真的没有动心。要在以前,就她那脾气,谁敢惹她?这一炼法轮功,没脾气了。她随手又搬过一把椅子对二蛋他妈说:“她大姨,你消消气,我说错了,你要不解气,就坐这再骂一会儿。”二蛋他妈还真坐那骂上了。骂了半天没意思了,自己走了。

我是个铁匠,性格强,敢碰硬。可是修炼了,就得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嘛。但是对恶人,我的性格可丝毫也不含糊。有一次,派出所的几个警察来抄家。我当时在床上歪着,心里有点生闷气:这干啥呢?我们炼功做好人,咋的了?我大吼一声,坐了起来:“你们把东西都给我放下,想咋着?”几个警察吓得直哆嗦,其中一个说:“大爷,您消消气,是上边让来的,怪不着我们。”我说:“胡说,把东西给我放下,这做好人都不让,让做啥?!你给我说说真、善、忍哪错了?”那小子边哼唧边往外蹭,嘴里不住的说:“大爷,这不怨俺,以后再也不来了。”

我老伴在这方面做的比我还好呢。闺女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几年回来了,派出所不给落户口,她一听就说:“这是对咱的迫害。”说着就到了派出所找所长。那所长以为咱都怕他呢!老伴问他为啥不给闺女落户口?他说上边有规定。老伴二话不说,出了派出所的门就喊上了:“俺炼法轮功,派出所欺负俺。俺全家都炼法轮功,大家给评评理,真、善、忍好不好?俺闺女因为讲法轮功真相被劳教了几年,回来了,还不给俺落户口,这就是欺负人!这就是派出所干的事,是江泽民干的事……”老伴那嘴真厉害,引得大家都来看。

派出所所长听说后,赶忙把她往院里拉,不住的说:“大姨、大姨,您别喊了,我给你落户,还不好吗?”老伴说:“你刚才咋说哩?我不被逼急了,我会这样喊?!你放心,这户口俺还不入了。看我不把三十六条街给你吆喝一个遍!看我敢不敢给你喊到公安局去!”所长不住的赔不是,就剩没给老伴跪下了,進了院就喊快给她入户口。

这些年俺讲真相,该明着讲时,就明着讲。有时咱也注意安全,资料多了,该贴的贴,该发的发。俺老俩口蹬个三轮,一个人发正念,一个人做,安全着呢。

前几年搞拆迁,到处找地方租房子,有朋友介绍到一个被卖掉的工厂里住。工厂里原有几十家住户,都是些下岗工人。可是那里的厕所太脏了,都多少年没有人打扫了,粪便到处都是,没有下脚的地方,外面也都是解的大小便。也难怪啊,厂房都扒了卖了,大家吃饭都成了问题,谁还有心搞卫生?满院子荒草枯棵的。

我和老伴清理这个厕所,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才清理干净。大伙都看着呢,知道咱是个实在人。我又和老伴在荒地上开了块菜地。咱能吃多少,剩下的都分着送给了大家。邻居对咱这个亲啊,没事总来说说话,这时再讲真相,没有不相信的,都说咱人好,看看咱的为人,就知道法轮功是啥了。

我和老伴修炼,还出了好多功能,特别是老伴,做饭时,想切菜就飘过去了,一准备炒菜,就又飘到灶台前了,美妙着呢。

师父,俺不会写,是同修帮着写的,还有很多事没给师父说。师父,俺全家向您问好了!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