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寻常又不寻常的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我修大法以来,老伴、儿女都很支持,因为他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他们看到我由一个多种顽疾缠身,生活几乎不能自理的老太婆变成了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人;他们看到我由一个说一不二、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平易近人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他们都说法轮大法好!即使在“七•二零”以后,邪党迫害不断升级,他们都没有阻止我做好“三件事”,只是叮嘱我要小心、注意安全,但这并不是说家庭关就没了,就不用过了。
——本文作者

* * * * * * *

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好!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的喜讯传来,我真是又高兴又惭愧,高兴的是我也要拿起笔写交流稿,圆容师父所要的,因为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第九次给大陆大法弟子提高的机会,也是大陆大法弟子的偏得了;惭愧的是在十几年的修炼路上还有很多没做好的地方。下面就把自己修炼路上做好三件事的点滴体悟,助师救度众生中的心性触动、提高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得法、学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得法那年已经六十一岁了,得法时我是退休教师。师父的《转法轮》一下打开了我多年不知为何来世的心结,在个人修炼阶段,每天我都与同修一起学法,炼功、洪法,在学法小组与同修们互相切磋,找到自己哪做的不好,下次做好。不断的提高心性,还学师父发表的其他的经文,还把整本的《精進要旨》背了下来。明法理,使我了悟了人生的真谛,这些都给我在以后的修炼中能坚修大法,一直平稳的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疯狂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诬陷师父,一时风云突变,失去了往日的修炼环境,但我坚修大法的心却不动摇,大法是正的,师父是清白的。我加强了学法,从法中归正自己的思想,灭尽邪恶造谣对我头脑的冲击,我学法由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增加到每天学三讲。后来与同修有了联系,师父的新经文一发表,我就学、记、背。如《见真性》、《心自明》等等都背下来了,《洪吟二》背了一遍又一遍。我不断的学法,师父就不断的启悟我的正念,开启我的智慧,大法也就不断的熔炼着我的身心。

零八年我开始背《转法轮》,用了一年的时间,终于把《转法轮》背了第一遍,从此以后坚持每天背一讲《转法轮》,一个月能背三遍,到目前为止基本能流利的背诵整本《转法轮》。我现在每天都能保证三个小时的学法时间,还学师父的其他新经文、看《明慧周刊》,同时与同修在学法小组里及书面上交流,向内找自己的人心用法归正。

大量的学法使我心性得到升华,割舍掉的亲情化作慈悲,名利之心可以去掉,人中的一切执著都可以不要,伟大的佛法在熔炼着我,那是我返本归真的保证,那是我来世的洪愿。

二、在家庭中修心、去执著

我修大法以来,老伴、儿女都很支持,因为他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他们看到我由一个多种顽疾缠身,生活几乎不能自理的老太婆变成了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人;他们看到我由一个说一不二、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平易近人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他们都说法轮大法好!即使在“七•二零”以后,邪党迫害不断升级,他们都没有阻止我做好“三件事”,只是叮嘱我要小心、注意安全,但这并不是说家庭关就没了,就不用过了。

二零零二年老伴患上了小脑萎缩病,多方求医打针吃药都不见效,病情越来越重,最后发展到白天睡觉,晚上八、九点钟开始闹,大、小便不断,若不就大喊大叫,三十分钟一闹、五十分钟一闹,直到凌晨三点才消停,折腾我一夜睡不了觉。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这是旧势力安排的考验我、迫害我,看我是要亲情还是要修炼,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我也不承认,旧势力变相安排我忙、苦、累、疲惫我都不怕,我坚强的挺过来了。这其间我修炼从未放松,学法、炼功、发正念、发真相资料样样做,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天天坚持着。老伴也要照顾好,儿女们也都过来帮我了,老伴在清醒时握着我的手由衷的说:“我把你拖累苦了,我对不起你,我谢谢你。”两行热泪顺着我的面颊流了下来。老伴零五年五月去世后,儿女们、亲戚们都说我把老伴侍候的这么好真不容易,他们看到了大法修炼者的善心、善行,我破除了旧势力对我的迫害。

老伴去世后,我一度无限悲伤,几十年的风雨同舟,往日的恩恩爱爱都历历在目难以忘怀,一段时间常以泪洗面,每当这时我就捧起《转法轮》一遍又一遍的看、学,大法渐渐的破除了我对夫妻情的执著,大法坚定了我的正念,再大的痛苦也压不倒我,我没有倒下,终于恢复了往日的修炼状态。

随着年事的增高(七十多岁了),儿女们都不同意我独居,零八年儿子把我接到了他家,有儿子、儿媳、孙子一家三口,本应是和睦之家,但儿子与儿媳总吵架,俩人一见面就吵个不停,细听还没有什么大事,都是你拖地落下一条子,他倒水洒了一滴到桌子上,一点小事俩人就吵个没完,今天吵过了明天还接着吵。儿子对我也是棘头酸脸的,儿媳也是一脸的不高兴。我就问过小孙子,孙子说他俩就这样,天天都吵个没完,烦死人了。我观察了一段时间,我弄明白了,找到了症结所在,原来儿子家里有附体。

儿子的岳母被黄鼠狼附体已多年,因动迁她在我儿子家住了两年,带来一些很不好的东西,儿媳也供了一假佛,她后来就背着我给假佛烧香磕头。我还发现我一打坐居室里就有响动,尤其玻璃窗响的更厉害。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常人看来,动物如何如何厉害,可以轻易的左右于人。其实我说不厉害,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它什么也不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

我是修大法的,是真正的修炼者,我不怕它,我发正念清理它。一天凌晨两点左右,睡梦中我觉的有一个人坐在我床边,好象嘴里嘟哝着什么,然后它将一个类似头盔一样的黑东西往我头上扣,还使劲往下压,企图给我戴上。我不要,它没能得逞,逃走了。隔几天在睡梦中,我看到在一个很大的椭圆形的盘子里,有一个类似于猫形的动物沿着盘子边跑圈,但它怎么也跑不出那个盘子,我瞅准机会一棒子把它打倒,又连打它两棒子,然后我用棒子将它翻转过来一看,竟是一个黄鼠狼。

我醒了,知道是师父把它拘在了一定的范围内(那个盘子里),加持弟子把这个邪灵除掉了。儿子、儿媳不那么吵了,但家里还是不安宁。我劝儿媳把那个供的东西撤了,儿媳说那可不行,撤了闹腾的更厉害,并说祸事连连,以前就撤过,不行。

没几天在睡梦中,我发现有人从我的右手中指尖往外抽东西,我一看它在我指尖抽的是一个约两寸长的金色的圆柱体,我马上意识到它想偷我的功,它连拽三下都没能拿走(师父在保护我)。接着我看见好象一条大刀鱼在我面前飘忽着,我一把抓住把它的头揪了下来,我撒开手一看,掉到地上被我揪下头的是一条黑青色的大蛇,它的头和身体分离开死了。我醒了,真是感谢师父,心里有底了,就跟儿媳说:“你把那佛像撤了吧,这回没事了,我师父把那个附体除掉了。”虽然儿媳还是半信半疑,我还是帮她把供具立刻都砸了。后来师父又给我儿子家居室下了防护罩,从此以后我学法、炼功的环境安静了,儿子与儿媳也不吵了,家里一片祥和、安宁,真是感谢师父。

末法时期万魔出动祸乱人类社会,人类已被糟蹋的相当严重了,我儿子家就是一个实例。在这样一个乱世中,谁来拨乱反正,真修弟子谁来呵护?只有师父,慈悲伟大的师父心系弟子、心系宇宙众生(包括我的亲人)。师父正法把这无边的大法传给众生,才能真正的保护了弟子,才能真正的救了众生。我更加深切的体悟到,只要弟子正念足,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就什么都能给我们做,众生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好”,师父就救度他们。从此儿子更支持我做好“三件事”了。

有一年一个冰天雪地的下午,地面滑的象镜子面一样,我外出讲真相,儿子怕我跌跤,提前下班到一座我必经的桥上接我,看到我时他已等了我一个多小时,毫无怨言。他搀着我走着走着,我脚下一滑,儿子把我稳住了,他却狠狠的摔了一跤。师父的佛恩浩荡,人类的语言难尽,我炼功我的亲人也受益了,大法把我的孩子们也归正了,弟子在修炼路上更加精進了。

后来女儿把我接到了她家,现在我住的家,又再从新过心性关。女儿家夫妻俩,两个孩子加上我五口人,住在一个三十五平米一室一厨的单间里,女儿把床换成了单人式的上下铺,我炼功、打坐、发正念都在厨房,学法只能在他们都不在家时或他们都睡觉了我才学。环境虽困难些,我想这里有我该承受的苦,我住了下来。

开始时一家五口虽然地方小倒也能和睦相处,时日一长与女婿产生了矛盾。说心里话,从女儿结婚那天起我就看不上女婿,那时我还未得法,认为他无能。我对他发出这么不好的念头,女婿也感应到了,他对我开始横挑鼻子竖挑眼,还背着女儿骂我,矛盾日趋激化。我想我是个修炼人,没和他直接争吵,但心里头却觉的很苦,觉的太委屈,时常在背地里哭。我想老伴要活着,我们自己过日子,哪能受这种气?一时间爱也是情恨也是情,全都涌上心头。

一个修炼人修炼状态不太好,他会调节自己,会主动向内找,这就是师父给我们的机制。我在学法小组同其他同修交流,同修都按修炼人的标准提出看法,提醒我这关也得过。我重温了师父的讲法,向内找,找出了自己很多不好的心,如看不起别人自大的心(也用在家里了);说一不二喜占上风的心;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男人必须养家的人的观念;还有很重的情……。这些都源于“私”(如:自己高兴、不高兴),我的“私”根是很深啊。我要去除这些东西,我是在宇宙大法中修炼的大法徒,而且与师父同在,能及时听到师父的教诲,时时归正自己。

我多学法,背《洪吟》、《洪吟二》,我深知法能破一切执著,我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大法徒。用了一年的时间,我修去了自己大部份私心,家里的环境正过来了。女婿对我称呼由叫“你”到“老太太”,变成了叫“老妈”,遇事还与我商量,常说:“老妈是炼功人,看问题不偏激。”外孙们做错事了我给指出,他们也不顶撞我了。

现在我们一家五口各自做着自己该做的事,需要配合时还能配合,和睦相处、和和美美。

三、讲真相、救众生

正法修炼开始后,我主要以面对面讲真相为主,劝退的人基本都是与我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我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按照师父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去做。从零五年下半年起到目前为止,经我劝退的人估计已有数万人了。每一天最少要劝退二十多人,多时每日四、五十人,有时可达六、七十人,现在每天都保持四十多人。现在劝三退我自己定一个数(三十五人以上),没做好就不回家,时间早(不耽搁回家做晚饭)就多做点。

我讲真相不挑人,想跟谁讲就上前讲,哪里人多就去哪里,各种年龄段、各种行业的不同人群都是我要救度的对像。我还带同修出去一同讲真相,先后已有十多位同修与我配合,带动她们从人中走出来。

在这么多年的讲真相中,遇到不接受真相、凶巴巴的人也是有的。我曾三次被恶人举报,一次我用正念将警察定住而后走脱了,两次被恶警强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都不配合警察的任何要求,问什么话我都是讲真相,也不说家在哪,只讲迫害法轮功是有罪的,我就请师父保护我,结果只是在派出所里待了几个小时就堂堂正正回家了。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暴露出我的许多执著心,如:怕心、争斗心、欢喜心、干事心、图方便图省事、怕麻烦的心等,这些都通过学法和实修渐渐修去了。

现在我每一天都轻松自然的穿行在大街小巷、闹市区、大型超市、菜市场、商场、车站(就象去到单位,上班去还有什么可怕的),以祥和的心态与遇到的每一位有缘人搭话,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劝他们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使他们知道天灭中共的必然及三退才能保平安,最后用真名或送个化名帮他们退出党、团、队。在这过程中我有很多感悟和故事,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一个炎热的“三伏”天,烈日当头,尽管我戴着凉帽也是汗流浃背。一个女青年与我同方向行走,她边走边用汗巾擦着脸上的汗水,这时我就有意的向她说了一句:“孩子,这天真是太热了。”她看看我说道:“这么热的天,你这么大岁数了还出来干什么?”我说:“不行啊!大姨有重任在肩哪。”她用惊讶的眼神不解的望着我,我趁机向她讲了贵州掌布乡的“藏字石”,中共的腐败及对法轮功的迫害,天灭中共的必然,世人只有“三退”才能走过这劫难的道理。她听明白后用真名退了团队,她没入过党。分手时她竖起大拇指大声的对我说:“法轮功万岁!”瞬间我流泪了,这高兴的泪水和汗水交织在一起,顺着我的面颊流了下来,是呀,他(她)们都是师父的亲人,都需要我们去唤醒,我真心的祝愿众生在这历史的关头都能给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今年夏季的一天,我坐公交车到一个地方讲真相。刚下车,本来大晴的天突然豆大雨点掉了下来。天气预报没雨,我就拿了一把小遮阳伞,我只好撑着小伞在站台广告栏的雨搭下避雨。雨越下越大,地面的雨水没过了脚面,雨点落在水面上溅起了无数的水泡泡,公交车来来往往,我本可坐车回家,但我想今天我还没讲真相呢,不能回去,于是我就站在站台上向等车的人和下车因雨大无雨具而避雨的人讲真相。我一个人一个人的讲着,他(她)们听清了真相做了三退,有的上车走了,有的趁雨小些了各分东西走了,他(她)就这样一批一批的来来去去,我就不停的讲着、讲着,并记着名字。雨终于停了下来,我一看表已下午一点多了,从上午九点到雨停下,我已在这个车站站了四个多小时了,我再看看三退名单,上面清晰的记着三十八人的三退名字。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鞋已湿透了(老北京布鞋),裤子也淋湿多半截,小风吹过来身上凉飕飕的,但心里真的很高兴,暖融融的。我坐上公交车返航了。

一个冬天下雪的日子,我走出家门去讲真相,雪越下越大,我戴着手套的手冻僵了,我求师父加持弟子一定能写上三退的人的名字,顿时一股热流充满了全身,慈悲伟大的师父时时呵护着弟子啊。这一天我進了三个大型超市和一个农贸菜市场,共劝退了四十二人。

在回家的路上大雪还在下,地上早已没有了人的脚印了,我踏着厚厚的积雪、顶着冷风顽强的走着。我发现举着的伞越来越沉,回到我家的楼道口时,那伞怎么也收不拢,原来那伞的上面积了一层雪,雪水把伞冻硬了;我穿的羽绒服也冻的硬邦邦的,身子一动就发出哗啦声。放下伞后我回头瞅一瞅那很深的脚印,很坚实。抬头向天空望去,啊!天空一片洁白。厚厚的、厚厚的,好高、好远,雪花真是太多了,远看深重、绒厚的白毛毯一般、近看白花朵一样的雪花东飞西舞,景天一色,羽毛一样的雪片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起,缓缓的往下飘呀、飘呀!洁净、厚实……真是太美了。透过那绒厚的飞雪,浩瀚宇宙的各层众神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小小地球上的我们,我似乎见到师父看着我在笑。七十多岁的我好象第一次见到这大自然的美景、奇观!在这美景中我感叹这神的造化!师尊的伟大!人类的语言描述不尽大自然的美景,人类的语言表达不尽大法弟子的胸怀,神的造化与大法徒的威德交相辉映,将永存宇宙。

感谢师尊,感谢师父把宇宙大法传于我们,能成为一名大法徒是多么的荣幸。

寻常,我的正法修炼路确实很平常,没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迹,也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跌宕起伏,每天只是平稳的走出家门(象必须天天吃饭一样),默默的做着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又不寻常,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做着宇宙中最正最伟大的事。师父在正法,大穹在从组,师父再造乾坤,弟子们在助师正法,用实际行动兑现着自己来世的誓约,承担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同修们,让我们用自己的实修在助师正法的路上精進!精進!再精進吧!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