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共“维稳”的不择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中共惯常高举一面光鲜的旗帜,大施祸国害民劣行。但稍具判断力的人,还是能够透过华丽的表象,看到它企图掩盖的真实。

例如逢事必唱的“维稳”。它的“维稳”,实质是维护“党权力的稳定”。维持表面“稳定、和谐”指示的背后,是授意各级党政部门:要不择一切手段,消除人民的声音。至于所用手段,是否侵犯民权、危害民生,是否破坏了公民的家庭安宁、危及社会安定,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党的稳定是压倒一切的”。

中国人都知道,每临会议或所谓的“敏感日”,中共维稳神经就高度紧张,几近草木皆兵的境地。这次十八大,除调用军队几十万人参与安保工作外,中共还采取各种措施把全民当作敌人防范:比如严厉管控访民。北京警察实施夜间大扫荡式抓捕,很多访民被押回关入黑监狱或软禁在家失去自由。十一月八日,家住北京市大兴区的访民徐香玉女士出门看病、购物遭到非法阻拦和辱骂,徐的弟弟报警,当地派出所所长带警察赶到,却是冲着徐女士而来。情急中,该所长当众自揭中共老底,他威胁的指着徐香玉叫道:“徐香玉,我告诉你,共产党就是流氓!……”……

比如,会议期间加强信息监控,一旦出现“威胁”信息,就立即采取特殊手段,即通过物理手段将电话、电讯、网络“断掉”。北京的情况更严厉:禁止十八大期间放飞鸽子;出租车和公交车不许开窗,出租车后窗玻璃摇手全部拆除;打车到长安街的人,必须填表;建筑工地停止施工,公园游船停止营业……

凡此种种,都只为“十八大召开”和“闭幕”,至于你们人民的什么人身自由、生活正常、宁静,都靠边站,中共不在乎。

在四川成都市,为了“迎十八大”,警察时常出没各处、设卡进行各种名目的检查,街道上联防出动的更加频繁、密集;上网的民众发现,除网络封锁更加严密外,连网速都被限制。这些行径人们多多少少还能看到或感受到,而不为多数人知的是,还有大量非法软禁、绑架、拘禁、超期关押等在明里暗里实施。

仅以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为例。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二年十月至十一月六日,仅成都就有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这些行为赤裸裸地彰显着中共无法无天的流氓土匪本性:

你没有违法行为,还是要抓你,因为党要开会了,谁管你家的生活能否正常,谁跟你讲什么公民权利、人身自由

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成都青白江区法轮功学员曾令群被祥福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并关进青白江看守所。青白江公安局多次到她家抄家,非法搜走了曾令群的财物。她家中有九十多岁的老母和患病的丈夫需要照顾,家人去要人,却被告知等邪党十八大完了就放回。

没有法律程序,也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就可以抓你,要么闯到你家里或单位抓人,要么把你骗出来抓走。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成都温江海科学校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尹显芬应校长曾红(手机:13880377793)和负责退休人员的组长赖发(手机:13699064980)的“热情”邀请,参加学校退休教师重阳节聚会。就餐时,她突然被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国保、公安的不法份子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她彭州的家中,留下了几年来一直由她照料的八十多岁的病中老母亲。

你的任何财物,电脑、首饰、现金都是罪证,连偷带抢全部抄走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下午一点过,彭州市国安周英其带手下与彭州市六一零乔立军一伙约七、八人,与当地致和镇“六一零”冀会田、西藏日喀则地区人事局军转办书记高某,闯进军转干部法轮功学员周进霸的家中,抄走他的私人财物,并偷走主卧床头柜中一根价值一万多元的足金项链。

不需要通知你家属、没有明确的关押期限,更不需要关押理由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应是锦江区法轮功学员李秀英被释放的日子,家属早晨七点多就在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大门外等候。上午十点的样子,接见室的恶警秦文霞来到大门口叫嚣“你们来这么多人干什么,快走快走”,并打电话叫来四、五个警察。秦文霞倒也实话实说:“我们费了好大劲,才把她转化,回去后,再开始炼咋办。”(难道你们因此就关她一辈子么?!)

恶警这边支开家属,让去找锦江防邪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那边“六一零”办派来一辆警车将李秀英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后家属多方问询打听,才从锦江区成龙综治办主任李全飞处得知李秀英的下落。

洗脑班无理由、随意、无限期关押你,关你不需要法律手续,你们家属来探望,就得出示手续

“洗脑班”,号称“法制教育中心”,是个专行违法拘禁、迫害虐杀善良公民的法制怪胎,专门接受“六一零”的指令。无论洗脑班,还是“六一零”,按照律师在法庭上的指控,“既非立法,又非司法,也不是行政机构,其设置毫无法律依据,是一个非法的东西。”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上午,已被超期关押两个半月的原明远建筑设计所所长蒋宗林五年冤狱期满,却被金牛区“六一零”和抚琴街道办从德阳监狱中直接非法劫持到新津洗脑班。不法人员乘坐一白色桑塔纳,避开在监区外等待的蒋宗林家人,直接驶入监区里面将人劫持后离去。家人去新津洗脑班探视时,竟然被要求出示手续。

想抓就抓,想放就放,没道理可言

中共十八大后,陆续有法轮功学员被释放。原成都前锋集团有限公司工程师郭利蓉于十月三十日从家中突然被绑架后关进新津洗脑班,给家人的理由是她“东走西走”。十八大完了,府青路派出所将她接出释放,她坚决不下车,要他们给个说法,对方理屈词穷,最后恼羞成怒,将郭女士推下了车。

信奉西方幽灵、作恶多端的中共,在神州大地执政几十年,就疯癫了几十年,就祸害了我们华夏几十年,违法对于它来说已是常态。

也许某一天,大多数中国人突然发觉:我们这个有着千年神传文化的泱泱大国,已被这个祸害用“斗争、暴力”文化毁成了残垣断壁,于是众同胞能象攻入宁波人社局网站的黑客一样,对着邪党吼道:邪恶的共产党,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4/谈中共“维稳”的不择手段-266503.html