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锤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接下来的那一段时间,我天天与那些执著激战。好友无故的发脾气,我以善言相劝;家里父母说不好听的话,我都用法来衡量;至于那个情的问题,我竭尽全力的抑制它。每次魔难来临,我都对自己说:“没关系,有法在还怕什么,等过去之后就会豁然开朗了。”虽然当时我还不知道这道关卡的本质是什么,但我有了信心。
——本文作者
* * * * * * *

我是一个十四岁的大法小弟子,我的父母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一出生就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

听父母讲,我小时候十分神奇:在公路上眼看要和一辆疾驶的车撞上,结果那车与我擦肩而过,没伤着我一丝一毫;拔插座时我不小心碰到了金属插头,220V的电压只把我麻了一下;从小就能双盘,没上小学就已经可以通读整本《转法轮》……。

现在我正上初中,很多家长都担心这个时期的孩子,因为这时孩子们会发生一些变化,变的更成熟。但这时的孩子容易受到污染,从而对他们以后的成长造成影响。

小学五年级时,我喜欢上了动漫,它影响了我的学习。当我意识到它时,它已经成瘾了,各种情节时常在脑袋里翻腾,什么提醒都显得苍白无力。我给妈妈讲我的情况,她叫我多学法。我一翻开大法的书,就觉得师父句句在说我,说的那执著再也藏不住身了。渐渐的,我识破了它的本质,觉得它一目了然,没有什么令人喜爱和留恋的。

上初中后,我又遇到了新的问题——不合群。我确实对现代派那些变异的音乐、美术、服饰包括娱乐方式都不感兴趣,看到同学谈论的杂七杂八的东西,我根本不愿去凑热闹,因此我经常感到孤独。麻烦却又接踵而至:学习成绩不太好,每天晚上十二点以后还有写不完的作业;唯一一个好朋友不知怎么就跟我翻脸了;家里父母都说我不像大法弟子,早上也不叫我起床炼功。更糟糕的是,我好象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常常心潮起伏,不知道怎么办。那时我的修炼状态很不好,这么多的麻烦一起来,我又毫无经验,常常一个人哭,思想业力也在脑子里川流不息,什么想法都有。真是象师父说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

我真正开始考虑一个严肃的问题:我还要不要修炼了,我到底算不算个修炼的人?那段时间我一个人默默的思考:我放弃不了修炼,也曾见证很多神奇的事情,身心变化很大。但起伏的人心使我忍受不了父母的话,也怕触动好友的愤怒。不过我明白,即使我心里有再大的委屈,也只能干一件事——学法。在压力与迷惘中,学法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边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个修炼人,一边努力使自己静下心来看书。无法和身边的同修交流,我就看明慧网的文章。

大量的学法,让我领悟到更深的法理,我意识到我别无选择。曾经,我被选择来到这里,是为了完成巨大的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迷迷尘世路 尽把苦难布 来前本是天上王 寻 为法来世间 要精進 别误登归步”[2]。千万年的轮回都没有尘封住本性,我就更不该因过眼烟云而踟蹰不前。有了法的指导,我不再迷茫。

接下来的那一段时间,我天天与那些执著激战。好友无故的发脾气,我以善言相劝;家里父母说不好听的话,我都用法来衡量;至于那个情的问题,我竭尽全力的抑制它。每次魔难来临,我都对自己说:“没关系,有法在还怕什么,等过去之后就会豁然开朗了。”虽然当时我还不知道这道关卡的本质是什么,但我有了信心。

师父说:“悟在先见在后,修心去业,本性一出方可见也。”[3]当我逐渐归正时,一切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因为我对好友以德报怨,很多同学开始接近我。我试着与父母同修交流切磋,他们也意识到了这方面做得不对,不再说不符合大法弟子心性的话了。那个情虽气势汹汹的来,但都灰溜溜的回去,我从未半点妥协,取而代之的是慈悲。现在这位男同学就坐我旁边,我也想不起什么不好的念头了。变化最大的是那位好友,我用大法的法理劝告她,渐渐她变得平和了。有一次她对我说:“你大概改变了很多人吧,至少你改变了我。”我笑着回答:“真正能改变人的是大法。”初二期末,班主任在我的学期总结中写道:你一身正气,让老师放心,让同学佩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新老学员都面临了选择,修还是不修。这场巨大的魔难针对各种人心来了一次大检验,很多学员提高了自己的心性,去除了人心,成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其实不管是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还是之后得法的,都会面临这样的考验。我只有以精進实修来回报师父,让更多人了解真相,知道法轮大法好!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寻〉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为何不得见〉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