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神的使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每当这时,我首先向内找,除了找到自己很多不好的心外,更主要的是向其讲真相不到位。我和街道的政法委书记说:洗脑班我肯定不去,我明天早上自己去找主任谈。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又开始征稿了。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让我们共同来参加这个庄严的盛会。

下面我就把自己的修炼过程作一总结;列举点滴,向伟大的师尊作一汇报,与各位同修作一切磋。如有不符合法理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法轮大法好!怎么能不炼呢?”

二零一一年春天,新来的“六一零”主任上任了。我知道我的使命又来了。二零零四年十月,我从黑窝回来后,中共恶党继续对我進行迫害,不给我发退休工资,并且经常骚扰我、监控我,我知道这都是“六一零”所为。为了从根子彻底解决对我的迫害,我除了大量学法、高密度发正念之外,我决定向政法委、六一零面对面讲真相。对历届的政法委书记、“六一零”主任都作了对其不同层次的讲清真相、制止迫害之事。这是我从黑窝回来后的第三届“六一零”主任。

第一届“六一零”主任在二零零五年春天把我绑架到臭名昭著的省级洗脑班,不到一个小时,我正念解体洗脑班迫害。他们开车把我送回家。

之后,每年他们完不成上级下达的指标名额时,正赶上我去“要工资”,“六一零”主任就和我商量:让我去呆几天(他知道我不可能‘转化’),被我严正拒绝,并告诉他:谁也不要送去洗脑,否则你就造业了。

当然,和“六一零”讲真相,也容易遭迫害。有时我去“六一零办”,主任不在,我就進政法委的其它办公室和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与善恶必报的道理。

次数多了,“六一零”主任就知道了,一次见到我,非常邪恶的大声说:今后你来,我不在家,你就往回转,不准上其它办公室去。这是政法委,不是你家,你愿意進哪个屋,就進哪个屋,你愿意开哪个门,就开哪个门,進屋后,就宣传法轮大法好。这是法制单位,不是宣传×教的地方。我就一边发正念,一边智慧的跟他说:某书记,你们不给我退休工资,我来一趟两元钱车费,我连吃饭钱都没有,哪来的车费钱,我找不着你,我就到各办公室打听你去哪了,好等你回来。他们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就问我:还炼不?我就说:法轮大法好!怎么能不炼呢?

二、“你可以求我师父”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第二届“六一零”主任要求街道的政法委书记和我谈:准备進“转化”班,伙食费我们出。我们正在谈话,“六一零”主任又来电话说:“转化”班如何如何好,让她告诉我必须得去。

每当这时,我首先向内找,除了找到自己很多不好的心外,更主要的是向其讲真相不到位。我和街道的政法委书记说:洗脑班我肯定不去,我明天早上自己去找主任谈。

回家后,下午五点钟,电话铃响了,原来是“六一零”主任来的电话,要求我去洗脑班的事。我告诉他:是我的慈悲心不够,我明天早上过去和你谈。

第二天早上,我已经准备好了去“六一零办公室”。但我在给师父上香时,突然一个念头闪進我脑子:如果“六一零”准备好了,我去,不是自投罗网吗?因为平时真相已讲到位。我就打电话给街道的政法委书记问:是否他们今天准备好了送我去洗脑班?她说:“六一零办公室”的安排,她不知道,你有怀疑,你可以不去。所以当天我就没去。

下午和同修切磋,同修说:你可不要自己去,你什么时候去,告诉我们,我们和你一起去,在外面给你发正念。我想:现在救度众生这么忙,因为自己没修好,出现了魔难,还要给同修添麻烦。我不能给同修添麻烦,我要堂堂正正的去讲真相,去解体背后操纵他对大法犯罪的邪恶,让这个生命得救。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我就加强了学法,大力度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两天后,我带着强大的正念与慈悲走進了“六一零办公室”。

“六一零”主任可能没想到我会来,当突然见到我时,他愣了一下,但马上转过神来,边和我打招呼边大步往外走。我知道他要出去给国保大队打电话,我想起师父的话:“你们这一切善的表现、就是邪恶最害怕的。”[1] 我就慈悲的看着他说:你有事?要出去?他走到门口,打开门,突然转回身,支吾着说:啊……我……我没事。我说:你有事就去办,我在这等你。他说:我没事。我说:看你往外走的样子,好象有急事要办。他说:我想上厕所,现在又不想去了。说着,他就把门大敞开。我知道他害怕我给他讲真相,把门敞开,别的办公室能听到我们谈话,这样就给我对他讲真相带来了不便。

我就想:无论如何,我今天也要救你,不让你对大法弟子犯罪。我就求师父加持:请师尊给我智慧,让我能理智的讲好真相,既不能遭受迫害,又能让他明白真相。这时,他喊来了“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我们一起谈了起来。

他首先说送我去洗脑班是因为我属于“顽固不化者”,其次是我还在监外执行期间,再者就是我走到哪讲到哪(真相)。我表态洗脑班我不去及不去的理由,他由开始他送我去,到他陪我在洗脑班呆半个月、一星期、三天、到最后去检查检查就回来,我就是不配合。最后他说:其实让你去,我觉得是最好的,因为你去了可以回来(正念闯出),别人去了不一定能回来(因不“转化”就劳教)。我说:别人你也不要送,送去,你就造了大业。接着我就谈了一些身边恶报之事。

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就向内找白天的事哪些还没做好。这时我发现“六一零”主任还有一颗善良的心:他让我去洗脑班是因为他认为我能正念闯出来,别人去了不一定能回来或被劳教,但已近年末,他该完成的指标还没有完成,也许上级正在向他施压,也许……想到这,我坐起来立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明天我还要去救他。

第二天早八点,我進了他办公室,他正在看报纸。看到我,就问:你怎么又来了?我就说:昨天回去后,晚上睡不着,看到你还有一颗善心——不愿大法弟子被迫害,我也不愿看到你造业。所以我今天来告诉你一个办法,既不让上级批评你,你又造不了业。他说:什么办法?我说:你可以求我师父!你可以不叫师父,你可以叫李老师或李大师,师父一定会帮你。他严肃的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这时,我心里觉得有点不稳,但还把话重复了一遍。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对我说:我马上给国保大队打电话,让他们把你抓走。

这时我已经平静下来,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就对他说:我是看你为难,才为你好。你怎么能抓我呢?你不会抓我的。他放下手中的电话说:你走吧,你赶紧走!

后来,转过年初,他就调走了。调走后,我和他通了一次电话,告诉他:你已经知道了应该怎样对待我们,希望你能在新的岗位上做好。

三、“六一零”主任说:我任职期间,不送你進洗脑班

第三届六一零主任上任后,由于当时有其它的事放不开手,不能面对面去讲真相。我向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2]。 我要用正念制止邪恶利用新来的六一零主任对我的迫害。我见到街道的政法委书记说:见到新来的六一零主任代我问好!等有机会我去看他。同时也向他提出一个要求:历届的六一零主任上任后,都要送我去省级洗脑班洗脑迫害。如今他上任了,请告诉他不准送我去洗脑班,我也不去洗脑班。街道的政法委书记说:好吧,我一定把话给带到。一个月后,我见到街道的政法委书记,他告诉我你的话我和新来的主任讲了,他说:在他任职期间,不送你進洗脑班。

今年春天,我又一次去“六一零”要被非法扣发的工资。因政法委的几个书记在开会,我就走進政法委的办公室,到办公室一看,人员都换了,都不认识了,我想:讲真相的机会又来了。我问:哪位是办公室主任?这时有人回答:你是上访的?我说:不是,我是炼法轮功的。她说:那一定是不炼了,来这里办事。我说:我要是不炼了我就不到这来了,我还在炼。这时,另一个人插话说:你在这政法委,你还敢说你还在炼?我说:政法委是什么地方?不是××党联系群众的一个机构吗?不是为民做主的地方吗?我炼法轮功是我的信仰,宪法不是规定信仰自由吗?这时,另一个人把“六一零”主任找了出来。“六一零”主任招呼我去他办公室,同时招呼“六一零”副主任一起和我谈。我就从我的工资谈起,谈到恶党对我的迫害;谈到大法的洪传与美好;谈到身边的恶报事例。时不时的他们还插话,向我提出一些问题。我都能用正念慈悲的回答,有时,他们也频频点头,好象赞成我的观点。

回来后,我向内找哪些地方没做好,这时想起“六一零”副主任的一些邪恶的问话。当时只想到要慈悲的救他们,并没有想到法的威严一面,我想我还得回去讲。第二天,我就又去了。

别人告诉我,他们在书记室研究法轮功案情,我就在其它办公室默默的发正念:大法弟子的事是由师父安排的,其它任何生命都不配说了算。这时“六一零”主任又被人找出来。他把我让到他办公室。我说:昨天副主任问的那些话,我回家一想,那就是变相审问。你们是否还想对我進行迫害?还想送我去洗脑班?主任你可是答应我的,你在任职期间不送我進洗脑班。他说:你别说的那么不好听,不叫洗脑班,叫转化班。我说:我就叫洗脑班。因为我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你们让我往哪转呢?那些转化的人,还不是通过洗脑把人都搞糊涂了。他说:你还别说,前些日子去转化班开会,我看到那里的伙食非常好,当时我还开玩笑说,这里吃的这么好,过几天我把×××(指我)也送来。我严肃的告诉他,洗脑班我一定不去,其他大法弟子也不会去,希望他不要做这种事。他说:你不去洗脑班,我知道了。

四、我是神的使者

我从黑窝回来后,恶党不给我开退休工资。为了破除这种迫害,我去了很多部门上访,但都未能得到解决。最后我和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说:如果你们不给我工资,我没有生活来源,我就把我的事写出来,走到哪挂到哪,我坐在哪要饭,人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一看我是因为炼法轮功而遭迫害,肯定都会给我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给我解决了“低保”。我当然不要,最后街道的政法委书记劝我:你就是去上访,也得有车费钱。但低保工资卡在街道综治办,让我每月到综治办去开资。开始,我为了讲真相、救度他们就答应了。有几次,我觉得好象配合恶党,就想把工资卡要回来,他们就和我讲他们的难处,因每月去和他们打一次交道,又给他们讲真相混的很熟,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去年十月份,街道的政法委书记上党校去学习半年,空位由别人兼职。我就求师父加持,救度新来的政法委书记,并不再配合恶党,一定把工资卡要回来。我就和兼职的政法委书记谈。当然在谈的过程中,我也告诉她大法的美好及善恶必报的道理。她总是推诿说她只是兼职几天,重要事还要等原书记回来处理。过程中,我一直在求师父加持,后来她说得向领导请示,我就问:哪位领导?我去找。她又说:我们这综治办还有一位副书记,你可以找他谈。当我问起这位副书记时,他们说:出去办事了。

今年三月八日,我去“综治办”开支,因过“三八妇女节”她们都休息了,把我开支的事给忘了。只有一位新来的值班,不知道我这个事,正要打电话联系,综治办副书记走進来。我心里想谢谢恩师!把救度众生的环境给我安排好了,把应该救度的众生给我领来了。我主动自我介绍后,就切入了正题,围绕我的工资卡展开了讲真相,救众生之事。

刚开始听我讲,他板着面孔和我说:这是什么地方?我一个电话派出所就来。我就求师父保护我,然后智慧的说:几次见你都见不着,今天见着你,觉得投缘,就多唠了几句,但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说××党对我的迫害不是事实吗?身边做坏事遭报的不是事实吗?接着我又讲了贪官腐败之事,他也跟着聊了起来。最后他说:你这个工资卡我们拿着是不对的,今天我个人垫钱给你开工资,然后我负责和领导沟通把工资卡还给你。说着,他就接通了主管领导的电话,电话那边说好象是政法委(六一零)让他们这样做,就听他说:那就让政法委直接来管这件事,我们拿人家工资卡,就是不对,再说我们也没有时间管这事。今天人家来了,就开不了支,我个人拿钱给垫上了。放下电话,他要了我电话号码,告诉我接到他电话后,来办手续,好把卡还给我。我高兴的站起来和他握手,感谢他善待了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半月后,我接到他的电话,让我去取工资卡。这次我去综治办,他们的人员非常齐,连兼职书记都在等我。我知道这是众生想听我最后一次给他们讲真相,这也是师父的又一次慈悲安排。在办手续当中,我边办手续边给他们讲着真相。副书记接话说:你胆子可真大,什么都敢讲,大家都说你是江姐、你是刘胡兰。我说:我不是江姐、我也不是刘胡兰,江姐、刘胡兰是××党的产物,而我是神的使者。办完手续后,我站了起来跟他们一一握手、道别,最后,我真诚、慈悲的说:今后我不来开支了,见面的机会就少了。但是我平时和大家说的话:“法轮大法好!”大家一定要记住。我们认识一回也是我们的缘份,我不把真相告诉你们,如果灾难真的来了那一天,我觉得我对不起你们这些生命。记住我说的话吧,你们的生命就会有一个永远美好的未来。

写到这里,我泪流满面,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理智、给了我智慧、给了我救人的善心。今后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的安排:去掉执着、修好自己、救度好众生、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注:
[1]《精進要旨二》<理性>
[2] 《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