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迫害的一次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今年五月十一日,我与同修相约去讲真相,在镇建材市场的一对青年夫妇店给老板讲真相。不料等我们一走,他们连续给“110”打了六次电话,并跟踪我们。我们在湘州酒店门前给一对老年夫妇讲真相时,镇派出所副所长带着一群警察从车上冲下来,将我们绑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搜我们的包,我包里的东西被我及时转移了,警察没搜到,他们就追问同修包里东西哪来的?同修不回答,也不签字。恶警三次非法审问我,我也不回答,就一个个跟他们讲真相。他们打电话,叫来市“610”四个人,全是新面孔,以前迫害过我的旧面孔一个也没有。我不让他们非法审问我,不容他们开口,就跟他们讲真相。他们面面相觑,也不问我任何话,最后一个个都溜走了。

到了凌晨三、四点钟,我听到副所长与一恶警不断骂同修,我就盘腿立掌发正念。到了五、六点钟,他们又大声骂我,说我们害得他们不得休息,要不是看我年纪大了,就两脚踩死我。我不为其所动,就默默的发着正念。

第二天,警察跑到同修娘家非法抄家,一无所获;又要去我家,也不了了之。他们对我俩照像、采血、留指纹印。我们不服从,他们就找人按住我们强行照像、采血、留指纹印,一恶警用针死劲扎我手指,致我手指出了很多血,青紫了几天。之后,他们拿出整理好的黑材料,要我俩签字,遭到我俩拒绝。

十二日下午六点多钟,我俩被关進市拘留所。我们赶快切磋,各自找自己的有漏与执著。特别是我,年长那么多,对恶告我们的常人不听真相,我还在勉强讲,缺乏理智、智慧。我们遭受迫害,个人吃苦受难是小事,但给救度众生以及家人带来负面影响,我们都很难过。但是,虽然我们有漏,有执著,内心还是想多救人,我们要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全盘否定邪恶的一切迫害。

十三日上午,我丈夫面色十分难看的来见我。在监控室里,他低声与我说,今天下午一点半钟恶警要将你们送劳教所。回囚室后,我赶快与同修切磋:劳教所我们一定不去。但我们必需放下生死,放下任何执著。我俩双手合十胸前,请求无量慈悲的师父加持我们。

记得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

我们开始绝食。真是人神一念,天壤之别。我们一点东西也没吃,每天背法、炼功、长时间盘腿立掌发正念,没有一点饿的感觉,精神也好,讲话头脑清楚,就是人瘦了一点。同被关在牢中的一些维权人士,见到我们很佩服,放风时,主动来听我们讲真相。他们还跟监管人员说:她们什么都不吃,我们送的东西也不吃,要出人命的。要求放我们出去。

我绝食到第七天时,一有良知的警察给我二弟打了电话。二弟及弟媳、女儿来看我,并要求带我到外面医院看病。我被带到医院时,都有警察跟着。

同修被关了八天,也没有家人来看她。我丈夫打电话告诉同修的母亲,要同修家人赶快来看人。不想同修的丈夫到公安局大吵大闹,说非要将我与同修一同送劳教所。

五月二十一日晚七点多钟,市公安局法制科与镇派出所人员将我从医院骗到拘留所,对我说,明天将我和同修送劳教所。我说:你们这是违法的。他们不容我再说,又将我投入牢房。我见同修躺在床上,有气无力,面色很差。她告诉我:她家人来看了她,也带她到外面看病,检查出来心脏有毛病。

同修一直昏睡着,身体承受着很大的痛苦。我说我今晚不睡觉,要发一整夜正念。我盘腿立掌发正念,从晚上八点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八点。我从来没有打坐过这么长时间,八天多没吃东西,还能端庄坐着,立掌姿式很正,感觉身体无比巨大,全身被能量包溶着,心中只有解体迫害的一念,走师尊安排修炼的,其他全盘否定。感到什么执著也没有,只有放下生死的殊胜和坦荡,深感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心中涌出万分感激,眼中流出了热泪。直到牢门“咣当”一响,我才放下手印。

我们被拉到劳教所时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警察吃完中饭后,我告诉他们,我的同修已有十一天没吃东西了,而且检查出有心脏病,我也有九天没吃东西,到医院看病已花三千多元,希望他们反映情况,带我们回去。他们说:我们也希望你们检查不合格,把你们带回去。

结果在劳教所医院,我被检查出有肾、胆结石、高血压症状(我从未有过这些病),劳教所拒绝接收我。同修被检查出有心脏毛病,但不确诊,警察又将她拉到株洲市大医院检查。这时我继续发正念,求慈悲师尊一定让同修与我一起回去。

我除了发正念,还给留下看管我的公安局法制科长讲真相:讲法轮功祛病健身有神效,讲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迫害,讲大法弟子为什么讲真相,是为世人好。讲真相不违法,迫害才是违法。

这时,带同修去医院检查的派出所所长也来了。我继续对他们说:你们无权发动这场迫害,也没有能力解决这场迫害,但你们在过程中可以选择作为与不作为。他们有点醒悟。这时公安局法制科长说:昨晚把你从医院弄出来,你不会怪我吧。我说:我们个人吃点苦不会怪你们,只是你们要明白真相。派出所所长也对我说:我们也不想弄你们,就是那个举报的人连续六个电话要我们去抓你们。我说:你是所长,你分析一下,我们是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做成真相资料送给他们,我们都是为世人好啊!最后他说:要炼就在家里炼,别出来讲,现在人心复杂。

一个小时后,同修被大医院确诊心脏有病,劳教所也拒收。就这样,我俩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解体了邪恶对我俩强加的非法劳教,见证大法无量神威。我俩万分感激师尊,心里不住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