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大法修炼 惟有精進、精進、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我也知道,这几年来自己修炼很不精進,尤其自读研以来,学习及生活环境十分宽松,更是顺水推舟似的有意追求享受一种“安逸生活”,每天大量时间花在睡懒觉、逛街、网上购物、玩游戏、聊天中。当母亲为我指出这些不正确状态时,我还强词夺理说宿舍的同学都这样,美其名曰“符合常人状态”。这一“符合”可不要紧,玩乐心、色欲心、利益心、安逸心等一大堆执著心与败物被长期滋养放大,可以根本上说就已经脱离了修炼状态。问题找到了,可是这大跟头也已经结结实实的摔了。怎么办?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师尊您辛苦了!
中国大陆及全世界同修们好!

一九九八年跟随母亲一起修炼法轮功时,我才十一岁;而今,在师父一路慈悲呵护与指引下,我已成长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了。十多年的修炼历程既坎坷而又弥足珍贵,其间的许多事情我也已在前几次的法会投稿中做过较详尽论述,这里就不再重复。下面我想将我今年年初至今的一些修炼历程写出来,向师尊做一汇报,并与同修们交流。

懈怠执著出大漏,信师信法闯死关

今年二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在炼功,当炼到第二套功法“两侧抱轮”时,突然感觉到心脏及前胸剧烈疼痛,伴随着暂时性失聪,随即站立不稳倒地,身体上那种剧痛伴随着精神上的恐惧合并而成的精神刺激,真使我似有即刻毙命之势。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来取命的大难,遂立即发正念否定邪恶迫害,并坚定的请师尊加持。这种严重的病业假相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才逐渐退去。其间我不间断的发着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一切只由师父做主!并请师父加持。当晚,母亲(同修)也帮我一起长时间发正念,彻底否定、解体邪恶黑手对我身体的迫害。第二天一早我的身体基本恢复正常。

由于在突发状况下能够首先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并立即发正念否定、解体邪恶并坚定的信师信法,旧势力妄图以突然袭击式的打击来销毁我的阴谋未能得逞。于是它们改变方式,开始以长期的病业假相魔难来干扰我,想以此拖垮我的修炼意志。在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处于较大的病业魔难状态之中,心脏时常异常难受,前胸后背疼痛,并伴随着呼吸困难、喘不出气来、头晕耳鸣等等,甚至有几天憋得我夜里无法正常睡觉,即使睡着了,还会经常心悸惊醒。

“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1〕在身体及精神承受几近极限的情况下,我痛定思痛,开始正视并找寻自己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其实我也知道,这几年来自己修炼很不精進,尤其自读研以来,学习及生活环境十分宽松,更是顺水推舟似的有意追求享受一种“安逸生活”,每天大量时间花在睡懒觉、逛街、网上购物、玩游戏、聊天中,当母亲为我指出这些不正确状态时,我还强词夺理说宿舍的同学都这样,美其名曰“符合常人状态”。这一“符合”可不要紧,玩乐心、色欲心、利益心、安逸心等一大堆执著心与败物被长期滋养放大,甚至玩乐的时间大大超过了学法的时间;学法不入心,有时一天只看一、两页书甚至不看书;发正念更是可有可无,经常错过;讲真相也仅仅限于使用真相纸币,这必然导致自身与大法严重脱节,可以根本上说就已经脱离了修炼状态。这全都是由于自己的不精進,人为的滋养了邪魔败物在我的空间场中大肆泛滥,最终给了虎视眈眈的旧势力迫害我的理由,对我下死手。此时母亲再与我深度切磋,帮助我找到了许多执著、漏洞与不足,使我清醒。

问题找到了,可是这大跟头也已经结结实实的摔了。怎么办?师父说:“不要担心哪,包括一些摔跟头的,你赶快爬起来就是了。”〔2〕知道了漏洞与执著在哪里,我下定决心归正自己。但当真正要去掉那些固有的执著与败物时,我才发现它们已经发展到了极为顽固的程度。如对上网“淘衣服”的执著,刚开始要修去它时,一种不去看看那个衣服网页心就痒痒的感觉真是难受,如果意志稍不坚定就会被它带动着“再看几眼”,而这一看就又是半小时或一小时过去了,正中邪恶的圈套。后来逐渐悟到:邪恶就是利用这个执著的败物让你“不由自主”的就范,而这个“不由自主”不就是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吗?不正是自己的主意识当不了家而由着执著心与败物主宰身体的表现吗?长此下去问题何等严重!于是我把心一横,无论思想中如何翻腾、心里如何痒痒,就是不去点那个卖衣服的网页,看它能奈我何!就这样,坚持一段时间,相关的执著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弱,目前已基本将此执著磨去了。

同时,在这“病业”的魔难中,我还发现了许多以前自己从未意识到的强烈的人心,诸如怕心、怨恨心、有求之心等等,其中,怕心尤甚。由于自修炼之后,虽在身体上也时有“病业”症状反应,但只要我心性把握得稳,就会很快过去,而从没有出现过如此巨大且直接触及生死的魔难考验,也因此,这次魔难将这颗“怕死”之心来了个彻底的大曝光。在身体难过至极时,我的思想意识中不止一次的冒出过“死”字,尤其在病业假相刚开始凶猛出现的那段时间,我怕“死”怕得要命,甚至母亲在与朋友打电话提到另一过世之人时说的一句“她这么年轻就没了啊”,我在一旁听到了都胆战心惊,吓得不行。冷静下来后,我认识到这是那颗怕死的心在作怪,更明白这也正是修去它的好机会。于是每当有怕心出来时,我就强制自己正视这个“怕”,并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什么可怕的。不是我在怕,而是那个“怕”在怕!同时坚定的否定它、解体它。有时当那个怕返出来实在压制不下时,我就一遍一遍地背师父的《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就这样坚持一个多月后,怕的败物逐渐被解体掉,怕心亦大大减弱,直至极少起作用了。

经过此次病业的魔难,我真的感觉到自己在心性、悟性等方面的修炼获得了不小的進步。通过这次惨痛的教训,我对于自己的生命本质有了前所未有的清晰认知:我是大法弟子,我的生命与法同在,我存在于此的唯一意义与目地就是修炼,就是助师正法救众生。常人中的一切只是我完成使命所需的基本条件要素,于我是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且最终是要全部舍尽的。也是在我身体承受到最极限的时候,我从内心最深处发出一念:“不论这是我该承受的还是外来强加的迫害,我的一切只听师父的。迫害我的生命,如果我欠你们的,那么师父安排我该还的我全盘听从师父安排;如果是我以前与旧势力有过什么约定,那么如今我在正法中,所有不符合正法要求的所谓约定等统统作废;如果是我做的不好而被外来因素干扰,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而坚决否定这种所谓考验安排。总之一句话,我的去留师父说了算;我的存在只为助师正法救众生,别无他求。”悟到此,我也认识到自己在前些年讲清真相这方面确实做得还远远不够,既然我生存之意义仅在于此,那么我就必须为大法、为众生,也为自己真正负起责任来。

师父看到了我这颗救人之心,加持我打开了救众生的智慧。一天我在炼功时,突然想到可以将获取破网软件的途径与方式缩成一两句话,然后复制成很多条,用A4纸打印出来,然后剪成小条散发出去。同时家里也有闲置不用的真相小印章,可以买来标签粘贴纸,印成一个个小标签张贴出去。于是第二天我就去学校打印出了一批破网软件小纸条(并无敏感词汇),然后又在同修的帮助下买来了40x60的小自封袋,回到家跟母亲一起剪裁、分个装袋,而后到超市、集市、停车场等处散发。又按照计划制作了真相小粘贴,随手就可在公交车厢、站牌、围栏、公园、扶手、宣传栏等处粘贴出去,效果亦不错。

同时,我看到明慧网上很多老年同修都开始用手机讲真相,于是我也委托同修帮我买了一部用来讲真相的手机,并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学会了发送彩信及拨打真相电话,现在只要出门都会带着真相纸币、小纸条、小粘贴和手机,所到之处都会理智、智慧的做好该做的事情,抓紧跟上正法形势,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救众生。

有一次,我与母亲一起去一个村子里贴真相小粘贴,顺着村子主道边的电线杆、干净墙壁等一路贴过去。回到家后,我们一起整点发正念,这时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场景:就在我们刚刚去过的那个村子的主道两边,整齐的隔几米就站着一个穿着奇异黑色服装、带着很高的帽子的人,每个人手里都举着一只酒杯,而我就站在路当中,他们似乎在为我表示庆贺。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一直是闭着修的,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清晰的画面。于是发完正念后,我就将我看到的情景讲给母亲听,母亲听后很受鼓舞,说这不正是那里得救的众生在庆贺与感谢吗?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呢!

家庭磨难苦相受,去情去执破迷雾

自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对大法的邪恶迫害之后,父亲就开始由之前的支持母亲修炼转为反对,甚至在那几年当中经常对我们母女大打出手,想以强制性手段迫使我们放弃修炼。再加上由于母亲两次被邪党非法关押,家里从金钱、“名誉”等方面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因此父亲就更加敌视大法,认为是母亲炼功而把这个家害了。这些年来我与母亲坚持从各种角度,以各种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向他讲清真相,讲清我们一家所受的迫害来自共产邪党的无理迫害,并从生活的方方面面努力做好,以展示大法的美好。然而,父亲只一味听信邪党灌输式宣传,只着眼于现实利益受损而仇视大法,继而仇视母亲。这些年中,他烧毁过同修送来给他看的《九评共产党》、撕毁过大法书、砸烂过法像,更在母亲被非法关押期间到劳教所要求不要释放母亲,因她“根本没改”,要多关几天。尤其是当今年我也向他彻底表明自己修大法之后,他对大法、对我们的敌视情绪愈演愈烈。

就在近一个月前的一天,父亲突然冲進我与母亲的卧室,拿起桌上摆着的师父法像就砸烂了,然后又把师父照片从相框里拿出来撕碎、烧了。其时母亲正在厨房做饭,没来得及赶过来,而我大声制止他,并试图把相片抢回来,但未能成功。当时我与母亲几乎到了理智崩溃的边缘。这一次母亲没有守住心性,当即要求离婚。而我也在极端惊怒中忘了自己的身份,马上附和同意他们离婚,并表示要跟母亲。父亲见此情况,也无后路可退,随即表示同意。但这时母亲却又因情未放,痛哭失声。我则盛怒未消,马上帮他们起草离婚协议书。最后父亲怒气冲冲离开了家。

父亲走后,我与母亲才渐渐冷静下来。我们促膝切磋:刚刚做的这哪像是炼功人哪?师父说了:“修炼中没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出现的不正确的状态和不好的人的行为的时候,那就是针对人心来的。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没做好就会被钻空子,也许在这方面需要这样去针对,才出现的。”“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我与母亲同修于是静下心来,各自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对于父亲还有很重的亲情、怕心、怨恨心、争斗心等,诸多强烈的执著心充斥在浓重且肮脏的人情之中,怎能不叫旧势力邪恶钻空子?母亲也认识到了自己对于父亲也是情太重,同时控制心、争斗心等执著也十分严重,曾做梦拿斧子砍父亲,现实中夫妻之情甚重而慈悲心远远不够。这些年来,我们两个大法弟子的场竟然还无法将一个常人不好的思想与观念归正、时至今日正法已到尾声却还长期处于家庭磨难之中无法自拔,实在是太不应该了。而归根到底,是我们做的实在太差了,才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由于我与母亲对父亲的情太重,才使旧势力得以以考验我们为名义,利用并操控父亲给我们制造魔难,从而导致父亲这些年来一次又一次地对大法犯罪,罪业深重,面临被淘汰的悲惨下场。而我们却还仅仅着眼于表面上父亲的种种负面表现,对他怨恨、失望、无可奈何,认为他“无可救药”,殊不知我们却恰恰是造成众生对法犯罪、造成其“无可救药”的根源所在!当我与母亲同修清醒悟到这些时,真的是为自己修得太差而汗颜、而悔恨,更觉对不起众生。要知道,父亲能够与我们两个大法弟子有今生之缘,一定是有原因的,他背后还有无量众生在等待得救啊!待到正法结束、真相大显那一天,我们将以何颜面面对他与这一部份众生?

认识到这些,我与母亲同修开始长时间发正念,在清理自身空间场中一切情、怕、恨等执著与败物的同时,彻底清理我们的家庭修炼环境,不允许任何外来因素强加迫害与干扰,同时清理父亲头脑及背后不好的生命因素及操控他的一切黑手邪恶,不允许旧势力以我们的漏洞为借口来迫害众生、毁众生!随着正念清理,我与母亲都感到自身意识及对法理认知愈来愈清晰,不再因情牵扯而感到伤心难抑了,而是感到慈悲的力量在扩大。我们也在同修的帮助下也认识到了大法弟子不应离婚的道理所在,放下了对离婚与否的执著,集中精力发正念否定并清理邪恶。

其后在与父亲的沟通中,我与母亲就母亲提出离婚、我附和他们离婚的做法先后向父亲道了歉;但另一方面,母亲对父亲毁法像的行为则坚决表示不承认,我与母亲也再次表明了坚修大法到底的决心与态度。邪恶无计可施,父亲回家后也没有再提上次的事情,此次风波就此平息。

这次家庭磨难的教训是极为惨重的。我与母亲由于自身有漏被邪恶钻空子而给师父、给大法带来了严重的损失,同时也使得众生造下了滔天罪业,责任与过失重大。事后,我们跪在师父法像面前诚心向师父忏悔认错,希望能够在今后的修炼中,努力修好自身,努力救度不明真相的众生,努力尽快归正家庭修炼环境,以弥补过错。

神圣修炼路,风雨十四载。我深知自己修炼甚为不足,距离精進的修得好的同修们相距甚远,更无法全然配得起师尊所赋予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啊,您一路上为呵护弟子所承受与付出的,弟子永远也无法知其万一!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彻底同化大法、洗净自己,并以最纯正之心、尽最大努力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得起众生的殷殷期盼、对得起自己的来世真愿,这就是我唯一能够做的。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尊!

感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