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成熟起来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师父讲:“一路上无论大家碰到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其实回过头来想一想,只不过是对大法弟子的一种魔炼,过程中使你们成熟起来,去掉人心,最后走向圆满,这就是你们走过的路。回过头来看看也就是这样。”[1] 我在这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中,有通过学法提高后的幸福;有看见众生明白真相“三退”得救时的喜悦;也有错过时机没做好时的懊悔,但是最后都能够做好。

一、沐浴浩荡佛恩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这天好朋友向我推荐法轮功,当时书供不应求,我就借来师父的教功录影带,在家一边放一边跟着学动作,因为只借我看一天,我担心动作记不住,就把动作画下来并把五套功法的口诀也记下来了(我觉得很重要)。很快我学会了五套功法,丈夫看见说:“在家没事炼炼功挺好的。”半个月后,终于请到一本《转法轮》。

当时,我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大毛病,但小毛病经常不断:咳嗽、感冒(近一个月才好),还有附件炎、腿风湿、髋关节炎,有时无缘无故的头昏,天旋地转的。学大法后,师父帮我净化身体,当时就觉得全身发冷,骨头都冷,但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在学校门口接小孩,大晴天的别人都站在树阴下,我却站在太阳底下晒,觉得很舒服。就象师父说的:“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2] 三天后,身体不冷了,恢复正常。我只承受了这么一点冷,而实质的病根都是师父帮我摘掉了,都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从此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人也有精神了。

那时我对修炼名词很陌生,一切都很新鲜,随着不断的修,渐渐明白了修炼的真正意义:就是返本归真,返回到先天的本性上去。我和好朋友精神十足,凌晨三点一起到炼功点去炼功,晚上又一起到同修家去学法,按修炼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做个无私无我为他人着想的好人,道德水准提高了。这一点家里人都看到了。有一次我丈夫对来我们家玩的战友说:“叫你老婆去炼法轮功,你看我老婆炼了法轮功真是大变样了,不但身体好了,也不和我争吵了。”确实是这样的。

在大法修炼中,我变的性格开朗了,脾气变好了,相夫教子,使我从一个头脑简单,稀里糊涂,自私心强的人,变成了一个头脑清晰,做任何事都是明明白白的,能为他人着想的修炼人,更重要的是:我在大法中修炼,开启了我久远封存的记忆,使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是何等的荣幸啊!无以言表!而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家人很支持我修炼,因此他们受益也很大,丈夫身体比原来更健康,而且事业有成;小孩也考上理想大学,我们全家都沐浴在师恩浩荡中。

二、风云突变 坚定的维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当时我心情非常沉重:这么好的功法,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无一害的功法,却遭到诽谤、诬陷,我们都知道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是强加的。尽管心理压力很大,但我心是坚定的,坚信大法是好的是正的,因此我遇到熟人都会说:“电视播的都是假的”。在这种情况下,心里着急,可是不知怎么办好,只有在家拼命的多学法来缓减内心的沉重和压抑。二零零零年四月底,时机成熟,我和同修踏上進京上访之路,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路上有人问我:“去北京是回家还是工作。”我说:“是回家。”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迈出回家的第一步。

从北京被本地派出所劫回后,在派出所里(我丈夫也来了)一名警察叫着我的名字说:“你不去北京,谁知道你炼法轮功。你现在说不炼了,就马上可以回家。”我说:“我不会说假话。”另一名女警察说:“你在这里说不炼了,回家你偷偷的炼没人知道的。”我说:“在这说不炼,回家再炼,那不是口是心非吗?我做不到。”在场的人包括我丈夫都摇头笑了(现在的中国大陆人被共产邪党的“假、恶、斗”扭曲心灵,是非善恶不辨)。

为了更好更快的让众生明白真相,我和同修一起向各单位邮寄真相信件,同时又大面积的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月十日在恶人的构陷下,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慈悲的师父鼓励我,让我在梦中看到真相大白、大法弟子圆满归位时的壮观场面:我看见师父的大法身显现在空中,看见各层佛道神显现在空中,看见了飞天跳舞,天女散花,花瓣撒向人间,我伸手接过一朵花瓣仔细看,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时,我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而且亲身感受到白日飞升,停留在半空中。醒来已是泪流满面,泪水把衣服叠成的小枕头都浸湿了一大块,我悟到:不管将来多么艰辛,我都走到了最后,随大法弟子一同归位。每次回忆起这真相大白时的梦,我会止不住的流泪,也会鼓励我做的更好。我深深的感到:我们在这期间不管吃多少苦,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可是我们得到的却是永恒的。

三、证实法 兑现誓约

由于本地真相资料紧缺,二零零四年十月通过和同修交流,我们决定自己来做资料,买的第一台喷墨机就放在我家,因我家有现成的电脑,环境也很好,再说我也有自己动手做资料的愿望,师父就帮我达成心愿,就这样我们的资料点成立了。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心性提高的过程。我们一切从零开始,自己摸索着边做边学。一上来资料的需求量就很大,但喷墨机太慢,一天打印不了多少。一次,我在电脑城看见一辆小三轮车里装满了刚复印出的表格,我情不自禁的问:“这是一天打印出来的吗?一天能打印这么多?”旁边的人听到我这幼稚的问题都笑了,他们推车走了,我还傻傻的站那看着他们的背影,心想:我也要一天做出这么多的资料来。我有愿望师父就打开我的智慧:我们买来激光打印机,速度大大提高,也就满足的了同修们的需求量了。当我第一次用破网软件时,这点一下,那点一下(脑子空白的),然后把自由门的图标往里一拖就成功了,这样就学会了;还有打印光盘贴、PVC卡护身符等等,都是在师父的点悟下学会的。表面上看我没费多长时间就把东西做出来了,其实都是师父在帮我,靠我自己是做不出来的。

经过几年的魔炼,我们已成熟,做出的资料是应有尽有,质量上也有很大突破,每台打印机都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时间长了,这些打印机都很灵了:一次打印小册子,打印背面时放反了,打印机就不动,一检查才发现纸放反了,把纸正过来打印机又欢快的运转起来;还有一次打印了几个小时的《九评》,打印机明显的慢下来了,转两圈才出一张纸,我想:打印机累了,其实我也累了,再坚持一下哦,把这本打完,我们就休息。我就这么一想,打印机马上运转加快,一圈一圈的出纸。我整天和打印机在一起,和它们都成了好朋友,我想什么它知道。

在讲真相方面,我们从没停止:没资料时,我买喷漆晚上出去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自己做资料了:我会隔段时间就背着包晚上出去发,有时带真相不干胶出去贴,有时发真相短信,平时出去买菜,上街办事遇到有缘人就劝“三退”,我利用做完资料的空余时间,随机做着别的项目证实法,救众生。

例如:一次我遇到一位很久不见的熟人,以前没说过话,但我知道她(十几岁参军,后来任本地妇女会主任,现已八十多岁,早已退休),遇见她我很高兴的叫她:“阿姨”。她认不出我了,我告诉她我是谁谁家的女儿,她一下想起来了,拉着我的手,我们高兴聊起家常。然后我对她说:“阿姨我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现在天灾人祸接连不断,是因为人心变坏了,当官的贪污腐败,人没有道德约束了,才招来了天灾人祸。”我还没说完她就问我:“你是信仰什么的?”我说:“我是信仰法轮功的,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现在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是教人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在国外都让炼,就中共不让,历次运动中共害死八千多万中国人,相当于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还多,现在又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来牟取暴利,天理不容,天要灭中共,这是天意,谁也挡不住,只有退出它的一切组织才能走入未来。”她认真听着,我接着说:“阿姨我知道你一定是党员,退出党团队,天灭中共时,你就不会跟着它遭殃了。”她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党员。”我说你是干部啊,她说干部可不一定是党员,我说:“阿姨退出邪党,灾难来了能保命呀,用化名退也行。”她突然双手往我肩上一搭,加重语气说:“好!都听你的。”我说:“阿姨你既然都听我的,告诉我你是党员吗?”她不说话,我说:“阿姨你入党团队时要宣誓把一生献给它的,那宣誓就是在发毒誓,你不声明一下作废,毒誓要应誓的。”她又一次重重的把双手往我肩上一搭,加重语气说:“都听你的。”说完她说要买菜和我挥挥手就走了。

昔日的同修,我的好朋友(前面提到的),在迫害开始后消沉下去,整天忙生意,人影都看不见,早出晚归,偶尔遇见也是匆匆忙忙的讲不了几句话,现在修炼到最后,不忍看到她这样下去将来后悔。求师父加持后,我们终于有时间在一起,现在我们一个星期一次在一起学法、交流、发正念,她每次来还能带来“三退”名单,看见她能跟上来,真高兴,这是法的威力。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