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女子监狱隐藏的罪恶(2)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接前文

三、更多迫害案例

(一)迫害致死案例

1 冯培志,女,六十岁左右,山西省长治人,二零零一年五月份被送到山西女子监狱。此前,冯在看守所时已经开始绝食,直到六月份才被送到山西省公安医院(劳改医院),不久即死亡。山西省公安医院一负责人证实了冯培志死于该医院,并称:该病人情况特别(指炼法轮功),不能随便说她的情况。

2 曹双梅,女,五十二岁,山西省灵山县人,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二零零九年三月,雷润香安排曹双梅与本中队已邪悟的人在一起所谓的“学习”,遭到曹双梅的拒绝。雷润香当天停止曹双梅出工,处罚曹双梅在雷的办公室站了一天,并强制看光碟洗脑。第二天,让犯人(病号)看着曹双梅,通知出工再让出工。第三天恶警雷润香反咬曹双梅私自不出工,给其他警察与犯人造成假相,并以此又开始迫害了。曹双梅拒绝报数,戴名牌,不承认自己犯罪。

恶警雷润香当着二中队所有的犯人在楼道里用电棍电曹双梅,专电脸、脖子,折磨好长时间。最后又电了好长时间,处罚二中队所有人罚站。那一夜,曹双梅是在教室的地板躺了一晚上,后把曹双梅拖到教室。第二天早上,被抬回监舍时身上都是凉的。在最后迫害一天天升级,曹双梅一米七多的大个,被迫害的一下矮了许多,走路都站不稳,瘦的皮包骨头。监狱车间以做各种蝴蝶为主(出口),曹双梅常被安排干最脏、最累的活。

再后来恶警就开始打曹双梅。有一天晚上,整整打了一晚上,以前雷润香还每天上四楼问曹双梅的“思想状况”,放话让犯人开始打曹双梅后,就再也不上四楼了,任由犯人迫害。曹双梅的身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但恶警雷润香没达到她的目的,她不死心,还在不断安排其它中队邪悟的人来对曹双梅强制洗脑。雷润香曾因在山西女子监狱以所谓的“转化达到百分之百”而上过报纸,由此可知她有多么邪恶。

二零零九年七月,监狱二队指导员雷润香见一个月还没“转化”曹双梅,就把她关在监狱的禁闭室迫害,由犯人孙芳芬、张新琴、安玲梅“包夹”,每天强制洗脑,播放邪恶的谎言,轮班看着曹双梅。刚开始晚上还让曹双梅睡觉,后来就不让睡觉。

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九时许,曹双梅被迫害致死。监狱方为掩盖犯罪事实,骗曹双梅家属是心脏病突发而死,但背地里却封锁消息,停止近一个月会见。监狱干部找每一个法轮功学员谈话,笼络人心。

(二)十年之久,难以细诉的非人折磨

1 康淑琴,女,六十五岁,于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大期间被太原市杏花岭区法院非法判十一年重刑。在山西省女子监狱十队被非法关押已十年。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康淑琴于二零零二年被太原市杏花岭公安分局恶警绑架,遭剥光衣服毒打。在太原看守所被吊打,戴手铐脚镣。其儿子(侯利军)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绝食抗议一百多天后,从医院走脱,现流离失所。只留下丈夫(侯海珠)独自一人艰难度日。二零零八年康淑琴曾被迫害的已不能自理。侯海珠曾在向山西省女子监狱等有关部门写信要人,未果。康淑琴原工作单位太原市第四十五中学,多年来非法扣压康淑琴退休工资,导致康淑琴家人的生活雪上加霜。

在监狱直接迫害康淑琴的是十队指导员恶警焦慧卿,为逼迫康淑琴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用尽各种残酷手段迫害她,如晚上十二点以前不让睡觉,早五点起来,从早五点到晚十二点,一直不让休息,六十多岁的老人身心受到如此严重的摧残,时间近一年。恶警禁止她买日常用品,就是家里人拿来的东西,包括日用品一点都不让送。康淑琴的腰部被迫害的严重损伤,腰疼痛难忍,她的老父亲给送去的膏药,焦慧卿不让送,不给转交,身体被折磨的极度衰弱,本应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到期,山西女子监狱因她拒绝放弃信仰,至今不放人。

近来获悉:山西省女监目前强迫康淑琴终日坐小板凳, 而且限制、减少她的正常休息时间,进行变相的体罚迫害,曾被“关禁闭”,不许睡觉,下毒药等,致使她脸色蜡黄,身体极度虚弱,腰部更加剧痛,眼睛都难以睁开,出现精神恍惚、反应迟缓等状态,每日在痛苦中煎熬。

2 郭栓梅,女,六十岁左右,长治大法弟子,三个女儿的母亲,个头矮小,为人极其善良。大法弟子郭栓梅一家五人中四人被判刑、劳教,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她曾在山西省榆次市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当时女子监狱将她送至监狱公安医院继续迫害,公安医院以谎称她身患肺癌为理由,借机对她实行更多的迫害,最后才说不是肺癌,只是肺部有些阴影,将她送回监狱。而事后证明,监狱医院根本是一派胡言。郭栓梅在终于脱离魔窟后不久,再次被绑架到山西省榆次市女子监狱,受到酷刑迫害,监狱放出风来说她自己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怀疑是监狱方面酷刑迫害导致郭栓梅的舌头咬掉的,自己咬掉的不太可信。

3 王巧兰,女,现年四十八岁,阳泉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去北京上访,被抓送到了古城体育场,从北京押送回来时,被送到阳泉油篓沟看守所,所长张铁红在权势、利欲的压力下,置承诺与法律于不顾,给她戴上了十八天手铐和脚镣。在邪恶的迫害下,连最起码的自由都被剥夺,为了抗议这种非人的虐待进行绝食。

榆次监狱的监狱长李天俊、副监狱长薛月仙、教育科科长赵英都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手。赵英为了“转化”她和其他大法弟子,曾带她们去男监狱,刚一下车赵英便把脚扭骨折。

4 周澜,女 一九六九年出生,现年四十三岁,山西榆社人,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份被从太原市看守所转到山西省女子监狱。刚来到女子监狱时,只要是起号、封号她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党保平安”。后来警察就不让她出门,每天不让睡觉,罚站、罚坐,利用监号里最邪恶的犯人殴打。

十中队指导员焦慧卿,心狠手辣,特别害怕大法弟子周澜在监区楼道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党保平安”,就不让她出门,大小便都在号房里,指派监号里刑事犯看管她,而且还长期不让她睡觉,眼睛稍微闭上一点,看守她的罪犯就拳打脚踢,猛烈的击打她的眼睛、头部,她的脸部、眼睛被打的黑青,晚上就在盥洗室里,怕她闭眼睡觉,就往她脸上、身上泼冷水,衣服经常是湿漉漉的。

在二零零九年六月份,有一天夜晚四点多钟,她实在困倦,罪犯芦爱武等拿起挑衣服用的竹板,凶猛的抽打她的头部、腿部,值班警察既不制止、也不询问,第二天,其他大法弟子才发现她的头部有两处伤口,她自己已经非常的困了,自己并不知道头部有伤口,后来大法弟子向警察反映,才去给包扎。恶警对罪犯芦爱武没有进行任何处置,在大法弟子的强烈呼吁下,值班警察才向监狱领导反映这一情况,才把打人凶手处罚。

5 程全英,女,太谷县人,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程全英多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判刑等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六日,程全英被太谷公安张小红、张元军、孔令玉、李玉生绑架,二零零五年被太原公安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在向世人讲真相时,被当地警察绑架,后非法判刑六年,被非法关押在山西女子监狱。后被晋中女子监狱四中队折磨致高血压、脑血管硬化、腰椎间盘突出,二零零九年,程全英血压高到二百二十,是高血压III期,按规定可以申请保外就医。四队教导员王君借口到司法局鉴定,勒索家属一千元,后监狱管理局批准。保外就医的期限是半年。

回来后程全英又炼法轮功四个来月,身体状况好转了许多,二零一零年四月,山西女子监狱和太谷城关派出所警察合伙骚扰程全英,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在文水租房处被太谷国保大队李玉生、张元军、太谷公安薛永平等绑架,当即就被劫持到了山西女子监狱,又被四中队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血压极高,脑血管随时都可能破裂,生命垂危。程全英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开始绝食,每天给输液、服药。九月五日,四队教导员王君打电话找家属,让去做程的思想工作。遭家属拒绝,后又让在《病情告知书》上签字,家人没有配合。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她的女儿见到她的时候,她脸色苍白,白发苍苍,步履蹒跚。仅十个月的光景,就老了十岁。程全英的女儿写信给山西省太谷县公检法及“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强烈要求释放自己的母亲。

6 李宏,女,四十多岁,太原纺织厂下岗女工。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到新店女子劳教所,在三大队—迫害法轮功的专管队里,受到毒打、辱骂、隔离,曾经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打断一只胳膊。后被送山西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中旬以来,山西女子监狱打着中共要召开十八大这面破旗,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再次加紧迫害,专门成立迫害法轮功的转换班子,二队指导员王富英折磨太原大法弟子李宏,指使形形色色的犯人包夹监控、抽打、罚站、坐板、电击、关小号、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利用种种酷刑强迫转化,控制大小便,致使李宏精神失常。

7 李润芳,女,三十多岁,太原人,腿有残疾带假肢,被非法判刑六年,现在山西省女子监狱。监狱方面百般刁难,不让其父探视长达九个月。原因是其父修炼法轮功。其父提出隔着隔音玻璃看看,不用通电话。也被无理拒绝。

8 郝润莲,女,太原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四年。四队指导员指使犯人包夹她,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监控她的一举一动,在和家人接见时,都还坐在郝润莲身边监听。郝润莲的女儿也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被非法关押在二队。

9 王树兰,女,现年二十八岁,晋城大法弟子。只因修炼真、善、忍,被非法判刑八年,关进山西省女子劳教所三中队。父母也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其母亲被非法判刑五年,与女儿被关在同一所监狱的四中队,王树兰的父亲被关在山西晋中监狱,亦被非法判数年。王树兰曾两次被非法抓捕关押。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岁的王树兰与另一名大法小弟子在天安门打“法轮大法好”横幅。后她被晋城市公安局警察带回,关入晋城市城区看守所。初入监狱时,王树兰的皮肤白里透红,人十分漂亮。然而在看守所里仅仅数月,她就被迫害致出现严重的甲状腺机能亢进症状。

王树兰出狱后不久,约于二零零二年初又第二次被非法抓捕(具体日期不详),当时她刚刚年满十八岁,被绑架后遭恶警酷刑逼供。据悉,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恶警利用王树兰年幼,跟踪她的呼机号码,而抓捕了数名大法弟子,并蓄意将此定为“省级第一大要案”。 主要责任人万柏林公安局长杨梅喜、六一零主任包宏斌。据悉,当时恶警在绑架大法弟子时使用了枪支,其中有两名郑州的男性大法弟子腿部中弹。王树兰第二次被捕时,甲状腺机能亢进症状就已非常严重,两眼严重变形,眼球似要脱离眼眶,身上的酷刑伤痕至今仍酸痛难忍。

10、11李香梅、郭荣仙:山西高平市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李香梅、五十六岁的郭荣仙日前分别被当地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及三年,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前后被劫持至猫耳岭山西省女子监狱。李香梅的女儿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三年前被非法关押在此监狱,母女俩离别数载,竟在狱中相遇,不禁抱头痛哭,不胜悲愤。这是李香梅第二次遭绑架。二零零二年三月份李香梅因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恶警强迫她做奴工,逼迫其放弃信仰,致使李香梅的身、心均遭受到摧残,二零零四年三月才出魔窟,回到家中。二零零七年七月李香梅女儿李小玲在向高平市政府工作人员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在高平市政府办公楼内发真相资料时,被高平市北城派出所恶警绑架,随后被高平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12 张瑞红,女,三十七岁,原尧庙信用社职工,因炼功被联社主任芦天禄开除。张瑞红因发真相资料被判刑四年(法院主审者侯鹏,无视律师的辩护,极力加重判刑);在山西省女子监狱遭电击、关小号、长时间不让睡觉、强行洗脑、野蛮灌食等酷刑的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13 王秀敏,女,三十六,大学生,大法学员,原在汾西县农委办公室工作,因不昧良知,坚持正信,被县常委工资降级,并被六一零剥夺工资,至今仍然以所谓“保证书”要挟(原单位领导是刘记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多次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山西省女子监狱期间饱受酷刑折磨:野蛮灌食、吸毒犯死缓犯的毒打、长期关禁闭等。

14王维莉,女,现年三十五岁,大学生,大法学员,汾西县一完教师,她的工资被县常委、六一零剥夺,因去北京上访讲真相揭露邪恶,被多次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山西省女子监狱期间饱受酷刑折磨,包括关禁闭、电击、野蛮灌食、强化洗脑等。

15 郭金娥,女,大法学员,汾西县黥香乡堡落村农民,因上访讲真话、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在山西省女子监狱期间被巡警队恶警用电缆拧成的绳子抽打、戴背铐毒打,导致大小便失禁,还被强化洗脑等酷刑折磨。

16 卫聪耐,女,现年六十一岁,泽州人,家住晋普山煤矿家属院,她诚实、善良,乐于助人,是当地众所周知的好人。她的遭遇,使家属院的众多职工、家属更加看清了共产邪党的残忍。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大法弟子卫聪耐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一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随后遭恶警强行绑架并抄家。恶警抢走大法书籍等许多私人物品。二零零九年十月泽州县邪党法院、检察院对卫聪耐秘密非法开庭,十一月三日卫聪耐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

17 狄美荣,忻州市大法弟子,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上午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进一步迫害。狄美荣曾在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近一年,又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六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这是第三次被迫害,是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被绑架的。

18 焦丽波,山西省晋中地区昔阳县大法小弟子,由于去年她的父母被非法判刑,她流离失所在北京打工,在前几天被恶人蹲坑、非法拘留在榆次监狱。

19 郭瑞香,女,现年五十一岁,家住山西省晋普山煤矿家属院。在山西省泽州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后,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被秘密送往邪恶异常的猫耳岭监狱,据说,泽州县法院对郭瑞香非法判刑三年,但家属至今未见到判决书。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的母亲不幸离世,但深陷囹圄的她不能去参加葬礼,只能强忍悲痛透过铁窗遥望母亲下葬的方向,洒泪奠亲人。

20 祁俏珍,女,四十五岁,原平市闫庄镇大白水村人,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三十日在家中被原平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五年,现被关押在榆次女子监狱。家中有三个孩子,王伟当时二十一岁,弟弟十七岁,妹妹王小琴那年才九岁。丈夫早于二零零一年病逝,好端端的家散了。生活无法维系,王伟只好带着弟弟去外地打工糊口,妹妹王小琴目前跟着七十多岁的爷爷王环如相依为命。

21 中学一级教师武晋玲,女,三十四岁,毕业于山西师大,现任山西省太谷县第二中学政治教师兼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主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她在工作中任劳任怨,业务过硬,获得各级各类表彰几十项,是一位遵循“真、善、忍”的好教师,得到学生和家长的好评。她因修炼法轮功遭到太谷二中校长赵万科及其追随者的迫害。后来因为网上大量曝光恶人电话,迫于压力将她放出!但在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号,山西省六一零伙同晋中六一零,太谷六一零及晋中公安国安,太谷公安国安十几人穿着便衣,再次闯入家中绑架了太谷二中教师武晋玲, 并被非法判刑十年。

22 杜冰,女,四十一岁,太原理工大英语教师,家住和平南路山纺宿舍。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晚十点多太原市万柏林分局六一零

头目包宏斌、和平南路派出所所长闫建平、指导员丰红带警察关建新、王丽青、梅玉光到法轮功学员杜冰家将其绑架,当时参与的警察均未穿警服。二零一一年三月杜冰再次在河南焦作市被绑架,四月转到太原市杏花岭看守所关押,移交杏花岭检察院审理。现被非法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二监区,具体情况不详,二监区指导员雷润香非常歹毒,在她手下已经打死两名大法弟子。

(三)部份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杨素贤,女,六十多岁,被判刑七年,家住太原市重机厂宿舍。

毛爱平,女, 三十六岁,被判刑八年,山西省平遥县;

康淑(素)琴,女,五十多岁,被判刑十二年,原太原市辅导站副站长,太原市四十五中学的教师,在十监区,因声明转化作废,被关在小号房。

康淑梅,女,四十岁左右,被判刑七年。

高丽芳,女,四十多岁,家住山西阳泉,在三监区。

欧阳红梅,女, 五十多岁,家住山西阳泉市,在三监区。

张月琴,女,五十多岁,家住山西太原,在四监区。

冯荷枝,女,七十多岁,家住山西太原,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四监区。

王丽英,女, 五十多岁,家住运城永济,在七监区。

赵毓瑞,女,五十六岁,家住山西平遥,本次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八监区毛衣编织等。

郭书平,女,四十九岁,家住山西沁县,曾被非法判缓刑,本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八监区制作手提袋、档案盒等。

张惠珍,女,四十多岁,家住山西阳泉,曾被非法劳教,本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八监区毛衣编织等。

程全英,女,六十多岁,家住山西太谷,血压高,曾保外就医一年,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八监区病休。

柴丽霞,女,山西运城人,三十多岁,本次被非法判刑五年,中共不让申诉,在八监区制作手提袋、档案盒、勾假发等。家里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很想念妈妈。

周澜,女,四十岁左右,家住山西太原,在十监区关小号,被打、被迫害严重。

李燕,女,家住山西太原,在十监区。

刘桂花,女,四十一岁,家住山西平遥,在十监区

曹双梅(致死)张桂莲(三年)王秀爱(三年)许英(三年)张瑞红(三年)王巧兰(三年)赵军利(三年)张韵琴(三年)张艳(三年)王淑芝(三年)周澜(三年)贾正金(三年)李晓玲(四年)董爱玲(四年)文塑艳(五年)赵毅瑞(六年)聂秀英(六年)李楠(七年)张红艳(七年)王树兰(八年)师志红(不详)田月仙(不详)

以上年龄均为入监年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