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打掉、撬掉、电掉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这句话很形象地说出人们对牙痛的感觉来。可是这句话通常指的大都是人的一、两颗牙疼痛时的感觉,那要是当人的牙,甚至满口牙被活生生地打掉的情况下,那种痛苦该有多惨痛!然而中共恶徒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针对牙的酷刑却相当地普遍而凶恶。我们看一下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的几篇文章,从中窥探一下中共的暴行。

《石家庄第四监狱一幕:老人牙被打没 胃被插烂》一文中说,二零一二年八月份一天,河北省正定县医院一位医生和一位护士,被正定国保警察接走,说是去招待所开会,结果两人被带到石家庄第四监狱,给一个老太太插管灌食,一帮警察监督。这位老太太被打得特别严重,满口的牙都打掉了。老太太不配合灌食,胃已经被插管插坏了,一拔管子,胃里的血就喷出来。吓得两位医护人员再也不敢去了,后来警察又从该医院别的科找医生去灌食。

这个老太太是谁?还没有明确的消息证实。报道这个消息的人通过明慧网先前的报道,认为她可能是石家庄市桥东区肖家营村居民高素贞。因为之前的报道提到她“遭酷刑逼供,腿被打瘸,牙齿几乎全被打掉,并被野蛮灌食导致胃出血”。如果不是她,遭到此酷刑的可能是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不过将法轮功学员满口牙打掉的事实却是真实存在的。

《四川省广安市政法委黑恶势力恶行综述》一文提到,华蓥市禄市镇大坡老村九组现年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正海,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老人被绑架到增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因在狱中坚持炼功,被狱警指使仓头等人,连续几个月的每天毒打,致使老人的牙齿被打掉、听力严重下降,身体严重受损。

《河南淮阳县国保大队程维峰等人恶行》的报道中提到,淮阳县新站镇新湾村法轮功学员田桂兰,今年四月十一日在淮阳县刘振屯乡讲真相遭到恶人举报,被淮阳县国保大队恶警和新站镇派出所恶警抄家。国保大队恶警程维峰、窦明科对田桂兰大打出手,后被关进看守所。因为田桂兰血压高到二百四十,看守所长李西志说田桂兰不吃药就用铁棍撬着牙往里灌。结果把田桂兰大牙撬掉两个,痛的几天不能吃东西。

《曝光郑州新密监狱的罪恶》说到一个迫害案例。法轮功学员鲁顺民于二零零四年下半年被转入十二监区,为了使其转化,当时的恶警陈友志竟把电棍直接插入鲁顺民嘴里电击,致使他满嘴流血,牙齿全部电掉脱落。

笔者对关于鲁顺民的报道在明慧网上进行了查证,比较详细的报道是这样的: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他被调到新密监狱十二监区,当天就对他强行转化。一开始每天早六点到晚上十二点练蹲姿、站姿,不让座。十天后开始打骂。白天管教干部陈存志、干事王水全把他叫到办公室,先是大骂一顿,然后用椅子卡着头,扒开衣服用电棍电他,又用警棒打,用脚踢,用手掌抽嘴和脸,连续四个上午。一次恶警大队长陈有志问他:你转化不转化?他说:不!陈有志就用电棍往他嘴里捣,长达四个钟头,致使他的牙齿松动,随后就脱落。

这是明慧网一天报道的迫害案例中所涉及到的对法轮功学员牙齿的迫害,而且这几位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全都在五十岁以上。从中人们很容易就能看出迫害的残酷。一天中的报道就有这么多,那些没有报道出来的又该有多少呢?十三年的迫害中,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何尝中断过一天如此残酷的迫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