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春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的,至今已近十四年了。在这十四年中,有魔难、有曲折、有遗憾、更有辉煌。在这十四年中,是师父、是大法在呵护、点悟、引导和扶正着我,使我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修炼这十四年中,我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经历了多次严重消业现象,但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走了过来。我今年五十六岁了,看上去才四十多岁,脸上光光的,白里透红,没有皱纹。常人问我咋越活越年轻,我就直接告诉他们:这是修法轮大法修的,使我越活越年轻!这些年来不管是邪恶迫害,或者是过病业关,还是要命的巨关大难,都是靠信师信法、在师父的呵护下一步步的走了过来。这些年修炼深感大法真实不虚,深感大法博大精深,深感大法至高无上。我从修炼开始就注重学法,每天必学,从不间断,每三、四天读一遍《转法轮》,从零五年开始背法,现已背了十遍了。我抄了两遍和默写了一遍《转法轮》。我深刻的感悟到:只要静心学法,大法更高的内涵就显现出来,而且字面上都显现出五颜六色、金光闪闪,有时显现出法轮和卍字符,有时每个字都很大,而且还是立体形的。这样的神迹太多啦!这都是师父在鼓励着我、鞭策着我、呵护着我。

佛恩浩荡!沐浴在主佛的恩典下修炼,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我感到无比的荣耀和幸福!

如何感恩师父哪?那就是一步一步的、扎扎实实的修炼,修去各种执著心,抓紧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师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听师父的话,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时机,完成自己的使命,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做一个真修弟子,才是最好的感恩师父啊!

学大法 处处做好人

自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什么,那就是修去各种执着心,放下名、利、情,在各种环境中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来证实大法,圆容大法,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修炼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听师父的话,处处做好人。

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埋头苦干,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前几年我是做产品检验工作的,责任重大,来不得一丝马虎,稍有不慎就会给企业和商户带来损失。那就要精通和钻研技术,提高自己的工作技术水平,尽最大努力做到对工作精益求精,把好质量关。由于自己的认真负责,为企业解决了很多疑难问题,挽回了很多损失。而且师父给我打开智慧,解决了很多生产和质量上的问题。

那几年经常出差到一些用户企业,解决一些质量纠纷。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到那里很快就解决了。我就利用出差机会在火车上、旅馆里发真相资料,跟接触的客户和旅客们讲法轮功真相。一次工厂搞了一项新产品,在试车阶段,总经理让查一查每毫升产品里有多少菌体,按标准每毫升产品里必须有1.2亿个菌体,生产才为正常,它是衡量生产正常的主要指标。总经理给我们处长下了任务,让他两天内把检验结果报上去。处长很为难,当时两位专业工程师也很为难,都不知道如何检测。处长就把我叫去帮忙。我就求师父帮忙打开智慧。结果我去了不到一小时就很顺利的把菌体查了出来。

还有一次处长接了一个项目是计算两种有机物经过反应出来的理论结果数据,当时处长计算了一天才算出来,但算出来的数据不敢肯定,就又让我也来计算。我算了一个多小时就计算出来了,而且和处长计算的数据完全吻合。处长是本科文凭,专业学化学分析的,而我是一个文革时期的初中生,专业知识相差太远了。过后我觉的这件事很神奇!

还有一次为校正一样产品的几种物质的含量,我用理论计算结果和一台美国惠普公司价值十三万的分析仪数据完全吻合,同事们风趣的说我价值十三万。通过这些事情验证法轮功开智开慧,同事们问我:“你咋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我就说:“我们炼法轮功精神都正常,电视上说的都是造谣。我们那么多人炼功哪有走火入魔的?我炼了几年了你们看我脑子正常不正常?”这样邪恶谎言就不攻自破。

我在工作中从来不计报酬不计名的,上班早来晚走任劳任怨。单位女同事多,是非也比较多,但我做一个小负责人,公平处事,不为情、色所动,不偏不向,正确处理她们之间的关系。不论是升级还是评先進我总是把这些东西放淡,从不去争。比如一次工资升级,分几个档次,有一个最低档次的指标,每月要少拿六十元,谁都不想少要,领导也很为难。我就主动找到领导说:“把这个档次给我吧!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领导很感激,现在我每月少拿六十元的工资,但我心里很坦荡,因为我是在证实大法。

我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个人利益上从不沾单位一点光。在日常产品检验中,样品检验后的剩余样品都被检验人员化为私有了。我修炼大法后,亲戚或邻居让我找点用用,我都是到单位销售部自己掏钱给他们买,单位一些熟人都说:“你就是干这个的咋也来买?”有的硬是不要钱,我就和他们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不沾单位一点光,不要钱我就不要这东西了。”一次在单位我买一些废旧处理品,负责管理这事的人是我的一个远房侄儿,不想让我交那么多钱,只让交二十元,也就是象征性的交一点钱走走过场,可是我到财务处交钱时,我又如数多交了一百多元,那个亲戚不理解,认为我弄的他难堪,好心好意照顾我反而弄的很尴尬,我就和他讲:“学大法的都是好人,不沾单位一点光。”请他谅解。

零四年领导让我负责進厂材料检验工作,我想我们修炼人的道路师父都给从新安排,或许是让我在这个工作环境中去对金钱和情的执着心呢。这个工作不好干,和二十多家商户打交道。那些商户都是有背景的,都是和领导们有关系。但我秉公验货,不徇私情。在这之前材料验质没有可依据的相关标准,基本上是一片空白,什么标准都没有,我就抓紧到图书馆、书店和其它企业去搜集质量标准,并在不长时间里就搜集和整理了一百多种物质的相关标准,健全和完善了检测方法和制度,给企业填补了这方面的管理空白,杜绝了很多假冒伪劣产品流入我厂,使一些不法商贩无孔可钻。

在我干这个工作的第三天,就有个大客户老板找到我家送礼,我就和他讲:“你来我家欢迎,但我不会收你的礼,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收礼的,只要你以后送合格商品就是对我工作的最大支持,我表示感谢!”那人坚持把礼留下,我就对他说:“你要不拿走,明天我把它送到厂里去。”那人只好不情愿的把礼品拿走了。妻子埋怨我说:“现在社会上有几个不收礼的,你让人家太难堪了。”我说:“我们大法弟子一言一行都不能走偏,我收他的礼,就要替他办事,以后就象小绵羊一样被人家牵着走。”

开始干这个工作,商户都送红包、购物券,有的请吃饭,但都被我拒绝,我时常告诉他们:“我们大法弟子可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那都是诬陷,我们是最正的,现在只有法轮大法修炼者是一片净土,给别人送礼我不管,但在我这里吃不开。”

我验货从来都是一丝不苟、慎重判断,判定结果让商户口服心服,对客户态度热情,让人感到大法弟子的善。这些年大部份客户都了解明白了真相,有的还做了三退。客户们说:“象你这样的人太少了,现在社会你去办事不给他送礼他就卡你,想办法找你的毛病,社会风气道德下滑,只有炼法轮功的是最好的人。”不为情所动,有些商户投机取巧,送一些假冒伪劣商品基本上都被识别,被拒绝收货,他们就活动一些关系,包括一些相关领导讲情,我就告诉那些领导们:你们同意这些不合格产品進厂,请你签字。一说让领导签字。哪个领导都怕担责任,也不再讲情了。

有的找我的朋友、亲戚讲情都被拒绝。一次一个客户找我妻弟说情拉关系,被我拒绝后,妻弟很恼火,说:“你们厂哪个人和你一样?你们厂领导哪个不贪?现在社会就是这样,能捞一把就捞一把,哪象你不开窍,死心眼。”我说:“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现在社会怎么贪咱不管,但我干这工作就是要干好!”

我时常告诫自己要象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洁身自好,在这个大染缸中把握好自己,绝不能被这个染缸染上色。要是不做真修弟子,办事不公平,损人利己,那又如何能证实大法呢?那怎么称的起是大法弟子呢?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师父和正神都在看着,旧势力和常人们也在看着,所以一定要走正!我虽然家庭经济不富裕,到现在还骑着价值几十元的自行车,我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儿子不穿的衣服,但我决不为世间利益动心,给大法抹黑。

零四年处长对我放心,让我管理我们处的财务(小金库),我都账目清楚,不贪不占一分钱光。由于我的把关,杜绝了很多假冒伪劣商品,给企业挽回很多损失。厂里的一位副总,是主抓生产的,见到我说:“象你这样的人全厂没有第二个人。”我先后在零四、零六、零七年被评为劳动模范。我们是修炼人,虽然不为这些荣誉所动,但我的目地是证实大法,因为全厂上下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邪恶曾迫害过我,绑架、抄家、软禁、罚款、通报等,非法扣我的五千多元工资至今还没有给我,但我不能象常人一样,我还要干好本职工作,让邪恶、让常人、让同事都来看一看大法弟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把当劳模的奖金拿出来一半买成礼品,给我所在的小单位四、五十人每人一份,他们都说:还是炼法轮功的不一样,觉悟高,别的劳模(基本都不是评出来的,大部份都是领导)得了奖金不敢吭声,真是差别太大了!

在社会上当一个好公民。我们大法修炼者在社会上应该遵纪守法,不受社会坏的思想和行为的污染,不随波逐流。

零六年一次走亲戚,在一水果摊上买了几斤水果,我给他一百元,他找我八十多元,其中有五十元是假钞,第二天母亲拿钱去买盐,人家说那五十元是假的。隔了一天我路过那个水果摊,问那摊主假钱的事,那个摊主只好说:“你拿来我给换换。”我说:“不用换了,我要是给你了,说不定你又找给谁呢。坑着别人了。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都是好人。”并给他讲了真相,又送给他真相光碟和小册子,那人很感动!捡了一大兜水果给我,我谢绝了。过后我就把那张假钞压在我的办公桌玻璃下面,利用这件事和人们讲真相,不是为了证实自己,而是为了证实大法,圆容大法。

一天在单位院里捡了八十多元钱,我就写了几份招领启事,贴在单位院里几个地方,同事们都说还是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现在社会上哪有几个拾金不昧的。

我家附近的公厕,原来是旱厕,零八年改为水厕,不知道什么原因改好后一直没有安排人打扫卫生,我就主动去打扫卫生,男厕女厕都打扫,隔一天打扫一次。邻居说我是“学雷锋”的,我说:“我不是学雷锋的,我是学法轮功的。”

有一个部队老团长过去对大法有抵触,撕过大法标语,我曾到他家跟他讲过两次真相。那天他看到我正在刷厕所,就说要给我投篇稿子表扬表扬!我说:“你不用投稿,你知道法轮大法好就行了。”零四年我从家里拉了一条电线通到厕所里,有九十多米远,每天天黑就把电送上,早上关电。刚开始妻子有点不理解,埋怨我说:“那么多有钱的邻居,人家都不管,就你爱管闲事,每月要多交多少电费。”我说:“我是大法弟子和常人不一样,咱多花点钱不算啥,为的是大家方便。”就这样一直到现在。邻居有的说我积德行善,将来会得福报,我说,我不图福报,只要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

我们居民区道路长年失修,路面坑洼不平,居委会不管不问,我为此多次找相关部门要求修路,但官员腐败,哪管老百姓的事啊!从零七年一直到去年年底才算跑成,决定政府拿一部份资金,住户出一部份资金,邻居知道我管这件事,几天就把钱收齐了。委员会主任说:“看来你在这一片为人不错,几天就把钱收齐了,要是我们能收上来一半就不错了,我们收卫生费难死了。”因为他们收卫生费不能秉公办事,收多收少、收或不收全凭关系而定,所以邻居们对他们很反感,都说他们不为百姓办事,而我是修大法的,邻居们都知道。在施工期间邻居们委托我监工,我严格把关,严防偷工减料。邻居们都说亏你管这事,要是别人管,不知道这条路修成啥样了。看着宽畅又平坦的大路邻居们说是我的功劳,我就说:“是我们师父叫我做好人哩!”

师父告诉我们要:“怀大志而拘小节”[1]。我们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中,在社会环境中都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也就是怀大志而又拘小节。例如:每天上下班走到单位门口,我就主动下车子,一是遵守厂里规章制度,二是表示对警卫人员的尊敬,三是我是大法弟子。本来厂里管理很乱,加上现在人的道德下滑,上下班都不下车。骑自行车的、电动车的、摩托车的,包括领导都不下车,横冲直撞,根本不把警卫放在眼里。

我自九八年修大法以来都坚持出入下车。一些同事不理解对我说:“人家都不下车,就你特殊!”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和常人一样。”

平时走在大街上,不管路口有无警察,或刮风下雨、路上人多人少,从来不闯红灯。一些常人甚至一些同修也不太理解:“路上没人没车的,你还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等绿灯?”我说:“没人看,我们师父在看着哪!神佛都在看着哪!包括旧势力也在看着,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要走正,让众神佩服,让旧势力佩服,更让常人们佩服。”

在家庭中当一个好丈夫、好儿子。这里主要谈谈我与母亲的关系。母亲是我的养母,但我从来都把她当成我的亲生母亲一样对待。

母亲在九八年得了脑血栓后留下严重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妻子在家只管做饭,其它事情一概不管,妹妹也忙,护理母亲基本全靠我一人。我就精心伺候:吃饭、洗脚、端屎端尿等,我从不嫌弃和厌烦。每天晚上起床十几次,我知道这也是修心性的好机会。母亲每隔半小时就喊我一次要解手,可是好长时间又解不出来,就这样来回折腾着,所以偶尔也烦。妻子和妹妹想把母亲送到养老院,我怕母亲到养老院会受罪,死的快,就坚持不让送养老院。我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俗话说:“百善孝为先。”

母亲在二零零零去世,亲戚邻居都很感动。证实大法弟子根本不是电视上诬陷的那样,什么亲情、家庭、工作都不要了,我们不仅做好人,而且要做一个更好的人。

通过这些年的修炼深刻感悟:师父是最伟大的、法轮大法是正法,只有法轮大法能救度世人,只有法轮大法能使人心归善、道德回升,只有法轮大法能挽救人类,我感到修大法最幸福。师父说:“因为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嘛,那么在常人社会中、在工作中、家庭中、在社会的方方面面的交往中,给人都要留下大法弟子的正面形像。”[2] 在当今社会只有法轮大法是一片净土,这是任何谎言、任何诽谤都抹灭不了。反而更衬托出大法的伟大和最正!更见证我们师尊的伟大和慈悲!

听师父的话 做好三件事

九八年刚走入大法修炼时,学法也抓得很紧,三、四天看一遍《转法轮》,虽然对一些法理还一知半解,但是就这样还是给以后在“七二零”魔难来时能够走过来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对佛法修炼、对师对法的坚信,才能够使自己在邪恶的风暴中坚定不动摇。当时对修炼就有一个清醒认识:不管风云多变幻,修炼大法这颗心不会变!在七二零那邪恶严酷的迫害中,同修们对师、对法、对修炼认识都有所不同,有的同修说抵制邪恶,不看邪党的电视新闻。但是我悟到还是要看,并用自己对法理的认识去驳斥邪恶的谎言,这也是一次考验。就象一个人晚上怕走黑路一样,怕碰见鬼。其实还是自己念不正。如果自己正念十足,正气很旺,还怕鬼不成?不敢看电视怕被污染,其实还是自己对自己怀疑,对信师信法不够坚定,如果对法理清楚,对大法坚定,任凭邪恶多猖狂、多么变化多端,坚定的心就象磐石一样,邪恶是动不了的!师父讲:“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 我在七二零那段时间整天就一个念头:坚信大法不回头。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的真理,中共邪党诽谤我们师父和大法,反对真、善、忍,正说明它们自己是邪的,是恶的。更证明我们师父是伟大的!更证明法轮大法太正了!因为太正了才有邪恶反对,看似异常其实正常。

这里主要是说我们要重视学法。基本法理一定要清楚。我们一些同修,对大法对师父坚定无比,但平时学法少,对法理认识不清,只是停留在表面的感性认识。例如我们有的同修去给常人讲真相,常人问法轮大法好在哪里?这些同修就坚定的回答:“法轮大法是佛法,炼炼功病就好了。”常人又问:“为啥病都好了,原因在哪里呢?”有些同修就被问住了,回答不上来。有些可能就被邪恶钻了空子,被人们说成是迷信。现在社会上的人大部份受无神论的毒害,根本就不相信这些。而我们有的同修学法学的好、悟性高,从理性上去跟常人讲什么是佛法,大法好在哪里,为什么能祛病,为什么能救度众生,这样就能够使人明白,使人能够得救。其实这些法理师父在《转法轮》中就已经阐述过了,只是我们讲真相时,把大法的法理给常人讲一讲。这就说明一个道理:只有我们法学的好,对法理悟的透,不管邪恶多猖狂,谎言多么伪装,我们都能各个击破。

再例如,早些年有很多同修上访时跟一些官员和信访人员讲真相,当时有些官员或接访人员本来是带着邪恶任务来的,对大法修炼者很有抵触,可是在这些同修的善念下、在师父的加持下,有理有据,逐条逐件的用正法理对歪理邪说進行驳斥,使那些歪理邪说不攻自破。以充实的理由证明法轮大法是正法!邪恶是永远也不胜正的。总之正的永远是正的,邪恶总也不能自圆其说。有些截访人员明白了,有的甚至于不再助纣为虐,有的甚至想修炼,这就是在当时各级政府信访部门在很短的时间就要换人的原因。

师父一再敦促弟子要多学法、学好法。师父从传法以来一直到七二零以后,在每次法会上都要敦促弟子们要多学法,学法要跟不上,那么一切都做不好,师父说:“所以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学法跟不上,那就什么都完了。”[4]只有学好法才能有正悟,只有正悟才有正信,只有正信才有正念,只有正念才有正行,学好法是我们走向圆满的唯一途径。

我从开始修炼就很重视学法,抓的也很紧,但流于形式,有时学法思想溜号,心不静,效果也不好,学过去了也不知学的是啥?咋办呢?我就开始背法,每天在家通读《转法轮》,在工作空闲时、走路时也背法,但还是前边背后边忘,背了一年多才会背一讲多,后来看《明慧周刊》上同修们背法交流文章,就是这一段法背会后,接下来背下一段,不再重复。我就按照这种方法背,第一遍背了一年多。到背第二遍就稍快一点。背法确实提高很快,通读时没悟到的法理,在背法时都显现出来了,例如:师父讲:“他说出了一个常人悟不到的理:我不求常人中的东西。”[3]这句话以前学法时不怎么记得,而背法时却显现出来了。而且背法确实能够入心,要是静不下心来就很难背下来。到今年二月份我已经把《转法轮》背了十遍了,抄写了二遍,默写了一遍。

只有学好法才能提高心性。只有学好法才能升华上去!多学法升华就快,多学法是我们走向圆满的根本保证。

零四年我们部门一个普通员工提了干,我听说后心里有点不舒服。心想这个员工平常工作平平、懒惰。论技术、工作态度、贡献都不如我,他是通过关系提干的,而且还当了我的领导。心里有些不平衡。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一两分钟,立刻就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想起了师父讲的:“可是在他们班组里或者他们同一办公室里有个人,干啥啥不行,什么也拿不起来。有一天,不能干的这个人却被提了当干部,没提他,而且还当了他的领导。他那心里就不平衡了,上下活动,愤愤不平,妒嫉的不行。”[3]师父这段法使我猛然惊醒,咱是修炼人怎么还求这东西呢!这说明自己的妒嫉心还没去掉,修的还不扎实。处长怕我心里想不通就找到我说:“你要不是炼法轮功就提你了,你心里别想不通。”我说:“我要是想不通就不是大法弟子。”我要是不修炼法轮大法可能就会上下活动、跟领导理论理论。

前几年学法流于形式,每天必须学两讲,学法不能入心,师父讲:“至于说学法呢,我想还是要挤时间学,哪怕是学一点。挤时间学就最容易出现一个问题——定不下心来,定不下心等于白学,浪费时间。要学你就放下心来,稳住心,思想静下来,真正的学,哪怕你学那么几段,比你心不定看一本书要强。学法一定要学進去。”[5] 在二零零二年学法时,经常在字面上显现出各种颜色,后来都变成金黄色。要是有两天学法心不静或者行为不在法上,那金黄色就不太鲜艳和耀眼。这都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每天要上班,时间不抓紧,早上不起早,就保证不了学法炼功,作为修炼人必须精進,以法为师,不管严寒和酷暑都要修炼如初。冬天有时零下十几度,热被窝总是不想离开,但是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咬咬牙就起来了,学法犯困就用湿毛巾把眼睛润一润,再困就用凉水洗洗头,用湿毛巾顶在头上,有时困的实在不行了,干脆就站着学法,就这样坚持了下来,修炼以来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只有在零九年母亲病故时,那两天忙没学法炼功,后来就又补上了。“学法最重要、最重要”。我修炼这些年深刻感到学法的重要性,在修炼中不管遇到什么魔难,包括邪恶迫害、病业考验等等,只要法学的好,这些关呀、难呀都能过得去。

从走入大法修炼以来,就坚持每天炼功。七二零时由于环境变化,不能集体炼功,当时有点怕心,就每天早上零点起床学法、炼功各两个小时,到早上四点炼完功再睡觉,每天坚持从不间断。在七二零时还发生一件神奇的事:也就是七二零那两天,单位保卫处让写“不炼功”的保证,我只写了一句:“我还要炼法轮功!”他们也没有看出来。就在当天晚上零点起床炼功,把炼功音乐音量调的较低,炼完一套功法后觉得声音有点低,就没开灯去放大音量开关,可放了音量,声音还是不大。咋回事?就打开灯,发现收录机根本就没有转,可炼功音乐还在响着那!而且音乐很清晰优美。当时悟到是师父在点化和鼓励我呢!我就没再用收录机了,就按着音乐中师父的口令炼下去。一直把五套功法炼完,第二天还是如此,就这样一直到第七天。那几天我心里很激动!就把此事告诉给其他同修,有些显示心,显示心一出来就不再有音乐了。真是太神奇啦!二零零二年改为早上两点起床,一直坚持至今,不管邪恶迫害期间,还是出差和护理重病母亲期间都从不间断,偶尔忙得顾不上,随后都会补上。二零零零年恶警绑架我,晚上派人监视陪住,我趁他们熟睡时,仍然坚持炼功。从修炼开始一直到现在就象学法一样,炼功从不间断,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这几年和全球同修同步炼功,每天早上一点五十分起床发正念,然后给师父上香、盘腿学法,三点五十开始炼功,天天如此从不间断。不管多忙、多困都坚持下来,心想要不吃苦咋能消业;要不吃苦咋能修上去哪?这点苦不算什么!“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6]。我要象雄狮一样勇猛精進!

我虽然很忙,但都重视发正念,闲时一天发十几遍,忙时也是五、六遍,每天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正念确实能起到抑制和窒息邪恶。例如一次到一个候车点的柱子上贴真相标语,正准备贴时,突然旁边商店的老板搬着凳子坐了出来,正好对着我,离我只有三米多远。怎么办!是放弃还是贴,正在犹豫时,想起发正念铲除他背后干扰我救众生一切邪恶!就开始发正念,不到两分钟那人就扭着头向商店里看,我就乘机把标语贴了上去,等我贴好后那人才把头扭了过来。

还有一次,是晚上九点多钟有位同修通知我说;“一位同修被邪恶监视了,邪恶用车挡在这位同修的家门口,很危险!”让同修们发正念,接到通知后我就连续发正念。一念就是要让邪恶全灭!邪恶不灭,正念不止!就这样一直发到十二点多,我天目看到邪恶撤走了,那位女同修满头是汗从屋里走了出来,我这才结束发正念。第二天见到那位同修,她说到十二点多邪恶撤走了。这就是正念的威力!

作为一名真修弟子,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听师父的话,师父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师父让做好三件事,那我们就把三件事做好。别无选择!这就是根本的悟,这就是真修弟子!

助师救人 刻不容缓

我修炼已近十四年了,这些年中我深刻的体会到:只有学好法才能提高心性,只有学好法才能勇猛精進,只有学好法才能完成救人这项神圣的使命!在讲真相、救众生这方面自己做的远远不够,离师父的要求、自己的誓愿、与同修们相比还差的很远!自己心里深感内疚!

我把救众生当成我修炼中的一个主要部份。讲真相的目地是什么哪?主要是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什么?法轮功好在哪里?为什么那么多人炼?中共为什么要诽谤师父和攻击大法?揭露邪恶的迫害,从而破除谎言,使人明白真相从而得救。

《九评》这本书是揭露共产邪灵、恢复中国文明道德的一本好书,让人更加认清中共邪恶,唤醒人们觉醒,退出中共恶党邪灵组织,这样生命才能被救度。我心想要能让更多的人看到《九评》该有多好啊!尤其是那些邪党干部们,救度他们也很关键。我就把《九评》这本书和光碟及一些真相小册子,装在一个文件袋里,把口封好,上面注明接收人,如局长、书记、乡长、主任、校长、部长、政委等,然后大大方方.堂堂正正的亲自到政府机关里给他们送去,门岗让登记就登记,我拿着文件袋,有时打着手机,他们会认为我是办公事的,我不惧不怕.表情自然,这样也很安全。我找到他们的办公室,把文件袋放到他们的门口,找不到办公室,可放到其它办公室门口,因文件袋上写明了是谁收的,别人一般不会私自打开,并且会主动送到主要领导手中。有时发现办公室没人,就直接放在他们的办公桌上,有时也可直接交给门卫,委托让他转交给主要领导。我用这个办法给我附近四、五十个单位送了《九评》等资料,有政府机关、学校、企业、社区等,效果很好,也很安全。只要正念强,一切都很顺利。

发资料也是一个去怕心的过程,才开始发时,心里胆战心惊,怕出事,怕被盘查,進入邪党机关门口时,让签名登记吓的手直哆嗦,总是坦坦突突的。但在师父的呵护下都有惊无险!一次到一个主要政府机关去发《九评》,门岗把得很严,到那一看,门口站了三个门卫有点泄气,心里想放弃,因我过去到过这个单位,他们盘查的很严,但又一想,我是来救人的,大老远来了,这样就轻易的放弃了有点可惜。我就对着门岗发正念,谁知刚一发正念,那三个门卫就聚到一起交头接耳谈论些什么,我就趁他们不注意走了進去。

还有一次到公安机关去发小册子,正在弯着腰往门里塞呢,突然从对门出来-人,问我干啥哩?他明明看见我正在往门缝里塞东西哩,我却不惊不慌的直起腰说:“找人。”他问找谁,我说是找某某科的,随便支应一下,他说那是在四楼,我笑着说:“谢谢!”就这样沉着冷静,化险为夷了,这实际是师父法身在呵护着我呢。真是有惊无险啊!

到郊区等车点发真相资料。我想我们本市经过这些年同修们的努力,很大一部份人都明白真相。但是偏远地带可能还是空白,不一定知道真相。有很多外地人在郊区路口候车,也有一些长途车在那等人,我就利用每天下午下班时间,去到那里发真相资料,把资料送给他们,他们就会把资料带回家乡去,让家乡更多的人看到真相,这样效果会更好,能救度更多的人。我本着善意,不带有任何执着心,这样也很顺利,他们也乐意接受。在送资料时不惧不怕,信师信法,相信师父法身和护法神会呵护我,因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这样就很安全。

一次在给一辆客车上的乘客发资料时,司机大声呼叫:“你干啥哩?”我不惊不慌笑着对他说:“你开啥玩笑哩!吓我一跳,我发小册子呢,你看不看?”他笑了笑说:“给我一本也行。”我就给了他一本。

每周星期五下午下班去到农村去发资料、贴标语,因为第二天是双休日,一去就是几十里,到半夜才回来。这其中也是我锻炼的好机会,夜深人静,黑灯路生,有时走到树林里,有时走到坟地里,有时会出现怕心,但都是靠信师信法走过来的。有时一个人走着走着,走到树林里或玉米地里,没路了,怕心出来了,就默念正法口诀,怕心就会马上消掉!。

遇到困难时,师父法身就会呵护。如有一次晚上到农村去贴标语,正在村口一电线杆上贴着,突然从不远处一户人家出来一人,我就赶快骑车就走,那人也骑车追我,在月光下看那人离我有三十多米,可能是让我去怕心哪!我骑快那人也骑快,越怕越急,心里越慌,就在这时前车胎也没气了,一点也骑不动了,这时正念才出来了,心想怕他干啥!我是在做最正的事,又没干啥坏事不怕他,就这一念就看不见那人了,觉得很是奇怪。走到大公路上大约已经十一点多了,心想这还离家有十七八里,走到家不知要到啥时候了?不知咋的觉得身子一晃就到了城郊,恰好一家烟酒店还没关门,门口墙上挂着一只旧轮胎,我想可能就是修车的,向前一问果真就是,我就请那老汉把车修好了。这件事一定是师父在帮助我,使我深感大法的超常神奇。

面对面讲真相。我由于工作,每天下班只能到郊区发资料。双休日就到公园、医院、市场、工地去讲真相。在公园主要给那些三五成群的游客发资料、讲真相,给一些谈情说爱的年轻人讲。我都是先有礼貌、面带笑容的对他们说:“祝你们婚姻美满、幸福快乐,对不起啦,打扰你们了!”然后就开始讲真相,大多都能接受,但也有拒绝资料的。一次我跟一对情人讲真相,外表看不象正常夫妻,因为他们都三十多岁了。我给他们讲完真相,那男的说:“讲的怪好的,你是哪个单位的?”我没告诉他,他又问我:“你看我是干啥的?”我说:“你好象是公务员。”因为他穿着阔绰,他说:“你再猜猜我是干啥的?”并露出一丝阴险的眼光。我猛然觉得他很不正常,不能再往下猜了,再往下猜,一猜破可能就会带来危险,我就告诉他:“不管你是干啥的,请你要善待大法弟子,记着法轮大法好,这样对你、对你的亲人都有好处。”他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这几年我讲真相一般都带一盒好一点的香烟,见到人就先敬一根烟,表示对人的尊敬(当地习惯),到工地上不管十人、八人都先发一根烟,他们就会问我有啥事?这样就可以讲真相了。我一般穿着都大众化,要贴近他们,见到他们要问寒问暖,问他们收入如何?在城里干活要吃好,要注意身体,下力人很不容易,干活要注意安全等,尽量要缩小和他们的距离,顺便送给他们小册子和护身符,给他们讲真相不能讲的太高,这样他们大都能接受。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工地讲真相,由于自己讲的不注意,讲到现在人道德下滑时说:“现在这社会不敢让人钱多了,钱一多了就会干坏事,养小妾、包二奶的。”一讲到这,工地老板就不愿意听了,斥责我不让讲了,说影响他们干活,幸有两位年龄较大的人,可能是老板的什么长辈,对我说:“没事!不耽误干活,你接着讲。”通过这件事我知道了讲真相要注意各个方面,稍不注意就会引起负面作用。

一次下班去讲真相,回来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天黑了,我见一个人推着一辆三轮机动车,是搞运输的,我想跟他讲真相,就说:“你咋不骑推着走哩,是不是车坏了?”他说是没油了,我就慢慢跟着他走,一边跟他讲真相,走了一段路,他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能不能帮我买点油?”我爽快的答应了,就赶快跑回家拿上油壶,到加油站买了油,来回有三、四里地,买回来后我问他是不是党员,他说:“早些年在部队入过党,年轻时也当过少先队员、团员。”我让他赶快退了,并告诉他可用小名、化名都可以,他说:“我不怕,我早就厌恶这个恶党了,好多年没交过党费了。”并爽快的用真名做了三退,并很感激的说:“我今天算是碰上好人了!”我说:“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们师父,是我们李洪志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呢!你以后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乐意的答应了。

在上下班的路上也能讲真相,只要想讲,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安排到我面前让我救度。如一次去上班,在离单位还有大约五分钟的路程,一个中年男子见我就喊大哥大哥的,很是亲热,好像是好多年没见过面,我很茫然不认识他,他又笑了笑了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猛然悟到他可能是有缘人,就马上告诉他:“你没认错人,我们是有缘份的。”接着问他是否了解法轮功,并跟他讲了真相,仅几分钟就救了这个人。还有一次也是在路上,我下班准备到一所高中去发资料,遇见一个同路人,有五十多岁,我跟他讲真相,他不时问一些问题,如中南海事件、天安门自焚、法轮功是干啥的等等,就这样一直讲到学校门口,他这才说:“这是哪里?我咋走到这里了?我咋迷了?”我说:“你没迷,是让我给你讲真相呢!”他接着说:“那就接着讲。”就这样一直给他讲到天黑,并劝他三退,他说他没入过党团队,可儿子、女儿都入过,儿子还在上大学,并说回去后要写信让儿子三退。

我讲真相都有师父的呵护和帮助,讲起来是语言通顺、思维清晰、流畅快捷,题材丰富。好像是师父在帮助讲,效果很好,除讲真相外,灵活多变,幽默风趣,中间穿插一些古典故事、历史预言和典故,让人想听、爱听、愿意听,能听進去,要让人记得住,这样效果很好。我们主要目地就是救人,掌握不要跑题。一跑题就会浪费时间,讲了半天没讲到正题上,让人听不懂或不愿听,讲不明白就起不到救人的作用,所以不要错过机缘。写到这我想提醒同修要遵循师父的教导:要多学法,学好法。同时要抽时间多看几遍《九评》,记着邪党在历史上干的几件重大坏事,这样对揭露邪恶、弘扬道德、讲清真相会有很大帮助。有些人因受邪党蒙骗,会提出一些问题:如说法轮功反党等,我就严正的声明法轮功是修炼,不参与任何政治,共产党好坏不是谁说了算,是人民说了算!是神说了算!它要是遵天意顺民意,那神就让它存在,它要是背天意违民意,那神就让它毁灭,不允许它再存在。是江魔头上来就给法轮功扣上反党的大帽子,什么三个月要战胜法轮功,什么法轮功要跟共产党争人,什么要亡国亡党等谎言来欺骗人民。有些人提出那为什么让人三退,我就讲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大法弟子出于大慈大悲,看到人类大灾难即将来临,退出中共就能保命。有人又提出为什么能保命呢?因为中共不信神,而且还不让人民信神,不信善恶有报,才导致人类道德下滑,不信神的人灾难来了神不再护佑他。人不治天治,退出中共才能保命,这样人们就会容易理解。

这些年听过我讲真相的,如商店老板、菜贩、修车工等,见到我都很热情,一走到他们门店前都打招,包括本单位其它岗位的同事,一见面都是很想让我给他们讲。遇见红白喜事宴席都想跟我坐一块,喜欢我跟他们讲。我从不放过一次讲真相的机会,比如在宴席上讲真相,别人吃着我讲着,别人吃饱了,我也讲完了,宴席也结束了,可我的肚子还在饿着哪,但我心里乐意,吃宴席是小事,救人才是大事。一次在一个宴席上一看都是熟人,过去已给他讲过了,就稍坐一会,推故有事提前离席了,到外面给酒店保安讲真相。我牢记师父所教导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7]讲真相中会有很多干扰,但要理智,有智慧。有些人受邪党毒害深的,不是一两句就能讲得通的,不要硬讲,要用第三人身份讲,比如问对方听过法轮功没有?我的同事或邻居朋友是炼法轮功的,不是象电视上说的那样,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人家法轮功都是好人等等,见到做生意人就问他收过真相币没有,这都是炼法轮功的人发的,都是让人做好人的,都是救度人的,千万别反对等。

对一些极力不听真相的,就不要硬讲,这样会带来不安全隐患。如有一次到医院病房讲真相,病人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我刚讲,她就大声喊着让我出去,我说是为她好,是劝善的,她说啥也不听,还大声吼叫,弄得我很尴尬,这时只好离开,不能勉强,如果硬讲下去,不安全也不理智。还有一次在街上讲真相,那人张嘴就说:“要让我信啥,得给我钱,不给钱都是放屁。”我说人家给你讲,是为让你好的,咋还能给你钱呢?他反而大声嚷嚷:“我就是啥也不信。”我说不信算啦,心想他可能就是那种难救度的,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能硬讲了,会带来不安全隐患。

讲真相会有一些干扰,其中情是一个主要方面,比如隔一段时间,亲属会提醒不要出去乱讲,在家炼就行了。我跟邻居亲戚讲真相,妻子发现会干扰不让讲,这其中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是没给妻子讲明讲真相的重要性。二、是有旧势力的干扰,因为听你讲真相的人会有极大业力的,旧势力紧抓着他们不放,不让他们欠债不还。三、情的考验,看你对情能不能割舍,能不能放下。我们本地就有部份同修受情所困,一说讲真相,妻子就要离婚,一接触同修,亲属就要指责,就要生气,就要犯病,这样就把同修紧紧的捆绑起来,至今还没有走出来。一次我和母亲走亲戚,在客车上我给乘客讲真相,母亲由于怕心,几次阻止我不让讲,我说:“怕啥?没事!只要不到市政府去讲。”这时司机听见后大声说:“到市政府讲也没事,怕他们干啥!”司机这句话鼓励我继续把真相讲好讲完。

还有一次到一所医院讲真相,推开病房门,看见一个老同学也在住院,当时房内病人和家属有十几人,我刚讲老同学就示意不让讲,可能是他有怕心,但我不受情的干扰继续讲,老同学就继续干扰,他看干扰不了也就不吭声了。讲完后我到他病床前给他盖了盖被子,告诉他要好好儿养病,可他很恼火,伸出手打了我一下,眼瞪着不理我。我离开后心想这个老同学受毒太深,他也是我要救度的生命啊!虽然这些年没来往,可也得救他呀!他是一个单位的一个小头头,中共邪党党员。随后我两次找他都没见到,很遗憾!我把几本小册子给了他妻子让他转交给他。这件事使我觉得讲真相不能受情的干扰,如果受老同学的干扰不去讲,那可能就救不了他同病房的那几个病人了。

一次去外地去见一位同修(亲戚),在车上给人们讲真相,车上人都不说啥,只有一人是受邪党毒害很深,提出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我正准备反驳他,给他讲明真相,车上上来几个穿制服的,不是警察,可能是管治安的,这时就不能再讲了,我觉的很遗憾。等车到站后,我下车就跟着那人,本来出站是往不同方向的,他往北,我往西,可为了救他,我就跟他一直往北走,一边走一边讲,直到给他讲明白。一直多走了二、三里路,这才返回来,当时我还带了几样礼品,二、三十斤重,累得不行,但我觉得又救了一个人,心里也是很乐意的。

这些年见人就讲,那一走一过.擦肩而过或许都是有缘份的,我尽量不放过一个。例如:亲朋好友,亲戚邻居,上家盖房的,上家送煤的,上家修电器的,单位的同事,工作上有来往的,给单位送货的,外来到单位干临时工的,还有一些搬运工。单位有些外来工见面不叫我的名字,干脆就叫我“法轮功。”妻子有时埋怨说:“见人就讲那一套,不会说点别的。”我心想:救人是大事,常人有句话叫作:“三句话不离本行,”我们修炼人更不要忘了自己的使命。

这些年每逢腊月三十,也就是除夕之夜,就骑上车子到市区或郊区去贴大法标语,大部份用红色不干胶,自己书写,比较醒目。记得九六年除夕夜下了场大雪,路面很光滑,说起也很神奇!那路滑得就是白天空手走也会滑倒的,但我来回骑车子,黑灯瞎火的走了二十多里,却安安全全没摔一跤。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法身在呵护着我,虽然冷一些、累一些,但我心里乐呵呵的。

我常给同修提到在救人这个问题上举这样的例子:就象一群人在河里洗澡,眼看要来大水啦!你告诉他们要来大水了,赶快上岸逃命吧!并伸出手拉他们上岸,可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还取笑你,你苦口婆心的劝他们,可他们就是不伸手,不让你拉他,那也只好随其自然了,我们于心无愧!但如果我们知道要有灾难要降临,你不告诉他们,也不去救他们,那就是我们心性上有问题了。师父让我们抓紧救人,真是刻不容缓啊!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8] 师父又告诉我们:“那么也就是说,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9]

虽然我在讲真相方面做了一些,但我觉得差得很远,比起那些精進的同修还远远不够!由于自己修的不好,有些方面也悟的不好,救人这方面做的还不够好,比起同修还差的很远!留下很多遗憾!弟子一定赶上,让师父放心!有的地方谈的不妥,请同修帮助指正。

帮助同修走出来

这些年经常帮助同修在心性提高上来跟上正法進程,尤其帮助老年同修,这些老同修文化浅,对师父的法理模糊不清,心性提高不上来。有的甚至怕心大,至今不敢走出来。我就和他们一起学法,在一块切磋,目地是让他们尽快的跟上来。并帮他们建立学法小组,现在我们那片的同修们都有一个固定的学法小组学法。

我市一位五十多岁的同修,在七二零之前很精進,可在七二零以后悟偏了,不相信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讲法,只一个人在家学习《转法轮》、炼功,总认为同修们讲真相、贴标语、发资料是参与政治,无形中站在了邪恶一边,对讲真相救人极力反对!甚至专撕大法标语。而他自己魔难不断,他单位不断迫害他,扣他八年的工资,每月只发五百元生活费,而他一味的承受,他以为这是让他修去对金钱的执著。凡是认识他的同修都去帮他,但他很固执,始终观念没转变。

我也听说这位同修的情况,但我不认识他。一直到去年春天的一天,我去亲戚家办事,路上碰到一位同修谈到这位悟偏同修的情况,到了亲戚家也有人谈这个同修的情况,我想不到五分钟为啥有两人谈这位同修的情况?啥事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是师父点化我让帮这位同修。我就问亲戚打听这位同修的住址,因为这位亲戚和这位同修是一个单位的。我就找到这位同修劝说他,但他还是不信师父的讲法,我又约他谈几次话,但都劝不动他,最后只好约他到另一同修家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当他看到录像中的师父,听到师父的讲法内容,这回他相信了!他哭了,后悔自己走了十来年的弯路。他一再感谢我救了他,我说你要感谢师父,是师父点化让我救你的!我又抓紧给他找齐了七二零以后师父的各地讲法,并带他一块出去讲真相,跟他一块去跟他的亲戚讲真相,尤其陪着他去到他单位里,跟书记和保卫科长讲真相,效果很好!现在这位同修很精進,经常出去发资料,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救人。

我市还有一个跟他情况类似的,也是只学《转法轮》,不相信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讲法,并经常出来干扰别的同修讲真相,说什么不要参与政治,不要跟共产党斗等。我也不认识他,心想不能让他这样干下去,这是破坏大法!就找到他家劝他,这人很有一套歪理邪说,我就用师父的法一条一条的驳斥他,最后他无言答对。随后又去他家两次,但他仍然很固执。我最后警告他:你不相信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讲法,就一人在家修,不要出去干扰别人,你这造业巨大,将遭报应的。请他思量!

还有一个邪悟的,现在根本也不学法炼功,还到处乱串,到处找同修散布他们那一套,在不同程度的干扰了一小部份学法不精進的同修,严重的破坏大法。我找到了她,劝说她,并用师父的法破她们那一套邪理。但她不听,最后我警告她:如若继续下去,不思悔改,继续破坏法,将下无生之门!我们大法弟子就是要圆容大法、整体提高、帮助同修、制止和窒息一切破坏大法、干扰救人的一切言行和低灵烂鬼!

结语

我修的还很不如意,跟那些精進的同修们比起来还差的很远,离师父期望的还有一段距离。这次回顾总结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写出自己修炼中的感悟,以见证师尊的伟大和慈悲!见证法轮大法是全宇宙最纯正最伟大的佛法!

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8]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9]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