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被迫害精神失常 妹妹再揭马三家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铁岭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李春红,二零一零年被中共警察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两年期间遭受到各种酷刑迫害。

李春红的姐姐李春兰(也叫李春玉),曾三次被非法关押马三家劳教所,后于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八年期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至今未能恢复,现生活不能自理,人瘦的不成样。

以下是李春红自述在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经历。

我是法轮功学员李春红,朝鲜族。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的父亲李钟彬和姐姐李春兰,先后三次被绑架、非法劳教迫害。姐姐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导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至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我被铁岭开原国保大队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那里的狱警开始表现伪善,但是她们的邪恶,会一点点浮出水面,最后是无所顾忌的、恶毒的、无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我在马三家两年期间,遭受到无人性的酷刑折磨、洗脑转化,恶警的群殴、扇耳光、拽头撞墙、抻刑、吃不饱、睡不好,做超负荷的劳动,不许自由活动没有任何的言论自由,没有人的权利,受尽了屈辱。每一天我都是在高压下度过的。心里的压力每天都承受到了极限。

我刚一到马三家就被邪悟者和两个包夹围攻,她们了解我是哪一年得法的,对法悟的怎么样等。期间邪悟者赵永华曾别有用心的问我家里有没有精神病史。我知道,这是马三家劳教所狱警授意的,因为她们是迫害我姐姐的罪魁祸首,想企图转嫁罪责。(注:邪悟者赵永华背叛大法后,多年来留在马三家做职业打手,担任所谓心理教师,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马三家给她开工资,至二零一一年离开。)

包夹和邪悟者围攻我好几天,跟我谈不拢,就把我交给队长,队长张环叫人把我带到东港谈话室,我说不能执行恶人制定的恶法,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我在新收班被包夹洗脑一个月,这期间陆续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承受不住无休止的洗脑,违心的写了三书,她们直接被送到所谓“新生班”,强行灌输邪恶谎言。剩下几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新收班里度日如年。可能因为我姐姐被她们迫害致精神失常,她们对我强行转化迫害有所顾忌吧,四月十八日,张环把我直接转到车间,干给铺布打号的活。

马三家劳教所规定,进去三个月就要签思维晋级表格,必须按固定样式抄写所谓认罪书。我当时听说法轮功学员赵丽华写了一篇:《法轮大法好——请所长三思》,之后被队长张环踹了好几脚,一顿毒打。

我想我是修炼的人,我没有错啊,就在那个表上写下了:我因为坚信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炼被视为扰乱社会秩序,被非法劳教两年。法轮大法已传遍世界,受到各界褒奖和赞誉……

我还没写完,就被队长张莉莉看到,把我叫出去交给值班教导员张卓慧,张卓慧关上办公室的门对我就是一顿的毒打,扇了无数个耳光,嘴唇被打破,我的前门牙烤瓷牙套被打的松落,吃饭就掉下来,然后她气势汹汹的拿出电棍往桌上一扔说;你以为这是为谁准备的?我对她说:平时看你外表挺好的,怎么就不允许人讲真话?她说在这里就不允许洪法。她踢我时把鞋踢坏了,还怪我把她的鞋弄坏了。

劳教所六月末考核,他们把我叫到办公室,大队长张君、张环、张卓惠一起拽我的头发,连打带踹的毒打我,张环说我在晋级表上乱写,整个考核都得从做,要给我加期,她还气急败坏的硬让我签名,我不签,不握笔,她就使劲往我手里插、扎,我的手被她用笔尖扎破了,她们三个看我还不签,就一起上来把我的双手反铐起来,掰我紧握的拳头,张卓惠就谎称签了,就算是达到了她们的目的。

第二天上车间干活,我因被她们打的抬头都费劲,打不了号,就向小队长赵慧唅说明了情况,她打电话报告大队长张君,让我在一旁站着,不一会儿楼上下来小队长邹晓光把我带到东岗谈话,一上来她们就问我你干什么来了,我说是你们让我来的,我说我现在全身被打的哪都痛,头抬不起来,不自觉的往后仰,头皮和大脖筋都痛,她们说:你身体不好干不了活,是要有医院诊断的。她们竟把对我的迫害说成是我身体不好。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抻刑

恶警方叶红让我蹲下跟她讲话,然后抽出腰带,先“啪”的抽在桌子上,然后狠命的抽在我的身上,她还一边用手指甲掐我的肩胛,一边妖里妖气的说:你不是说我是打手吗?张环也过来气急败坏的扇我的耳光,又拿出电棍来噼噼啪啪的伸向我的颈部。她们又把我关到隔壁的储存室,张秀荣问我背不背马三家的三十条狱规,我回答背不了,张环当即决定把我绑在床头施行抻刑,张君、张卓惠、董彬、邹小光等恶警一拥而上,把我绑在床头,双腿并拢,手臂分别铐在上铺的横梁两边,再用绳子与另一端拉抻,拉抻到极限固定住,恶警邹小光拿来牙刷捅我的腋下,张环中午值班看着我,我告诉她:你们挣的钱是罪恶的工资。她不以为然。我的手臂被拉抻的疼痛难忍,痛的我顺脸淌汗,不一会我的双臂就麻木没有了知觉,床板被汗水都湿透了。过了两个多小时,张卓惠,张君过来把我放下来,我的手是被缠住毛巾铐的,松开时一看手铐铐进肉里很深,两手已是黑紫色,我经历了马三家两个多小时的抻刑就如此的痛苦,不知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是如何承受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昼夜抻刑的。

我的经历让我明白了我的姐姐是如何的被活生生的、好好的一个修炼的人就给迫害成精神病的了,她一定是遭受到了比我更严重的摧残。

就这样,她们中午没让我吃饭,还逼我到车间干活。她们一边残害我的身体,还一边奴役着我们。

历经这次恶警的群殴与酷刑,我的全身肌肉、锁骨疼痛难忍,之后的两个星期出现了头颤的状态,一年多超体力的奴役工作,又吃不好,我的心脏常会有跳到嗓子眼的感觉,经常心慌,心难受。

七月份考核,张磊、张卓惠 张环强抓我的手签字。

八月份考核,张磊把我单独叫到车间的一个屋子里,强制抓住我的手签字,我不签就扇嘴巴子,用笔往我手上写邪教徒。

在马三家劳教所,张环和其他狱警对法轮功学员经常搜身,从里到外,边搜边恶语相加,如果在谁身上搜到经文就会被施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她们认为我影响了转化率,就把我调离三大队,转到二大队的缝纫机组,我在那里被奴役十五个月。二大队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队长叫任红赞,一分队的队长叫裴风,她们强行逼我在考核上签字,任红赞还拿来写好的“三书”让我签字。我告诉她们不要再逼我,我提到了我姐姐,她们后来没再逼我。

在以后的十几个月里,我被迫超负荷做奴工,赶上加班时,就会干到深夜。

在这个罪恶的马三家,到处都是监控器、包夹、有系统的洗脑、歇斯底里的邪恶迫害……

以下是法轮功学员李春兰遭马三家迫害成精神病后的几组照片的对比。

'被迫害前的姐姐李春兰'
被迫害前的姐姐李春兰

'被迫害后如今的李春兰'
被迫害后如今的李春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