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年轻警察提高心性 走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其实早就该参加大陆网上法会,但总是被自己一推再往外推,而且有些错误的想法:网上法会参不参加无所谓,反正师父什么都知道;以前也写过二篇修炼心得(交给同修就没再问过是否网上发表),等有时间再说;自己修的没其他同修好,没什么写的,就算写出来,也不会发表的等等。现在看来,这是没修好的表现,没有领悟修炼的严肃性,其中夹杂着求安逸心和很多私心。如今,当我迈出这一步,开始认真写交流文章时,才真正体会到这也是修炼的过程,去执著心的过程,与同修们共同提高的过程。

一、得法学法修心性

我的职业是警察。记的是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当时还在派出所工作时,弟弟向我介绍《转法轮》,说:书非常好,讲了附体的问题,还有很多高深的东西,你看一看。虽然从十几岁时就和弟弟接触气功,但以前从没听过附体什么的,就在书店买了那里仅有的一本《法轮功》看,越看越想看,就这样,走進了的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中。

后来看了几遍《转法轮》后,师父开始清理我的身体,而且是多次清理。记的最清楚的一次,是冬天,已经连续一周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全身疼痛,眼睛都疼,我不断提醒自己:这是清理身体,不是病。晚上,在派出所值班室值班,盖的被子并不厚,半夜热的不行,全身出汗,起来擦了几次,第二天早上醒来,一身轻松,但和我一起值班的同事起床却说:啊,外面下雪了,怪不得昨晚睡的那么冷。

《转法轮》中讲:“修炼要专一”。在明白了这个道理后,就和弟弟一道,把以前看的气功书,送的送、烧的烧,寝室里不是法轮大法的东西也清理干净。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有人给我送书,接过一看,怎么还有“转法轮(卷三)”?不对,我把那人打走了,没被干扰。

得法之初还年轻,所以在男女之情上对我的考验很多,也很尖锐。第一个考验是拿大学时的女朋友移情别恋来考验我。参加工作后,我与她分手,谁知和我当时最好的男性朋友(三人是同班同学)好上了。学了大法后,知道要在情上看淡,想的很少了,但《转法轮》中讲到:“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偏偏让我看到他俩卿卿我我的样子,哇,当时真的一下什么都翻出来了,心跳都加速,实在没办法就抱着书看,看也不行,就大声读,慢慢的被勾起的心消掉了一些。

到派出所后,有了新的社会圈子,一个盗窃犯准备送看守所前关押在派出所,妻子早逝,只有一对儿女,哭着要看看父亲。征得同意后,我把他们带去见了一面。那女孩就记住我了,过去两年,她还和我联系,有几天总是打我电话,我把手机放到柜子里,不听,结果吵的单位同事都取笑我:魅力好大啊。晚上,正打坐时,又打电话,变着方儿的勾引,以前觉着她可怜,但这样也太不象话,就断然拒绝,没有再理她。

在睡梦中,考验更多,有时过的去,有时没能过去,跌跌撞撞好长时间。为去掉对色欲的执着,我三十刚过就和妻子分床睡,但还是不行——形式去不掉执着。最后静心想想,还是自己的问题,后来就一思一念的注意,平时男女之情苗头一出就把它排除掉,渐渐这个执著心越来越小。后来妻子说:“你总说禁欲,搞的我都不怎么想了。”

我也经常和功友们交流修炼心得,在得知乡镇的功友困难,书都不多时,就从城区将大法书带给他们;一九九九年七月上旬,还和弟弟一起在市区繁华地段参加集体炼功洪法……那段时光真是可喜。

二、正法修炼

1、修与不修的考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史无前例的迫害法轮功,环境完全变了。除能和弟弟(当时也没走出来)交流外,就是看大法书,那时铺天盖地的谎言和邪恶曾动摇过我坚定修炼的决心,但大法书就是不愿丢,《转法轮》总想看,什么都不想做,也不想炼功,就是看,看啊看。每当看到《转法轮》中:“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我也在思考,最后我想:“不管真假,当初既然选择修炼法轮大法,哪怕退一万步,就算选错了,也就一辈子。”虽然那时的想法现在看来是可笑的,是缺乏理性、没有站在法上去思考,但如果不是反复的看书,我想也不会在是否继续修炼的考验中走过来。

因为不算真正过关,后来在这方面的考验时不时的来一下,仅妻子就几次逼我放弃修炼,用出走、离婚、堕胎等办法,都没能得逞,反倒让我不断的反思,不断的更加理性的、站在法上思考修炼的问题,就这样挺过了那艰难的两年。

再后来在派出所院子里看到同修发的真相光盘,接触了其他同修,走了出来。单位领导知道我炼法轮功,走出来前,领导不过问,当我走出来后,便找我谈,说:“你是个大学生,怎么会炼这个?……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不给家人想想?”我说:“(邪党)中央决定是错的,根本不是宣传的那样。”他看说服不了我,因为修真善忍,他对我印象较好,也没为难我,就找机会自己调走了。

2、发正念

九九年“七.二零”后,睡梦中经常看到墙上、地上、各种摆设上,满屋子到处都是蛇(“色”)。也是当时心性低,没有悟到是另外空间邪恶搞的,也没想到用大法神通消灭,只是一个人辛苦的用棍子打,用脚踩,有时实在太多,打不完,就到处躲,经常被吓醒。

师父讲了关于发正念的法后,开始整点发正念,尤其对派出所集中发正念后,睡梦中看到的派出所院内水桶粗、几十米长的大蛇不见了,满屋子的小蛇也没了。一次梦见被消灭的蛇只剩下了黑皮,但我一放松,起了安逸心,蛇又复活了,又开始咬人,费了好长时间才灭尽。正如师父讲的:“甚至发正念时你的思想念头还不能够稳定,一边发正念清理消灭不好的东西还一边产生着。”[1] 所以,发正念时,不动任何心才行。

刚开始发正念的一段时间,因为大部份时间是在派出所发,所以干扰很大,夏天白天蚊子应该很少,但一发正念,就有蚊子咬,还用嗡嗡的声音干扰,一次嗡嗡声越来越大,象被几百只蚊子包围着,我实在是受不了,一巴掌拍死一只,一下嗡声全部消失了。有时连不上网,就发正念,效果很好。一次,在网吧,没有破网软件,就用大陆的知名网站注册邮箱与明慧网联系,开始邮件发不过去,我静心出网吧,找地方发完正念,再去网吧,邮件发送成功,并收到了明慧网同修的回复。

3、去怕心

因为修的不扎实、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被迫害,非法关押。被非法限制自由的第一天,也确实有很大的怕心,邪恶搞来几个恶警看守,几个领导找我谈话,阵势很大,脑袋一下懵了。晚上慢慢的想:已经这样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但坚决不能连累其他同修(当时还是承认了邪恶迫害,现在想来,如果坚持不配合邪恶,第二天就会什么事也没有)。

从看守所出来后,一直有个怕心,担心电话被监控、行动被监视,同修也不怎么联系,碰到国保大队的人,躲闪着目光,一有风吹草动,就把书、资料等藏好,看都不敢看,这样持续了好长时间。后来,我想,这是怎么了?这是修炼吗?不行,怕心一定要去。向内找,究竟怕的是什么?怕被再次关押,怕失去安逸的生活环境。扪心自问,我修炼的目地是什么?《转法轮》中说:“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我还留恋人世间的东西,那些能带到天上去?师父在经文《也三言两语》中讲到:“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邪恶烂鬼小丑,关的住大法弟子吗?同修也给予很多帮助,这样一想,感觉整个轻松不少,怕心在慢慢去掉。一次,到公安局办事,门口碰见国保的恶警,我正视他,准备主动打招呼,结果他却躲闪目光,灰溜溜的逃了。

4、智慧讲真相

因为职业的特殊性,没有和其他同修那样讲真相。刚开始时,我是用聊天工具,有的效果好,有的效果不佳。后来就是发真相资料,在派出所时,我注意到很多常人连什么是法轮功都不知道,邪党怎么宣传,他们就怎么认为。于是,向同修找来专门介绍大法方面的真相资料,发给常人。因为是警察,当地很多人认识我,就在晚上往门缝里塞、门上贴。记的第一次,我穿着警服,带着资料,顺着街道逐户发,结果心性不稳,有点紧张,就边发边念发正念的口诀,师父鼓励我,听到门内的狗“呼呼”出气声、爪子扒拉门的声音,就是不叫出声。我还在派出所大门上贴一份,早上,所里的同事上班看见,我接过来,放到桌子上,让大家都看看。

随着正法的進程,我在派出所建立个人资料点,买来二手电脑、打印机,从网上下载内容,自己再组合一下,打印出来,交给当地同修发出去。离开派出所后,同修又将当地的资料点部份采购的事交给我。

虽然做的很少,但还是体会到讲真相的事也是修炼的过程,心性要稳,稍一不对,就出错,收不到好的效果。一次同修看到我自编的《某某真言》资料后说:“你编的很好,反响好,都爱看”,并建议我投发到明慧编辑部,明慧网也转发了,这下欢喜心起来了,结果第二次用同修提供的很好的真相素材编辑的下一期《某某真言》,明慧网没有转发。打印资料也是一样,心性稍微不稳,就会卡纸、带纸、打废纸、电脑机器不工作等等。不起任何心,机器就会稳定运行。

5、与同修形成整体,共同提高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2]。因为走出来晚,同修给我很多帮助;我也利用自己特殊工作性质,尽量配合和保护同修。一次同修发真相资料,不明真相的常人打电话报警,正好我接电话,遮掩过去了。事后,我讲给同修听,他们很高兴,我觉的不对,应该指出来,就直接说:“如果不是我接电话,怎么办?应该从心性上找原因,没有人打‘一一零’,不是更好?!”

中共邪党要求派出所收集法轮功学员照片交上去,我没照做,后来不了了之;上面到派出所检查×教档案,让我拿,我给了个空盒子,检查人员说:“哎呀,你们这儿还是法轮功的白区啊。”还有一次,到公安局找领导汇报工作,正好听到国保的头儿和局领导商量当晚行动(搞迫害大法弟子的勾当),我马上和同修联系,然后同修再告诉同修,这样,当晚邪恶的行动什么也没搞成。

因为平时工作接触电脑多,对计算机熟悉,一般的电脑毛病基本能解决。有一段时间,我修一些同修的电脑、安装系统软件、教操作、如何上网等,一次从没见过面的同修电脑有问题,我去修了,过了几天,又出毛病了,另一个同修对我说:“别人还怪你,说你带的东西不干净(就是说我在公安局工作)。”我没往心里去,如果不让我去修理,别人修好了一样;又一次,又一同修电脑坏了,去修了半天,没修好,我主动说自己有执着,这位同修也开始向内找,各自找出了一些近期出现的执著心。过了几天,觉的状态好于以前,就又去那位同修家准备再修电脑,她见到我说:“电脑好了,我对电脑说‘你是我的法器,是救人的’,铲除干扰的邪恶,然后它就正常了。”我俩都笑了。

6、师父一直在身边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每个学员身后都有我的法身”。我体悟到:修炼的每个历程都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师父就在身边。

前面提到一段时间我总是看书,看看看。《转法轮》最后有一句:“我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在大法中修炼,都能够功成圆满!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一次我在电脑里看《转法轮》,突然发现在“新老学员”后面多了“还有虔诚的某某(我的名字)”,我揉揉眼睛,再看,真是我的名字,真高兴,师父没见面,都知道我啊。于是就把这事说给同修听,有的也替我高兴,有的同修说:“肯定不对,《转法轮》里一个字都不能改动!”这句话给了我当头一棒,如果不对,师父为什么让我看到呢?“虔诚的某某”?回想书中的“虔诚”都是讲的只注重形式、不真修的人,哎呀,这是在说我呢,每次看书前,还洗干净手,只知道看书,看看看,成了一种形式,把这当成任务,真的用心看了吗?有好效果吗?我又反复念那句原话,“抓紧时间实修”,我真正的抓紧时间实修了吗?好大的漏呀。师父看我迷在那种状态太长时间,用这个来警醒警醒。认识到错误后,我就把加的不是大法的字给删了。

当我真正走出来与同修接触后,晚上梦到:师父站着,给底下的弟子讲法,我走近,师父向我点点头,好象说:你来了。示意让到弟子中去。

在遭受非法审查时,师父看到我有点怕,就借恶警的口鼓励我:“这事过去了,你的前程大好!”可是,不争气的弟子执著太多,当时没有悟好,没过好关,被非法关押,让师父操了好多额外的心,很后悔!

当我离开派出所,面对全新的环境时,师父又鼓励我,让我看到家里的窗户上、花盆上、纱窗上都开着优昙婆罗花,绽放了一个多月。

每当遇到困难和困惑时,只要我站在法上思考,象真正的修炼人一样正念正行,师父就会替我安排好、给我智慧,这种事例太多,不再多述。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讲到:“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我想:今后应该更加精進,真正像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出真正的慈悲,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负师父所望,不负众生期盼。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不当之处,请指正。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