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市丛台区部份严重迫害案例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邯郸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原政法委书记张有祥、周国江、邯郸市610头子曹志霞、市公安局长李桂洪等一伙人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十几年来他们一直在积极策划迫害法轮功的阴谋,然后由公安局副局长王军、市国保大队长董东利等恶警的带动下面向市县区的恶人合谋落实。这些人的共同特点是:由于被中共恶毒的洗脑加上名利心的驱使,良知泯灭从而使他们对法轮功极度仇视,把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升官发财的跳板。

邯郸市公安局丛台公安分局长牛胜民、政委王永祥以及丛台区国保大队长安振志,这些人在邯郸迫害元凶周国江、曹志霞、李桂洪等人的唆使下,启动丛台区政法委迫害系统多年来一直疯狂参与绑架、劳教、判刑、罚款、办洗脑班、关押本区法轮功弟子。十三年里,这些暴徒们的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造成丛台区法轮功学员十二人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其中非法判刑十几人,非法劳教数百人次,众多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他们迫害的四分五裂,有的被迫害成伤残或致精神失常,也有的学员至今还身陷大牢,仍然在遭受着酷刑折磨……

牛胜民、王永祥等丛台区恶人每年都要不断的制造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如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高美英、武洪艳、郑增晨三名法轮功学员被丛台区公安分局四季青派出所绑架,恶警勾结复兴分局化林派出所(三位在复兴区居住)非法抄了三个学员的家,八月份丛台分局将高美英、武洪艳、郑增晨三名法轮功弟子非法劳教。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陈志强遭丛台公安分局丛西派出所恶人绑架、再次被丛台区恶警劳教……这样的绑架事件太多了,限于文章篇幅,这里不一一举例了。在中共极力封锁消息、掩盖真相、粉饰太平的情况下,我们对邯郸本地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真实情况一时还难以统计。即便这样,阅读本文所列举的几个丛台区迫害案例,仍然可以从中窥见到中共迫害法轮功到了何等惨烈的程度!

一、丛台区部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陈玉清,女,六十一岁,河北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家住联纺路。因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到北京上访,被丛台区公安分局无故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致使陈玉清在十月十四日就开始呕血,咳嗽不止。多次报告管教人员无人理睬。在生命垂危时,法轮功学员按警报器都无人理睬,致使陈玉清十月十八日死亡。死后看守所的管教和狱医连看都没看一看,就叫犯人把陈玉清抬了出去,恶警还欺瞒法轮功学员,说已经被救活了,回家养病了。

陈玉清被火化时,邯郸市公安局的邪恶之徒连亲属都不准参加,他们在火化的路上布满了警车和警察,一步一岗,戒备森严。严密封锁消息。

◇李家功,男,七十二岁,河北省邯郸市机械电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两次遭绑架进洗脑班,多次遭上门骚扰、恐吓并非法抄家、勒索钱财,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杨希峰,男 ,六十岁,河北省邯郸市大法学员。修炼大法后,脑动脉硬化、糖尿病等疾病得到康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遭到派出所、办事处等不法人员骚扰、抄家、绑架,被丛东派出所恶警闫俊仁强行送看守所迫害,旧病复发,身体虚弱,走路不稳,于二零零二年黄历九月十九含冤离世。

◇李秀珍,女,六十四岁,河北省邯郸市国棉四厂职工,因修炼法轮功,家中多次遭邪恶人员干扰,导致精神失常,于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五离开人世。

◇柴和平,女,五十八岁左右,原是邯郸市供电局职工。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再次去北京上访,又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数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受到严酷迫害,成了身患精神重病的人,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含冤离世。

二、丛台区财政局副局长刘海琴被迫害成植物人

刘海琴,女,四十八岁,原河北邯郸市丛台区财政局副局长。二零零零年十一以后被邯郸市丛台公安分局恶人绑架,抓捕,被非法劳教两至三年(具体年份待查),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因继续坚修大法,用绝食等方式抗议当局非人性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八日,二十名法轮功学员从石家庄劳教所转到高阳劳教所。恶警曾威逼刘海芹蹲铐六十小时,蹲铐时常用电棍电击刘海琴。

二零零一年四月八日,刘海琴由于绝食不肯所谓的转化,再次被高阳劳教所恶警逼施以“蹲茅坑”酷刑,同时还受到二十多个恶警的围攻,他们有的用电棍电,将刘海琴的嘴上电满大泡,又被他们打烂;有的踢……最后刘海琴的脸被打得红肿,无法辨认。这样整整折磨了三天,刘海琴被迫害致残,成了植物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她被送回家,每天靠家人用食管灌食维持生命特征。

三、三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 杨宝春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丛台区法轮功学员杨宝春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不但被截去右腿,还三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最终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十年过去了,杨宝春至今仍在精神病院过着凄惨的生活。

杨宝春,河北邯郸市锦航绒布厂法轮功学员,年仅三十岁。他于一九九九年九月一日进京上访,被绑架后遭当地派出所非法劳教两年。在邯郸劳教期间,他受到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二零零零年冬天,劳教所恶警以杨宝春坚持炼功为由,逼他光脚站在雪地上,之后又故意用热水给他烫脚,使杨宝春的脚严重坏死、溃烂,被迫截去右腿,导致终生残疾。

截肢不到半月,伤口还没拆线,邯郸劳教所为推卸责任,谎称杨宝春患“精神病”,将他关入安康精神病院(在肥乡县境内)迫害。院长王玉宾伙同护士冯永彩,常把不明药物偷偷放在杨宝春的饭里,导致他浑身无力,舌头发硬,口齿不清,不停流口水。当时杨宝春意识还非常清楚,多次想逃离这个人间地狱,恶医们就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杨春宝。只要看见他在外面就硬拖回屋,还多次对他电击和毒打。二零零四年,杨宝春的妻子托人花了不少钱,才从安康医院接回被非法关押近四年的丈夫。

二零零五年六月,杨宝春再次进京上访,要为自己被迫害致残的事实讨个公道。他先后去了国家残联、信访办,并咨询了律师,讲述自己由于修炼“真、善、忍”被关押、迫害的经历。但只有人表示同情,并没有正义人士敢于站出来为杨宝春主持说法。

就这样,杨宝春靠着一条腿在北京漂泊、流浪了半年之久。二零零五年底又一次遭北京警察绑架,又被他单位的领导关入永康精神病院(邯郸市丛台区),这一关又是两年多,期间,杨宝春经历许多非人的折磨。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下午,杨宝春找到了机会,顽强的靠一条腿跳着走,终于逃出了非法关押他两年多的精神病院。然而当晚十一点左右,邯郸市永康精神病院院长和五、六名恶医开着车,直接闯进杨家,将杨宝春再次从家中绑架到精神病院。

杨宝春的妻子赶紧再次找到单位厂领导,要他们放杨宝春回家。厂领导便把责任推给丛台区“六一零”。家人去找丛台区“六一零”,谁知这些恶徒要勒索杨家一万元才肯放人。杨宝春的家人无法接受这样的勒索。

就这样,杨宝春继续被邯郸恶人关押在永康精神病院里面,遭受着恶医们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家人把杨宝春从永康精神病院接回家中,发现他已经被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杨宝春的家人带着极大的痛苦和无奈,不得已,只好将杨宝春送入精神病院救治至今。

杨宝春的悲惨遭遇在明慧网曝光后,震惊海内外,这是一起典型的被中共“精神病”的案例。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追查国际”发布追查迫害邯郸杨宝春相关责任人的追查通告,宣布立案追查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河北省邯郸市六一零负责人曹志霞,六一零办公室赵副主任;邯郸市丛台区公安分局局长石宝中;邯郸市公安局政保一处贺湘平,李亮;河北省邯郸市永康精神病院院长王燕宝;邯郸市劳教所所长张秀平、教育处处长李颇勇;邯郸市织染厂厂长白盾、书记张勤池;洗脑班人员高飞这一伙恶人。追查国际宣布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都必将此案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这些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四、绑架、关押、流离失所 艺术家夫妇被迫害经历

高进英,六十多岁,原河北省邯郸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她的丈夫刘葆春是一位著名的雕塑家,也是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夫妻两人被绑架多次,高进英两次被绑架关押,曾被迫流离失所长达七年之久。中共对他们的迫害是异常惨烈的,以下是高进英自述这段遭迫害的部份经历:

我家多次被国安特务非法抄家,简直成了国安特务随便出入的地方,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被国安特务一扫而光,包括我们一生收藏的名人字画、文物古董,恶警们明着抢,暗着偷。

邯郸市公安局、国安局安排特务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我的住所,家中电话长期被监听,有时国安特务会突然闯进家中。所有来看望过我的亲朋好友都被跟踪,若有法轮功学员来看望我,就会被他们作为借口绑架、迫害,如法轮功学员刘军就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在这种恐怖环境下,我们一家人一天到晚总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以至于一听到敲门声,我两岁的小孙子就吓得浑身发抖,哇哇大哭。为了不给其他法轮功学员带来灾难,也为了自己不再被公安警察迫害,我和丈夫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离开了家,从此我们有家不能回,终日在外漂泊流离。

我们的儿女、亲人和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受到了国安特务、610、公安局等部门不同程度的骚扰、恐吓、欺骗、威胁,也使他们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七年来,我的亲人们被长期的监视跟踪,随时被审问,电话被监听,住所被监视,连我几岁的小孙子去上幼儿园都有人跟踪、审问。孙子从两岁起就在恐惧中生活着,给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晚,我和丈夫来到深圳女儿家,十八日早晨,长期监视我女儿住处的邯郸市公安一处、610和园林处保卫科共九人就闯入我女儿家,将我夫妇绑架到深圳第三看守所,两天后又绑架到邯郸。在邯郸地区粮食局招待所里,整个公安局一处、610的恶警等二十多人分成三班分批对我夫妻俩进行昼夜不停的审问,不让睡觉,连续审了七天七夜,我们被折磨的极度虚弱,曾几度出现生命危险,我被送到中心医院,我趁监看我的人熟睡之时,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深夜两点离开了医院,辗转七天八夜来到了山东。接下来的几年,我长期在外漂泊流离,居无定所,也经常的被特务跟踪、包围住处,无时无刻不处在危险之中。

我女儿居住香港,也经常被中国的国安特务骚扰、恐吓、跟踪、威胁。二零零四年九月,女儿带着不到两岁的外孙回大陆看望我。在河南省郑州市一下飞机就被邯郸和当地的国安特务跟踪,并用摄像机一路跟一路摄,一直跟踪到山东冠县,不到两岁的外孙吓得抱着她妈妈不敢放手,哽咽着“我怕,我怕”。孩子被惊吓的一度发烧昏迷。后在当地善良村民的帮助下,我母女、外孙三人逃离了虎口。当时这些国安特务气急败坏,动用了三十多辆警车、一百多名警察包围了我所居住的地区,象扫地毯一样挨家挨户的搜查了七天七夜,真是丧心病狂的要置人于死地。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国际社会的积极营救下,高进英与丈夫刘葆春辗转从泰国来到美国,并于晚十一点二十分抵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高进英、刘葆春夫妇是联合国接纳的国际难民,美国政府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接纳了这两位备受中共迫害的老人。

五、仝存书一家十六人遭恶党迫害

仝存书,女,五十多岁,大名县人,曾在邯郸市丛台区工作,五十多岁。仝存书全家有二十三口人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疯狂破坏后,她家中有十六人惨遭迫害,有的被关押;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枉判。家人被中共恶徒敲诈勒索现金达十七万多元。可以说仝存书一家的遭遇是全国的一个缩影,透过这个案例,就能看出这场迫害是多么的邪恶与残酷。

仝存书本人多次遭绑架、关押,其中,二零零零年十月和丈夫、女儿在北京被绑架、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七月被绑架、关押;二零零三年被邯郸市丛台公安分局、丛台区检察院、丛台区法院枉判五年徒刑,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一年在南乐县营救哥哥仝瑞卿的过程中,被南乐县刑警大队绑架,遭大名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仝存书的侄子在夜间跑出租车时,被邯郸市丛台区公安分局伙同光明桥派出所,理由是车上放有真相光盘。当夜恶警们把仝存书、仝存书的儿子、仝存书的哥哥及仝存书的侄子、外甥共五人都绑架到光明桥派出所。外甥没有修炼,被恶警殴打,最后被勒索四百元钱放回家。仝存书与儿子、哥哥、侄子共四人被关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后儿子、哥哥被勒索取保,侄子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仝存书的女儿正在上中专,恶警一次次去学校骚扰,女儿被迫退学,痛苦的离开了学校。 同年九月二十七日,仝存书女儿被大名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关进大名县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被大名县公安局警察敲诈勒索了八千五百元,才将女儿取保候审,此时家里已是负债累累。二零零四年冬天,中共恶徒绑架仝存书的丈夫黄建岭未遂,再次绑架仝的女儿,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又敲诈勒索了五千元钱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丛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安振志带人绑架仝存书的哥哥仝瑞卿,勒索三千元后取保候审。二零零三年,安振志伙同“610”人员再次绑架了仝瑞卿,并将他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下午,大名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等恶人,出动五辆警车二十多人对仝瑞卿非法抄家,抢走现金、存折、工资卡等达十三万多元,当时仝瑞卿不在家,恶警便绑架了他的儿媳白顺峰、大孙女仝晓凯、二孙女仝小宁、孙子仝铁龙四人。后白顺峰被非法劳教两年。仝瑞卿没有陷入魔掌,于是恶警在全省网上非法通缉他。

二零零四年冬天,警察想绑架仝存书的丈夫黄建岭,多次闯到家中骚扰,八十一岁的老父亲无力再承受这如此大的压力,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痛苦的离开人世。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大名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孙甘店乡派出所恶警绑架了仝存书的丈夫黄建岭,将他劫持到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恶警没有抓到仝存书,于是非法通缉她。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仝存书的侄女婿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至今。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仝存书哥哥仝瑞卿在河南南乐县城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被劫持到河南郑州市新密监狱迫害。

六、德高望重的老教师侯巧珍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法轮功遭迫害情况下,许多信仰“真善忍”的老师,自然也是邪党严酷打击的对像,这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年近七十岁的侯巧珍,是一位多年教学的老教师,对工作对学生认真负责。她年轻时因教学紧张,劳累过度,就落下一身病。

后来因病不能教学,只好提前退休,老人为了治病练过各种气功,都收效甚微。在几乎绝望的时候有幸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按宇宙特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道德回升,完全为别人着想。从那以后侯巧珍身心一下子轻松了,不再吃一粒药,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身体恢复正常,不再去报销药费,给国家节省了医药费。给家庭带来欢乐,是法轮功给了老人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零年十月,侯巧珍抱着一颗纯善的心向政府说明真相,告诉当权者法轮功没有错,自己的经历就是见证。谁想到政府不但不解决问题,还让丛台区和平派出所恶警把这位对政府抱有无限希望的善良老人送石家庄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六十多岁的老人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恶警掐她手指强行按手印,暴打,不让睡觉,灌输邪悟理论强行转化,老人身心遭受迫害,一直高烧不退吃不下饭,身体渐渐消瘦,最后骨瘦如柴才被放回家,回家后还是不能吃饭,吃了就拉肚,身体还很虚弱消瘦,就这样恶党还不放过,片警,居委会经常绑架、骚扰老人。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丛台区和平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伙同丛台区国保大队人员十几人,全体出动,象劫匪一样包围并闯入退休老师侯巧珍的家,就象土匪一样乱翻一气,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与物品,来回翻腾好几遍,无人性的抢劫走,将近七十岁老教师侯巧珍付出一辈子辛勤节省下仅有的一万多元血汗钱和电视机、DVD放映机、笔记本电脑和其它贵重物品和起来将近三万块元。并把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老教师侯巧珍绑架劫持到和平派出所,当天下午不顾将近七十岁老人的身体状况(因二零零零年被非法送石家庄劳教一年,回来后身体一直体弱消瘦)强行抬出送到第一看守所。随后连续几天又到家中骚扰家人,随便拿东西。

在派出所,侯巧珍老人不配合恶警所谓审讯,问什么都是法轮大法好。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和平派出所恶警强行把侯巧珍又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后,中共丛台区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枉判老人三年刑期,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

结语

中共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泯灭了人们心中的良知善念,败坏了社会风气,使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邪党通过谎言、栽赃等手段蒙骗和毒害了无数的中国民众,使他们置身于仇视佛法的危险边缘。十三年过去了,这场迫害的时间之长,被害人数之多,迫害手段之隐蔽、凶残以及对法轮功学员经济的掠夺,都是骇人听闻的。

本文列举的迫害案例只是丛台区发生的一小部份案例,实际上,丛台区发生的严重迫害案例还很多,这完全是由于邯郸政法委书记张有祥、周国江、610头目曹志霞以及丛台公安分局长牛胜民、政委王永祥、国保大队长安振志等这些恶人高压推动所致。 然而,邯郸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们低估了正信的力量。十三年过去了,邯郸法轮功学员犹如傲雪春梅在寒风中依然挺立,他们在理性、平和的反迫害中,使无数的邯郸人明白了大法真相,使邯郸政法委系统里面的很多工作人员明白了大法真相,摒弃邪恶不再参与作恶。我们整理此文的目的就是期盼邯郸的父老乡亲能明辨是非,了解法轮功的真相,看清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栽赃、诬陷和迫害,认清中共邪恶本质,从而退出中共邪教,善待法轮大法,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