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二个月中共对北京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最近二个月的时间,中共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以十八大为借口,操纵北京各派出所恶警、居委会骚扰、恐吓和疯狂绑架迫害北京法轮功学员。据明慧网的报道,已经证实的有近四十多人被绑架、非法劳教。

邪党派出所联合居委会欺骗、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

九月中旬,北京各地区邪党派出所联合居委会,到每个法轮功学员家里所谓“家访”、“慰问”,填一张大致内容是对本地社区治安有何意见的表,并签字;有的地区就是威胁、恐吓学员要老实听话、否则就怎样怎样。

北京市密云县在中秋节前,以开十八大为名查户口,“610”、恶警还骚扰本地大法弟子,恶警、便衣、街道带红袖章的满街乱窜,尤其对其登记在册的大法弟子,片警逐户察访。据观察,警服上可能别着微型录音、录像,偷偷录音、录像谈话和室内情况;还有些恶警执行恶人的命令,无任何理由在大法弟子家翻找一气。

中共邪党十八大前,北京地铁各线开始用仪器核查身份证,一般是两名地铁人员加一名警察,要求每位乘坐者出具身份证,用专用手提识别仪核查,凡被登过记的法轮功学员,一查就查出来了。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日前坐某线城铁,被核查第二代身份证后,要求留下联系方式。

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槐树岭四号院社区主任派人监视、干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居委会橱窗里有邪恶宣传,毒害世人。

十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北京西城区公安和610共二十多人,到家住西城区官园西廊下胡同的法轮功学员姚四平家中,非法将家中的电脑、打印机抄走。姚四平现已退休,正在家中照顾八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的老母亲。老母亲坚决不让恶人将姚四平带走,到晚上八点这群离去时撂下话:要求姚四平这几天(邪党开十八大期间)不能出门。

更有甚者,北京怀柔区于家园三区军队家属大院的法轮功学员张秀云被当地610(非法组织)限制人身自由,从十一月一号开始不准出大院,派专人给买日用品。张秀云二零零九年四月曾被非法劳教过两年。

绑架社会精英

九月二十二日,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后勤处办公室闯入一群警察,强行绑架该院职工、法轮功学员胡传林,他的妻子、北京传媒大学教师黄玲和十三岁的儿子也在同日被迫离家出走。


胡传林

胡传林,男,四十一岁,北京广播学院传媒经济学硕士,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后勤处职员,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胡传林从小就肠胃不好,炼功前曾一度“肠炎平”等药不离身。当时胡传林年纪轻轻,精神、身体就被疾病折磨的很疲惫。一个偶然的机会,胡传林从朋友那里了解到了法轮功,当他看完《转法轮》,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从此他心里充满了欣喜和善。在工作中,他任劳任怨,经常是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生活中,他总是热心的照顾别人、帮助别人。十几年了,他一粒药也没吃过,纠缠他多年的胃病等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了!无病一身轻。

因坚定信仰,九九年七·二零后,胡传林多次遭中共的迫害。此次胡传林在被绑架前,曾屡遭北京市教工委及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人员骚扰、威胁关洗脑班。据悉,参与绑架胡传林的是北京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朝阳分局,背后指使者是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十月十八日胡传林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十月三十日,胡传林被转入北京新安劳教所,遭非法关押。

十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多,北京工业大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庄偃红在单位被朝阳区分局警察和单位保卫处人员堵在办公室。警察将办公室的人赶出去,到十一点多强行绑架庄偃红。庄偃红现被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

庄偃红,女,五十二岁,北京大学哲学系高材生,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硕士,毕业后一直在北京工业大学人文社科学院任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她因坚持信仰法轮功,屡遭中共迫害。


庄偃红

庄偃红天生只有一个肾脏,自幼体弱多病,百治无效。成年后,严重的偏头痛、肾炎曾使她很难完成教学任务。一九九四年,庄偃红聆听了法轮功师父的传功讲法报告,在短短九天里,她身上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她的世界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修炼大法,返本归真。

修炼大法后,庄偃红遇事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诚诚恳恳的待人,踏踏实实的工作,她善良、平和,遇事总能先想到别人,她的学生、同事,都对庄老师的印象极好。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谁都认可的好人,竟遭到中共多次绑架、监禁、非人折磨。这次是庄偃红第七次遭邪党绑架了。

原北京八一中学美术教师秦尉,十月二十六日失踪,现证实已遭北京恶警绑架。这是秦尉第六次被绑架。

秦尉,男,五十多岁,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绘画系。他为人正直、和蔼、乐于助人,修炼大法后工作不计名利,在家庭中也能善解矛盾,学生同事和朋友非常愿意和他相处,都说,秦尉可是一个大好人呀。


秦尉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三年来,他失去了工作,多次被绑架。二零零四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在北京前进监狱遭体罚虐待、暴力强制洗脑和关小屋迫害,在北京茶淀的男监遭受长期奴役折磨。在他解脱监管的日子里,也一直被警察监控,经常被骚扰、恐吓,居无宁日。

对高龄老人的迫害

九月二日上午九点四十分,北京市顺义区年近七旬的老太太伊淑英,被顺义国保、杨镇派出所、杨镇国保以及顺鑫朗郡居委会和物业人员共同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走电脑、打印机及大法书籍若干。被关押在顺义泥河看守所。

伊淑英老人,现年六十九周岁。据悉,这次老人被绑架之前的几天,就经常有人大声敲门,还有冒充是楼上楼下的邻居的人,敲门说是伊淑英老人家的卫生间漏水,要进屋看看,老人都没有给开门。后来又有人打电话叫房东告诉老人家开门,老人也没给开。

九月四日早上七点五十分,老人的女儿骑电动车出小区被杨镇司法所和派出所的人给拦住,然后把她女儿劫持到杨镇派出所进行非法审问,在这些警察没有获得任何想要的口供和签字的情况下,抢走了她女儿身上的钥匙然后直奔老人住所像强盗一样开门抄家抢劫。后来老人的女儿趁警察不备离开了派出所,之后杨镇派出所的警察到老人的亲戚家四处去找老人的女儿,还扬言说要抓捕老人的女儿。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伊淑英老人至少三次被关押进看守所,一次关进洗脑班,一到逢年过节或邪党开会,总有居委会派出所的人到老人家中骚扰,所以从二零零二年起老人就不得不在外租房住。

十月二十七日,北京西城区一位八十多岁的张姓老人被绑架。西城区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江某(五十多岁)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

绑架善良民众

北京市密云县以开十八大为名查户口,“610”、恶警还骚扰本地大法弟子,恶警、便衣、街道带红袖章的满街乱窜,密云县新农村大法弟子赵淑芳(音),六十多岁,在挂条幅被绑架,家中有一残疾的儿子。另一位大法弟子尹淑青(音),已确知被绑架,不知关押何处,据知情人透露,密云县四街有多名大法弟子被监控。

北京法轮功学员任建英九月上旬被警察绑架。

九月七日,北京法轮功学员施福琴在顺义县兴寿镇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

施福琴,女,五十七岁左右。九月十日,绑架施福琴的兴寿镇派出所警察又伙同顺义北石槽派出所警察、赵各庄村干,闯进施福琴的娘家,恶警一进门就翻箱倒柜,逼问话、逼家人摁手印,并恐吓老人:“你女儿在派出所什么也不说,这回是罪上加罪!”

警察不告诉家人施福琴被关在哪里,临走劫走了十多本大法书和两个MP3。后家人托人打听,才知道施福琴现被非法关在昌平区新建的一看守所。

九月十九日凌晨,北京市延庆县延庆镇湖南小区法轮功学员张燕,被延庆县恶警在家中绑架。

九月二十六、二十七日,北京法轮功学员于占明、朱志明、张玉霞被先后绑架。

九月二十八日,顺义区法轮功学员刘磊,在家中被顺义区派出所610绑架。

九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北京法轮功学员赵满兰、张金英遭绑架。

九月二十八日,多名警察把法轮功学员魏景芳送到顺义看守所拘留。另外,孙爱民、蔡长河、王秀兰、姚桂云、史庆文、徐会珍、施福琴八位法轮功学员,也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底至九月底,被中共邪党恶人以有人举报为名绑架。其中,姚桂云、史庆文夫妇已经是被邪党第三次绑架迫害。王秀兰已被绑架一个多月,家人至今不知其身在何处。自八月底至九月二十八日,本地区至少有二十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十月六日下午,北京房山窦店兴隆庄村葛玉兰、两间房村赵淑华两人外出讲真相,被绑架。十月七日上午,十多个警察在赵淑华家门口照相。

十月九日下午三点,北京密云县派出所和国保大队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邹书义家,强行将她绑架。

十月十二日晚六点多,北京海淀苏家坨法轮功学员高淑清在家打真相电话被定位,北京市局的十几个警察把她绑架到海淀看守所。

十月十三日下午,北京南苑法轮功学员李士英,女,七十岁左右,在菜场被绑架。当天晚上十二点,北京大兴县旧宫派出所恶警和丰台南苑派出所警察刘亚刚,闯到李士英家非法抄家。至今李士英未归,被非法关在北京大兴旧宫派出所。李士英已被非法劳教两次。

十月十五日下午,家住北京通州小路乙自然佳境小区一名毕姓法轮功学员和儿子,母子二人被通州公安分局、焦王庄派出所多名穿便服的警察绑架。
十月十七日,小关派出所的两辆警车及很多警察有便衣的,非法闯入朝阳区小关北里法轮功学员王秀清家中,恶人绑架了王秀清后,又被劫持到北京公安医院继续迫害。

王秀清的丈夫属于残疾人,基本上是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十多年来,一直生活在高压恐惧之中,去年有突发脑出血,至今没有完全康复。

十月十八日,北京法轮功学员崔雪蕾于在家中被绑架。参与绑架是北京朝阳区人员。

十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群警察闯入位于密云县富民街东鱼市口胡同的“这儿胖人服饰”店,将女店主高兵绑架,抄走大法书籍和光盘等物品。警察将高兵强行推搡上警车,高兵大声说:“我做好人有什么错,做好人没错”。

高兵,密云法轮功学员,女,五十岁,曾经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今年三月恶党两会期间,当地街道威胁她不许离开密云,否则如何云云。

十月二十九日下午,房山区良乡镇官道村法轮功学员田亚君被非法逮捕,并抄走电脑等物品。

非法劳教、判刑

八月二日晚,北京西城区五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永平,遭海淀区国保三名警察着便衣“蹲坑”,之后入室绑架、非法抄家。九月九日,家人竟在邮箱中收到刘永平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的“通知”。“通知”称,刘永平于八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劳教。


刘永平

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从二零零一年起刘永平已然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四年,刘永平在北京团河劳教所曾被连续十八昼夜不让睡觉,直至头发变白,腿脚浮肿,记忆减退;他还被警察派来的劳教犯用塑料凳毒打,最后凳子都打碎了。

八月二日,家住北京丰台区瑞海家园的法轮功学员邢进敏,被警察从家中绑架。警察同时抄走笔记本电脑、手机和大法资料。邢进敏的家被翻得乱七八糟。八月三十一日,邢进敏被非法劳教两年。听说恶人要强迫她先参加两三个月的所谓的“学习班”。


邢进敏

邢进敏,今年五十出头,于一九九七年前后开始修炼法轮功,原在西城区炼功点学法炼功,后搬家到丰台。她为人乐观爽朗,得法后更是热心助人,认识她的人都很喜欢她,乐于与她相处。在家中,她是好妻子、好母亲、好媳妇,家庭和睦,其乐融融。在单位,她是出色的工程师,工作能力强,做事认真负责,被评为先进。然而在当前这个黑白颠倒的社会里,做好人、讲真话却无端被绑架、抄家、非法劳教。

八月二十八日,北京市海淀区香山红门村法轮功学员张培荣,被海淀公安分局绑架,据说已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

北京密云县巨各庄镇张家庄村法轮功学员文木兰,女,七十岁,二月一日遭北京市密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关押,今年八月被非法判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监狱。

文木兰是一位善良农村妇女,平时靠卖鸡蛋维持生活。其丈夫张春月,八十岁,因多病在身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全靠妻子文木兰照料。文木兰坚信“真、善、忍”做好人,多次被中共绑架、抄家,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

八月二十九日,北京市平谷区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龚瑞平女士再次被绑架,日前被非法劳教二年九个月。

今年四十八岁的龚瑞平女士,八月二十九日在密云区居住处遭河南寨派出所警察“查户口”骚扰。龚瑞平告诉他们,自己是修炼大法的,被迫害得居无定所,暂住此处谋生。结果恶警一拥而上把她按倒,非法搜查屋子,抢走大法书和一些真相资料。警察把龚瑞平双手铐起后塞进警车的后备箱,不顾她的脚还被搁在车外,就开车呼啸而去。直到她用手铐使劲砸车厢,恶警才停车,把她的脚推进车厢。

龚瑞平曾是北京平谷区城关小学的一名优秀教师,后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平谷区教育局非法开除工职,并多次遭迫害。二零零一年,龚瑞平被绑架到位于北京大兴区洗脑班迫害,被殴打、折磨致一度精神失常,后来她成功走脱,在外流离失所。在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救助下,精神恢复正常。 此次又遭绑架、非法劳教迫害。

九月二十六日晚上十点至二十七日凌晨十二点半间,北京市海淀区永定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孟华、李湘丁、司西绥、严忠明及李梦雪等人。孟华在海淀区的家里被绑架;李湘丁在朝阳区安翔北里家里被绑架、抄家;司西绥在朝阳区广和南里单位被绑架,并被警察拉到位于朝阳区南皋村居住地非法搜查;严忠明在海淀区上庄村家里被骗开门后遭绑架、抄家。

现在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于十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劳教,孟华被非法劳教二年,李湘丁被非法劳教三年,司西绥被非法劳教二年。

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在十三年的迫害中,坚持给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相,天灭中共是必然,中共邪党在摇摇欲坠中,还在迫害修心向善、救度众生的法轮功学员,再一次彰显了其邪恶的本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