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经历大法清除附体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今天我是一个正常人,是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个慈爱的母亲,也是我母亲的孝顺女儿。我的家虽然不是很富有,但我的家庭很温馨。每天我把家里清理的窗明几净,一早做上可口的饭菜,丈夫和孩子们,一家人一边吃饭一边有说有笑,吃完饭,各自上班。以前我也上班打工,现在儿媳快生孩子了,我在家里给儿媳坐月子准备东西,给未出生的孩子缝小被子、褥子,准备尿布。我从心里觉得幸福和感恩。上午,朋友邻居串门,几人一边各干各的活,一边拉家常,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几个女人叽叽咯咯,又说又笑。

邻居嫂子又能来我家串门了,老邻居又能在一块儿拉家常了,看着眼前,那不堪回首的往事每次都让我落泪,我的邻居每一位都跟着落泪,那泪水里,有同情、有感激、有恐怖、有欣慰、有欣喜。

我结婚生了儿子以后,老感觉有东西控制我,那时还不是太明显。当生了我女儿以后,就觉得家里阴森恐怖,另外空间有东西老吓唬我,我一个人不敢待在家里。我做饭,那东西就玩电路,一会这屋没电了,一会电饭锅断电了,一会又有了。我在东屋睡觉,半夜西屋的灯亮了,一会外屋的灯忽明忽暗。开始我以为电线或电灯有毛病了。可我家的房子都是新盖的,电线全是新的。让电工检查没有毛病。我知道是那坏东西搞鬼。一天那种东西强烈控制我,我感觉有蛇一样的东西从我的下身钻進身体里,从肚子里窜到胸口,到胳膊,又窜到大腿,到小腿,到脚,又返回来在身体里来回窜动,我身上难受得不行。一夜一夜的不能睡觉,身体极度疲劳,神经虚弱到极点。后来附体经常在下身做着那种男女动作,我自己不由自主的大吼大叫,大哭大笑。有时一个劲的在床上蹦,一蹦就是十几分钟,半个小时,本来没有什么弹性的木板床,可我蹦的老高,象跳蹦蹦床一样,头都挨着顶棚。我心想,快点停下来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可是身不由己,每次停下来以后,我的身体虚弱的象一团面。后来就连羞耻都不懂了,一看见人,就用手抹一下自己的裆,然后往人家的嘴上抹一下。放学回家的小学生从我家门口路过,我就追着抹人家的嘴。没人敢从我家周围路过,在家里就给丈夫抹。有时丈夫气极了,就打我。

让很多据说有功能的人看过,说是黄鼠狼上身,花了很多钱驱邪,可是不管事,相反病越来越很严重。丈夫打听到一个办法,让我脱光衣服,点上火把,把身体周身都烤一遍,就能驱邪,可只能睡一夜觉,再也不管事了。再后来,我的两个孩子连家都不敢回,一回家,两个孩子就没气,两个孩子只好常年住在姥姥家。一次儿子想妈妈想回来一下,孩子的爸爸把孩子从学校接回来,还没到家,孩子就没气了,直挺挺地躺在马路上。不管多强壮的汉子,只要来过我家呆一会儿,回到自己的家,不是没气,就是恐怖得连自己的家里也不敢呆,没人敢来我家。几年来,我的身体被折腾得极其虚弱,瘦得象一个鬼。我们这方圆几十里人都知道我的事,人们说我疯了,家里闹鬼,闹黄鼠狼精。过路的人都绕村边走。我自己也觉得没多少日子了。

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还能有做人的一天。

一天一个亲戚说让我炼法轮功吧,好多人都炼这个功把身上的附体吓跑了。我就炼了,那时我才学会了第五套功法,还没学会动功,当我听到师父的济南讲法第七讲时,我就能睡觉了,整夜整夜睡得特别香,附体也从身体出去了,原来我身体有三个黄鼠狼附体,还有蛇,乱七八糟的很多。可是它们不甘心走,那几天我在家里睡觉,就听见院子里象打架,乒乓乒乓,又象刮大风,有东西哐哐的猛撞我的外屋门。第二天我问邻居昨晚是不是刮大风了?邻居说,半点风丝都没刮。我知道是那些东西不想走。后来一个黄鼠狼跟我说:我们不能在你家待了,我们要去李某家。李某和我家住不远,就在马路的对面胡同。没几天,李某也得了象我一样的症状的病,又哭又笑,不穿衣服,折腾得他们家也乱成一团糟。后来没有办法,她丈夫见我病好了,问我怎么好的,我说炼法轮功炼好的。我又把前因后果跟她丈夫说了,她丈夫才知道是那些黄鼠狼去他家了。她丈夫也赶紧让她炼法轮功,很快她的病就好了。我俩的病好了。

因为我得病好几年了,影响非常大,很远地方的人都知道我的事,有很多人打电话到我家问我,有很多人来我家来问我怎么好的?这其中绝大多数是年轻媳妇,她们身上都有各种附体,被附体折磨多年,本人和家庭苦不堪言。有好多人得法了,有人回到本地,打听到哪有教法轮功的,就赶快去学。只要是学了大法的,无一例外,附体全灭了或走了。

我常叹自己哪辈子作了孽,今生被动物折腾。在我们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供着附体,他们认为自家供的是保家的“神仙”,可供这些东西的人家没有一家太平的,家里的人要么遇天灾人祸,要么常年无端的有人生病,查不出病因来,天天折腾些狐黄白柳,烧纸上香,家里阴气森森。

在共产党没统治中国大陆以前,人们相信的是传统文化,相信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相信神佛,相信有天堂地狱,相信善恶有报,人们的思想都高尚善良,神佛看到人那么纯净,确实来保佑人的。可共产党统治中国,砸庙毁佛,从人们心中驱走神佛。不信神佛的人们无所顾忌的什么坏事都敢干,庙里被狐黄白柳占据,动物大胆的附在人身上,害人。

法轮大法在洪传,是真正的神佛在救人。希望人们明正邪,得正法,真正得到救度。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