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法会 修去妒嫉、自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这次第九届大陆法会,我投了稿,也帮助几位同修修改了稿件,其中包括甲同修和乙同修。我在自己的稿件大致定稿后,在站内信箱发给一位同修看,同修回信认为不错。当时自己感觉也可以,我又做了一些修改后就发给了明慧,想到大概发表没问题。

法会的第四天下午,一位同修看到我,老远就兴奋的告诉我:甲同修的文章登出来了。我听到后没有一点高兴,而是当即责怪她:别那么张扬,小声点,注意安全。但自己心里知道我让同修注意安全只是个幌子,其实是自己心里颇有不爽,认为先登出来的应该是自己的文章,而不是甲同修。接着又见到甲同修,我心里怪怪的,平时我对甲同修印象很好,这时看到她,自己却有说不出的别扭。我知道这是妒嫉心在作祟。

晚上回到家,心里一直不舒服,情绪低落,有一种失落感。一连两天好象总有个什么东西横在那让自己难过,打不起精神,自己好象对自己失望,甚至有种被师父抛弃了的感觉。这种状态让我真切的感受到师父在讲的:“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1]

一直都知道妒嫉心对修炼人的危害,每天针对自己的空间场发正念时,我一直都在清除自己的妒嫉心,想不到真正触及到它的时候,妒嫉心在自己身上表现的竟是如此的强烈。

第三天,我拿出《转法轮》,翻到“妒嫉心”一节读了一遍后,想起同修们在交流文章中谈到的抄法的威力,我就拿出笔和纸又接着开始抄。当抄到“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1] 想到自己就是妒嫉心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才很多时候感觉不到的啊。当抄到“有的人练功练了二十多年了没出功能,别人刚练就出了功能,他的心里就不平衡了”[1],我马上想到,我不就是认为自己多次在明慧上发表文章,而且这次法会投稿,自己以为自己的文章也是比甲同修的要胜一筹,而甲同修初次写稿就能先于自己的发表了,心里就不平衡吗?

联想平时在讲真相劝三退中,只要身边的同修劝退的人数多一些,自己就会觉得没面子,好象自己比别人劝退的多才是正常的,这不就是不服气的争斗心吗?这些都是产生妒嫉心的原因啊!

自己当协调人已有几年了,虽然从法中知道,协调人只是一个联系人,一个传达人,并不一定会比同修修的好,但自己潜意识中还是把这个人中的职位摆高了,很多时候还有在同修之上的心和看不上别人的心。这个妒嫉心在自己身上真是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啊。“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1] 师父的严肃教诲,让我看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法的标准是决不会让我带着妒嫉心上天与神争强斗胜的。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去掉这个妒嫉心。

那些天每次在给师父敬香时我也总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这个妒嫉心我一定要去!一定要去!一定要去!每天发正念我也加大力度铲除自己空间场中妒嫉这种变异物质;在与同修的交往中,每当意识到自己一个念头不正,我马上就能主意识很强的去抑制它;特别是在与同修配合打电话讲真相劝退时,我不再站在证实自己的角度与同修比劝退的人数多与少,而是站在师父正法的角度正念加持每一个同修多劝退多救人。

过了一个星期,我从明慧上看到乙同修的法会交流文章也登了出来,这次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以往那种心里不平衡的感觉,而是发自内心的替乙同修高兴。当体悟到自己这么大的一个执着能修下去,我更是为自己高兴,当时抑止不住的眼泪流了出来,内心感恩师父对我的慈悲,让自己这么肮脏的人心能在大法中得以净化。我来到师父的法像前感激的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想,自己的文章发不发表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暴露了执着,放下了人心,自己修炼的境界得到升华。

但是事情好象不是那么简单,在后来每次看后续的法会文章时,我还是隐约一个愿望,希望能看到自己的文章。觉得自己文章没登,不是文章本身有问题,那是师父用来去我的人心的,人心找到了,文章就会登出来了。甚至好象还有些怕自己的执着去的不干净,会延误文章发表。开始这一串的想法还比较淡,当它们表现的越来越强烈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又走到另一个执着当中了。我为什么那么希望自己的文章能发表呢?仔细想一想,还是那个执着自己的虚荣心,觉得自己的投稿没发表自己没面子。当然这是我最初找出的一个人心,但是随着我越来越深入的向内找的时候,我发现了多年来隐藏在自己身上的一个很大的执着。

我是从文章为什么不被发表找起。最初找的是表面,是不是文件没发送成功。文稿我是用压缩文件从站内信箱发送的,第一次发送成功后,我觉得有几处有笔误,就将文件从网上下下来作了些修改,再发。第二次发送后下下来的文件没打开,好象文件有损坏。当时想可能是下的时候出问题了,发出去的文件没坏,就没有再发了。接着我找是文章内容有问题。从这次发表的法会文章中我看到,同修们大多都是讲做三件事中修的过程,主要是从提高心性方面交流。自己的文章好象是在做事上讲的多了,所以给人一种证实自己的感觉。这也许是文章没发表的主要原因。

从证实自己我又继续找,自己有没有在证实自己呢?这是我第二次参加法会交流。上次参加法会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是自己第一次向明慧投稿,当时内心非常纯净,我把师父的经文《成熟》翻开放在身边,写一写,看一看师父的经文,再写一写,再看一看师父的经文,希望自己能写出象法中要求的“没有了华丽和为增强气氛的词句,实在、准确、干净、不带有人情的文章”[2]。法会开始后文章被刊登出来,我写的是自己在做手机项目中的体会,身边的同修看到后都说好,后来那篇文章被明慧编辑的专集小册子选用。那之后再从明慧上看到同修写的关于手机方面的文章,我不知不觉总会与自己的那篇文章做比较,总觉得同修没有自己写得好。虽然嘴里没说出来,其实内心认为自己是“还可以”的。再加上后来也写些修炼体会向明慧投稿,渐渐的人心膨胀起来了。现在回头来再看自己这次的法会交流稿,多少带有证实自己的东西。

继续找。因为放不下对那篇文章的执着而导致了自己对自我的执着,这么多年来虽然自己在做手机项目,但对于同修们在明慧上交流的手机项目中的体会,我基本都是走马观花的过一下,好象从来就没有怎么好好看。特别是有一次看到,有位同修写自己用手机讲真相的方式,能劝退多少人,我固守自己的东西,凭着自己的经验认为那是不可能的,甚至认为明慧的编辑同修不了解情况,使网上的数据不真实。

这一向内找,真的把自己吓一大跳,因为我发现了,由于自己没有实修,不知不觉中那篇文章已经成了自己修炼中的一个没能逾越的坎,已经阻挡了自己前進的路,它使我对自我的执着已经非常强烈,就象那个妒嫉心,强烈的已经形成了自然,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感觉出来。

当我找出这一切的时候,我感到那个自大的“我”象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小了许多。原来自己这么多年,很多时候是执着在一个虚幻的假我中的啊,同时我好象也找到了自己那个妒嫉心的根,它的种种表现都是建立在那个自以为是的基础之上!当我转变观念,从新审视自己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变了,有时看问题的方式都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对待身边的同修,以往我特别“敏锐”,总能看到别人的不足,现在我首先看到的是对方的优点。好象自己心性的容量也加大了不少,学会了去理解别人、包容别人。

因为不断的反思,向内找,我感到自己在法会期间变化很大,而我每一次進步,师父都给我很好的状态鼓励我,自己好象每天都被能量包围着。这个变化,也表现在我的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中。以前我一般每天劝退十人左右,现在能劝退二十人左右,有一天还突破了四十人,这是我目前达到的最高记录。

我想如果我不参加这次法会交流,可能不会这么深刻的触动自己,我的很多人心可能还会隐藏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暴露它们哪,尽管我的交流文章没能发表,但我觉得自己参加法会的收获太大了。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成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