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邱立英、孙涛 制止下一个郑祥星惨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石家庄市长安区检察院将该市家庭妇女邱立英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立案并将案卷递交到了长安区法院,邱立英本是石家庄市炼油厂的职工,因信仰法轮功被单位无理开除后在家委会做打扫卫生的工作。此前因证据不足,检方曾两次将其“案卷”退回所谓办案单位四方派出所,这次却无奈的向亲友解释:证据确实不足,但是上面(省、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不让放人。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石家庄市的裕华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孙涛开庭了。尽管这位河北城建学校的教学骨干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尽管孙涛目前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里出现乙肝大三阳等严重状况,法院、看守所等方面却说:释放孙涛得省市“六一零”点头。

不要再发生郑祥星惨案

近来还有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来自石家庄以北一百三十多公里的保定市,因迫害法轮功等信仰人士而臭名昭著的保定监狱这次又成了舆论的焦点:家住唐山市的法轮功学员郑祥星被冤判后,被投进这座监牢仅仅两个月时间,狱方就把这位原本健康乐观的壮年男子迫害致生命垂危,因颅骨断裂,紧急送到医院急救。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在家人未到的情况下,对郑祥星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左右各摘掉大约直径六、7cm的颅骨,据医生说,当时打开郑祥星颅骨后,郑祥星脑浆已经破裂,流出的脑浆与血搅在一起,他们将郑祥星语言、视觉、记忆分部的大脑切除,脑内出血及大脑损伤是因左侧颅骨受重击断裂后造成,他们将郑祥星左侧断裂颅骨切除,同时为了减压也将右侧颅骨切除,医院多次做CT结果都为郑祥星脑细胞基本死亡。监狱的人时不时的在郑祥星及家人面前说,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郑祥星的家属非常担心郑祥星的生命,随时都可能被监狱杀害。

郑祥星的遭遇令闻者不寒而栗。郑是唐山市唐海县十农场诚信商人,在十场场部街面上经营一家小家电店,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做人处处为人着想,深得乡亲们的赞赏。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郑祥星被唐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十农场派出所警察绑架,五月二十九日,两名辩护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指出修炼法轮功不违法, “制作、传播法轮功资料”也不违法,并当庭呈上郑祥星所在十农场、十一农场五百六十二名民众签名和按红手印声援郑祥星的呼吁书。当地的乡亲还先后写了三封保释信,有四个县共三千多人联名,要求无条件释放郑祥星。但当局却完全不顾律师的证词与乡亲们对郑祥星的声援,仍然重判郑祥星十年。八月八日郑祥星被劫持至保定监狱,十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重伤脑内出血,十月二十七日被送往保定第一中心医院救治,目前仍然命悬一线。

这让人不由得为石家庄市的邱立英、孙涛更是捏了一把汗。要知道,她们和郑祥星被河北省高层的六一零组织在认知上被捆绑到了一起,同是今年“二二五”大绑架的受害者。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国安、公安警察,在河北、辽宁、山东三个省统一行动绑架法轮功学员,涉及河北省石家庄、晋州、唐山、保定、沧州、泊头、宣化、邯郸以及山东省的聊城和高唐,辽宁省葫芦岛等地区等十五个市县,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一百零二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抄家或绑架,至今仍有四十人被非法监禁,其中十一人被非法劳教,二十九人被非法逮捕。

中共如此大动干戈,且不顾忌国际国内的谴责声讨,赤裸裸迫害民众,除了宣告对“真善忍”的仇恨,其实还直接源自于对海外神韵艺术团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简称神韵晚会)的畏惧。

中共的立言根基在于其无神论和斗争哲学。几十年来,它对国内民众的一切洗脑灌输,目的不外乎切断国人与中华传统神传文明的血脉渊源,用无神论摧毁人们心目中的善恶有报信念,用斗争哲学和政治斗争中的“站队”理论泯灭人性中的善良,以实现其独裁暴政统治的便利。任何人,一旦被中共指为“敌对”,一旦被中共说成是“搞政治”,就可以毫无底线的加以迫害,人们对此好象也司空见惯,好象中共的酷刑和虐杀是理所当然的,那些实施迫害的公检法公职人员更是毫无恻隐之心,完全用邪恶的“党性”置换了“人性”。

神韵晚会是传播正统中华文化的歌舞晚会,由身居海外的华人艺术精英诠释演艺,因其艺术造诣非凡,神来之韵,催人泪下,被国际上誉为艺术盛典,世界第一秀,西方政要和艺术界名流叹为观止赞不绝口。神韵艺术家几年来全球巡演,众多海外华人和其他各民族观众慕名观赏,为中华正统文化的精深和美好油然而生景仰和折服之心,对神韵正在复兴人间纯正的艺术而充满感恩。无数华人观众,为神韵及中华文化倍感自豪,发出“让大陆的民众能看到神韵多好”的感叹!

神韵晚会中充实着敬神、感恩、纯善、祥和、纯美、纯真、大忍的精髓,与鼓吹“假恶斗”的中共邪说格格不入,中共对其恨得要命,怕的要死。有消息说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各地同时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共的特务组织都曾长期窃听跟踪,认定参与了神韵晚会光盘在大陆的制作、传播。各地绑架之后,对此真实理由却完全说不出口,又不敢告知民众,因为中国国内的聪明民众早已发现,所谓“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等喉舌的消息,必须反着看;中共迫害和禁止的思想和言论,百姓发现往往是好的,正义的。自费制作文艺晚会的光盘本身是完全合法的,且免费发放,也不涉及经济问题。中共陆续制造的冤狱都得另行捏造罪名、违法枉判,由此才出现了普通妇女邱立英竟然被指控“泄露国家机密”这样的笑话。

邱、孙两人被非法拘押至今已经九个多月有余,因为家人一直不遗余力的申诉求援,得到人们关注,亦因为所谓“办案单位”实在无法拼凑出上级满意的“证据”、亦因为越来越多的公检法工作人员通过两人的事件,反而认清了中共迫害法轮功、迫害无辜民众的非法性,良知使然,不愿参与投入,消极应对,等等原因,邱立英、孙涛可能是这次绑架中被非法拘押者中,最后两位还未被冤狱构陷的两人。

据媒体报道:十月二十八日下午,当唐山市的郑祥星亲属赶到保定第一中心医院病房后,家人寻找郑祥星,扫视了一整个病房,家属居然认不出哪个是亲人,家属着急的大喊郑祥星在哪?仅几个月不见,郑祥星竟然被迫害的面目全非,一只眼睛及眼眶周围紫黑,整个人瘦的剩下皮包着骨头,按家属的话说前心贴后背。

郑祥星被迫害得只有一息尚存,而且目前仍在当局的严密监控之下,有消息说六一零组织有企图杀人灭口的迹象。中共的监狱对于善良的信仰人士如此无法无天、人性全无的残害,令人神共愤。这次石家庄市的公检法司系统,又在省、市六一零的幕后指挥下,有步骤的合谋把邱立英和孙涛女士送进这样的杀人机器。

呼吁正义人士营救邱立英和孙涛出狱,曝光发生在石家庄的迫害阴谋。

邱立英绝食抗议

邱立英,女,四十八岁,原石家庄市炼油厂检验员,这是邱女士第八次遭绑架,此前曾被河北省劳教所、洗脑班等十五个机构关押迫害过,曾遭受毒打、迫害性灌食、背铐等酷刑,甚至被投入到精神病院遭受扎电针、强迫吃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输不明药物的迫害。而她八十岁老母亲目前瘫痪在床,正需要女儿的护理。

今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遭绑架、抄家,被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中共当地警方找不到邱女士所谓的违法犯罪事实,决定释放并且开具了“释放证”,但把人转到“洗脑班”继续非法监禁。五月四日,绑架单位接到“上级”指令不许释放。中共警察竟然声称在邱立英家中的电脑里发现了“公安机密文件”,将邱女士非法逮捕,又转到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关押。邱女士拒绝做奴工,被看守所的警察铐在铁架子上(俗称“上架子”,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之一)折磨多日。近期,邱立英被诊断出有严重的心脏病,办案单位和看守所一方面称积极办理保外,可同时,在十一月二十八日,将案卷递交到长安区法院起诉。

邱立英抗议迫害而绝食十多天了,身体虚弱,人命关天,亲友紧急呼吁相关部门协调解决。

孙涛身体虚弱

孙涛,女,今年四十四岁,任职于河北城建学校,原籍承德隆化县。孙女士曾患有严重的遗传性乙肝,精神抑郁,生育后又患上严重贫血、风湿关节痛,后来身高约一点七米的她,体重只剩了八九十斤。一九九六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就无病一身轻,精力充沛,工作轻松,脾气越来越好,家庭和睦,一家人幸福温馨。

然而,中共江氏一伙仇恨“真善忍”,十多年来,孙涛仅仅因为信仰,屡遭中共当局迫害,多次被绑架、其中一次被勒索五千元,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强行关到洗脑班,三年被迫流离失所。期间丈夫不断受到中共当局的骚扰和压力,被迫到法院私自办理了离婚手续。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孙涛女士再次遭遇了绑架和迫害,孙女士被绑架后,家中只有面临高考的相依为命的女儿,无人照顾,精神近乎崩溃。

看守所的警察强迫她每天做十四小时的奴工,旧病复发,身体虚弱,经多方努力,看守所终于给孙涛体检,抽血化验显示病情严重,而且在传染期,但看守所惧怕“上边”的压力不敢放人,一直拖延不给办理保外就医,一再延误治疗时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