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登归途 见证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

有缘得法

我娘家河南,婆家江苏。我小的时候就向往修炼,每次到庙里看到佛像,都有一种似曾相识、流连忘归的温馨感觉。在气功的高潮中,很想学功,但因家中贫困,就放弃了那个念头。

直到一九九八年,有一天,我从江苏回娘家,到家以后,看到父母伴随着非常美妙动听的音乐在炼功,动作舒缓、柔和又流畅,一下子,我生命的最深处就被打动了。父母向我介绍,他们炼的是法轮功,这是一种真正性命双修的功法,是佛家修炼大法,是以修炼真、善、忍宇宙特性为根本,以返本归真为目地的,这个功确实很好。

我一听,喜上心头:这不就是我要找的神功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顾不上一路风尘劳累,当即请父母教我炼功。父母随即教我炼静功怎样盘腿,我一下就双盘上了,第一次就盘了二十分钟,我挺高兴。接着,我又看到了挂在墙上的师父法像,师父的面容是那样的慈悲,那样的亲切,我的泪水悄悄的往外流,我从心中认定:这就是我等待已久的师父!今天,终于盼到了。从那天开始,我走上了修炼道路。

掉队摔跤

我娘家所在的那个城镇,修大法的非常多。而婆家的这个小城,修大法的很少,我也一直没有和当地的同修联系上,基本上属于独修状态。因缺乏沟通交流,得法又比较晚,因此在对大法的理解上,感性认识比较多,理性认识不足。所以,在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邪恶疯狂迫害以后,我就因怕心等种种因素掉队了,慢慢的法也不学了,动作也不炼了。还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反正法也学了,也明白怎样做人了,在常人中做个好人就行了。可是,修大法是极其严肃的,不是整体升华,心性落了,就会整体下降。炼功前,我身患几种疾病,一炼功都好了。自从我放弃大法修炼,病很快就又回到身体上来了。并且又多了两种病:一个是下身流血不止,一个是严重胃病。两种病把我折磨的苦不堪言,全市大医院看遍,都无济于事。

直到二零零四年年底,我回河南娘家探亲,父母同修看到我面黄肌瘦的样子,劝我赶快从新修炼,跟上师父正法進程。他们让我看师父的新讲法,和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看了以后,我才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使命,师父要更新大穹,救度末劫中的芸芸众生,我们在万古久远前,就代表自己的庞大天体,与师父签下了洪誓,要随师父层层下走,来到人间,助师正法。如果自己能兑现誓约,就能重返天国世界,自己那个天体的佛、道、神也能得救;假如违了约,自己代表的那个庞大天体的众生就会统统被淘汰。明白了以后,我既惭愧,又后怕。仿佛耳边听到了师父在召唤:迷失的弟子啊,为了你天国的众生,快清醒吧。于是在当晚,我就和父母亲同修一起炼静功,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

从娘家临走时,我背上一大包真相资料,我要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散发,唤醒众生,救度有缘人。我恢复学法炼功以后,奇迹立即就出现了,第二天,下身就不流血了。几天后的一个上午,胃痛发作,痛的厉害,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为我彻底拿掉病业,是好事,我象没那事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到了下午,胃痛的症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从恢复修炼到现在,已经整整七年了,这两种病业的症状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动心 恶自败

自从我知道了我们来人间的目地就是助师正法,我便开始向周围同事、熟人讲真相,在这几年当中,我遇到有缘人就讲真相,劝三退,我退的人数将近三百人(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还有很多差距)。无论去菜场买菜、上街购物我都带上真相币。

有一次,我去菜场花真相币。还没到那,就看到菜场门口停了两辆警车,车旁站着十来个警察。猛一看,我心里有点紧张。转念一想,这是旧势力干扰,一切都是假相,我不能承认,谁也阻碍不了我做宇宙最神圣的事,谁说了也不算,师父说了算。大法弟子的时间珍贵,我既然来了,就要把真相币花出去,起到救人的作用。我又来到经常花真相币的这家菜摊,还没走到跟前,就看到一个穿制服的女警骑着自行车从我面前缓缓走过,还有一个中年便装男子站在离我两米处注视着我。我心态平静,若无其事,称过菜以后,递过去三张五元面值的真相币。同时慈悲的发出一念:让有缘人看到,明白真相,选择光明和吉祥。然后,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平安离开。

还有一次,准备回乡下婆婆家。我心想,要让那里的乡亲们了解真相,帮助他们选择一个美好的前程。我带上二、三十张不干胶与丈夫一起回家了。吃罢晚饭,在八、九点钟的时候,我从婆婆家出去到村里,全贴了出去。贴后心里有点不稳,怕心也上来了,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第二天,镇610来人调查,说,有人举报,墙上发现不干胶,看到有个人昨天晚上贴的,贴完后进到我公婆的家中了。公公带人与邪恶周旋,丈夫听说后埋怨我,说:“你干的好事。你被抓走了,我不会管你。”我心想,不能动心,“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 我没有动心,就念师父《洪吟二》中的诗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 我坚定一念:只要不怕它,就没事。过了两天不了了之,恶人再也没去骚扰。

有一次,我在提包里装了《九评》和《明慧周刊》,乘长途车回家,走到一个收费站,突然,一警察把车拦下,上车手直挥,说:“你们都把身份证拿出来,统统交给我登记,把车厢打开,检查包。”说着就下车检查包去了。我没有惊慌,也不动心,请师父加持,立即发正念,一切交给师父。几分钟过后,司机上车,开着车离开了。也没查身份证,也没登记。

还有一次,夜里十二点过后,我带上一百多份真相资料出去发。发的还剩二、三十份的时候,突然听到一老人吆喝一声:“你是干什么的?到人家门口干嘛?”我听到后,不慌不忙,我说:“大爷,我不是强盗,我是好人。”说着就走开了。

见证神迹

有一次,我去饭店吃饭,其中一样菜是鱼。我一不小心,一根鱼刺卡在了喉咙里,还很深,这怎么办哪?“请师父帮助我”,刚一动念,就觉的这个鱼刺在自动的往上移动,一直移动到舌头上,我轻松的把它吐出来了。

有一次,我没守住心性,和丈夫吵了起来,他一气之下把电视机掀了,当时还插着电,电视机玻璃全碎了,只听到噼噼啪啪的响。我赶快把电拔了。几分钟过后,丈夫惊讶的说:“电视机怎么没爆炸?”第二天,有个收废旧的一看,说:“电视机只要在二十四小时内看过,里面的高压散不出去,百分之百会爆。你家电视机还好好的,肯定有神佛保佑。”

零四年底,回老家,和父母同修一起炼静功,就觉的“唰”一下,集中到小腹部位一个圆圆的火球,热度很高,感觉真实,火球慢慢向上移动,直到脸部,脸很烫,发痒,两个小时后,开始长疙瘩。第二天,整个脸全变形了,我没抹药,三天后全部消失。过半个月,又长了一脸,没上次多了,第三次就更少了。

有一段时间,修炼有所放松,利益心加重,处于不精進状态。一天,师父出现在我梦里,说:“你重利了。”我醒来没当回事,加上怕心重,一个月后发生车祸,一辆小轿车从我的电动车的电瓶上轧过,我从车上被震落,落到小轿车的旁边,当时就昏迷过去,醒来时才知道,我肋骨断了五根,眼眶骨骨折,额头上破了一道九公分的口子,小臂与大臂之间筋拉伤,小臂下垂。在重症监护室两天,躺在那不能动。我就把胳膊放平,让它自然恢复。丈夫知道我要学法,就为我带来了《转法轮》和mp5。因当时的环境不方便看书,就听师父讲法。晚上十点,我要听法,邻床病人说她一夜不睡了。看着那个人,我悟到,这是有邪魔在背后干扰,我开始默念正法口诀,清除它背后的邪恶因素。我一念,那个人反应极大,象有人掐住脖子一样,呼吸困难,发不出声音,赶快向她弟弟挥手,示意要走,几秒钟时间就离开了。走了很远了,还听到她咳的喘不过气,走后再也没来过。

从此以后,我白天睡觉,夜里听法,四个正点发正念。护士为我挂水,等她一离屋,我就把针拔掉,开了一盒药也没吃,结果恢复的很快,一天一个样。第五天,我拔针被护士发现。我心想,不能在这里,我要回家。随即走出医院,坐上三轮车回家了。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把自己修炼经历写出来,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我要奋起直追,完成誓约,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