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古蔺法庭非法庭审 法轮功学员自辩无罪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四川古蔺法院对三名法轮功学员开庭。庭审五小时中,法轮功学员和律师完整的进行了辩护,公诉人、审判长对辩护沉默无语,未表反对。场内几十人大部份是警察、便衣。

原在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古蔺法院曾将三名法轮功学员罗正贵、张自琴、舒安清弄到泸州异地开庭。开庭头天中午,开庭地点由原定的泸州纳溪法院改为偏僻的泸州纳溪看守所。尽管地点突然变更,天阴下雨,赶来参加开庭的旁听民众仍然甚多,约二百来人一直在雨中等候。到了中午,古蔺法庭以来人太多为由取消了当日的开庭。几个月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古蔺法院在古蔺开庭重新审理此案。

一、开庭

十一月二十二日早上九点左右,从古蔺周边县市及古蔺各乡镇赶来的、与关注此案的古蔺县城居民约一百来人聚集在古蔺法院门口,等待进场参加旁听。今天开庭很特别,大门不准人进,要想进场的人得绕道从法院旁边一条小马路的侧门进去。这道侧门用桌子拦成一道只能通过一个人的窄门。

进了窄门,第一道关是登记身份证,第二道关是搜身。没带身份证的不能进场,带户口本的不能进场。当事人张自琴的老母亲被法院人员以年高为由不允许进场。绝大部份民众被限制在庭外,得以进场旁听的三位当事人的亲朋好友与关注此案的民众进场的大约只有十多人,场内几十人大部份是警察、便衣。

法院门外停靠有多辆警车,有执勤警察,有人对场外群众摄像;古蔺各乡镇社区、街道办人员大批出动,在法院大门外拦截本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阻止他们参加旁听。古蔺石宝镇、龙山镇法轮功学员被阻拦在庭外。

二、当事人堂堂自辩

审判长杨春梅(女),宣布开庭有关规定。当事人罗正贵、张自琴、苏安清先后对公诉人的起诉做了自辩,他们均否定了起诉中同一位所谓证人的虚假证词,分别从各自修炼法轮功的经历证实了法轮大法好,证实了法轮大法是给予人身心健康的伟大佛法;分别从各自的亲身经历揭露了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揭露了这场迫害的违法性,对民众的欺骗性。几位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讲真相,充分证实了法轮功学员无罪,要求当庭释放。

罗正贵是古蔺石宝镇一名政府干部,他的妻子张自琴是镇政府机关家属。二人多种疾病缠身,几十年中西药不断。不幸罗正贵还得了绝症——胃癌。贫困与疾病把他们的家庭几乎压垮。

九八年、九九年,他们夫妻先后修炼了法轮大法,很短时间内全身病痛奇迹般地消失了,生命绝处逢生,家庭从崩溃中重获生机。生命重生、家庭幸福的亲身经历,使他们坚信“法轮大法好”。中共迫害法轮功,欺骗民众、造谣抹黑法轮功,他们义不容辞地维护大法并向民众讲真相。

罗正贵、张自琴夫妇均遭到恶党残酷迫害,他们遭多次非法关押,抄家。罗正贵两年内遭三次关押,三次强制洗脑迫害。二零零一年妻子张自琴被诬判四年冤狱还未回家,二零零三年罗正贵又被诬判三年半徒刑落入冤狱。他们在狱中均遭受到精神的毁灭性摧残与身体的残酷折磨。特别是张自琴,被吊、铐、捆、毒打、打毒针等等,遭受到几十种酷刑的折磨,四年冤狱地狱般的日子九死一生。

罗正贵、张自琴双双落入冤狱,他们的两个孩子辍学流落他乡,四处打工谋生。他们从狱中先后回到家后仍然被跟踪、监视,骚扰不断,又被逼流离失所。罗正贵的退休金被剥夺了,连他们在镇政府的住房也被抢占。严酷的高压与恐惧,使张自琴父亲病重不起,没等到狱中的女儿女婿回家,便含恨离世。他们的大儿子在流离失所中病重无钱医治孤独身亡;刚出世的小孙子因无钱进医院抢救而不幸夭折。张自琴的老母亲流落异乡。中共邪党及其司法、监狱与当地政法委“六一零”追随迫害疯狂无度,把罗正贵、张自琴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无家可归。

罗正贵、张自琴的遭遇是发生在中共所谓的“和谐社会”、“法制社会”里真实的人间惨剧。罗正贵、张自琴在法庭上讲清真相,使在场的人都很明白,他们不是今天应该站在这里被审判的罪人。罗正贵还依法指出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办案过程的黑社会性质,如搜了他的钱连收条都不打。他要求法院主持公道,立即撤销对他本人的指控,归还房子、补发退休金;张自琴正告法庭:不要再诬判,让自己回家侍奉年迈的母亲。

三、律师秉承正义

公诉人指控舒安清说,在他身上搜到一个优盘,优盘有《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等内容;又根据某人证词说舒安清在哪里办过培训班,教人使用电脑,企图以此作为治罪的证据。律师对法庭说,不能以一个优盘定罪,以一个优盘定罪是弱智。如是仅以一个优盘就定反人类罪、反社会罪,那就显得审判者无能。

舒安清九五年在读大学期间得法修炼法轮功,毕业后在泸州电业局工作。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在单位的高压下,舒安清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在单位的住房,还遭到非法抄家、骚扰、劳教等等。他向法庭陈述了他得法修炼受益与遭受迫害、特别是在劳教所遭到残酷迫害的种种经历;揭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造假欺骗人民;讲了法轮功无组织,来去自由。舒安清告诉法官,他以维修电器养家糊口,开个小店也不得安宁,经常被监视,被摩托车跟踪,被迫抛下老母与幼子流离失所。恐惧与担忧使他的父亲含恨离世。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他被绑架、关押已一年多时间了,母亲与儿子没有生活来源,他非常担心。他要求法庭将他当庭释放。听到舒安清的自述,台下的旁听者有的流下了眼泪。

两位律师在为当事人的辩护中首先说明“信仰自由,炼法轮功无罪”,并说,“一些中央干部及家属都在炼”;还指出“公诉人的指控不符合事实”。律师从法律、人权等等全方位的为法轮功学员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也指出古蔺司法办案过程中的违法性与欺骗性。如律师指出,指控罗正贵的材料中一会儿是罗正国,一会儿是罗正贵,究竟是何人都没搞清楚怎么审案?律师的辩护充分的说明了当事人无罪,要求法庭立即将他们当庭释放。

律师以各地非法审判的情况举例说明:有的当场就把法轮功学员放了;有的缓期;有即便判了的,几天就放了……意在说明,古蔺法庭也可依法行事,作出正确的选择。律师还说,不能“以权代法”,审判长乱判是要负责任的。审判长宣布择日公布审判结果。

四、正念之场

古蔺是四川省遭受迫害较为严重的地区。法轮功学员一直在以各种方式不断地给对古蔺公检法司、“六一零”人员讲真相。近一年来,更做了很多的努力。二十二日开庭的旁听者非常感慨地说,今天的法轮功学员与律师对法庭讲的太好了,太全面,太透彻了,再不明真相的人都应该明白了。

今天的庭审,法轮功学员比较完整地叙述了事实,阐述了观点,律师辩护很顺利。审判长除了提醒当事人简约、不要重复外,几乎没有打断他们的自辩与律师的辩护。审判从早上九点一直进行到下午两点过,公诉人、审判长对当事人及律师的辩护沉默无语,没有反对的回应。

民众在觉醒,公检法司、“六一零”人员也在觉醒。很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其实都是被动的参与。最后,应审判长要求,当事人交上了书面应诉材料,律师交上了书面辩护词。舒安清向法庭交了一份《舒安清的修炼故事》。开庭前,张自琴拒绝了法庭安排的辩护人。她虽然文化不高,却用心写下了自己的辩护词。这些材料就是法轮功学员在法庭讲真相救人的历史见证,也是律师在中共红潮最黑暗的时期秉承正义、坚守良知的见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