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年紧随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一九九八年,当时家里建了房子,亏了钱,我的身体又不好,风湿、肾炎等疾病缠得我身心疲惫不堪,日子过得很沉重。一天我想:做人太累了,如果有一条正道大道让我走就好了。

幸运得法

就这么一想,没多久,一位得法十几天的新学员引导我走進了大法修炼。记得修炼大法才三天,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全身浮肿,正打算找药,马上又在梦中悟到了:自己现在是炼功人,没有病了。醒来后,我以前所有的疾病全没了,走路、干活一身轻松。从此我想做的事就是洪法,很快的就引导了十几个父老乡亲走進大法修炼。没多久,师尊的《和时间的对话》经文来了,我深感自己法得迟,时间紧迫,于是学法炼功更加抓紧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我毫不犹豫進京为大法鸣冤。我与当地同修切磋,去天安门证实法。由于当时心态纯净,在天安门打坐时,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后来与众多上访同修一起被恶警关押了。恶警随意殴打同修。每次殴打时,我总是竭力制止:“不许打人!不许打好人!我们没有错!”同修们也跟着喊。有一次,恶警又打人了。我们又大声喊:不许打人!恶警害怕了,说:“别喊了,我把你们的人还给你们。”被打的同修又回到了我们中间。我第一次感到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强大力量。

狱中去人心

在后来的四、五年里,我又几次被抓、被关、被判刑、被强迫洗脑。在关押中,开始一个时期,执著心太多,内心很痛苦,自己身陷囹圄,家中两个孩子在上学,正要我这个当妈的看护,父母体弱,需要我这个做女儿的照料。母亲的责怪,亲友的不解,冬天的严寒,夏天的酷暑,流氓恶警对我的羞辱,吸毒人员的要挟和刁难,等等,真让我感到剜心透骨。那期间我真的感到度日如年。

但最终我冷静下来,仔细的向内找,发现了自己有很多的执著,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我重视了学法。在狱中,天天与同修一起学法,每天学三讲,半夜打坐。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凡是能让一个修炼人心动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对家对孩子的牵挂常常让我心不能静,这牵挂之心不是魔,但它起到了魔的作用,修炼人一定要去掉。

师父又说:“在常人复杂的环境中,在人与人心性的摩擦当中,你能够脱颖而出,这是最难的。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2] 读了师父的法,我心里宽敞了,亮堂了,渐渐的人心少人,状态变好了。做梦都梦到自己在高大的台阶上一级级往上跳,有时梦见大片的金灿灿的稻田,师尊在鼓励我哩!我深深感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想走出困境,助师正法;要能正念正行,开辟一片天地,就必须学好法。我在这个严酷的环境里,法学的还比较扎实,所以一路走过来还算比较稳正。

这其中有一、二个小故事:监狱里往往把一个吸毒夹控与一个被包夹的大法弟子编为一组,让她们织毛衣、剥豆、纳鞋底绣鞋花等。我与一位年轻的同修在这样的环境中,讲真相。结果,不知怎的,夹控我的和夹控她的两个吸毒人员自愿为一组,让我和年轻同修为一组。这样我俩每次都很快把事做完,抓紧时间背法,累了就唱大法弟子的歌曲。那一段时期天天如此,心里很充实。一位长沙老年大法弟子,在邪恶的威逼利诱下,快要转化了。关键时刻我给她背了一段师尊的法,并提醒她:法轮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大法,你有缘得到了,是可喜的,怎么能放弃呢?她听了我的话如梦初醒,坚定了,拒绝写“三书”。

有一次,夹控我们的牢头刁难我,看我做的事这也不顺眼那也不顺眼,要给我加大定额量。我有力制止。她歇斯底里,暴跳如雷,竟然骂我们师父。我正言警告她要遭报的。第二天早上,她全身动不了,起不了床了。真遭报了!

跟上正法進程

二零零五年,我从监狱出来,才知道修炼大法的丈夫被邪党非法判刑入狱一年多了。家中老人、孩子无依无靠。见此情景,我心中很不是滋味。另外,我被监禁三年,外面形势变了,我一下不能溶入环境,本来我在常人中,斗大的字认不了一筐,现在连钱都认不出来了。原来和丈夫一起做点小生意抚养儿女,现在丈夫被迫害了,这小生意我一个人没有帮手也无法做了。儿女们都在读中学,要考大学,正需要钱,我内心苦闷至极。

后在同修的鼓励安慰下,我很快调整了心态。我想:在任何环境,遇到任何困难,大法弟子都应该是心不动的,哪怕再苦再难,我也要维护法证实法。我要一如既往的做好大法徒应该做的事。

我一边学法修心,提升自己,一边安顿好家庭,跟上正法進程,发真相资料、传《九评》,劝三退,很快溶入当地救众生的洪势中了。

正念解体邪恶

许多被迫害的同修出狱回来后,邪党的恶人往往伪善的来“回访”、“慰问”,其目地都是很邪的。

二零一一年正月一过,当地中共人员到我做生意的地方,送来了一包所谓的“慰问品”,我看见那包东西心里就不是滋味。《明慧周刊》曾刊登过同修的心得,谈的是关于孙悟空不在,白骨精变成良家女子给唐僧、八戒馒头的事,妖怪的东西能是好的吗?同样,邪恶送来的东西能是好的吗?我不能收。

其实,师尊在经文中已经说了:“你们为什么不想一想当你们没学大法之前,他(它)们为什么不理你们呢?为什么你们学了大法后,他(它)们这么关心你们呢?修炼是严肃的,大法的一切法理我都讲给你们了。”[3]

我把东西退到他们的办公室,这下冲了他们的气管了,一个为首的气势汹汹的问我是什么意思,说什么“你把东西退回来,我们同样要找你。”他那假慈善的嘴脸顿时暴露无遗。我对他们说我年轻有手有脚的,能凭自己的双手维持生活,那些东西充其量也只能给老弱病残的人或者支援灾区。我在那儿发了很长时间的正念,就回来了。

到了“三八”节,他们一伙人又来骚扰,想逼我去洗脑班,他们从晚上九点敲我家的门一直敲到十一、二点钟,来势很凶。见那阵势,刚开始我很害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4] 想起了师尊的法,我的正念强大了。我对着这帮邪恶发了通宵正念。第二天八、九点钟时,我开开门打算出去做事。一开门就看见昨天的坏人走来,笑眯眯的跟我说话,似乎昨天的事没发生过一样,聊了几句家常我就走了。原来,我昨晚的正念解体了他们身后强大的邪恶烂鬼,消除了其背后的邪恶因素,他现在才算是一个人,因为邪劲儿被解体了。对我来说,风雨过后,彩云满天。

到了下半年,据说又要绑架大法弟子去洗脑班了。我特别注意正念正行。一次,他们内部两个人悄悄走到我身边告诉我:“离开一下,回避一下,去娘家住几天吧。” 我当时并没有回家,只是在不远处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同时求师尊加持,也发正念加持我母亲,万一要是恶人到家行恶,让她抵制邪恶,减少损失。其实,坏人早就到我家里翻箱倒柜了。与大法有关的一切我全放在一个房间里。当时一个恶人刚要進这个房间搜查,我母亲一把关了房门,厉声制止:“这是两个学生女孩睡的房间,不许進去!”坏人面对这个近九十岁的老太婆,也没什么办法,只好作罢。

后来得知,那两个告诉我出去躲一下的人,原来是被派来绑架我的。是师尊看我正念足,改变了这一切。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谢谢师尊对弟子的呵护。

劝三退、救人小故事

我大哥胃出血,肤色发黄,医院拒收,只好回家。我到那一看,嫂子在一旁哭的很悲伤,亲人们都哭了。我要大哥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给嫂子讲明了法轮功真相。她曾经说过对大法不好的话,我又帮她写了郑重声明。三天后,大哥再到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无病。从此大哥大嫂都非常相信大法。

一天,我在公路边遇到一位修摩托车的大叔,看上去五、六十岁,我向他问好:“大叔,您好。”他很悲观的说:“好什么?家里穷死了,我一身的病,老婆也跑了,这几年运气很不好,我觉得没啥活头了。”我知道这是一个下了岗生活无保障的可怜人,我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叫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帮他做了“三退”。大约过了两个月,我又碰到他,他看到我很高兴,说;“我现在的确很好,谢谢你,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病都念没了,你看,皮肤也有红润了。有一次我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道怎么的就沿着一条巷子往里走,一直走到了尽头,在那儿发现了我以前被偷的那辆摩托车,价值六千多块啊!我把它给要了回来。法轮功真神奇啊!”看着他得了福报高兴的不得了,我的鼻子都酸了。迷中的生命真可怜啊!得救的生命真幸运啊!

回顾这十几年风雨修炼路,有师尊时刻呵护,我走的有惊无险,我对师尊的感恩真的是无法言表。我一定要在离正法结束不多的日子里,救度更多、更多的众生,不负师恩,不负自己的誓约。

个人所悟,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欢迎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坚实〉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