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从根本上改变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我想把自己得法修炼后的部份亲身经历和感受写出二、三件事来证实大法的超常、美好。

从多病缠身,到无病一身轻

一天早上,我带着十岁的儿子去跑步。儿子患有美尼尔氏综合症,整天头晕、头痛,经常跑医院。在跑步回来的路上碰见炼功回来的大姐,她说:“你娘俩一大早干什么去啦?”我说:“去跑步了,整天难受,跑跑步,锻炼锻炼身体”。她说:“你娘俩别跑步了,跟我到公园炼法轮功吧,这功可神奇、可好了。你看我以前浑身无力,整天难受(以前她有糖尿病),我这才炼了两天,就象换了个人似的,整天有使不完的劲,多精神。”我一听这么好,我就说:“行,明天我就去炼功”。

就这样,第二天带着儿子去炼功了。从此天天去炼功,晚上到学法小组集体学法,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

我从小就得了严重的脑血管性头疼,严重的失眠、神经衰弱,经常头痛,疼起来脑袋血管就象炸开似的,整天睡不着觉,有时三天三夜都睡不着,越头疼越睡不着,越不睡越头疼,形成了恶性循环,止痛药、安眠药常年相伴。后来又得严重的颈椎骨质增生,那个脑袋整天抬不起头来,恶心头晕,真是雪上加霜。这三种病加在一起,简直就是要了我的命,整天疲惫不堪,面黄肌瘦。那时体重还不到九十斤,犯起病来,什么也干不了,家务不能做,孩子也管不了,给家庭及自己的身心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丈夫常说:“要知道你有这个病,我才不要你呢。”

为了活命常常跑医院,打听治病的法,冬天吃中药烤电,夏天吃西药,钱花了不少,药吃了不少,就是治不好,痛苦极了,那时连死的心都有,真正体验到做人太苦了。

修炼大法后,不长时间,儿子的美尼尔氏综合症神奇的好了。我的颈椎骨质增生不翼而飞,失眠消失了,没有了睡不着觉的时候,头一着枕头一觉到天亮,没吃药、没打针全好了,大法太神奇了!那种对大法师父的感恩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

更神奇的是,有一天夜里,我突然被一剧烈爆炸声震醒,而且感到这巨声来自我的脑袋,就感觉到是我的脑袋炸开了,感到脑子清醒,非常舒服,我摸了摸脑袋,脑袋还在,心里想脑袋不是炸开了吗?怎么有啊?我定了定神,明白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调整身体,把脑袋中的病灶拿掉了。师父真是太伟大、太慈悲了!

伟大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生命,我体重长到了一百三十多斤,整天无忧无虑,乐滋滋的,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我常对别人说:“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从不拿白不拿,到拾千金送还

在得法前,我有不少的坏毛病。比如,说话带口头语,在家常骂丈夫,他常说我,跟谁学的好骂人,没女人样。我的工作是从事灯泡行业的,厂里的灯泡、胶带有的是,别人都往家拿,看人家拿,我也拿,心里想,反正是公家的,不拿白不拿,也没人说你好。因家中电压低,冰箱起动不了,就把厂里的变压器拿回家用。那时多么的自私啊。

学法后,我明白了许多在人生当中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和怎样做好人的道理,懂得了失与得的关系和法理:说话和气了,再也不骂人了,孝敬父母,关心丈夫,爱护孩子。在金钱面前不动心。有一天,丈夫拿着一个黑皮包回来,他说不知谁把皮包挂在我的摩托车上了,打开一看里面有几千元钱,还有几千元的存折。他说:“这钱咱要了吧?你说要咱就留下,你说不要咱就给人家。”我坚决的说:“这钱可不能要,我现在是炼功人,不得这不义之财,不是自己的不要,快给人家送回去,人家失主不知道有多着急呢。根据包里的名片,找到失主还给了人家,失主感激不尽,非要送我们几百元钱和礼物,我们都谢绝了。要在以前,我才不送呢,拣还拣不到呢,还给送回去?以前我常想要是摔个大跟头,把头摔个大包,能拾到钱也行啊;可现在送到门上来了也不要了。

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厂里的东西我再也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送回去了(灯泡、胶带、变压器),我们班长说:“算了都拿回去了,还拿回来干什么,留着慢慢用吧,哪这么认真啊。”我说:“那可不行,知道错了就得改,不是自己的不要,是师父教俺这样做的。”处处都做好,为别人着想。从此工作认真,脏活累活抢着干,别人不干的我干,还常帮助同事干,连续几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班长退休时,对全班三十多人都做了评价,最后说到我时,她说:“咱就别说了,她是大家公认的大好人。”这是同事后来告诉我的。

我无法用语言来感恩师父的呵护与救度,更无法用语言来展现大法的超常、神奇、玄妙,只有按大法的标准归正自己,坚定的信师、信法,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来报答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