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利益受损 坚持修炼人的正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辽宁省凌源市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三月末,为了祛病健身走入法轮功修炼的。修炼前我也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女人,在名利面前争个高低,争不来时,就认为是命运对我的不公,所以身体落了一身病。修炼后,我身心受益,炼功二十多天后,我过去的多种慢性病都好了,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更主要的是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明辨了是非、分清了善恶,知道了怎样做个好人了。在世风日下的当今社会,不再去推波助流了。

一、宁可利益受到损失也不说谎

那是在二零零三年的深秋(具体日期已记不清了),街道、社区对享受社会低保的家庭搞了一次核实,目地是把不符合条件的拿下去。当时的标准是:家庭每人平均收入不足150元的可享受社会低保。我家也是双职工失业,也在低保范围内,正在享受着低保,所以我和其他享受低保的人员一起排着队,为了这点钱,一个个的谎说人均收入不足150元。

谁都知道仅靠这点钱是维持不了生活的,而且我们这些失业职工,多数家庭都是上有老人,下有读书的孩子,都得想办法挣钱养家糊口。当时,我丈夫在外地打工,每月800—1000元收入,这份收入不是固定的,因为打工没准,今天用你有钱,明天不用你就没钱了。其他家庭与我家情况都差不多少。当时,我也很矛盾,说实话吧,就领不到钱了(那时一年可领一千多元,后来每年逐渐增加到我退休前四千多元钱),不说实话吧,心里还有些不安,因为自己是修炼“真、善、忍”的。看到周围的人都在说谎,觉得不这样做别人会认为你不正常了,因为在中共腐败政府执政下,有很多有钱人和一些在职人员,他们利用着手中权力,大摇大摆的享受着低保。在利益面前自己没把握好,稀里糊涂的和常人一样也说了谎。

在常人认为很正常的一件事,我回到家里后却越想越不是滋味,反省了自己今天的言行,认识到我错了,我怎么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呢?我们师父要求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我这不是没做到“真”吗?修炼人怎么还撒谎呢?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我也不够格呀?我翻来覆去的想这件事,一夜都没睡好。

用什么办法把这件事弥补好呢?挽回给大法造成的不好影响呢?想来想去,最后决定明天就去街道、社区把事情说清楚。在我决定这样做之前,我思想也发生了很激烈的斗争。心想:如果实话实说,真把我们家的低保给拿下去,丈夫打工回来,怎么向他交代呢?他还不得跟我拼命呀:到手的钱你不要,你精神有毛病了,你傻透腔了吧!就得把我骂个狗血喷头。因为他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是无法理解炼功人的。

我想我既然选择修炼“真、善、忍”宇宙大法,那我就一定要按“真、善、忍”标准去做,把做的不正的地方归正过来,我的做法没有错,我把心一横,不论事情是什么结果,我都要按照我师父指引的正确的路去走。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就去了我所在的街道办事处,找到了二把手,他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以前我们打过一次交道),我向他说明了来意,并诚恳的向他认了错,我作为一个修炼人,不应该为了个人利益而撒谎,我家这种情况如果不符合享受低保条件,你们可以马上给拿下去,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他当时看到我诚恳的态度,而且就是为了更改一句假话,而不顾及个人的脸面,又不怕利益受到损失,他非常的受感动。然后他把我带到一把手办公室,介绍了我的大概情况。我向他报了姓名。那时迫害法轮功很严重,很多修炼法轮功的人在街道都是挂了号的。我说明来意,我把刚才对二把手说的那些话又重复了一遍。一把手听后,也是非常的高兴,对于我的言行给予了很高评价。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在他们身边发生了,所以他们对我非常热情,两位负责人听了我的事后,不但没有把低保拿下去,而且还很受感动,认为修炼法轮功的人真是与众不同,最后两人热情的把我送出来。

我离开了街道办事处,又来到了社区,社区负责人和几个工作人员都在。我说:“我是为昨天的核实低保这事来的,为了领到这份钱,我向社区说了谎,说家中人均收入不到150元,常人怎么做我不管,我作为一个修炼‘真、善、忍’的炼功人,我不应该说谎,我在这里向你认错,如果我家不符合条件,可以给我拿下去,我没有意见。”她们听到后,说:“要都象你这样,那我们的工作就好做了,刚才来了一个为了争低保,跟负责人吵起来,骂了一顿街才走。”

我的行为与那位争低保的人,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她们都很高兴热情的对待我,我对她们说:“我要是不炼法轮功,今天我也做不到,因为真修弟子都得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否则不算修炼人。”

现如今社会做好人都难,你不说假话,你的利益就受到损失,共产邪党尽把人往邪道上领,它给你创造说假话的机会,逼着你说假话。我的行为感动了街道人员,在我身上他们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那一天我的心情非常的激动,身体也感到非常的轻快,那是因为我做了一件非常正的事。

二、在利益面前,不搞走后门拉关系的不正当行为

我是一九九七年下岗失业的。一九九九年我刚修炼法轮功不久,中共就开始迫害法轮功,那几年我曾遭到多次拘留、绑架,并被公安部门敲诈勒索了很多钱(共有两万多元),流离失所两次(共四年),为了逃脱公安局、派出所的非法追捕,住在外地的亲属和朋友家,因没有固定住所,又不敢公开身份(怕不安全),所以不能正常的打工挣钱生活,靠花以前的积蓄维持生活,丈夫打工挣钱还要供孩子读大学,那几年家里经济很紧张。

盼到了二零零八年,到了我正常退休了,心里很高兴,虽然退休工资不很高,可是总能有固定收入了。我拿着自己的档案去了劳动局办理正常手续,他们看过我的档案后,说档案里一张表格的出生年月日有涂改的字样,也就是参加工作时填写的那张履历表的出生年月日:一九五八年的八字有改为九的痕迹。当时我就意识到麻烦事来了,因为在我们身边发生过很多这样的例子,也就是面临着要晚退一年时间的问题。这个不好的消息,对于我和我的家人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但是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跟那些工作人员说情况,因为我确实是五八年出生的,户口簿、身份证和档案里面的其它表格都是一九五八年出生。可是这些合法的证件,在那些中共邪党执政下的腐败官员们的眼里,却是一纸空文,不好使。执意的要按着他们的去做。他们的目地很明确:一是你放弃这一年的工资,二是你给那些腐败官员送一些钱即可办成。这样的事在中国大陆已经是基本公开化了,他们也不用做掩饰了。托托亲朋好友,走走后门,拉拉关系,酒桌上就把这事办了,但是前提是钱必须到位,否则亲戚也不好使,除非你的权大过他们。至于说花多少钱,那得看你托的人硬不硬,是人托人还是一步到位,门子不硬或人托人,那自然就要多花一些钱,一般都在二千元至五千元之内可摆平这件事情。他们早已把这笔帐算好了。

就拿我来做例子,当年我要办退休,一个月可领取一千二百五十元,一年可领到一万五千元退休费。如果办不成还需要再交纳一年养老保险费三千元左右,这两笔钱加在一起共一万八千元损失。他们摸透了当今社会中人的心理状态,能有几个人在利益面前不动心的?三、五千元能换来一万八千元,这样的事谁不去干,人们都得说他是个傻子、精神不正常。所以很多人都挖门子、找关系积极想办法办成这种事。

我面对着这件事情的时候,是怎样处理的呢?我也知道钱是好的,何况这笔钱对于我们这个家庭来说也很重要。可我是一个修炼人,我决不能用不正当的方法来获取这笔钱,去支持和助长那些社会上的不正风气,所以我决定把这件事放弃了。

我有一个直系亲属在劳动局上班,并且也有点小权力。我的正常退休没办成,我又放弃不办了,他感到没面子,主动找我商量,他出面为我摆平这件事,说有两千元钱就够了,并表示这笔钱由他为我支付。我对他的好意表示感谢,并对他表示了我坚决的态度。明明是他们的错,我符合了退休条件,他们却利用三十年前填表时的不慎(写错或更改)来作为今天敲诈勒索的理由,我还得去做交易、去求他们才能得到本应该属于我的那部份。这就是现如今中共从上到下各级政府官员们的真实写照。这种社会上的不正之风,我坚决不能推波助流,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原则不允许,法轮大法是正法,作为每一个大法弟子,我们的言行都应该是正的。我们身边遇到的一切不正的事情,我们都有责任把它正过来。亲属看到我们炼功人那样认真的对待这件事,也把这件事放弃了。

现在我的身份证、户口簿和其它所有证件都是一九五八年出生,唯独我的退休证是一九五九年出生。在诱人的利益面前,我按照“真、善、忍”宇宙大法标准做出正确的选择,用一万八千元钱做代价,留下了正的因素。常人可能不理解,我却认为很值得。

今天我写出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两件事情,主要是告诉我身边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邻居、父老乡亲们,我修炼了法轮功以后,道德提升了,能在利益面前坦坦荡荡,平静的不动干戈,这也是我修炼前做不到的,现如今社会哪里能找到一块净土?——法轮功是净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