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与黎明 大法弟子慈悲送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

清晨,电动钢拉门自动开

最近,我计划将最新的真相资料发给民众。今早的目标是某单位大院。我来到该大院门前时,只见那道自动钢拉门还关闭着。我正在想:怎么進去呢?这个念头刚出来,就一、二秒钟的光景,就见那道电动钢拉门缓缓地在打开!我开始还以为是不是里面有人或车要出来,一看四周,大院里除了那些寂静中的办公楼、宿舍楼,根本就没有人车要出来。门侧保安门卫室里也是黑灯瞎火的关着门,根本就没有人起床后在活动的样子。

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帮助把钢拉门打开了啊!我一路念着“感谢师父、感谢师父”,一边发真相资料,很快就做完了。

一个没有风没有雨的早上

某一中央级别的大型企业(外卖军火内兼民营)开办的集合超市群,横直宽阔数百米。楼群的西、北两面广场,是顾客停放车辆的地方。东、南靠里的这两面空场,则是内部职工的停车地。

这家大型企业实力雄厚,雇的保安特别多。在这座楼群的四周,十来米远就有一个拿着步话机的保安值勤。平时我发真相资料就在顾客出進停车的西、北这两面的广场做。而东、南两面由于没有顾客出進就比较冷清。又有那么多的保安紧盯着,实在不方便靠上去发真相资料。时间长了我就觉的这还是一个遗憾和空白,应该补上。

今天早上我请求师父加持之后,先从北头進往南走,先发东边那一条巷子的车辆。到楼群拐角处再右转往西,发南面的那些自行车、摩托车。因为我知道这儿值勤的保安密度大,所以一边发资料就一边有点紧张地在观察情况。内心的主意是,能做多少算多少。谁知我把所带的真相资料都发完了,还没看到一个保安!

就在我往外走时,发现那群保安,就象那些躲避风雨的鸡雏一样,缩在一个门洞里,猫着身子、端着茶杯、缩着脖子,就是不出来。哈,原来他们都被师父圈在这儿啦!

那天早上,没有风没有雨,气温也比较宜人。完全不需要避寒、躲风雨嘛。这事儿真是太神了!我唯有不停地感恩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刚刚把资料发完,那警察就出现了

某军工企业职工住宅区大院,前几年我進去做真相发资料时,发现進西大门右转弯往南走,在两栋相望的住宅楼里,有一名现职警察住家,总是穿着警服,起床比较早,有时还在两楼之间的空地上生炉子、散步等等。所以我以后再進去,总是避开那两栋楼,发其它的地方,免得麻烦。心想只要把真相资料发進去了,生活在那里面的职工互相之间亲串亲、邻串邻的,还能不知道?

但我今天進去发了一会儿后,突然意识到,有意避开那两栋楼也是一种人心执著。说轻点是分别心;说重点是怕心。我立刻拨转车头,朝那两栋楼冲去。我想啊常人起床后出门,总还有一个伸伸腰、揉揉眼的懒散过程。不可能眼光如启动的探照灯,立马就四面八方地照射起来。我们我是神在人间做事,又有师父法身和护法神护佑,一个常人警察能神过我们?

抱着这一念,我做过去再做过来,一去、一返两个来回,就把资料发完了。说来也是巧,就在我往外撤时,发现那警察正在我的不远处闲步着呢。

假相干扰

今晨,要做的救人目标中,有几处是比较偏远的军警目标。加上天气预报说是有雨,于是夜里就将雨鞋雨衣摆在了床边(有求之心)。但早上出门时,发现地上是干的,就起了侥幸之意,没带雨具。

谁知走了一小半,刚做了一个警察目标,那雨就哗哗地往下来了。一时颇觉为难。直往前走吧,离最远的那个目标还有几里地。退回去拿雨具吧,又要耽误往来的时间。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是折返回去拿雨具。心想有雨具掩蔽,时间晚一点儿还是好做的。

谁知,拿上雨具后,雨又不下了。再按原定计划一顺往前做,到较为偏远的那个治安岗亭时,天就朦胧亮了。最近邪恶可能也在注意我们大法网站上面的信息,警察值夜时窗帘还不让放下来。

看着停放在岗亭附近的警车,我正准备出手时,冷不丁看到从岗亭门口钻出来一个一身戎装头戴大盖帽的男子。我一个激灵,好险!警察蹲坑了?再盯看一眼,好象是一名军人。因为大陆警察除了上公堂、上刑场,一般是着装不戴大盖帽的(交警上街、上路戴白色大盖帽除外)。

但不管是警察也好军人也好,在人家眼皮底下做那是不理智的。于是我按捺住自己,往前走了。走出几米远后,再回首寻看那一身戎装的大盖帽时,发现他已经越过绿化带站立在广告牌下了,好象是在等车的样子。我终于明白了,这是一个干扰的假相,岗亭的门还紧闭着呢。于是迅速杀了一个“回马枪”,给警车送上了真相资料。

再往前行,今晨的最后一个目标是一座军营,大概驻扎的是一个连队吧。以前给他们发过几次真相资料后,可能引起了邪恶的戒备。在军营院落里新添了一条狼狗游走守望。由于路上往返耽搁了一些时间,到军营前天就大亮了。

我求了师父帮助,把狼狗控制住,不让它嚎叫干扰。就正在那酝酿发资料的方位、角度和劲儿时,突然发现一名着装军人(也是一身戎装大盖帽)竟然在军营西侧的一家早点摊上正襟危坐地等着早点。离我所在位置的直线距离也就只有六、七米远的样子。只要他把眼光往左一扫,就能看见我在干什么。但今天的真相资料一定要送進军营,让这些大兵明白真相!

在师父加持下,军营的狼狗没有嚎叫,早点摊前的军人也没有扭头,我在马路上略一弯腰右手一使劲,一个精致又有一点份量的真相资料包,就贴着略带斜坡的水泥路面,“嗖”的一下如长了眼睛一般,飞过六、七米远的距离,穿越军营大栅栏门的底部空隙钻進去后,还依靠着惯性往前滑行了几米!此时,院内军营(楼房)里响起了吆喝出操的声音。要不是师父相助,绝不可能做的这么干脆利落这么好。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眼前的军人、狼狗,都成了考验救人的我的假相。

砸垮钢化玻璃的邪恶宣传橱窗

某日大早,我一路正念做真相。计划要做的最后一个目标是某地邪恶的总支委员会、居委会、维稳站办公楼。此时天已大亮,但浓雾骤起,能见度比较低。我迅速往两间办公室的门把里插上最具震撼力的真相资料后正待离开时,一回头发现在邪恶办公楼前几米远处的行人道旁边,立起了一排宣传栏。

上前一看,有一个大栏的内容完全是诬蔑、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恶毒内容。我霎时正念起勇气生,不顾天已大亮行人渐多,伸手就去撕扯。谁知手一下子被触碰回来了,原来是玻璃橱窗!浓雾中一时没能看清。这得用什么东西砸。可手上又没有应手的工具。瞅瞅周围,又寻不到砖头之类的硬物。心想回去做好准备下次再来销毁,可我离这目标地还有约十里远的路程,来一趟不是很容易。再说这儿是一处市民的健身、休闲地,玻璃橱窗前的行人道上,往来的世人不断。多留一天,会毒害多少无辜众生?必须现场及时解决掉!

可用什么东西砸呢?我急的团团转,不停地低声叫着师父请加持弟子。四周只有一个垃圾桶,可搬不动、举不起来。再回头望邪恶总支委员会、居委会的宿舍院子,大铁门已经打了一个大半开。从其底部空隙望進去,发现有一块砖头模样的东西在那。

我一时顾不了许多,抢進去到那门角落一看,原来是一个夜晚用来抵门的中号磨盘。圆圆的一个大石块,中间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少说也有几十斤重。要在平时没有调动神的一面助力,怕还拿它不动。我不停地念叨请师父帮我,猛地一用劲就搬起了磨盘,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邪恶的玻璃橱窗前,“哐”、“哐”、“哐”地猛砸起来!谁知连砸了三下它还不动。

原来邪恶所用的是很厚的钢化玻璃(后来从破碎的玻璃裂口看,足有一般的粉蒸肉块那么厚)!我叫了一声“师父加持!”竭尽全力再砸一下,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整个邪恶的玻璃橱窗这才“哗啦啦”地象冰山一样坍塌下来!在一个前后左右四方随时都可能有世人出现的地方,在这个从寻找工具到摧毁的惊心动魄的二、三分钟时间内,居然没有一个行人靠近!直到我转身撤离时,才发现左前方几米远有几个晨练的市民刚从转角处过来了。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猛烈的声响,他们竟然没有一点感觉。这都是师父的加持啊。

邪恶在“十八大”期间,通过搞邪恶宣传栏这种方式,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回光返照式的垂死挣扎,也是对我的一种特殊考试——看你做还是不做?如果躲躲闪闪地回避不敢做,那绝对是不及格的。平时在家修的再明白、再热闹,可到了关键时刻没有勇气上考场,那还是一个差等生、上不了大学的啊。

一点修炼中体验与同修交流,不足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