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千万年的等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我的身体一直很好,那时我年近60,表面看才40多岁。寺庙、道观我也去的不少,很多气功师报告也听过了,确实是听到的、看到的很多,但是当时不知为什么,不管这些人说什么,我的心总是很平静,不为所动。冥冥之中,我感到我一直在等待着什么……。
——本文作者

修炼大法已经十四年了,因为我做的事情都很平凡,比起精進的同修差远了,所以一直没有写过交流文章。现在我鼓足勇气写了这份交流稿,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对过去的回忆

得法前我在佛教里乱跑了二十多年,我还自己带过徒弟,其中还有很多有特异功能的,连庙里的老尼姑也要跟随我,还有的要带我到世界各国去云游呢。有几个气功师为了能找到我,跑了几个省,整天住在我家里动员我“出山”,我告诉他们我不求名、不求财,我不会跟他们走的。我的身体一直很好,那时我年近六十,表面看才四十多岁。寺庙、道观我也去的不少,很多气功师报告也听过了,确实是听到的、看到的很多,但是当时不知为什么,不管这些人说什么,我的心总是很平静,不为所动。冥冥之中,我感到我一直在等待着什么……。我还遇到过一位一百五十多岁的老和尚,他告诉我许多天机,他说将来中国要有大瘟疫,死人遍地,将来要有飞檐走壁的人出来抢救人,他还说让我等着,将来我有重大使命在身。

这就是我的师父

九八年的一天,同事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当时因为有事,顺手把书放在书架上。几天后突然想起那本书,拿起来一翻,首先就看到了师父的照片,哇!我拿书的双手象是通了高压电流一样,瞬间麻透了全身,我的眼泪随之而出,看着师父微笑的照片,我感到好亲切、好面熟。我不由得大声说:“这不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师父吗?”我连夜看《转法轮》,一讲看完了,又想看下一讲,一讲接一讲的看,高兴的我随手拿支笔在书上划着,这句话我听过,看过……,当看到第九讲时看到师父说:“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来,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我们开天目的人都看的到,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我要说假话就是在骗大家,你那一笔画上去黑乎乎的,你就敢随便往上画?”我无地自容,狠砸着自己的头,向师父认错……。我终于找到了真正修炼的路!

修炼后我悟到不能误人子弟,马上告诉原来跟随我的那些人,真心希望他们都来修大法,也算是对他们的补偿。他们听说我选择了大法,要离开他们,都跪在地上大哭,目地还是要留住我。我告诉他们:修大法这条路我选定了,不会改变,我欢迎你们能和我一起修,但也不勉强。最后有夫妻俩人跟我一起来修法轮大法了。我们三人这十几年一直在一起互帮互学,共同精進着。

正念正行改变周围环境

得法还不到两年,中共江泽民集团就开始全面迫害大法,诬陷师父,并残酷迫害大法修炼者。当时我身边的环境很不好,老伴、儿子都是军人,当了一辈子兵的老伴中(邪)党的毒很深,而且有人上领导那告状,说我是“法轮功骨干”,还有个“秘密”(活动)点……。于是军队、地方、公安、街道大小干部坐满礼堂,对我“三堂会审”。老伴另外审。那时还不懂得用正念,但我也不怕,嘴也硬,就是用人心和他们对抗。我告诉他们:我谁也不认识,大家就是炼完功各自回家。他们审了几次,结果是竹篮打水。老伴受不了,觉得丢了面子,他自己不敢炼了,还叫孩子把我看起来,并给我规定了“三不准”:不准出门,不准炼功、看书,不准和同修联系。我成了笼中之鸟,整天急的吃不下,睡不着。不让一个修炼的人学法、炼功,就等于不叫人吃饭了,没有了营养,全身无力。一个多月我真的象得了一场大病似的。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被常人左右呢?“难行能行”〔1〕,于是晚上我偷偷又开始学法炼功了。

时间长了,又被老伴发现了,他偷听我的电话,又给孩子打电话说:“你妈又开始炼功啦!”把孩子都叫了回来。可能是事先商定好的,他们一来就给我一个下马威:老伴首先喊着,再炼功就和我离婚!孩子们也大吵大嚷的说我要把这个家毁了,又哭又闹的还要和我断绝母子、母女关系,并说把我送到派出所去,大家一起完。听了这些话,我心里反倒平静了,说:“同意你们的要求,我宁愿离开这个家,也决不离开这个大法,我把你们的爸爸交给你们了。”他们都愣住了,好长时间都不说话。过了一会我平静的对他们说:“你们都回去吧,该怎么做妈妈知道。”有一次我给老伴讲真相,他激动的说(邪)党是只狼,他就是狼身上的毛。我笑着说,我可是专扒狼皮的,皮都没有了,毛何在?还有一次向儿子讲真相,他阴沉着脸很不耐烦的说,“你这是在对牛弹琴!”我笑着对儿子说:“我今天就给这条牛弹弹琴,又何妨?”儿子笑了。

我家里来往的客人很多,老伴、儿子的战友还有亲朋好友,还有一些农村的老乡。来人我就得忙着做饭招待,我内心很烦,累不说,还影响我学法。后来我悟到了,表面是为他们俩而来,实际是为听真相而来。以后再来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老伴可不高兴,还发火,我就对他说:“你怕我给他们讲真相,那你就通知他们,以后不准来咱家。”他不说话了。所有来我家的人,大官、小官、战士、老百姓不管是什么人,一个都不放过,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也都“三退”了。后来老伴有时还在旁边帮助说几句话呢,说明他有点开窍了。

老伴是个半残废军人,从头到脚大小手术十多次,又是高血压患者,行动很不方便。我就带他炼功学法。他自己也抄写《转法轮》,还念“法轮大法好”,这几年在师父的呵护加持下,他终于走过来了,现在红光满面。老伴、儿子、女儿也都明白真相并做了“三退”。

这几年我和老伴经常到女儿那去看家(女儿、女婿经常出差),在女儿附近的很多人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去年女儿家的院子里开满了优昙婆罗花,竹子叶上、石榴叶上,墙上,假山上、水泥柱子、木头柱子上、玻璃门窗上都有,一年多了一直开花不断,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慈悲善待家人

师父说过:“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2〕老伴很小父母就去世了,他和弟弟、妹妹三人相依为命。弟妹长大后,他都给安排了工作并成了家。按常人讲这个哥哥恩重如山,可他妹子的行为却恰恰相反。五十二年来我们姑嫂关系一直不和,她处处给我找事。不管她怎么对我厉害,我一直忍让,从未和她争吵过。她知道我炼法轮功,就和她的女儿到处做宣传,甚至到处贴大字报,想借他人之手来害我。老伴和孩子对她的所为都非常生气,几次想找她理论,都被我劝阻了。我也很纳闷她们为什么一直这样对我,恨我,甚至几次想害我。一次师父点化:在很久远以前,我跟随师父在庙里修行,师父讲法时有两只一大一小的火狐狸跑進庙里来偷听法,我发现后将它们撵出去,从此结下了怨。那一大一小的火狐狸就是今世她们母女二人。

儿子离婚后,媳妇把唯一的一个我带大的孙女也带走了,不让我们见面。儿子又从我这里拿走了二十万元钱,结果被别人骗走了。儿子心情不好又不敢告诉我,情绪消极到了破罐子破摔的地步。我知道情况后,先给老伴做好工作,再找儿了谈话,稳定他的情绪,我用大法法理开导他,还告诉他我和他爸不会怪他的,人比钱重要,破财消灾,没有无缘无故的事……。儿子听后非常感动,放弃了原来不好的念头和走极端的做法。在修炼的过程中,我知道了我和家人在历史上的渊源,在历史上我曾是杨家人,旧势力就将潘仁美、潘豹、李建成安排在我的身边。不管今世他们怎样阻挠、干扰我修炼,都动摇不了我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不管他们怎样对待我,我都慈悲善待他们。

被迫离家

在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夜里两点左右,一位同修打来电话说,某某学员被抓,已经供出我和几个同修,而且该学员还亲自带恶警上门去抓同修,让我赶紧离开家。因为事情来的突然,也有怕心,我连夜把各种资料都转移了,天一亮就给女儿打电话,让她马上回来。我把情况给她作了说明,让她把她爸爸照顾好。女儿一听又哭又闹,帮不了忙还搞的我心乱。我静思一会后对女儿说:“我决定带走你爸!”给她拿三万元钱让她赶快去买三张机票或软卧车票(当时还带着一位小同修),余下的钱留给她用。我又对老伴说明了情况,老伴当时表现很不错,配合的很好。那时他已七十五岁,刚刚做完大手术出院第二天,腿脚还肿着,血压又高,行走很艰难,还拄着双拐。就在当天下午我们三个人坐火车南下了,又坐了一天一夜的轮船,三天后到达目地地。

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租了房子住。我和小同修天天静心背法、炼功,归正自己,老伴有时也跟着炼功,我有时也给别人讲真相。四个多月后我们回到家了。

信师信法

过年期间是亲朋好友来往日,那几天我发起高烧来了,越到晚上越严重,烧的腿直抽筋还加上咳嗽。多亏我是一个人住一个房间,不会影响别人,也没告诉家人。第二天早上照样坚持起床,强打精神给家人和客人做饭,有时得做十几个人的饭,每天客人一走我浑身象软面条一样。整整一个礼拜,家里人谁都不知道我的状况。咳嗽给我带来很多麻烦,一咳嗽就尿裤子。七十岁的我每天照样和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为了不影响救人,我就垫着卫生巾,同修还帮我拿着水,咳嗽时就喝口水压压。什么也挡不住我出去救人。还有一天晚上,我突然上吐下泻,两个小时,我一直坐在便盆上,两只手还抱个盆子吐黄水,两条腿还不断的抽筋,就这样整整折腾了一夜,家里人谁也不知道。第二天我照样起床该干啥还干啥。

信师信法,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闯过去了。

用心讲真相救人

师父给了我一个好身体,又给了我一个开朗的性格,爱说爱笑又爱去帮助别人。开口说话先叫人,“大哥”、“大姐”、“大妹子”……,礼貌对人,所以在我讲真相时很少遇到不听的,对方还经常乐的哈哈大笑,也有的放声大哭,也有的和我拥抱、谢声不断。讲真相的确要活跃气氛,效果才更好。在讲真相中也遇到过很多神奇的事。

我和同修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了无数的人,各行各业的人都有,走到哪里,真相就讲到哪里,还经常和小组同修出去发各种真相资料,相互配合做一些救人的项目。我也经常和同修到各个寺庙去给和尚、尼姑、居士讲真相,他们也是佛家的人,比常人悟性还是好些。很多人明白真相后很快就“三退”了。我还找回来几个中途不修的老同修,告诉他们师父一直在等着他们回来,是师父让我来叫他们……,他们都很内疚的痛哭起来,表示一定要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我还引导了一些明白真相的人走入大法修炼。这里举一个例子:

常人都是各扫门前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大法弟子可不是这样。师父叫我们是做事先想到别人,处处与人为善。去年我们大院里新搬来一家人,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女士愁容满面、面黄肌瘦,走路老是低个头,见人从不说话。师父安排我遇见了她,我就主动接触她,多次上门看她、关心她、跟她交谈,慢慢的我们熟悉了。她哭着把自己所受的委屈、痛苦全告诉了我。她的丈夫是正团级干部,为了攀高升官,跟一位高官的女儿混在一起,用欺骗的手段骗她离婚,抛弃了她和儿子。这些年都是她一人带着孩子生活,为了能让孩子安心学习,她一直忍着没有告诉孩子他们之间的事情,就希望儿子能考上大学。儿子很争气,去年考上了国防大学。其实儿子心里早就明白他们的事,只是一字不提,不想让母亲难过。上大学临走前对她说:“我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好好活着,把你自己身体保护好,我毕业后就是连级干部了,我养活你。”那时为了能让孩子安心在校学习,我多次和孩子面谈,并请他们母子来我家吃饭,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告诉孩子我和老伴都是退休干部,他母亲我们会照顾好,等她母亲身体恢复后,我们会帮她找工作。孩子放心的去学校了。

孩子走后第二天,这位女士就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了。她很精進,悟性也很好,身心净化的很快。身体好了,性格也开朗了,整天乐呵呵。我们又帮她找了工作,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儿子跟她在电脑视频上聊天后高兴的说:“妈妈全变了,精神好人,人也胖了,这下我可放心了。”她还告诉我们:自己小的时候经常不自觉的就画卍。看了《转法轮》后,她才知道原来这是佛家的符号,她还说她发现儿子的电脑也是用卍做标记(她儿子并不知道这是佛家的符号,就是喜欢)。她高兴的说:“看来我娘俩都跟佛有缘,师父一直都在管着我们娘俩呢!可能我就是为得这个法才坚持到今天的,是师父救了我们。”

修炼路上所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们千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天(得大法)。我们都会万分珍惜。我会和身边的同修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