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修大法 亲人多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

苦难人生

我母亲因家庭成份不好,从小经历了中共邪党各种政治运动的迫害,失去亲人,生活很不如意。来到婆家后就更糟了,我奶奶家不仅成份不好,也受迫害,自家的矛盾还很大,人多,是非多,甚至勾心斗角的,个个暴脾气,自私自利,经常为芝麻大点儿事互不相让,打闹到大队去解决,让四周邻居,甚至一街人围观评论。我父亲脾气极暴,头脑极昏庸,做事没道理,被自己亲人轻看,因此奶奶家人对我们家极尽算计、欺负,尤其对我母亲,全家人是一致对“外”。

当时,母亲作为这个大家庭中唯一的儿媳妇,承担了大部份家务,还要和男人一样去地里干活。当酷暑难耐时,别人家的儿媳妇可以歇息,奶奶从不让母亲歇息。母亲干在前边,吃在后边,家人偷吃细粮,留给母亲粗粮,米汤稀的跟水一样照见人影。在极度营养不良下,外号“胖墩”的母亲不到两、三年就骨瘦如柴了。尤其在家庭欺凌的高压下,母亲最终病倒了,甚至出现意识不清醒的状态。

母亲病好后才生了我。也许在胎里就缺乏营养的缘故,我从小体弱多病、骨瘦如柴。父亲带我去各医院检查,也查不出什么病,最后定为贫血、心律不齐。我爱发烧,上初中时天天胃疼。在这个家族中,无论是姑姑们,表姐妹们,连我侄女都是高大胖壮型,我是唯一的一位“苗条淑女”。

喜得大法 身心受益

一九九六年,李洪志师父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传到了我们村,我们的命运开始转变了。我和母亲于九六年底、九七年初走入大法修炼。拜读《转法轮》,通过学法炼功,我和母亲的病都好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那种舒服无法用语言表达。大法讲“真、善、忍”,做好人,渐渐的我们也开始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

分家时,奶奶什么都没给我们,包括房子,说老了不住我们家。把房子留给大伯、叔叔,老了住大伯家。结果奶奶老了,大伯不愿意要了,母亲不计前嫌,和叔伯轮流,把奶奶接進了家。三个儿媳妇只有母亲亲自伺候她,给她洗衣服,照顾周到,其他两家都是叔伯照顾,很不尽人意。奶奶在叔叔家摔伤过两次,在大伯家,大伯都很少和她说话。在我家,奶奶生病时,半夜嚷饿,母亲半夜起来给她做饭,便秘时,给她抹药,有时她拉稀拉的地上、衣服上哪都是,母亲给她洗,给她收拾,从没怨言和嫌弃。若不学大法,我母亲不会这样的。

邻居老太太成份好,年轻时崇拜共产党,运动来了就迫害别人,结果遭了恶报。她没儿子,跟着三个女儿过的很不如意。她很是羡慕奶奶,知道这是母亲学大法,做好人的结果,也很认同大法,爱听母亲讲真相,当大法被迫害时,她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帮我们收藏大法书,躲过恶警的搜查。

有一次,一个大爷因有点儿高血压还喝了一点酒摔倒在路边,被眼镜片划破了额头,流了血,我带他看了医生又送他回家。这位大爷是一个人住。他的邻居老太太们都跑来向我道谢,连门卫都主动帮我照看车子。她们知道现在很少有人关心受伤的人,更少有人将摔倒的老人送回家的,因为都怕被讹诈。老人们都需要关怀和帮助,对我充满感激,他们说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好人。虽然那时大法已经遭迫害,我还是告诉她们,我是学大法的,讲真、善、忍,是我师父教我这么做的。一个老太太高兴的对我说:“真善忍好!”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大法不仅使我们母女彻底改变,连我们的亲人都受益颇多,让我们这个即将崩溃的苦难家庭从新有了生机。

哥哥生命里的春天

哥哥天生善良,老实巴交,从小因受奶奶家人的训斥,叔叔的暴打,父亲的粗暴对待,使他幼小的心灵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长大后,经历大伯的没良心,叔叔的算计,哥哥因为老实巴交、不善言语,干活处处受到不平待遇、欺负和算计,甚至挨过打,亲叔叔不帮忙,还落井下石。哥哥的内心也变的越来越狭隘、扭曲,精神难以控制,时不时的自言自语,对社会,对人充满忿恨。结婚后,夫妻之间的矛盾、父亲的管制,哥哥内心的痛苦无法释怀。在一个深秋的晚上,哥哥最终绝望,走上了绝路,趴在火车道上准备一走了之。也许,上天怜悯哥哥的本性善良,也许还有一个特殊的机缘在等待着,火车很久没来,哥哥就又爬起来回家了。家人正在四处找他。

我们得法后,哥哥对大法和师父很认同,有时也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当他被一个大爷骑自行车撞着后,他没考虑自己,而是安慰吓的惊恐万状的大爷。干活时,他从不偷拿货主的物品,还帮助货主看好物品。但由于他不能控制好自己的精神状态,我们始终不敢让他走進大法修炼(大法在这方面有明文规定)。

谁知二零零五年哥哥的精神状态突然恶化,到了崩溃的边缘,非要跟大伯讨还这十几年给大伯的付出,跟母亲大闹,头也难受,用头撞墙,又自己打自己的头。看谁都不顺眼,在哪也干不好活,在亲戚的单位,最后也闹的关系僵化,被迫辞职回家。哥哥身体胖,体质却极差,吐痰,干咳时声音大的四周邻居都能听见。这几年,我们总是趁他精神稍好时,给他加大讲真相的力度,哥哥不信共匪的谣言退了团、队,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努力排斥思想中不好念头的控制,精神渐渐好转,渐渐能控制自己了,身上的毛病好了。

他继续去干装卸工。没几个月,得了严重的痔疮,拉血,疼痛难忍,花钱求医也看不好。我们向他建议炼法轮功。真没想到他缘份这么大,只炼了一遍功,病就全好了!身体健康了,能好好干活了,因为他干活实在,货主、同事也开始愿意叫我哥干活了,情形大为改观。哥哥的精神恢复正常,也开始拜读《转法轮》了。他懊悔和大法擦肩而过十几年,虽然哥哥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但他决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在大法修炼的这条正路上坚定的走下去,迎来了生命中真正的春天!

侄子的幸运

侄子是我哥哥的小孩。他小时候,我经常看着他,跟他说大法好,做好人,他也很喜欢听。侄子大概四岁的时候,有一次,同村一人开大卡车来我家门前拉货,我们误解了父母的话,告诉人家没货拉,当时,弟弟在卡车的另一侧,我与侄子在卡车与门口的这一侧,那人见没货拉就上车准备倒车走人,我便领着侄子回家,我明明看着他跟我回了家,我还在和他说着话,谁知我一扭头人没了,连声音也没有,我急忙跑到门口惊呆了,侄子站在卡车后面正中间看着车往后倒,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另一侧的弟弟无意间在往后走,一看侄子吓的飞速将他抱到了一边,看到眼前这一幕,我的腿都吓软了。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万分感谢师父让弟弟抢前一步救下了侄子。是师父在保护着侄子。

后来,由于中共邪党迫害大法,我被迫流离失所,母亲忙于操持家务,很少跟侄子提大法,侄子也上学了,渐渐把大法给忘了。十来岁的时候,突然被医生检查出来白细胞增多,引起全家惶恐,担心会发展成什么绝症。这时候母亲猛然惊醒,继续给侄子讲大法的美好,侄子欣然接受,心里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回去劝侄子退了队。谁知,上初中时,学校老师硬让侄子入了团,侄子文弱,不愿意也不敢不听老师的。我告诉侄子,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侄子赶紧又退了团。现在,侄子的血液中白细胞完全正常了,身体很健康。大法就这么神奇,!

善良的小侄女

小侄女是我弟弟的女儿,她出生时,我正遭受迫害,流离失所在外,三年后才回家。按理说,从小没带过她,应该和我很陌生。可是不然,仅两岁多的她听说外面还有个姑姑时,就已经开始想念我了。

小侄女天生善良,我经常教她跟我学、背《洪吟》里的诗篇,当她听说很多小朋友因为修炼大法的父母遭受迫害而无家可归时,善良的小侄女就泣不成声。小侄女的好奇心也很大,喜欢看大法弟子制作的年历,喜欢看神韵晚会的光盘等,总想知道我到底还有多少好东西。

一次在一小朋友家,小朋友的奶奶拿着一个大法护身符,她一眼就认出来了,小朋友的奶奶惊讶的问她怎么知道的?她骄傲的说:“我四岁就开始学法轮功了,今年都七岁了。”其实由于弟妹的反对,小侄女至今没能真正走進大法修炼。但是对大法的坚信让她很有福气,无论家人还是亲戚都很喜欢她,宠着她,娇惯她,生活条件优越,而且长的活泼、可爱、聪明又健康,尤其和我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健健康康的。今年九岁的她,无论身高还是体重都和我这三十多岁的姑姑持平了。

弟弟躲过灾祸

我们刚得法时,弟弟对大法很认同,没有反对过,见我也学大法,弟弟一脸的怀疑:“就你这样(脾气),也能学‘真、善、忍’?”大法遭到迫害后,家庭受到损失和牵连,弟弟娶妻后,弟妹更是反对,致使弟弟的压力很大,不再支持大法,但他对母亲很孝顺,就这样,他还是受益了。

弟弟为人义气、豪爽,很多人都愿意和他交朋友,经常一伙伙去饭店喝酒。去年夏天,弟弟和朋友们在饭店喝酒,弟妹打去电话和他吵起来,要他回来,弟弟害怕就回来了。以前,弟弟喝酒时若叫他回来,他都会和叫他的人打一仗,可这次,弟妹一叫就回来了。他刚走没一会儿,酒桌上的朋友就和别人发生了矛盾,砍打了起来,导致他的朋友们有重伤的,轻伤的,甚至最要好的朋友出现了生命危险。弟弟避开了这场灾难。

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原因的。我母亲“纳闷”:怎么这么凑巧就躲过了?这时,旁边的小侄女拍着胸脯大声说:“这都是我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给他带来的(福气)!”

遗憾

虽然亲人们受益很多,但是也有很遗憾的地方。由于中共邪党的造谣诬陷,嫂子的父亲和弟妹的父亲都很仇视大法。嫂子的父亲曾经当过村长,对上边的命令、要求唯命是从,也很卖力,无论哪有真相粘贴,大法资料他都要去揭,去撕,别人给他讲真相,劝善,他也不听。弟妹的父亲也是不让人提大法,坚决反对,甚至骂骂咧咧。

尽管他们也知道我们家有人学大法,尤其我母亲不计较他们的女儿,对两个儿媳很忍让,很付出,起早贪黑的帮她们干家务,照顾两个孩子。他们也说不出来我母亲哪不好,就是反对大法,心里怨我们不听党“妈”话。

然而这两个反对大法、听党“妈”话的,厄运当头了。先是嫂子的父亲得了重病,不仅花钱还遭罪,党没有给他一分钱,没有给他一点儿好处,他儿子也不愿意出钱,只好来到省城找女儿。女婿们出钱很大方,跑前跑后,让外人一看很孝顺,但是从不到床前说一句安慰、体贴的话,打心眼儿里看不起这个傻岳父,甚至有一次,女婿们在客厅闲聊了两个小时,没去里屋看一下躺在病床上的岳父。最后,钱花了,罪遭了,病没好,人死了。

不久,弟妹的父亲也得了绝症,病重期间,我母亲试图通过弟妹给她父亲讲真相,让他明白大法的美好,希望得以挽救。遭到弟妹和她父亲一样的拒绝。我很不理解,在生死面前,是中共邪党的谣言重要,还是自己父亲的生命重要?时间不长,她父亲死了,去世时,才五十出头。他家里还很穷,儿子还没有结婚,他最喜欢小外孙女,可我侄女太小了,对外公没有一点儿印象。

除中共流氓的邪恶谎言

师父传出的法轮大法讲“真、善、忍”,做好人,使我母女身心受益,亲人受益,挽救了我们家。十五年,我与母亲没灾没病,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师父没要我们一分钱,把大法无私的传给我们,让我们懂得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走上了修炼的光明之路!

然而就是这么好的师父和大法,却遭到了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的邪恶迫害和诬陷,使众多修真善忍的好人遭到迫害,以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也欺骗了所有善良的民众,使不明真相的民众仇视大法,对神、佛犯罪,毁灭了自己的生命和未来,给邪党陪葬,留下了终生的遗憾。

我要用我们全家的亲身受益和大法恩赐我家的事实,揭穿江氏流氓的邪恶欺天谎言,让世人明白大法的美好,给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并向慈悲伟大的师父献上我与家人最深深的敬意!师父,您辛苦了!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