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辽宁各地的因果报应

写给沈阳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们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从众心理。如果是好事,那没说的;如果是坏事,也不必太担心,因为“法不责众”嘛,这就是当今一些中国人的心理写照。尤其是迫害法轮功的那些中共不法官员,更是相互支撑着壮贼胆。由于他们惧怕被清算,就紧紧的抓住基层人员(派出所、街道、社区),一起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其实“法不责众”是中共蒙骗人的话。人类社会不是中共开创的,中华民族也不是中共开创的。“顺天则昌,逆天则亡”是天理,而“法不责众”则不是。下面仅举几个例子(选自明慧网)来印证。

一、张文之死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张文,男,五十七岁。

沈阳沈北新区法院(原新城子区法院)自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以来,不仅积极参与迫害本单位的大法弟子,而且沈北新区所有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决都是经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通过,特别是在二零零八年十月份至十二月份分别对沈北新区大法弟子奚常海、王素梅、孙玉书、霍德福分别判处十一年、十年、八年、六年。

在二零零九年二月中旬,张文突发怪病,未来得及经医院确诊,就在去北京医治时死亡。

二、一名法官的临终忏悔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正月十六),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传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年仅四十五岁的法官鄂安福因脑出血,历经近两个月的抢救无效而早逝,人们惋惜之余,不得不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法官接连不断地出事儿。

在鄂安福清醒时,和一位亲戚唠嗑时,他说: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送到我家门口的真相资料,说你们法院副院长张文刚刚在判决四名法轮功学员六到十一年的判决书上签字,自己就得了一种怪病,还没确诊就死了。还有一个叫亢荣东的法官参与迫害法轮功,出了车祸,骨头都撞折了,有这事吗?当听到这位亲戚的话时,鄂安福的眼神里流露出惶恐与不安。

也许是对报应的恐惧,也许是出自内心深处的忏悔,鄂安福在清醒时不断的叮嘱家属,快去找炼法轮功的!快去找炼法轮功的!

一位法轮功学员知道了,前去看望鄂安福,当着这位法轮功学员的面,鄂安福讲述了自己十年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过:十年了,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大的亏心事儿!

三、母亲作恶儿遭殃

过去老人说的一句话:父母不做好事,儿女都跟着遭殃。辽宁省610头子朱锦迫害大法,其儿子遭殃暴病身亡。

辽宁省政法委副书记、610头子朱锦,女,是辽宁省610系统利用公、检、法、司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使辽宁省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对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发生的强暴十八名女大法弟子的事件、大法弟子高蓉蓉被张士教养院恶警电棍电击毁容最后被虐杀事件、苏家屯地下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然后焚尸灭迹的重大恶性事件,朱锦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由于紧跟江氏集团,积极参与迫害大法,朱锦不但害了好人,也害了自己和家人。其子于某在2002年至2003年左右在海南旅游度假时,突发暴病身亡,年仅30岁左右,留下一个刚出世不久的孩子。

四、大连法官、检察官频遭恶报

自二零零九年七月,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两名检察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得了白血病,在明慧网上曝光之后,近日一位检察官说:“哪止两名,有好几个了。不止是白血病,肝癌最多,检察院死一个,法院就死一个;法院死一个,检察院就死一个,而且很准。法院的人说检察院丧门,检察院的人说法院丧门。这次搬家,两院分开了。”

甘井子区法院、检察院,原来在同一个办公楼内办公,一家一半楼。这几年,法官、检察官得癌症的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得肝癌的最多。而且人死的很奇怪,法院死一个法官,紧接着检察院就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死一个检察官,法院紧接着就死一个法官。人死的也很有规律。当法院死一名法官后,法院的人就幸灾乐祸的说:“下一个,该检察院死人了。”果然,过不了多长时间,检察院就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的人就说:“下一个,该法院死人了。” 果然,过不了多长时间,法院就死一个法官,几乎每言必中。因为每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检察院、法院同时参与。

五、原沈阳“六一零”成员朱英杰遭报

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原辽宁沈阳“六一零”成员、原沈阳女子教育学校校长朱英杰清晨暴毙在床。此人一九九九年被调入到“六一零”后,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为其讲真相、劝善,他都没有悔改并继续作恶。在毫无征兆情况下暴毙在床。

六、不听劝告遭恶报

王庆奎,男,现年五十八岁,家住辽宁凌源市万元店康杖子。二零一一年黄历五月初七,也就是端午节刚过,王庆奎骑摩托车行至铁匠炉处,与一辆三轮车相撞,当时他被撞飞起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后脑被地面一块尖状石头磕出一个大洞,血直往外冒,叫了120急救车送往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住了四个多月院,一直昏迷不醒,全靠输液打氧气,花了十四万元,亲戚朋友的钱都借到了,最后也没能留下性命,丢下妻子儿女撒手人寰。

俗话说万事皆有缘。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无缘无故。王庆奎生前仇视法轮功是出了名的,他完全听信邪党媒体的欺骗宣传,只要见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就撕,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碰着法轮功学员就说风凉话。

村里法轮功学员为了让他明白真相,多次到他家讲真相、劝退,有的学员还拿上礼物上门讲,这些都无济于事,王庆奎根本不听劝告,态度蛮横凶恶,还摇晃着脑袋说:“我就是不退,就是不信。”甚至特意买个高音喇叭架在自家房顶上,接上扩音器,他在大喇叭里诬蔑法轮功,还扬言“杀杀法轮功的威风”,这高音喇叭的声音邻村的人都能听到,乡亲们说:“王庆奎简直是疯了,人家法轮功碍他啥事了?整天胡说八道,他也不怕遭报应。”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中,“法不责众”彻底不灵了。那些抱着侥幸心理的恶人们,栽倒在了中共的血旗下,为中共“献身”了。他们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而那些明白法轮功真相的官员们,他们不仅为自己,也为家人获得了走入未来的保障,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现如今(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已有一亿二千九百万勇士退出了中共邪恶组织,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的罪行已受到全世界各国政府与人民的谴责。

愿王立军、薄熙来的下场能使人认清中共卸磨杀驴的把戏。人最珍贵的就是生命。别把生命献给中共邪党,让你的生命属于你自己和你的亲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