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迷失的青年回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在我和三姨的谈话期间,三姨一直是从法的标准上来叙述这件事,这时我感到我就是她的同修,我们正在互相的交流,互相的切磋,同时也渐渐的唤醒了体内的另一个我,真正的我,我能感觉到他很焦急,我看到他用手指着我在说:“看到了没,这就是大法的威力,时机到了,你是该回归的时候了,还不抓紧时间,赶快回家!”这时我感到自己真的从内心想要真修,想要早点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本文作者

我今年二十六岁,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我十三岁的时候,由于母亲修炼,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也走入了修炼的道路。一九九九年七月后,由于失去了修炼环境,我不精進,学法和炼功没能跟上,尤其在二零零五年母亲在给世人讲真相时被绑架、受迫害,我产生了怕心,所以就把修炼的事情放到了脑后。岁月如梭,转眼我就到了二十六岁,在过去的时光中,我沉迷在世间的大染缸中,忘记了我来到这里的真正使命,甚至忘记了我到底是什么人。

二零一二年六月,我的三姨学了师尊的《二十年讲法》后又回到了大法中,她在短短一个月中,修炼突飞猛進,使我震惊和感触颇深,她是个烟龄长达多年的人,竟然在开始从新修炼的当天,就把烟给戒掉了,再无反复,如果是常人,能那么容易戒掉吗?可见师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力,这让我一下子想到师父说过的话:“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1]只要想修炼并且是真修实修,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帮助着我们。

虽然三姨的变化让我很吃惊,但是由于旧势力的阻隔,我并没有真正的返回修炼路,依然执着人世间的“吃喝玩乐”。在三姨修炼的第二个月,有一件事情又一次触动了我。

起因是由于我不精進、没能守住心性,我和三姨的儿子发生了很大的争执。我们都互相伤害了对方,犯了很大的错误。这件事情,就是按照常人的标准我做的也是不对的。事后我找到三姨承认错误。如果三姨没有修炼,按她以前的性格,不等我找她,她早就冲到我们俩面前,毫不留情的大骂我们,直到她消气为止。可我找到她时,她很冷静,只字未提我和老弟发生的矛盾。但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因为是我错在先,我必须得承担我造成的后果。可当我提及这件事情的时候,三姨依旧很平静,祥和的跟我说:“这是旧势力对你们造成间隔,你和你弟弟是一个整体,能一起学法炼功,不能上了旧势力的当。”我很惊讶,是什么力量让三姨变化的如此之大、如此之快?我的内心不断的问着自己,最终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大法的力量!只有大法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

在我和三姨的谈话期间,三姨一直是从法的标准上来叙述这件事,这时我感到我就是她的同修,我们正在互相的交流,互相的切磋,同时也渐渐的唤醒了体内的另一个我,真正的我,我能感觉到他很焦急,我看到他用手指着我在说:“看到了没,这就是大法的威力,时机到了,你是该回归的时候了,还不抓紧时间,赶快回家!”这时我感到自己真的从内心想要真修,想要早点回到自己真正的家。我不由自主的打断了三姨的话,说出了我刚才看到的,然后向三姨说:“我要修炼。”三姨很开心的笑了。

从那天起,我真正的又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在工作之余,有时间就会找三姨和母亲一起学法,每次学师父讲法的时候,都能够悟到好多法理,也有师父点化我,叫我去掉我该去掉的执着。师父讲的法,解答了多年来在我脑中沉积很久、很困惑的问题,更有意思的是,我发现在看书的过程中,所有的法都会变成图像,象电影一样在我眼前演绎着,这让我对法的理解更加容易,感激之心油然而生,感谢师父,谢谢师父赐给我的一切,也感谢师父这么多年没有放弃我,师父太慈悲了!

就在我不精進的期间,有一次身体出现了发烧的症状,结果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又打针又吃药,但是身体的温度依然没有退,当时我实在太难受了,就躺在床上把头埋在枕头下,不知不觉的好象昏睡了过去。就在恍惚的状态下,我看到并感觉到,我在一个空间中,深陷在沼泽里,正在慢慢的下沉,淤泥压迫身体的感觉特别的真实。那种压迫都快让我窒息了,于是我拼命的挣扎和求救,旁无一人。我意识到,这时没有人能够救我。这时淤泥已经没过了我的鼻子,就在我灰心的想要放弃生命的时候,突然我前所未有的冷静,我试着移动身体,把我的双腿盘上,双手结印,心中非常平静的想:“虽然我不精進,我也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就算死,我也得有大法弟子的样子,也得有修炼人的尊严。”本以为我死定了,可就在这时,一个金光四射的圆形保护罩,将我罩住,瞬间炸开,把肮脏的淤泥炸散。我拼尽全力爬到了岸上,四周白的刺眼,只见一位背对着我、身穿白色袈裟的人,缓慢回头,对我非常祥和的微笑,然后点了点头。我定过神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师父!猛然间我醒了过来,满身大汗,一身轻松,我看了看钟表,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我心中充满对师父无尽的、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感激。

如今我从新修炼已经有两个月了,由于我的工作是服务行业,每天都要接触形形色色,各行各业的人,所以就有很多提高自己心性的机会,在服务的过程中,就是提高我的过程,对顾客的一思一念都要按修炼的标准要求,自从从新修炼后,发现我以前的服务方式存在很多我应该去掉的不好的执着,比如说,总爱对客人说谎,其实说不说谎都不影响我对顾客的服务,按修炼的标准我就没有做到“真”,还有就是,有的时候对顾客说谎是为了让顾客更多的消费,这就明显的暴露了我对利益的执着。有一次有一位顾客在就餐期间都非常的满意,可是在就餐后两个小时又折返了回来,醉醺醺的,進屋就破口大骂,声称要找他丢失的两盒烟。这时我的内心非常平静,意识到提高心性的机会来了。我很祥和、耐心的给他解释,示意没有在就餐的位置找到他的香烟。他听到我这么说更火了,又嚷嚷起来。我的父亲听到了出来阻拦。顾客因为喝醉了,以为我的父亲在骂他、要和他打架,就又劈头盖脸的辱骂我的父亲。当时我的心一点都没有动,迅速的将客人推到外面,又耐心的劝解,非常祥和的对其说明香烟确实不在本店。那位客人突然变得理智和正常起来,对刚才他所作所为认真的道歉。我知道这个心性关过去了,也证实了只要修炼者的场正,祥和,慈悲,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处事要“善”,遇事要“忍”。感谢师父不停的点化,目前,只要我在法上稍有偏差,我的右眼皮就跳个不停;只要思想归正了,按着修炼人的标准去做了,我的右眼皮就不跳。谢谢师父的看护,弟子一定精進,回到我该去的地方。

不久前,我在工作之余同三姨和母亲,互相切磋和交流。母亲叮嘱我要多学法,多炼功,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并且给我讲述,大法弟子开天目后看到凤凰法王在人间修炼、却按照旧势力安排的道路走完了生命的过程、他那美丽的天体同他璀璨的凤羽一同凋零的景象,并且历历在目。听完这个故事后,我的前额突然非常的胀,这时我看到一个和我长相一样的我,因为这已经不是一次了,我顿时意识到他就是我的副元神。他非常焦急,泪流满面,无形中从我的心头也涌上一阵心酸,有想要流泪的感觉,心中无法形容的难受。他流着泪看着我,用他的手从我的身上取出一个混杂着很多东西的一个小球,他哭着指着那个球对我说:“如果你不修炼,可能你就看不到我,也可能就没有我。如果你不精進,不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把这个充满执着的球滋养长大,占据了你的身体,你就会和凤凰法王一样的结果,没有你也就没有我,你的世界也就不复存在。”说完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我也迟迟不能抚平心中的那种酸痛。在平时,闲暇的时间,我的副元神总是催促我“到点了,快点学法”;有的时候犯了错误,他会责骂我。我也很感谢他在我修炼的道路上帮助我提升、前行。我会努力精進,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早日同我的副元神回到我们的世界!

就在我写完这篇征文的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我,病死掉了。我醒来时一身轻松。我悟到那是充满业力和执着的假我死掉了。

通过写心得体会,我认识到,这也是个提高过程。希望和我一样的曾经的小同修多多写心得体会,多多曝光自己的执着,因为曝光自己执着的过程,就是解体执着的过程,让我们一起实修,让师父带我们一起回到我们美好的世界!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